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八月, 2007

29 八月 2007

苏丹会永远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吗?

随着苏丹博客圈持续地成长,我们观察到愈来愈多的活动、并且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请允许我带领你进入最近的对话。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苏丹博客,正在苏丹度过他的假期。他写了一篇文章 表达他对于此地人们开车习惯的鄙视: 在苏丹的人们开车就像他们百年前骑着骆驼和驴子一样。完全没有什么交通规则。十字路口的优先级由人们的胆识所决定。就算有看到红绿灯,也是设计不良,如果你照着号志行进,那么你一定会撞车。说得更清楚一点,想象两个对向的灯号,一个是给直行的,一个是给左转的,两个同时都是绿灯。所以如果你要左转或是回转,你就要留意对向来的车子。因为对他们而言,也是绿灯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苏丹博客,叫作 SudanEase,谈到最近苏丹所发生的洪灾: 今年苏丹的八月雨季对于苏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场灾难。政府在一些不显著的议题上耗尽了他们的资源,例如新货币的设置(译注:苏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后改用 SDG 作为唯一的官方货币,之前是使用SDP,详情可见这里的相关说明)。由于只有少少的资源,并且孤独地面临着此一困境,这个国家没办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无助、且遭受到严重批评的政府只能被迫视而不见。直至目前为止,有67,731栋房子毁于大雨,其中31,540栋损坏无法修复。 Kizzie 对于分割苏丹有个随想: 大概四年之后,苏丹将不会是非洲最大的国家。 Daana 觉得这让人感到哀伤: 我刚刚读到 Kizzie 的随想,让我感到哀伤。那真的是我们朝向的未来吗? 真的完全没有希望吗? 连一点点也没有吗? 我想我们从未给这个国家一个生存的机会。从大不列颠殖民地的分割为二政策施行开始,从彼此合作转为互相对抗。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想要给这个国家一个机会? 在庆祝他的博客一周年庆之后,Black Kush 告诉我们一个消息,关于Sami El-Hajj...

24 八月 2007

孟加拉:洪灾过后

图说:孟加拉洪水区域的卫星照片,2007年8月3日摄影,由Cegisbd提供。 今年水灾在孟加拉已造成587人死亡,多数地区的洪水均已退去,但许多地区又见新一波洪水,让民众无法返回家园。 各位能否想像水灾的景况?屋舍隐没在水中、船只搁浅在高速公路上、人们在水里受苦,知名摄影记者兼部落客Shahidul Alam用影像记录孟加拉民众所受的影响,他指出: 水患又来了,那原是自然农业循环的一部分,水灌溉大地、滋润表土与冲走有毒物,但由于山区滥垦滥伐、大兴土木,领导人又未多关心,使降水成为灾害,水源变成怒涛。 社会各层面均有援求水患灾民活动,许多受薪阶级捐出一日所得给临时政府领袖基金,部落客也不落人后,发起募款活动,包括: Drishtipat 远居加拿大的部落客Mikey Leung。 “孟加拉地产更新”部落格列出其他募款活动,但“孟加拉企业部落格”则批评部分企业利用募款提高知名度,例如“每售出一包水泥,Taka(企业名)就捐出一元给水灾救助基金”,显然别有用心,该部落格也认为预防胜于补救: 我确定未来几天内,孟加拉一定会有公关公司善用这次水灾“活动”,举行慈善演唱会、时尚秀、晚宴等,以协助当地贫民与灾民,我怀疑这些突然冒出的众多公关公司,为什么不在平时到乡村或其他城市举行卫生安全活动?没有大水的时候,他们的慈善心肠在哪里? 灾后 水灾首先便让人们无家可归,但洪水退去后,也随即会带来诸多危险,“寻常百姓”便提及痢疾威胁与预防之道。 他也列出政府应采取的步骤,以处理如何安置灾民的问题。 摄影部落格Ershad Ahmed,透过照片让我们看到首都达卡大水消退的情况。 原文作者:Rezwan 校对:FoolFitz

22 八月 2007

马达加斯加:为儿童动员

过去两周,马达加斯加部落客相当积极推动人权事务。 一开始,purplecorner.com的Jogany邀请国内部落客参与线上募款活动,要举办一场部落客马拉松,参与者每30分钟写一篇文章,连续进行24小时,募得款项将帮助Vontovorona、Mangarano及Anstirabe等村落的孤儿。 马拉松活动以童话为主题,说故事是马达加斯加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有很多代代相传的故事,许多当地传统故事都面临散佚危机,故需要人们努力将这些故事长留心中。 还有另一场救助马达加斯加儿童的人道活动,将于9月15日在巴黎举行,Pokanel将举办一场文化游行,参加者将分为多个小组,每一小组以马国各部族命令,每一组将在巴黎众多美丽古迹中进行寻宝竞赛。 Pokanel向来以写作创意、冷面笑匠与突发奇想闻名,例如他便曾将派瑞丝.希尔顿(Paris Hilton)的照片与“援助马达加斯加儿童”活动结合。 事先分配部族名称之后,也能同时避免造成任何种族争议,在马达加斯加部落圈中,部族对立问题时常出现。 Harinjaka也注意到,还有另一项慈善活动在马达加斯加境外进行。 马拉威一名少年William Kamkwamba自行建造风车,听闻这个故事后,一群TED成员自愿协助William和他的家人,Harinjaka写道: 如果William看到这篇文章的话,希望他能知道,他的故事已激励许多在马达加斯加的人民! 原文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对:FoolFitz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庆贺艾伦强斯顿获释

