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权 來自 二月, 2007

24 二月 2007

浏览利比亚人的網誌

原文:Touring Libyan Blogs作者:Fozia Mohamed翻译:phrenic校对:Portnoy 在AngloLibyan 上持续延烧着先前几个星期有关利比亚的爱滋病对孩童所造成的伤害。 Anglo Libyan 以 Michael Shields (麦可 席德) 的案例来强调保加利亚在私法上双重标准及不当的处理手段。 Michael为一位年轻的英国人,在2005年时被保加利亚政府以杀人未遂将其起诉。该案中,被害者的头部有多处受伤。 此杀人未遂的案件事发生在18岁的Michael Shields仍是旅馆睡觉时发生的,但警方仍以以杀人未遂的罪名逮捕Michael,且宣判他15年的有期徒刑,即使当时的目击证人都尚未证实 Michael 就是犯人。在Michael被宣判之后,另一个英国男子,Graham Sankey,则坦承自己才是杀人凶手,并且宣称自己已准备好要与保加利亚警方合作,而Michael Shields应被无罪释放。令人吃惊的是,保加利亚当局拒绝这项自白,并且坚持他们已经抓到了真正的凶手。 基本上,当你自己家的门是用玻璃做的时,就不要对别人丢石头。 在另一方面,来自Flying Birds的A.Adam则是抱怨LTT网路公司最近错误百出的烂服务。 691号错误:...

23 二月 2007

阿拉伯: 摩洛哥的盲人要战了

校稿:ilya 一群在摩洛哥的盲人们计划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示威。 部落客Dar Lakbira说他们计划在2月7日穿着寿衣游行,以引起大众对他们困境的注意,并要求更多社会福利上的权益及支持,这些困境包括没有保障工作权 – 尽管法律明白地写着需优先保障摩洛哥残疾人士的工作权。 Dar Lakbira并表达他对阿拉伯监狱内情况的同情,他认为那里所受的苦如同在他国家那些被践踏的地区 Dar Lakbira写到:“每每在上班途经这些街道,当看到全是盲人们在部会(他是摩洛哥社会发展部门的国务卿)外露营,我总是因为羞耻而低着 头..这真的是会将心撕裂的人道惨剧,无论他们是否四肢健全,他们(应享)的权利却屡屡遭拒,这被践踏的社群是 社会悲剧。” Dar Lakbira接着使我们对这场抗争有更深入的瞭解,盲人们计划藉着立法赢得对他们有保障的权利 Dar Lakbira写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大增,盲人们决定藉着买白寿衣履行他们所谓如同集体殉教。散布于拉巴特的一项声明,他们将会于2月7日 抗议政府边缘化盲人们的利害与需求到极点的政策,那让他们感觉很心灰丧志。抗议活动将筹画表达他们拒绝这项针对雇用盲人的歧视性政策,即使优先权合法地给 予其优先权。 他们依旧会游行以反对镇压和平的示威活动。他们同时呼吁全体社会大众(指的是我们)声援他们的困境。 他们提供一支声援热线-拨号到012110131。这是为帮助我们盲人同胞的另一种呐吼,即使藉着一通电话,也至少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22 二月 2007

