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History 历史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奴隶贸易废止200周年,赔偿或道歉意见分歧

校对:Portnoy 200年前,英国通过废除奴隶贸易法案,这个法案也中止了大英皇帝国的奴隶贸易。艺术展览、演讲、教堂礼拜和游行等活动在世界各地展开以纪念这一天。 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对这段历史表示深切的遗憾。伦敦市长李文斯顿则是做出了正式的道歉。在因特网,坎特伯里枢机主教(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Rowan Williams和约克郡主教John Sentamu利用YouTube分享了他们对奴隶交易的看法。 针对这个纪念周年,非洲的博客圈则专注于讨论主题围绕在道歉、赔偿、和非洲在奴隶交易这件事里头所扮演的角色。 Amir Ibrahim在肯尼亚想象(Kenya Imagine)上写道关于非洲在奴隶贸易上的角色: 某些学者指出,只有极少数的奴隶是遭到奴隶商人直接俘虏,大部份奴隶则是被主要的非洲国家,如阿善提王国(Ashanti kingdom,现在迦纳共和国的一个地区)售予商人。这些学者也主张奴隶是早已存在非洲的社会建制,而欧洲的奴隶商人只是将这些人带往新的市场而已。历史记录也证实这个说法,然而,这个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但严格来说,传统非洲奴隶是契约劳工,他们的生活及社会地位要比在新世界来的高。欧洲蓄奴的现象及以在新世界受到奴役的恐怖经验是史无前例的。 非洲的帝国从奴隶贸易上得到经济回馈吗?Amir继续说道: 的确,达荷美共和国(Dahomey)、刚果和阿善提等非洲国家奴隶贸易中获利,历史记载指出当地的贩卖奴隶的头子因此变的富有,但这些收益却用来向欧洲奴隶商人购买酒精和手枪,以刺激往后的贸易。最后经济收益全都只有一个流向,流出非洲。 谁该为罗马帝国道歉? Refined One写道:「兄弟贩卖兄弟」 从非洲来的奴隶是遭到他们的手足(同样是非洲人)所贩卖。不论这多么的让人难以接受,这是真的!也使得非洲人和西印度人迄今有所区分...有些人对非洲人感到怨恨,只因他们的祖先曾遭受过惨痛的待遇。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分裂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上帝的美好的愿景正仍在被展示着...我们的梦想还是会实现。 另一篇文章中,Refined One曾经建议应为蓄奴行为而道歉。但她改变心意: 为什么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在这篇文章之前我说了有关道歉...我想我要收回它。 她认为应该以原谅取代道歉...

29 四月 2007

(短信)日本:为何不用支票?

「日本法律博客」的Joe试图解释,为何日本和许多国家不同,人们鲜少使用支票:「日本有关付款的法律制度完备,一如美国或欧洲国家,但如果一生都住在日本,除非要支付海外帐款,很可能永远都不会用到支票。」 --- (译注)原文的Joe认为,日本人少有支票之因有二:第一,人们已习惯使用银行间汇款的制度,第二,犯罪率低,让民众安心随身携带大笔现钞,而不担心遭抢。

15 四月 2007

海地:妇女谈女权运动

校稿:FoolFitz 过去这段时间,我们报导了哈萨克及当地妇女、中东及南美、俄罗斯及南亚如何以部落格纪录国际妇女节,而此刻两位海地的部落客,也写了国际妇女节以及女性解放运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海地女权运动 Roody Edme在部落格Ailleurs vu d’ici上思考1970年代及80年代的海地女权运动,当时我们来到打造女性的倒数四分之一世纪,而且有许多事物都在改变中(Fr)。 Edme回顾Marie Laurette Destin曾被一些人赞许为海地女权运动之母: Laurette穿着如同明星宝狄瑞克…像个幽魂般游走在太子港的街道里,她那海上女妖般的歌声,使周围的人意乱情迷。 有些人非常不认同她的海地妇女解放运动(MLH),认为其方法过度建立于法国妇女解放运动(MLF)的基础上,Marie Laurette在某些人眼中是个异端人物,她冒着带来西方奢靡风气的风险,大大地开启我们社会抗争的一扇窗。 然而在她更久之前,可追朔到如卡门波森(Carmen Boisson)、Gourdet St-Come女士、Paulette Poujol Oriol等名女人的轨迹,只有Laurette提出更多当代的需求,诸如身体自主及性自主的权力… 当国民仍然活在军事独裁政权及低度开发的地狱之中时,谈论妇女解放这种中产阶级的概念,似乎是不正确的意识形态;但上述的女性们,不但极力争取工农女性的解放,也同样为男性争取权力。 并非全部的女性主义创建平等 同时另一位在Notedor.com书写的海地部落客Nancy,对于某些认为女性不需要男性的女性主义学派做出评论: 今早有些女性在街上抗议当地企业的剥削,她们的观点重新带给我许多回忆与省思。 我看见自己手持抗议标语,与我所属的已婚妇女(Femmes Engagées)团体一同要求正义,那天在抗议的途中,一群在我身旁的妇女们大喊:「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需要男人。」我问她们,那么我的丈夫与三个孩子会如何呢?她们没有回答,且未曾想过她们的儿子。我们有着不同的目标,我们的行动里缺乏凝聚性,我回了家,并悲伤的看待这次没什么意义的抗议活动。 Edme也认为某些女权运动太过激进:...

13 四月 2007

乌克兰:下注尤申科

校对:Portnoy 3月31日,数万名民众参加乌克兰首都基辅两场大型集会,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与政治盟友带着人民前往欧洲广场,抗议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国会;尤申科的支持者则群聚在独立广场,大声支持总统的强硬决定。 4月1日,基辅一切平静无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并指控亚努科维奇夺权,执政联盟则决定违抗总统意志,国会隔天仍正常运作。 人们都在揣测,目前情况将会如何发展下去,而预计于5月27日举行的国会大选又是否如期举行。不过乌克兰民众似乎早已习惯这种未知,毕竟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总统与总理会否达成协议,就算最终协议是成真还是破裂,人民也不会太意外。 乌克兰记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关下注在总统身上的风险: 政治算计 我有些政治预测能力,不过在下赌注时,我不会参加国会是否将解散的赌局,因为尤申科是个难以预言的人物,我无法分析影响他做决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会输。 有趣的是,国内确实有相关赌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热门新闻网站Ukrainska Pravda论坛中,三位成员因尤申科的顽强决定而赢得10美元,还有两人获得20美元,押注总统不会解散国会者赔了40美元。 类似赌注,但有点不太一样,在Ukrainska Pravda论坛里还进行了一场民调[UKR],询问读者是否支持总统,154名参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们要支持他,让他对我们失信,又在复活节前夕撤回决定? Kram:是的,但就连在昨天,我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决定! Matroskin:否,难道这是他当总统两年来,第一次坚定的决定吗? unika便对国会重新选举有些质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满月出现后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她认为满月只会让心理疾病者更加严重,不过她也严肃地表示: 他们可以再举办十次选举,但结果都会是双方平分秋色,无论人们乐观或悲观都明白这种情况,所以为何还要花这些钱、麻烦人们离开工作岗位、让政府瘫痪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为,例如skylump写道[RUS]: 万岁,我好高兴,尤申科终于跨出有尊严的一步,我依然乐见国会解散,因为我们要教教这些菁英什么是民主,不管是欧洲过去的断头台或是乌克兰过去的钉刑,都已不符合时代潮流,现在我们要让他们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选举中让菁英们破产,至少得让他们懂得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