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权 來自 三月, 2007

25 三月 2007

伊朗:女权团体/总统赴联合国报告

校对: Leonard 本月4日,女权人士在德黑兰参与和平示威活动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谢Kosoof提供图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余人士已予以饬回。 律师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组织,协助女性解决法律纠纷,根据Women's Field网站指出,相关单位已在3月15日(周四)查封该组织,此外,该网站并指出,Abassgholizadeh经营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激进人士之机构)也在当日遭当局查封。 狱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审讯人员与她的对话。 审讯人员与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博客Parndeh Kharzar [Fa]上,发表她在牢里的情形及审讯人员和她之间的对话。 审讯人员:若能重获自由,妳想写哪些主题? 部落客:威吓、审讯、精神折磨、羞辱、审讯人员不当对待以及监牢的恶劣环境。 审讯人员:妳我曾谈及当局是如何搜集妳的日常生活情报,当时妳目瞪口呆,你也会写下这段吗? 部落客:监听电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审讯人员:还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单位人员来审问妳,妳应该感谢老天。 为狱中的母亲落泪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记者,她将一名入狱妇女的女儿与她之间的谈话记录在博客上。她说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儿(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担心母亲被捕后,即将遭受一连串的审讯及后续行动。Omid的完整访谈内容收录在Roozonline,Omid问: 『他们是否审问其它人有关妳母亲的事情?」Ommi回答:「是,审讯人员试图将另外两名女囚犯与其它人隔离,他们要其它人不要再跟随那两名囚犯,并经常质问其它囚犯:妳跟那两名囚犯有什么关系?你替她们俩做什么事?为何要去她们的办公室?」他们还试图使用心理战术,告诉其它人那两名囚犯已招供,但他们是好人。』...

24 三月 2007

埃及:抗议宪法修正案/被捕博客获释

校对: Leonard 三名埃及博客及多名抗议人士因在开罗(Cairo)集会抗议宪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过目前和其它抗争者一样已获释放。 埃及博客兼记者Hossam El Hamalawy写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凯法雅运动(Kefaya)情势后,被捕的21名人士于今晚6点30分左右获得释放。」 根据前往营救抗议人士的人权律师团指出:「本来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获释,但警员刻意拖延时间,推托表示正在等候国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将其中两名组织高层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处置,藉此拖延时间,幸好一些抗议人士聚集在警局门口,以静坐方式施加压力,并且在律师的游说之下,事情并未发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绝食方式抗议,一直持续到获释为止。」 「大约晚间6点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议人士)谈话,他当时相当雀跃,并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为此事件已是人权团体、博客及媒体的注目焦点」 遭到居留的博客分别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狱中遭受的折磨,图文并茂。 El Hamalawy表示,他们正在酝酿明天的抗议活动。 El Hamalawy写道:「国军呼吁抗议人士一同加入在野党国会议员在国会门口发起的静坐活动,时间是星期三下午3点,他们要抗议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独裁手段通过宪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经有反对党国会议员走出国会,加入抗议行列,包括无党籍及在野党在内约100名国会议员,以退席的方式让议事停摆。」 另一位博客Alaa...

23 三月 2007

埃及:政治犯达数千人

校对:Portnoy 埃及博客Ala'a Abdulfatah表示,国内共有数千名政治犯未经审判即遭囚禁。 埃及有数千名政治犯,外界不知道确切人数,不过很清楚他们所面对的不公不义与侮辱,有些是在八零年代第一次圣战中遭逮捕,有些是九零年代被捕的穆斯林兄弟党成员,还有是今天遭囚禁的伊斯兰原教主义(Salafi)份子,他们都在未审判的情况下遭关入大牢,…不仅如此,就算是法院判决这些人无罪释放,他们还是身陷囹圄。 为唤起社会对这些情况的重视,Abdulfattah与另一名博客Malek访问犯人的双亲,以及涉入相关案件的律师。 我和Malek制作一段简单的影片,访问囚犯Abdulmonem Jamaluddin的双亲,还有Hisham Mubarak法律中心(Ar)律师Ahmed Saif-ul-Islam的意见,提到埃及遭拘禁者的现况,影片只是用简易的摄影机拍摄,也没有经过什么剪接或使用摄影技法,我希望各位能略去质量、音效与其它技术问题不提,我也提供其它有关Abdulmonem Jamaluddin的文章超级链接。 谁是Abdulmonem Jamaluddin? 根据Abdulfattah所言,Abdulmonem Jamaluddin是: 在1981沙达特遭暗杀后被捕。 政府花了三年将他转送Turrah、Abu Za’abal与Al Wadi Al Jedeed等地监狱,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后来获释。 1993年二度下狱。 军事法庭判决他无罪释放,但却仍被关在牢中。 1999年,他仍在牢中,却遭控与刚从阿尔巴尼亚返国者一同犯案,法院再度判他无罪,但他还是未获释。 他在1999年二度被捕前便已完婚,儿子已13岁却从未见过。 由于监狱内待遇极差,他再次出狱时已是一副老态,肾脏与肝脏皆出毛病,还有脊椎错节的情况。