伊朗: 对战争和人权的担忧

伊朗和美国之间即将开战的担忧在伊朗的部落格圈中与日俱增。 伊朗拒絶遵照联合国第1737号决议文,停止浓缩铀的活动,同时美国也指控伊朗走私炸弹至伊拉克,供武装份子制造暴力事件之用。伊朗认为自己有权从事浓缩铀活动,也驳斥美国对于伊朗出口炸弹到伊拉克的指控。报纸和新闻网站上充满着美国计划将对伊朗展开攻击的猜测。但美国及伊朗政府则同声斥责这些猜测是毫无根据的。 战争游戏 Nikahang是一位数一数二的漫画家兼部落客,他以这张漫画分享他对现今伊朗情势的看意见。这波斯语的漫画说: “我们的活动是非军事性的”。 Mr Behi批评伊朗政府和美国的宣传技俩,他说: 我批评伊朗政府,不管是他们在人权和言论自由以及其它许许多多事件上,但是同时,我也非常不满美国试图聚集各方力量以对伊 朗施压或攻击伊朗人民的方式…美国正在攻击国际社群的理性心智…轰炸他们的逻辑…目标瞄准理智的思考…是的,你可以炸掉我,但你别幻想我会笨到把我对伊朗 政府的不满转变成支持军国主义…试试炸掉我们的心智理性啊。 在狱中2700个日子,只为了一件T恤 国际关系以及伊朗和美国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并不是伊朗部落客们唯一担心的事。人权和Ahmad Batebi每下愈况的健康状态是部落格圈中另一个热门的话题。Batebi是一位学生运动领袖,他目前正因他的妻子也被拘捕而进行絶食抗议 Khorshid Khanoum认为Ahmad Batebi在充斥着战争新闻、美国总统布希和伊朗总统阿玛迪内贾(Ahmadinejad)之间冲突的媒体间,可能无法生存。他可能会和Akbar Mohammadi有着一样的命运,在极为可疑的情形下死在狱中。这位部落客说她和数百万的人们一样,对这样的状况感到絶望。她讽刺的补充道:“我们在等着Ahmad Batebi死,然后收集那些提到他的部落格炼结清单”。 Azarmehr说这位伊朗学生是在Khatami担任总统时被判15年的监禁, 由于他在一场和平的学生示威活动中举起同学沾满血的T恤,而遭到迷昏后带往医院。(译注:Khatami是首位改革派的伊朗总统,致力于法律和民主的改 革。然而,根据伊朗的法律,总统并权力并不及于军队、警察及革命军。于是这些保守势力对改革的反对,造成了冲突,Ahmad Batebi就是被警方所逮捕) Abtahi是一位改革派的政治人物,他说,Batebi将不会列在特赦名单上,也不会在报章杂志取得一席之位[Fa]。这位部落客说,对人权的忧心逐渐从我们的社会中消失,真是令人烦恼的一个事实。他也希望Batebi很快的被释放,重获自由。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20 二月 2007

伊斯兰革命运动周年纪念与伊朗博客

校对:Portnoy 随着2月11日伊朗伊斯兰革命(英文/中文)28周年纪念日的到来,许多伊朗的部落客已开始着手写下他们关于伊斯兰革命的感觉、经验和意见。有些人额手称庆,有些人则是感到后悔。让我们来看看一些说法: 前副总统以及改革派政治人物Mohmmad Ali Abtahi说伊斯兰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Fa],”它以花朵取代了子弹”。他补充说,人民的团结成就了革命。Abtahi说人民对于对于当前执政当局的反感并不能减少革命的价值。 在ViewfromIran,我们会读到关于革命的另一个观点。这个部落客写道: 我当时对于革命是感到高兴的。我和国内其他上百万年轻男女一样,曾在年轻时候到街上欢庆革命和大声反美,现在却感到有种背叛和心力交瘁。现在那些朝着相同的事物高称叫嚣的年轻人会从当年的我们学到些什么吗?他们会像我们一样吗?感到懊悔?无所适从? Omid66解释这场革命为何会发生[Fa].。他写道: 藉由观赏拉丁美洲革命的电影,整个国家变的情绪化,变得贪心,想着可以得到免费的水电供应...当国内的知识份子支持宗教领袖、烧毁银行和公共场所...然后我们这就是这场革命为什么会发生的原因。 FM Sokhan是一名作家及部落客,他说革命后28年,我们这些说真话的作家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使用笔名[Fa]。这位部落客补充说,他们的笔就是武器,而文字代替了炸弹。 Maryam Shabani写道:人们说这场革命的目的是唤醒“真正的伊斯兰价值”,但年复一年,我们看见伊斯兰价值被湮没在伪善和迷信之下[Fa]。她补充道:“人们说革命为伊朗人民带来光荣,但越来越多的人被压在沉重的经济问题和贪穷之下”。 以上是本周的伊朗回顾。很快的我们会在下一次回顾再见

17 二月 2007

孟加拉:一人之力能否拯救全国?