本周我们将以Taghreed Abeaed这位女士的悲剧故事开始,她死于加萨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边境。Dew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位31岁的巴勒斯坦妇人在滞留于埃及境内与加萨边境超过20天后过世。这位贫穷的妇人(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为癌症所苦,由于加萨缺乏适当的医疗技术,而前往埃及就医。她的双亲及家人诉诸舆论力量,才能将她的遗体带回,举办庄严的葬礼。 超过六千名滞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过摄氏四十度的酷热气候之下等着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些人手头上根本没有多的钱,一位巴勒斯坦父亲只好卖掉他 为孩子买的礼物去支付住宿的费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钱,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时间,或是到处游荡找寻合适的地方闭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几个小时也好。 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来说,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萨,这是令人苦恼、恐惧和痛苦。 但本周有一则来自加萨的好消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很快的有许多文章关于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为武装伊斯兰 (Army of Islam)人质的艾伦强斯顿终于获释。在他遭绑架的期间,加萨的街头发起了各式的请愿活动。巴勒斯坦的记者也为他发起许多请愿活动。在此事件中让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耻。就连小孩也知道绑架记者向世人传达出的加萨讯息破坏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谈论事件发生的原因、细节、后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伦获释说声恭喜。首先,因为他是我们的访客,他是在加萨从事采访工作的记者。其次,他得到释放将有助修正在他遭绑架后,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绘的错误丑陋形象。 在加萨的Dew也感到高兴: 今早醒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总算,在115天的绑架之后。艾伦强斯顿重获自由 :)…“我很高兴被释放了”是他对媒体所讲的第一句话。这个可怜人不抱持一点他会被释放的希望… 我刚看到艾伦离开加萨返回英国的新闻,他说他要放个长假,之后可能考虑再回到加萨…我个人不觉得他会再回来 ;)… 释放艾伦背后进行的协商细节尚未公布,也许稍后会公布,但重要的是艾伦的脸上如今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见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伦,你的梦想最终会实现…保重和再见 部落客们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 (Meanwhile...

17 八月 2007

菲律宾:极端天候让人民警觉

菲律宾许多部落客为国内气候型态改变而忧心忡忡,假若几年前“全球暖化”一词还像是神秘暗号,今日已几乎是众所周知,菲律宾群岛位于太平洋火环中,时常经历强烈台风、地震与火山爆发等剧变。尽管菲国民众对天灾毫不陌生,他们仍警觉到过去几个月间天气怪异,气候变迁造成人民恐慌,让社会讨论以何种方式应变最佳。 “一种另类能源部落格”指出,旱咒已影响菲律宾北部: 菲律宾正张开双臂迎接台风,不是因为台风造成生命与财产损失,而是为了伴随而来的豪雨,此刻首都马尼拉所在的吕宋岛(Luzon)亟需降雨,希望大雨能填满水力发电用的水坝,今年雨季前的干季特别长,使坝内水位极低,这可证明全球暖化确实存在。 The Keyboard Confessional列出旱灾发生的十项原因,旱象不仅冲击用水,也使农业受害,A-Force连结到一篇新闻报导,指称旱灾将使经济损失十亿菲律宾披索。 《马尼拉时报》报导,菲律宾面对的全球暖化风险很高,Thoughtstreams提及一座位居高地的城市降下冰雹,也有省分出现龙卷风,Wow Zamboanga则记录菲国南部的怪异天候。 政府企图以人造雨提高水坝水位,天主教教会要求信众祈雨,也得到上天的应许,Chuvaness非常喜悦: 雨水挟带雷电而来,我觉得是真是上天赐雨,菲律宾天主教各地弥撒昨日开始祈祷降雨,果然带来奇迹,若全国一同祈祷将有更多神迹。 Aiza Bautista, Typing Free警告媒体切勿惊吓大众: 我已拒绝看电视或听广播,因为媒体总是夸大旱灾的影响层面,包括电价上扬、人造雨、全球暖化等,他们不告诉大众该做些什么,反而只是让每个人惊慌失措,真是可悲。 人民也时常批评气象预报失准,Akomismo解释: 目前全国只有12名气象预报员,而且半数都想至国外谋职,全国只有菲律宾大学提供气象学课程,却连要找到五名学生都有困难,显示需求孔急。 Kalikasan质疑政府是否做好准备因应全球暖化: 无论干季之后是旱灾,又或者是风强雨骤的大雨季,重点在于,政府是否已准备好处理天候带给人的影响,尤其是各种环境灾害、疾病与经济混乱加剧等问题。 the Planet提出人人都能实行的方案: 小动作即有大改变,各位省下任何能源,都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随着雨季到来,气温会下降,请关掉冷气、改用电扇;大学生若经过空教室,请顺手确认电灯与电扇已关,别忘了向亲友宣传这些节能小习惯,毕竟这个世界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Batanghamog建议政府师法他国经验;The composed gentleman赞扬政府决定将全球暖化纳入教程;Planeta...