21 三月 2007

言论检查的三月-法国、土耳其和中国对言论自由进行限制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译者:abstract 校对: Portnoy 二周前,法国的部落格,同时也是欧洲主要的公民媒体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对它所称之为逐渐贝卢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国媒体,这样的威胁来自法国内政部长兼保守党揆萨科奇(中文/英文)对言论自由的提案(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义大利前总理,透过媒体的并购及经营成功,向其集团触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队,后来转往政界发展,于2001-2006任义大利总理) 昨天,法国宪法法院通过了萨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该法案是将记者以为的人士拍摄及散布暴力的行为视为违法。在国会的辩论中,政府代表认为此法的用意在打击“巴巴乐”(happy slapping)的行为,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是一种流行的歪风,藉由攻击无辜的被害人,并将攻击的过程以手机拍下,于网路上流传之行为...

18 三月 2007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

15 三月 2007

尼泊尔:特莱地区动荡与过渡政府

校对: Justin 尼泊尔南部平原特莱地区的争议至今未解,「特莱人权论坛」曾在当地南部发起最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机会与社会地位,近来又再度开始发动罢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认为,取消2月7日抗议活动是一大错误,当天由于政府同意制宪会议内将有49%的代表来自特莱地区,于是临时取消抗争计划。 决定取消2月7日特莱抗议真是大错特错,该组织根本没有明确诉求,他们当下应坚持要求内政部长辞职并组成调查委员会,否则就要持续罢工,但最佳时机现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张抗争行动要持续下去,直到政府答应并落实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评媒体对此事报导不足,另一方面谴责某位少数团体领袖反对罢工。 特莱罢工事件不仅失去了时机与动力,也招致阻碍交通运输与商务往来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对罢工的情况。 特莱人权论坛虽发出各地罢工令,但当地多个地区都未跟进,不过东部仍有部分地区受罢工影响。 毛派由叛乱团体转型为政党组织,目前准备加入政府运作,尼泊尔部落客十分关注这项议题动态,他们相信毛派进入政府是和平进程一大进步,也会让新尼泊尔的梦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认为过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忧虑毛派可能持续使用暴力: 我强烈主张过渡政府应尽速成立,但毛派份子应先发表声明,公告他们将停止所有暴力活动,包括妨碍其它政党运作,毛派也不该再持武器公然示众。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内,描述他与毛派最高领袖普拉昌达见面的过程,内容好像电影一般,当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尔运作的情形。 Hamro...

14 三月 2007

Iran:女性权利运动者被捕、教师走上街头以及战争低语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PipperL 在星期天举行的伊朗妇女和平抗议活动遭到警方以暴力镇压,并有超过32名参与者,包括多位记者与部落客,遭到逮捕。由于 Kosoof 的帮助,你可以看到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们提供了发生的事件细节、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这次抗议活动举行的原因。 镇压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简要地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50名女权运动者在德黑兰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击那些自当天8点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兰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众。这些群众目的是为了抗议近来政府对女权运动的压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权运动者。警方使用武力驱散群众,并逮捕了至少21名抗议者。 Nooshin...

12 三月 2007

突尼西亚:写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对: Justin 「突尼西亚网络局」为一政府单位,专责监督网络世界言论,若网站或部落格出现批评政府或官员的论述,就会动手封锁或关闭,让其它人不得其门而入,不过突尼西亚部落客还是能找到其它方式,继续谈论政治动态。 网络局去年12月行动时,针对的是对国内现局稍有批评的多个部落格,后来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变得较为宽松一些,Zizou from Djerba认为这是个好现象,不过他也同时指出,这段时间批评政府的文章数变少,显示前次警方与武装战斗组织发生枪战,还是影响了人民的态度。 突尼西亚部落客确实减少谈论敏感议题,连游走政府容忍边缘的文章都很少人写,人们不能否认这与上次Soliman地区的事件有关… 唯一还受监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从去年起已换了五次网址,Mouwaten也选择在文章里直言不讳,尤其他最近写了封公开信给总统,呼吁给予媒体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评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讨论社会经济议题,例如教育民营化议题[fr],或是像Isis的文章里,论及突西尼亚独立51年来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问题的同时,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开网络局的监视。 部落客OuNormal则发挥创意,用其它方法谈论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个虚拟国度,由他自己担任虚拟统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担任各部会首长,不过讽刺的是,这些部会名称大多是超显微结构部、黑市部、斗殴与冲突部、贪污部等,他还设立了名为「坏男孩议会」的国会组织。这个虚拟国度也有一面国旗,就源自于真正的突尼西亚国旗,另外还有首非常好笑的国歌。 许多部落客都参与这场假造活动,尤其在Chanfara[Ar]策划下,OuNormal遭密谋政变推翻[Ar],不得不举行一场总统选举[fr]包括 Mouwaten[fr]与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参选。 在我眼里,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亚人,他们总是努力在社会各种限制中过生活。