校对: mountaineer 目前在孟加拉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博士表示有意组织政党参选下届选举,在公开信中,尤努斯呼吁人们提供支持与意见,建议他如何从基层组成政党。 Salam Dhaka认为,今日孟加拉政坛主要政党尽是政治对立与攻讦,尤努斯的行动将为政局带来一股新的势力平衡。有些人欢迎尤努斯加入政坛,并期待他能如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迪一样成功。Trivuz批评各 政党长久提名腐败的政治打手或企业家参选,而且藉由大撒脏钱的方式胜选,他觉得尤努斯加入选战将可打破现况,选民将有机会支持尤努斯所领导政党中的廉能候 选人。不过也有人对尤努斯涉足政治的能力存疑,记者Shiblee Noman撰文回应公开信时,便质疑他政治经历不足,并提醒尤努斯,千万不要误以为自己是孟加拉的救星,民主国家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认同,所以问题在于,大众是否真的希望尤努斯成为政治人物,或这只是尤努斯一厢情愿的念头。 Addafication觉得若要拯救国家,不是期待一位好人,而是建立好的制度。 尤努斯在孟加拉社会是很重要的人,而他就该在社会中扮演好 他的角色,帮助强化公民社会的功能。他这样一个只是较成功的平民不应该跨足政治,政治的改变应交由政治人物来做。全世界没有国家是由最成功的人来领导,孟 加拉也不必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问题会因一个、二个,甚至三个人的行动就能解决,我们必须净化的是体制。 孟加拉自1月11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现已回覆正常。安全人员正展开行动对抗贪腐,自新紧急状态法实施后,已有许多前国会议员、前部会首长与企业巨贾入狱,大众都很高兴政坛出现净化的迹象,Drishtipat同意《经济学人》杂志的说法,认为“除了政治人物以外,孟加拉所有人都很快乐”。人们对于新的过渡政府的表现感到兴奋,甚至称呼此刻是“孟加拉人民发起的宁静革命”,部落格“第三世界观点”指出,社会上正流传着一封信,呼吁孟加拉人举行公投,将现有过渡政府扶正执政四年,帮助人民清扫腐败的政府。 但如果政府手中只有锤子(强硬的手段),所有问题都会被像敲钉子(硬碰硬)一样解决。民众现在质疑,过渡政府清除贫民窟、强制驱离当地住民,以及拆除路边小商店的违章建筑的作法,因为虽然已经开始驱离,政府却尚未提出安置贫民与补偿商家的计划。 Addabaz支持清除贫民窟和路边违建,而Drishtipat则为被驱离者的人权发声。

16 二月 2007

巴林: 日前遭控告的blogger获得保释

原文:Bahrain: Blogger Released on Bail!作者:Amira Al Hussaini译者:abstract校对:Portnoy 知名的巴林bloggerMahmood Al Yousif在其部落格的文章中描写某位官员是“笨蛋”而被该名官员的控告一案,昨天这位blogger遭到犯罪调查部门(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CID)的传唤 今天,这位blogger在律师的陪同之下,接受检察官的讯问及辩论长达三小时,最后获得保释。Al Yousif自己写道: “巴林的法律规定里,在场的律师不被允许中断检审官的讯问,反对检查审所提问的问题或建议其当事人拒絶回答特定问题。律师只能坐在一旁直到讯问结束的时后,才有机会能表达抱怨、向检察官请求文件的影本,以及释放被告或是交保的请求,不然就得整个周末收押在监狱里。” “在结束三小时的讯问后,检察官要求我们先去等候室休息,让他对本案能有所思考。他的确深思熟虑了一番,最后认定本案为轻罪,裁定以500巴林第纳尔(BDH,相当于1,325美金)交保。我的律师坚持代表我缴交保释金后,我们步出法庭。” “接下来这次起诉书将会经由检察长办公室,由他们决定是否接受本案,诉诸法庭,或是驳回起诉,结束案件。这些程序及结果仍 须等待几天的时间。除非原告撤回对我的控告,但即使他的案子被撒销,还是得由检察官依据本案是否和公共利益有关,决定是否侦查或驳回”Al Yousif解释。 这位部落客会就此闭嘴吗?而他又给了巴林的blogger什么样的建议? “然而,下一步是什么?Mahmood Al-Yousif之后会怎么做?我会改变我部落格的走向吗?我会集中火力于非政治议题吗的文章主题吗?我会停止批评政府官员以及政府的所做所为吗?我会 走向地下化吗?我应该拒絶交保然后被收押,这样我就会因此案成为烈士?下一步是什么?”他这么说道。 “就我而言,下一步会和往常一样。只是,我会极力主张巴林的部落客们走向地下化。写部落格写到众所周知并不值得,因为这只会让你像我现在所经历的一样,受到注目而被控告。这些想控告部落客的人没办法控告不知道名字的人,他们自己明白。” 不用说,Al...

