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History 历史 來自 二月, 2007

柬埔寨: 重写历史

原文:Re-writing the history of Cambodia 作者:Tharum Bun 译者:foolfitz 校对:Portnoy 柬埔寨最著名的文学家,Keng Vannsak,不久前揭露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是关于十二世纪时,高棉帝国的统治者,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中文/英文)的一生。身为佛教的领导者,这位贤能的国王带领帝国迈向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他那伟大且广为人知的形象,成为当今人民的心里,国族尊严的最佳象征。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King JayavarmanVII 在高棉自由亚洲电台的系列访谈中,高龄八十多岁的Keng Vannsak,声称那古代的君王乃是“不堪的暴君,高棉帝国也因为他兴建太多的庙宇,而由盛转衰。”一位经常引用这位学者文学作品的年轻诗人,对此言论感到震惊且失望,他表示: 身为一位广受敬重的学者,Vannsak先生应当知道,什么题材值得引用与分析;然而他在这事件中,却完全不顾学术标准,如此并不能为他带来任何好处,只会降低他的信誉。 而Thom Vanak仍选择相信,这一位前法文学者的意见,具有一定可信度。他打破沉默,寄了封表示支持的信给自由亚洲电台的编辑,希望能继续播出那一系列访谈,即使该访谈已招致许多猛烈的批评: 亲爱的自由亚洲电台, Keng Vansak教授在此地是一位广为人们所敬重的学者,而他见解不凡的研究,也被世界各地的人所认同。请继续播出教授的那一系列访谈,或是访问任何一位,愿意揭发高棉历史上黑暗年代的学者。 真诚的...

苏丹:中国人来了以及落选非洲联盟主席

校对:Portnoy 本篇巡礼的焦点所在是苏丹总统争取非洲联盟主席却败给了迦纳,以及一些对中国近来对非洲感兴趣的想法。部落客Black Kush对苏丹总统巴尔希没有选上非洲联盟的主席感到放心: 所以非洲国家的领袖说话了。用传统的方式解决冲突,非洲联盟主席的职位最后归由迦纳 你可以叹一口气,但关于下一年度的政策呢?还没有人谈起它。 苏丹思想家这个部落格也是一样。他们对中国的有共同的想法。Black Kush在部落格上贴了一篇名为“中国人来了!”的文章 这叫喊声通常引起世界性的恐惧,但现在已经太迟了。他们己经在这里了,起码苏丹现在是这样。 中国想从从非洲得到什么呢,以苏丹为例?中国在苏丹的投资已达前所未有的规模并不是个秘密。当西方国家从苏丹撒离,中国人进驻填补了这个缺口。谁将会责备苏丹?中国人在苏丹各地造桥铺路盖水坝,以及取得他们想要的油源。 也由于投资的因素,中国是唯一个可以对苏丹在达佛尔问题上施压的国家。胡锦涛说了什么?停止种族屠杀或是撤离?没人有所期望。长久以来,中国自己对于西方指责的人权问题也一直在装傻。 胡锦涛在苏丹确实受到欢迎。如果他的到来可以为达佛尔做些什么,那会更好,而不是一开始就说他访问苏丹应该要怎样怎样… 但要注意是,中国对非洲的兴趣真的都是商业导向吗?或者,在他们的袖子还有什么戏法? 苏丹思想家有这些话要说 许多苏丹人以苏丹和中国有如此密切的关系感到高兴。他们喜欢这个打破美国独大而以中国成为新的强权来填补空缺的想法。我不 这么认为。坦白来说,我感到忧心。老实讲,我宁可美国是独大的强权而不是中国。我害怕我不瞭解的,而我就是不瞭解中国的意图(也许我应该多认识些在中国的 部落客)。我瞭解美国和西方国家多一些。因此,我不是不信任中国。更何况,中国没有民主。它是一个没有实质自由,也不尊重人权的地方。它是共产主义国家, 它反对宗教自由,所以也当然是反对神的。这种作法让我不能与他站在同一阵线。 ...中国从他们在苏丹的活动中获利但对达佛尔所发生的事漠不关心。和它在其它地方做的事都是一样的。 同时,住在坦尚尼亚的Path2Hope在部落格发表了一篇关于她最近到衣索比亚的旅行见闻 不管你对衣索比亚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成见,衣索比亚自认为自己拥有世界最美丽的人民,悠久历史的土地,音乐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建筑。 “Amharinye alchlem”基本上的意思是说:不要 说/瞭解 衣索比亚的官方语言,这是一句值得记住的好句子。虽然我要说,我的确在宣传它的时候遇到困难,但它简单明白的总结了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衣索比亚人,否认自 己的根。一个朋友警告我说,如果被怀疑是索马利亚人,我会遇到麻烦。但如果说地球上有一个国家是真的敬重苏丹人民,那就是衣索比亚。...

