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History 历史 來自 九月, 2007

22 九月 2007

巴西:独裁黯夜之光

数个南美洲国家在20世纪都曾历经军事独裁时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乌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当时的加害者从未遭到审判,因为政府在1979年通过特赦法,赦免军方将领与民间人士以独裁为名的所有罪行。 不过巴西最近首度发表有关当时犯行的官方报告,其中细述绑架、强暴、虐待、处决、秘密埋尸等,此份500页的长篇报告名为《记忆与真实之权》,由国家政治死亡暨失踪委员会着手调查,前后共费时11年,「人权观察」组织赞扬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虽然军方并未提供任何文献记录,巴西政府仍预计于2008年时,将1964年至1985年独裁时期的秘密情报文件解密,公布于国家数据库中。《记忆与真实之权》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费下载。 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军事独裁时代曾入狱一个月,他与新任国防部长乔宾(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报告发表活动,对于杯葛此项活动的军方人士,乔宾明确表示:「没有人能挑战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若有任何质疑,报告内都能找到解答」,各地博客也附议他的看法。 1980年鲁拉率领罢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摄。 军方几天后有了反应,在9月1日发表公开声明,提醒若调查军事独裁时代的政治谋杀事件,便已违反特赦法,也将让国家「退步」,外界也随后做出回应,obomcombate[pt]张贴一封军方将领驳斥国防部长乔宾的信件: 本人在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下,反对公布相关档案与记录,因我了解此举背离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础,将会「使国家和平与和谐倒退」。 巴西博客圈则反应两极,显示20年的独裁时代伤痕仍未愈合,Celso Lungaretti[pt]曾与20名官方记录理应已死亡或失踪的人士会面,他认为军方的反应令人无法接受: 这显示军方对于揭露历史真相感到局促不安,…这份声明等于打击政府权威,不仅质疑国防部长,更让人怀疑政府究竟是否无力抚平军事独裁时代的伤痕,毕竟面对历史事实,不同的人仍有相异诠释。 记者Carlos Motta[pt]指出,乔宾此刻面临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乔宾必须展现过去少见的态度,例如勇气,如果他不响应军方反对公布报告的声浪,放纵军方拒绝公布独裁时代的可怕罪行,乔宾将会成为另一个傀儡部长,完全失去指挥权或威信。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Alexandre Lucas[pt]则怀疑,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无改变任何事: 很遗憾,自1964年4月1日军事政变以来,巴西军方的心态毫无改变,当年军事推翻合法民选总统、关闭国会、解散内阁、杀害异议份子、藏匿尸体,今日心态亦复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军少校在Alerta...

17 九月 2007

俄罗斯:意外提名新总理

俄罗斯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于9月12日接受总理法德柯夫(Mikhail Fradkov)的辞呈,并转提名没没无闻的联邦金融监督单位主席萨柯夫(Victor Zubkov)任新总理,令许多观察家跌破眼镜。 “西伯利亚之光”博客的Andy表示: 此项提名令许多分析师大感意外,原因似乎在于俄罗斯总统府内派系角力摆不平,而萨柯夫不具任何威胁,所以才获此职位;但倘若如此,我们想知道为何法德柯夫要辞职呢? 我自己相信其实一切是普廷个人好恶所致,他向来喜欢作弄俄国研究专家。 “莫斯科碎片”博客的Lyndon向法德柯夫告别,并提到各种“有关克里姆林宫的预言书”,他也对一篇评论表示意见: 俄罗斯动态通常都无法预言,也因此我们如此着迷于各种变化。 “Sean俄罗斯博客”的Sean Guillory为Pajamas Media分析有关人事异动的新闻报导,并认为提名一位小人物当新总理其实非常合理: 以俄国政治标准而言,提名案一点都不奇怪,普廷不过重覆前总统叶尔卿(Boris Yeltsin)在1999年的作为,有些人也许还记得,叶尔卿在1999年8月9日突然要当时的总理斯提帕辛(Sergei Stepashin)下台,之后便任命名不见经传的普廷接替,那时候叶尔卿是为了向全国“证实他的政治力量”。…普廷后来也因此踏上总统之路,让普廷有权力击溃叶尔卿的势力,迫使叶尔卿流亡,如此看来,萨柯夫的提名案是否预示了未来走向呢? “意外爱上俄罗斯”博客的W. Shedd也不感意外: 其实几个礼拜前我就在其他论坛指出,假若普廷打算在2012年再度当选总统,最好提名比伊凡诺夫(Ivanov)或梅德韦 杰夫 (Medvedev)更无势力的人选,毕竟若这两人当上总统,为何要在2012年再度让位给普廷?若这两人的四年执政很成功,便更可能在俄国造成政治分 裂。 我原本猜想普廷会提名圣彼得堡市长马维颜科(Valentina Matviyenko)为总理,也可能另提名他人角逐总统,毕竟若克里姆林宫的权力愈分散,普廷便愈容易在2012年班师回朝。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6 九月 2007

黎巴嫩:博客圈的历史时刻

Libanismes(Fr)的Phil指出,过去两年间有某些历史时刻,深深影响黎巴嫩博客圈的发展,第一是2005年2月,前黎巴嫩总理哈理理(Rafiq Hariri)遭暗杀身亡;第二是2006年7月,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交战一个月;第三是2007年,社群网站「Facebook」在黎巴嫩大行其道。第一起事件让黎巴嫩的博客数量提高许多,第二起事件让博客发文数大增,然而Phil认为,第三起事件却让黎巴嫩博客发展衰退。 作者:Moussa Bashir