14 二月 2007

伊朗blogger述说他们的监狱经验

校对:Portnoy 在伊朗有许多人因政治因素而入狱。而现在,这些曾经为阶下囚的人们透过绘画或是blog来分享他们个人的故事。一些人,包括blogger与研究员,长期以来都是以身为非囚犯的局外人观点来看待在伊朗的监狱。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部落格的内容吧! 我看到了地狱 Hesam Firouzi 医师(中译: 汉生 芙罗斯),一位人权主义份子的医师,在一月份时入监服刑了18天,而在此期间他治疗了许多的囚犯。他在他的部落格分享了部份自己的经历。Firouzi 医师批评狱内医疗人员对囚犯的行为,他还说如果囚犯有机会可以被医生探视,这位囚犯必须再等20天才能得到第二次探视。他说,常常是19到20个囚犯 挤在15到20平方公尺大的空间里。Hesam Firouzi 医师也提到狱中的毒品,尤其是快克(crack),可以十分轻易购买到。这位blogger将自己的狱中经验写成一封信,寄给政府当局。 他说,狱中的牙医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囚犯的牙齿拔掉,这位部落客补充,狱中有许多人生了重病但却没有任何的管道可以让他们获得治疗。他用“我亲眼见到了地 狱”来总结他的经历。 毒品是王 Ghomarasheghaneh因写政治文章而入狱,他说,许多囚犯其实是在狱中才染上毒瘾,这刚好与大众的认知相反。120个囚犯中有超过100个染上毒瘾。 他说在狱中快克的价钱是外面的十倍,这样的行情使得许多人想要做毒品的生意。以下为他列出的几个上瘾数激增的原因: 1. 没有心理医师 2. 有毒瘾的和没毒瘾的关在一起 3. 没有图书馆或运动中心 4. 有些职员甚至带毒品进入监狱...

新闻自由监督组织严词批判马尔地夫

原文: Press freedom watchdogs slam Maldives作者: Nihan Zafar译者:

13 二月 2007

巴林:巴林政府官员控告部落客

原文: Government Minister Suing Bahraini Blogger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mountaineer 当你在google搜寻页的空白处键入巴林(Bahrain)和审查(censorship),大概花费0.04秒会出现50万笔符合的查询结果。但在巴林,同样的关键字搜寻的结果却不是我们记忆中的那样。 可怕吗?倒也不尽然。因为最近政府在言论审查上所下的功夫并没有让想要自由表达意见的人完全闭嘴。随着全国的报纸实行严格的自我言论审查,人民转向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部落格发表他们的意见。不过,为了确保“除非我们许可,否则你不能说你心里想说的话”,政府倾向连个人的部落格都要在国家资讯部注册。不过,这个规定尚未施行。 随着对个人部落格的管制如火如荼地进行,当局也开始注意到全球资讯网。目前为止,由于违反许多人认为压迫的“报业和出版法”,许多网上论坛、一个地方人权组织的网页和一个政治社群的网页已经被迫关闭。此外,有三位部落客也因为他们所经营的热门阿拉伯文网上论坛而被拘留,该论坛到目前为止在巴林还是被封锁。 在反对这个压制性法律的背景之下,一名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发生反对政府关于言论自由的管制的事件发生后决定公开的直话直说。他是少数几个勇敢地把自己的名字和长相放在部落格上的部落客之一。 但是这个名声并非没有代价。虽然享有巴林部落客教父的地位,Mahmood的部落格也遭到当局封锁。当局宣称他的部落格引导一些邪恶的言论,这些所谓“邪恶的言论”是最近要回家乡的我在此也不敢多提的。 他最近被誉为直言不讳的公民,而这也使犯罪调查部门今天早上约他“聊一聊”。原来是他所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一位高官的反感而向警方抗议。结果,Mahmood明天早上必须出现在检察官的面前。 Mahmood写道:“好吧,一个公众人物对我所写的反对他的文章忿忿不平,他不是和我连络、提出他的不满,或是把他的辩驳诉诸 公评,他直接诉诸法律程序,把我反对他的案件交由警方处理。当然,这是他的权利。不过,这无法改变一个人主观地宣称某人“笨蛋” 或是用任何的形容词形容某人,或是改变他之前在上议院的表现还有在他的生涯之中一些商业的案件发动反对他的事实。”...