摩尔多瓦:壁上艺术与其他相片

原文: Moldova: “Wall Art” and Other Photos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译者: Leonard校对: mountainer 2006年的夏天,挪威Leikanger的Flickr用户dittaeva与他的兄弟同游摩尔多瓦,从首都奇西瑙机场往Colonita途中,拍下这幅马赛克作品,墙壁上的这个人看起来像是诗人马雅科夫斯基。 在这本相簿里,还有更多dittaeva在这趟旅行所拍拍摄的相片。 另外一批相片则与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战争博物馆有关,这个地区位于摩尔多瓦疆域内,虽然该地区的主权目前“法律地位未定”,但是1990年9月2日之后便已形同独立。以下为dittaeva对这组相片的简介: 这些相片是来自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的Bender的战争博物馆,我试着尽量将整场展览用影像记录下来,我们事先申请参观,有位友善而严肃的俄语解说员用俄语解说,而Daria则很专业地将他的解说翻译为英语,我还从博物馆带了本小书回家。 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曾被准共产党独裁统治,他们的政府很懂得如何宣传,看看这个网站:www.pridnestrovie.net这个网站就知道。 (这里则有维基百科关于摩尔多瓦及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之间战争的介绍。)

玻利维亚: 线上冲突

原文:Bolivia: A Conflict Online作者:Eduardo Avila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Estota拍下了这段发生在Cochabamba市里民主青年团成员冲破警方防线,并且最终与古柯叶农民发生冲突的影片。 因为这场发生在Cochabamba市里伴随着两条人命与百名伤者的冲突事件,2007年1月11日事发的这一天,人们已经开始称呼它作”黑色一月”。 博客Carlos Gustavo Machiado Salas在他的博客Guccio's(西语)上问道,去年十月发生在矿城Huanuni市里 另一场更为血腥的市民冲突,”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十月”早被人们拿去称呼发生在2003年十月那场最终导致Gonzalo Sanchez de Lozada下台的暴动事件,另外,”黑色二月”也早就成为2003年2月冲突事件的代号了。”2007年黑色一月” 跟其他早先发生在玻利维亚流血事件的不同之处,在于现在是一个即时录像技术(数位相机/数位摄影机)成熟以及市民参与记录兴盛的年代。Miguel Centellas是一位少数在自己的博客(Ciao!)上纪录发生在2003年10月冲突事件的 部落客,同时也因为接受Fulbright 奖学金(1.)赞助的缘 故,Miguel开始在La Paz进行观察。Miguel日覆一日的纪录那些住在封锁线后的市民因冲突发生受所带来生活的不便,这些文章到了现在都成了研究该事件最珍贵的资料。自始至终,就是靠着这些非专业新闻写作者的努力,让我们得以拂开朦胧的表象并直探事件真相的核心。 让我们快转到2007年1月,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玻利维亚人开始懂的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上传到Flickr或YouTube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观点。 Miskifotitos是最早将集会与游行的照片放到网路上的Flickr用户。但是他发现即使为自己的照片打上清楚的个人辩视标签,这些照片还是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出现在许多部落格上。另一位替地方报纸Los Tiempos工作的巴西裔新闻摄影师,Jimena...

捷克:给美国国务卿莱斯的一封信

原文:Czech Republic: A Message to Condoleezza Rice作者:Veronica Khokhlov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在捷克的第二大城布尔诺(Brno,中文/英文)的一道墙上,有一封集体信是给美国国务卿莱斯女士的信。当Swobodin v Brne发现这封信时,他请他的朋友把莱斯女士照片及非洲奴隶图片左手边的文字翻译成英文: 亲爱的国务卿女士 请不要忘记您的祖先身为奴隶的起源 他们终于得到属于他们的自由 请将自由与和平也给予其它的人们 诚挚的 布尔诺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