·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History 历史 來自 十二月, 2006

孟加拉:大屠杀记忆与胜战日庆祝

原文:Bangladesh: Remembering genocide and celebrating victory day作者:Rezwan翻译:Leonard校对:Portnoy 每个国家都有其特别的日子,例如孟加拉的12月16日,Drishtipat还记得35年前的这天,孟加拉正式独立,《时代》杂志在1971年12月20日称之为“孟加拉浴血诞生” 若各位有些人不清楚当时背景,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部落格名)的部落客Mash讲述了孟加拉解放战争史,以及巴基斯坦军队对当地造成的创伤: “孟加拉在1971年仍称为东巴基斯坦,这是英国在1947年所遗留下来的畸形产物,当时的南亚大陆上有西巴基斯坦和东巴基斯坦,同属巴基斯坦领土,两地之间则有广大印度领土隔开,巴基斯坦两地语言及文化皆相异,国内虽然以东巴基斯坦人口较多,但在经济与政治上却受西巴基斯坦人剥削与压迫,东巴斯坦人若是说出孟加拉语、信仰印度教或从伊斯兰教改信印度教,都会遭政府惩处,‘巴基斯坦’(Pakistan)一词直译为‘纯净之地’,他们无法对孟加拉人容忍或宽容,因为孟加拉人不是‘纯净的’穆斯林。…1971年3月25日,巴基斯坦军队发动‘探照灯任务’(Operation Searchlight),要消灭东巴基斯坦的人民联盟及其支持者,目标要‘粉碎’孟加拉人的意志。” 巴基斯坦军队当时在孟加拉屠杀300万人、强暴40000女子、焚毁数百村庄、虐杀知识份子,也是全球史上极严重的一场屠杀。 巴基斯坦总统亚赫亚汗(Yahya Khan)曾说:“杀掉300万人,其他人就会自动互相残杀灭亡。” 然而美国政府却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为,1971年4月6日,美国驻达卡外交官布拉德(Archer Blood)发出知名的“布拉德电讯”,由29名美国官员联名反对美方对巴基斯坦政策态度,由于布拉德对尼克森(Richard Nixon)与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有异议,美国旋即召回布拉德,但数百万孟加拉人至今仍将他视为英雄。 数百万孟加拉人在暴力威胁下逃往邻国印度,美国支持和平的民众也不同于政府姿态,创设“美国支持孟加拉论坛”,并于1971年11月20日在纽约圣乔治教堂举办吟诗会,出席诗人包括金斯堡(Allen...

阿拉伯:一位在多伦多的阿拉伯人以及阿拉伯文化

原文:Arabisc: An Arab in Toronto and Arabs and Civilisation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部落客 依米拉提  奥萨玛(Emirati Osama),目前居住在北美洲,一块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小布希执政下进入的土地。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机会进到这块领土。几年前,当我在国外念书持学生签证要来美国拜访亲戚时,因为911 攻击事件,美国海关打了我回票。在那场攻击事件之后,所有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从此被打入美国的黑名单。从那天起,我发誓只要这个国家还是被那个狂人(小布 希)统治着,自己再也不踏上这块土地。”他如此说道。 然而,因为一次商业旅程,他来到了多伦多。在这里他开始享受多元化的社会体制并开始学习适应这里寒冷的冬天。 “因为曾经在欧洲生活超过五年,我还以为自己早已经适应了寒冷气候.直到来加拿大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冷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很高兴自己能够早些来到这里适应这里的天气,因为在出发前我早已听说这里可以冷到零下20度!”他补充了几句。 从一趟加拿大之旅,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一场在埃及的部落客聚会。在这里姗席丹(Shannseddeen)纪录了非常个人却贴近真实的 观察:“遭透的道路以及糟糕的清真寺女用祈祷室”。 依据提示,要到达地点,姗席丹和另一位部落客必须先搭乘地铁再转乘巴士。 “当我们一下地铁后,如潮水般的人群几乎把所有我们可能搭乘的巴士给占住了。一如往常般,没有等到情况好转,我们选择步行–为了维持我们的尊严”她解释道。 但这也不是一趟愉快的步行,她这么形容:”这条路甚至连车子都不应该走在上面”...

智利: 部落客看皮诺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 Rosario Lizana译者: Leonard 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上周末因心脏病而送往医院,此件消息让许多当地民众想起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本文节录部分部落客的反应: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写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独裁者共通点何在?在于独裁者已死、入狱、流亡或离开国内政治生态,但智利则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转型过程崎岖难行、漫长无比又仇恨难平,无论如何,未来历史上的皮诺契就等于过往17年的独裁时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学家,他在部落格刊出为报纸[El Universal](ES)撰写的文章,提到皮诺契与古巴强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况: 皮诺契与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两位指标性人物,现在都正与死亡搏斗,虽然两人对生命和权力的意志力同样强韧,但生命终点仍不远矣。两位领导人虽然将要过世,但他们在拉美历史的地位业已确立,史书将记载他们伟大而富争议性的功过,对右派而言,卡斯楚将永远代表反帝国主义者的奋斗与社会公义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诺契则像征军事独裁政权对拉美的巨大伤害。 BAD(ES)则思考,为何左派对于皮诺契健康情况反应如此平静: 尽管皮诺契为智利社会带来莫大苦痛,反对者却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长寿,有些人希望皮诺契久病在身,让他亲身感受人民的苦难,有些人则希望能看到他遭审判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