12 二月 2007

香港: 公平的规定还是歧视?

原文链接:Hong Kong: Impartial rule or discrimination?作者:Oiwan Lam翻译:Joyce校稿:scchiang 难道同性恋倾向是种高度传染的病菌?就连在电视上看一眼也会受感染?—Jovisky 广播事务管理局(译注:以下简称广管局)于1月20日对香港广播电视台播映的电视节目“铿锵集”发出强烈劝谕。 广管局此项声明引起香港当地blog圈强烈的反弹。 广管局的说明发布于此篇新闻稿 1. 该节目偏袒同性恋、宣扬同性恋及含有歧视成份;2. 该节目不适宜在被编排的时间播放,且对儿童和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3. 由于节目提到一名基督徒反对同性恋的意见,令观众误以为所有基督徒都是缺乏理性的,这对所有基督徒不公平;4. 节目没有提及同性恋的不良方面,例如爱滋病;及5. 节目没有包含警告标语。 广管局认为该节目以纪录片形式播放,而有关同性恋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内容,在许多社会(包括香港)均被视为极具争议性。因此该节目属于有关香港公共 政策或 备受香港公众关注并具争议的真实题材节目,必须遵守有关守则的持平要求。然而,该节目只提出同性婚姻的好处,并只讲述三位同性恋者对同性婚姻立法的意见, 使报导内容不公、不完整和偏袒同性恋,并产生鼓吹接受同性婚姻的效果。 广管局亦认为,该节目不适宜在合家欣赏时间内播出,因为儿童和年轻观众可能不理解同性恋;假如没有家长指引,可能会受节目部分内容影响。 广管局向港台发出强烈劝谕,促请严格遵守⟪电视通用业务守则-节目标准⟫第2章第2段(合家欣赏时间的政策)、第7章第1段(所有在电视播出的材料可能对儿童产生的影响),以及第9章第2和第3段(持平)的规定。 当地blog圈对此议题发出极强的反弹声浪: Anson批评在广管局的逻辑下:...

7 二月 2007

巴林的一日:捉放政治运动人士

原文: A Day in Bahrain: Political Activists Arrested and Released作者: Amira Al Hussaini译者: Leonard校对: scchiang 巴林夹在沙乌地阿拉伯与伊朗之间,肯定认为得搅动国内政坛局势,才能与两个大国抗衡,逊尼派与什叶派争斗显然不够刺激,双方互不信任的态度一定得要浮上台面才行,而摊牌之日就是这一天。 根据巴林人权中心的消息,该组织主席卡瓦贾(Abdul Hadi Al Khawaja)与政治运动人士穆夏玛(Hassan Mushaima)于巴林时间清晨六时遭逮捕,蒙面武装份子将两人从睡梦中押走,送交检察官侦讯。 两人皆为哈克运动成员,是由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所 分裂出的组织,而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则是巴林最大政治团体,由于巴林政府立法禁止国内组成政党,故原来各“政党”均改称“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