13 九月 2007

伊朗:受难者家属的记忆

1988年,数千名伊朗政治犯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的乱葬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届满19周年,受害者亲友重返乱葬岗,吊念如无名氏般遭弃葬的亲人。 尽管“人权观察”等团体不断施压,伊朗政府从未正式承认上述事件存在,这些人犯当初都是因为从事政治活动,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违法审判,但他们当时并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订为伊朗建国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后因他曾批评屠杀事件,最后遭政府打入冷宫。 Azadi-B提供30张有关纪念活动的相片: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残杀事件至今已过19年,我们仍盼望有天真相调查委员会能公布资讯,让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谴责罪魁祸首。 Azarmehr描述处决前在狱中的情况: 政治犯被送进由三名伊斯兰教长组成的私设法庭,并回答以下两个问题:“你相信阿拉吗?”、“你是否准备脱离现有组织?”,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后果,只要回答“不”,便会立刻遭到处决。许多犯人其实已服刑期满,可是尚未获释,甚至有些人已经出狱后又被抓了回来。 Royeh Madareh Zendgi张贴一张图片,还写[Fa]首诗纪念1988年事件的受难者与家属,其中提及: 我知诸位不会遗忘 我等兄弟之命运 多年飞逝 人们犹记风雨夜 血腥之暑 以上图片为流亡政治犯协会制作的受难者纪念海报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8 九月 2007

非洲:已经准备好成为非洲合众国了吗?

非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frica)这个观念不算新,它活跃于加纳的克鲁玛(Kwame Nkrumah,译注1)时代、与坦桑尼亚的尼雷尔(Mwalimu Nyerere,译注2)时代,如今,这个观念正被非洲联盟(AU, Africa Union,译注3)大力推介;而最大力提议“非洲合众国”的,莫过于利比亚领导人格达费(Muammar Gaddafi,译注4)。 非洲各区或政府领袖于七月一日到三日齐聚加纳的阿克拉(Accra),举行非洲联盟第九届高峰会,议程中出现了“非洲合众国”一词:非洲的一统政府。格达费一路走访,向西非各区争取支持。 对于这场峰会与创造“非洲合众国”的主意,非洲部落客们讨论热烈。 Grandiose Parlor很好奇格达费致力于推介非洲合众国的动机何在: 从过去以来,他就一直呼吁非洲各国统一,组成“非洲合众国”,这是另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吗?另一个心灵受到夸张蒙蔽的典型代表?还是格达费单纯是在显露他的泛非信念? 正当许多部落客在质疑非洲合众国的可能性时,来自肯尼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Branded在他部落格Business In Focus中写道,“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在,”他特别检视两个元素来支持他的观点,例如他指出东非的行动电话企业Celtel早就在该区建立单一网络,并允许其顾客以在地费率拨号对话。 Benin Mwangi说: 拜科技创新所赐,因为国际贸易的步调发展正在一统化,现在是官方提议建立“非洲合众国”的最佳时机,你可能没注意到,但最 近的趋 势都指出,非洲合众国一直都存在,透过各种传播科技,非洲正转型为一个大型经济体。 这块大陆的行动电话使用率正在攀升,而由于对全球经济传播需求增加,行动通讯也展现出更高成长的前景,行动电话服务正透过将服务项目整合为明显的单一网 络,以改善近用率、并降低国际漫游整体成本的方式来拥抱区域整合。Celtel是个很好的例子,Celtel将非洲东部与中部的行动通讯网络整合为单一网 络,让顾客能以在地费率进行国际漫游,有了行动电话与笔记型电脑,你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上网工作。...

2 九月 2007

现代埃及:从埃及国父纳塞尔到总统穆巴拉克

自脱离殖民统治独立后,埃及风貌不断变化,远溯至埃及国父纳塞尔(Gamal Abdel Nasser)一直到可望成为下届总统的贾梅尔.穆巴拉克(Gamel Mubarak),埃及博客圈回顾博客个人经验、反对意见、政局预测以及博客入狱事件。 纳塞尔发动军事政变不久即就任埃及总统,埃及人民及大批海外各处流亡人士的命运从此改变,Maryanne Stroud Gabbani表示…… 对欧裔、犹太裔埃及民众和埃及富贾而言,当时纳塞尔的社会主义埃及根本是一场噩梦,那时建国不久的以色列殷殷期盼埃及犹太 人回流 以色列,希望掀起犹太裔移民潮,但台拉维夫(Tel Aviv)当时各方面仍不及开罗(Cairo),犹太裔移民潮倒是涌向巴黎、伦敦、日内瓦、纽约、蒙特娄等地,加拿大在50、60年代到处都是埃及移民, 这些移民后代时常寄电邮给我,他们对上一辈人离开的国家十分好奇。 一直以来,埃及政府角色都没什么改变,在有关女性的埃及法律方面,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埃及律师Forsoothsayer说… ……埃及宪法规定:“国家得保障人民机会均等。”宪法规定严格,但社会主义下的埃及根本不当宪法做一回事,宪法实践经常不 了了 之,我在一开始就应该说明,埃及不但狭义解释伊斯兰律法,援用错误时有所闻,法律解释权则握在当权神学士手中,错误援例诸如,伊斯兰律法在家庭关系方面未 倡导男女平权。不过各国法律均经常错误援用伊斯兰律法。若伊斯兰律法遭错误援用,男性将处于不利情势,另外埃及法律并未详细规定夫妻必须履行之权利义务。 现任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任内,埃及出现了自创国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国内争议,大多都是政府与在野势力在博客上的争论,当中最大的受害者非埃及博客Kareem Amer莫属,他在博客发表评论而被判4年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