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Ideas 思维/想法 來自 十二月, 2006

11 十二月 2006

伊朗: 学生抗议、地方选举、美伊对话

原文: Student Protest, Election and USA-Iran Talks作者: Hamid Tehrani译者: Leonard 根据主流媒体与部落客的报导,数千名伊朗学生12月6日于伊朗各地大学发动示威游行,主要口号是“大学还活着”,从去年起,大学生与学者常面临许多难题,部分学运人士被迫离开学校、学生会遭强制关闭,许多学者也遭解聘或强迫退休,有些人称政府新政策为二次文化大革命,部落客详细记录这起活动,并将示威照片公布在世人面前。 大学还活着 Arash认为12月6日对伊朗历史是重要的一天,他指出: 今天是伊朗学生日,纪念三十多年前遭国王杀害的三名学生,过去十年来,学生都在这一场表达对改革的热情与对国家的愤怒,自从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上台,实施多项民粹主义政策,使今年学生有了更多不满与反抗的目标。 知名摄影部落客Kosoof的部落格常遭政府渗透骚扰,他提到安全人员无法阻挡学生进入大学,他已刊出有关本次活动的照片。 15 azar报导示威游行不同时刻的现象[Fa],他也表示安全人员无法阻挡学生进入德黑兰大学,也指称马尚德、马赞达兰等城市亦出现数百名抗议学生,主要口号是“大学还活着”,学生也高呼其他口号,例如“独裁者下台”、“释放政治犯”、“女性自由即人性自由”等,学生表达支持国内女性与劳工运动。 Chapno解释学生运动的部分目标[Fa],他表示: 学生运动是国内现有最活跃的组织活动,背后已有50年的历史,绝不会成为政治游戏的俘虏,…对抗贫穷、争取自由、正义与平等一直都是学运核心价值。 部分部落客报导活动内容,其他则试图分析运动对未来[1]的冲击,改革派希望透过此次选举重掌执政权。 部落客与改革派候选人对话 Alpar表示,约130名部落客在地方市镇议会选举前,与改革派候选人会面。 Jomhour前往伊朗南部参与会议,他认为此次活动具正面意义,让社会听见部落客的声音[Fa]。 Hanif说部落客对候选人提出要求,候选人则学着了解部落客手中所拥有的媒体,他还表示我们能够集合150名部落客,代表着对未来的潜力无穷...

阿拉伯:一位在多伦多的阿拉伯人以及阿拉伯文化

原文:Arabisc: An Arab in Toronto and Arabs and Civilisation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部落客 依米拉提  奥萨玛(Emirati Osama),目前居住在北美洲,一块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小布希执政下进入的土地。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机会进到这块领土。几年前,当我在国外念书持学生签证要来美国拜访亲戚时,因为911 攻击事件,美国海关打了我回票。在那场攻击事件之后,所有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从此被打入美国的黑名单。从那天起,我发誓只要这个国家还是被那个狂人(小布 希)统治着,自己再也不踏上这块土地。”他如此说道。 然而,因为一次商业旅程,他来到了多伦多。在这里他开始享受多元化的社会体制并开始学习适应这里寒冷的冬天。 “因为曾经在欧洲生活超过五年,我还以为自己早已经适应了寒冷气候.直到来加拿大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冷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很高兴自己能够早些来到这里适应这里的天气,因为在出发前我早已听说这里可以冷到零下20度!”他补充了几句。 从一趟加拿大之旅,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一场在埃及的部落客聚会。在这里姗席丹(Shannseddeen)纪录了非常个人却贴近真实的 观察:“遭透的道路以及糟糕的清真寺女用祈祷室”。 依据提示,要到达地点,姗席丹和另一位部落客必须先搭乘地铁再转乘巴士。 “当我们一下地铁后,如潮水般的人群几乎把所有我们可能搭乘的巴士给占住了。一如往常般,没有等到情况好转,我们选择步行–为了维持我们的尊严”她解释道。 但这也不是一趟愉快的步行,她这么形容:”这条路甚至连车子都不应该走在上面”...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亚运、民主与模特儿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Leonard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里为何没有未将阿拉伯遗产放入表演内容?民主与模特儿之间关系是什么?埃及部落客又为何要求读者看奥斯卡得奖电影「晚安,祝你好运」? 以下是北非与中东部落格本周所提出的部分疑问。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对亚运开幕式不甚满意,他质疑为何卡达政府未将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的演出非常美丽,但阿拉伯人在哪里?我们在表演中见到大船与海洋,我相信无论在每一个波斯湾国家的体育竞赛开幕式中,这两项都是必要的元素,我们也看到壮丽的民俗传说表演,但却只呈现了东南亚文明而已,卡达似乎将阿拉伯从地图上的亚洲里抹去,我想问的是:阿拉伯人在这些表演里的位置在哪里?阿拉伯文明、遗绪、艺术在哪里?约旦、叙利亚、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国的文明在哪里?为何主办单位忽视阿拉伯人与文明?还是亚洲只限于东亚国度?就算遗忘阿拉伯,那么波斯呢?为什么连波斯都被遗忘?” 埃及的3rby则写到民主对人民社经水准与外貌的冲击: “我读到父亲在Al Quds Al Arabi发表的文章,内容其实并不吸引我,不过让我开始思索国内人民社经情况与政治情况的关系,我从前认为国家若走向民主,社经情况就会改善,并以此做为我国贫困的原因,父亲的文章里提到本地与义大利物价的差距,我也想起他说过从前定居开罗之前,曾在义大利遇到一些外貌很糟糕的人,如今却和一般人无异,…我开始思索人们的外貌,为什么在Zamaleck与Maadi的女子长相很美丽,来自乡村的女子却长相丑陋?为什么埃及民谣歌手Shaaban Abdulraheem如此肥胖,而流行歌手Amr Diab却曲线窈窕?撇开基因与运动因素不谈,我认为原因在于埃及传统面包与豆类饮食把人们的胃撑大,但精食就没有这种影响,光是看人的外貌,就能分辨他们是住在Nasr城内的大厦顶楼还是地下室,所以我国人民的身材毫无吸引力,而义大利人却个个都像模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