7 三月 2007

俄罗斯:民族主义

校对:Portnoy 在今日的俄罗斯,法西斯主义者、国族主义者、爱国者、极端主义者等标签似乎被无分别地套用。 前西洋棋冠军,现任反对党政治家的加利·卡斯巴洛夫(Garry Kasparov)声称俄罗斯总统蒲亭领导的政权是法西斯主义份子;亲蒲亭的青年组织NashiNashi则以指控英国驻俄罗斯的大使在背后支持法西斯主义者(也就是反对党)来反击。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集结其它自称是国族主义爱国者的团体并举行所谓的俄罗斯大游行;国家布尔什维克党(NBP)宣称在此游行活动中,有目共睹地很少有人拥有(发言的)道德权利,因为他们的国家布尔什维克党是唯一合法且健全的国族主义政党。然而根据自称”反法西斯”的Nashi组织所说:民族布尔什维克党与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都是和卡斯巴洛夫等自由派政客同一路的极端法西斯主义者。一名青年以西洋棋盘袭击卡斯巴洛夫的头部,众人指责两个不同对象:当反对党一致认定凶手一定是Nashi组织的成员(a nashist-带有些微贬抑的称呼,源自Nashi拼法近似纳粹Nazi);Nashi组织却说犯人可能是布尔什维克党的成员。 总而言之,有那么几分”某些人认定之恐怖份子,却是他人心中之自由斗士”的意味。 记者Aleksandr Plushev(LJ 用户 plushev)最近在他莫斯科回音电台的部落格上发起讨论民族主义议题: 国族主义齐步走 历经我们[…]白天的广播节目,结果我们有将近百分之四十的听众自认是国族主义者。 这结果是否让任何人感到困扰呢? 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样貌吗? 我们电台的听众就像这样吗: 如同无处可走的自由派人士那般的有条件的民族主义者?亦或这被扭曲的风貌是因为并非人人都承认自己是民族主义者? 这则条目引发了一长串的讨论,部分讨论翻译如下。 然而,首先这则简洁的意见留在讨论串半途: Merkator说:我觉得很困扰,依我的愚见,每个人自己皆有对何谓民族主义的认定,因此产生了这百分之四十的人。 现在,我们继续看这些论述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说: 人们觉得处境凄苦且备受压迫,但我并未察觉使人们感受到种族被抑制的结构,这当中有许多的迷思,举例来说,每个人可得到他那部份的石油租费,但犹太人手握全部;不合理吗?这的确没道理,但试着对一个受压迫的人解释:假如你将所有的石油利润平均地分给每个人,每人至多得到一百元,而不是煽动者所说的125,000,元。即使赶走了全部的犹太人,也多分不到五块钱。 我无法接受要每个人都得称自己是俄罗斯人的要求...

1 三月 2007

马尔地夫:天堂国度的虐囚手段

  校对: Portnoy 部落格Groundsix指出马尔地夫用某些虐待手段对付遭拘留者与受刑人: 板刑:受害者的手腕与脚踝全都铐在一片木板的小洞中,只能保持弯腰的姿势,进食无法用手,便溺只能在原地解决,受害者常得与自己的排泄物共处多日,这项酷刑的受害者纵然未来能够活着离开,也会终生受脊椎问题所苦。 女性受刑人遭到轮暴,有些其它女性受刑人也得被迫观看过程,遭成心理虐待与伤害,也有人被迫观看后上吊自杀。 吊刑:受害者双手紧紧铐在背后的监牢入口上方的通气孔栏杆上,悬在半空中数个小时之久,肩膀与手肘大多因此脱臼,狱卒还不断殴打受害者,穿着军用靴子踹踩他们,在一起详细记录的案例中,一名17岁少年在侦讯室里脊椎受创,导致终身瘫痪。 马尔地夫政府常使用虐囚手段以维持政权不坠 ,「马尔地夫防止虐待与不良对待协会」 已记录数起虐囚事件。 近来警方暴行不断增加 ,促使马尔地夫民主党发动游行抗议。 馬马尔地夫是全球著名度假胜地,元月数据显示观光客人次创下新高,英国组织「马尔地夫之友」发动马尔地夫旅馆抵制行动,呼吁旅客不要入住与执政当局有所联系的旅馆,该组织表示抵制行动并非为了阻止人们前往马尔地夫。 「马尔地夫之友」呼吁旅客发挥道德力量,慎选度假地点,如果各位选择由X经营的旅馆,就等于支持总统Maumoon Gayoom 28年的独裁政权,如果各位选择的旅馆不在这份清单,就请尽情享受各位的假期,不会受良心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