6 八月 2007

对南韩人在阿富汗遭绑架事件的回响

7月19号,南韩的基督教传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南方的加兹尼(Ghazni)遭到绑架,绑架这23名传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战士。这些人质是在从坎达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尔的巴士上被掳走。塔利班战士要求南韩政府将军对撤出阿富汗,并以被监禁的塔利班战士交换这23名男女人质。南韩其实早已计划 在年底之前要从阿富汗撤军。当南韩的谈判团抵达喀布尔、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进行谈判时,有个问题出现了:即便政府几次的强烈的说服他们避免到那里,这群传 教者为什么一定要到如此危险的地方,他们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强力主张,应该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传教活动: 在在国内外传教活动已经太多了。如果说是个人的传教活动,没有人有权力可以禁止他们的所做所为。但如果这些活动对国家带来危害,它就应该被法律所限制。我们所归属的这个民主国家,不是一个我们单独生活的社会… 不少像Yundream这样的部落客关注教会这将23名年轻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负责任行为。 关于这件在传教活动(或是说志工活动)时所发生的绑架,我看到有些人说“在他们安全获释回家后,我们再讉责他们”。 我想要说的是关于这个观点。我想要谈的是负责人和教会,而不是这些遭绑架的年轻人。 我举个例子,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召集了20位年轻人,以研究动物生活模式为主题,将他们送往非洲的丛林。那里没有指南,也没有人了解这座丛林。 让我们想像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脱离这个团队,我们必须想到发起这不负责任活动的组织。这不是很自然的吗? 教会送这些年轻人没有不良动机。所以我们必须体谅?因为韩国的法律基于主观判定动机而制定?如果动机是对的,过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吗? “不要过份的讉责”?那真的很可笑。任何来自政治、法律以及大众传媒根本不谈论这个话题。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几名年轻人到战地,而没有任何安全设备,且他们正身陷危险之中,这样可以理解吗?但没人谈到这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由于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众传媒和政治人物噤声。只有部落客做出强烈的辩论。 Suya 55批评这样的论点。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那些批评。 一些人甚至说那些遭到绑架的人该死,因为基督教任务的最终目标是殉道。 批评…批评…… 第一次我知道这里对基督教徒没有那么多的同理心。 看来他们比那些暴徒还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环绕过朝鲜半岛。那个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我做这样不必要的麻烦事。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做这样劳累的麻烦事。...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虽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讨论的话题一如往常的还是以政治为主,我决定本周改变关注的焦点。本周的主题不是政府、加萨和父权,而是总结处理一个不同类型的题材-女性的主题。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轻女孩遭到强暴后产子的故事,随之引起全国对于伊斯兰妇女的头巾(hijab )作为保护, 可以预防此类的犯罪(有篇叙述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这里看到)。阿拉伯女性进步之声(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讨论这个案件: 强暴和以头巾遮掩之间有什么关联? 喔,从父权的逻辑来看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女孩或女人遭到强暴,那是因为她的撩拨。她没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这是她的错。所以,一名遭强暴的七岁女孩是如此的应受讉责。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该被讉责,因为他们让自己的女儿如此暴露,所以引诱男人强暴她。 根据这个逻辑,案件中的女孩应该遮掩以保护男人不致受到引诱,而那个强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当强暴者施暴于小至一岁的女孩。我们也应该遮掩那些诱惑男人的女性吗?强暴者施暴于男人和男孩,我们为什么不也遮掩那些诱惑者? 让我们遮掩起整个世界以防强暴者受到诱惑。遮掩起树、遮掩起海,别忘了空气,因为所有都可以是感觉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危险的。 部落客的的回响引发了在以伊斯兰妇女服装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强暴的讨论。Qwaider قويدر 评论: 从这个角度看来,我欣赏约旦政府的法律将强暴未成年者(无论性别)的罪犯处以死刑。我认为这样强烈的后果,应该能对抑止性侵害产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应: 在美国,成年人对成年人的强暴、以及成年人对青少年的强暴(法定的强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决定,而由于这些案件几乎总是由陪审团判决,死刑是否能抑止强暴犯罪的发生还不是很明确。在美国,我所居住的乔治亚州(Georgia)研究显 示,预谋以及冲动暴力犯罪,明显地不能以罪刑的轻重来抑止(包括死刑),因为这些犯罪者预期自己的行为不会被发现或逮补。 〈养育Yousuf,不插电:巴勒斯坦母亲日记〉(Ra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