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国际关系 來自 一月, 2007

25 一月 2007

伊朗核武危机

原文: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作者:Hamid Tehrani翻译: Justin校对: PipperL 由于伊朗拒绝终止提炼浓缩铀计划,联合国安理会已于去年12月23日记名投票,通过对伊朗制裁案。 尽管事态严重,伊朗总统 阿曼尼内贾德(Mahmound Ahmadinejad) 却认为安理会的决议无关紧要,矢言继续发展核武。 这也使得伊朗与美国关系愈趋紧张,许多人担心中东将引发另一场战争,伊朗部落客们忧心忡忡,纷纷在部落格讨论此议题,表达对伊朗未来发展的关心。 在 Forever Under Construction 网站上,出现一个名为 “Enough fear” 的反战网路活动,该活动是由一群拒绝战争的民众自动自发创立,此网站正网罗来自美国、伊朗及其他国家的民众照片,这些民众在照片中举着手,比着全球通用的手势:“停! Robo在他的部落格中写道:“ 这些日子以来,你、我都十分忧心,甚至担心到无法专注自身的日常事务。我只是个平凡的花农,经不起战争蹂躏。至今我仍记得童年是在‘马铃薯年 代’(我对80年代的别称)中渡过。我无法忍受失去身边朋友及同胞之苦,所以我反对战争。我不想带着悔恨离开人世。” Pouya在部落格说,美国国务卿莱斯(Condoleeza...

18 一月 2007

伊朗: 总统访问拉丁美洲

原文: Ahmadinejad Goes to Latin America作者: Hamid Tehrani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伊朗博客最近讨论的重点,聚焦于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访问拉丁美洲,以及国内政局问题日增。 知名漫画家与博客Nikahang用画作表达对总统核能政策的看法。 Rozmaregi[Fa]对于阿曼尼内贾德访问拉丁美洲时,竟然会与共产主义领袖为友感到惊讶,他认为过去何梅尼与切.格瓦拉可能想都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指出: 阿曼尼内贾德与拉美左派领袖都是民粹主义者,所以愿意用尽方法吸引群众,在他们眼中,美国和资本主义体系是共同敌人,所以双方遗忘了意识型态歧异,从而团结在一起。 Blue Future[Fa]表示,和奥蒂嘉或查维兹等拉美左派领袖相比,阿曼尼内贾德的意识型态相去甚远,他也觉得伊朗政府政策让国内贫民不减反增: 阿曼尼内贾德过去曾表示,与其占领美国大使馆,不如攻占苏联大使馆,可见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才是问题所在,伊朗宗教人士理应与资本主义较易往来,而不是社会主义。 Molla Hasani语带讽刺地说,伊朗可能会与古巴达成重要商务协议,比如说出口糖果到古巴之类[Fa]。 Jomhour提及阿曼尼内贾德的个人风潮在伊朗已经告终,就连宗教领袖都批评政管理不当和通货膨胀严重,他也指出,保守派期刊⟪伊斯兰共和⟫也呼吁总统在核子议题上不再发言[Fa]。

博客圈谈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恃强欺弱以及种族歧视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围绕在英国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种族歧视的话题,最近显然占据博客圈的讨论。老大哥是英国公共广播系统之下的电视台第四频道的节目。不论老大哥之屋里头的言论是否真的涉及种族歧视,个事件已经引起印度和英国的博客圈在各自的脉络之下,谈论种族歧视的议题,以及他们自己身为印度人或是英国人的经验。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个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热烈讨论著 “心胸狭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着非常活跃的讨论,其中一个回响写道: 事实是,电视上的确有种族歧视。亚裔社群(仅此一次)团结致提出讉责。 让我有一天变得歇斯底里超过漠不关心 部落客讨论这算是种族歧视或只是纯粹的恃强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严肃地回到原点问道,为什么这位印度女星会出现在这个节目。而现在更多讨论是关注第四频道如何回应这个议题,以及老大哥之屋里的室友如何对待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谈到种族歧视的指控。他们(指室友)的行为絶对是愚蠢无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实上,接受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种,使得种族问题内酝在这整件事里头。好比说今天新闻上有人这么说: “如果他们取笑的是一个法国女孩的腔调,这些人不会被称为种族歧视,不是吗?” Bollywood Press谈到希尔帕.谢蒂(Shilpa...

17 一月 2007

孟加拉: 紧急状态下,博客取代媒体

原文: Bangladesh: State of emergency, bloggers as information source作者: Rezwan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孟加拉最近历经巨变,上周四晚间,总统阿梅德(Iajuddin Ahmed)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辞去过渡政府领导人职务,这也是在野联盟最主要的抗争诉求;除此之外,阿梅德也将1月22日的大选延后举行,据说这项决定背后充满各方势力斧凿痕迹,Drishtipat Blog快速整理了紧急状态宣布前的各项事件。 军队占领街头,并在晚上十一时至清晨五时实施宵禁,禁止孟加拉十多家民营电视频道报导新闻,官方也建议平面媒体,不要刊登任何批评政府行动的言论,由于孟加拉网路普及率不到1%,全国陷入资讯真空状态,人们不断希望透过各种管道得知国内局势。 博客则负起收集资讯的任务,并发表对于相关事件的看法,英国《卫报》新闻博客认为,孟加拉博客是这场政治黑夜中的明灯,让世界透过网路瞭解当地情况。 隔天政府解除宵禁与媒体禁令,先前宣布禁令的总统顾问因引发争议也丢了官位,政府逮捕涉嫌贪污的前任与现任官员,广受民众赞扬。 有些人认为,如果不是这么临时与意外,孟加拉民众可能反而会欢迎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因为这至少能使罢工与交通封锁情况暂时消失,不过现在人们最担心的是,这纸命令剥夺民众所有基本权力,并让行政机关地位高于法律,政府可藉此控制、干扰与阻挡新闻讯息,使资讯无法透过邮政、广播、电讯、电报、传真、网路与电话传递,且任何人在紧急状态期间若批评政府,都可能面临严重刑罚,甚至遭判处死刑。 有些博客开玩笑说,他们现在只能写写性生活或三餐内容,以免谈论政治会惹来麻烦,不过其实部落客并未因此停下批评时政之笔。 Serious Golmal的Sid想问: 究竟是孟加拉的民主制度失败?还是政治人物使孟加拉民主溃败? 总统已指派新过渡政府领导人与五名顾问,并获得在野势力与一般大众背书,人们则期待很快能举行公平、公开、公正的选举。 还有些人在论辩:政府是否以紧急状态之名,行戒严之实?而总统是否无法完全掌控军队,纵然此事为真,有了泰国无血腥政变的前例,孟加拉人民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并不反对由军方稳定局势,这可能也是孟加拉能在选后回归民主的唯一机会。

12 一月 2007

孟加拉:博客论辩海珊与布希孰恶

原文: Bangla blogs debate: Saddam or Bush – who is more guilty? 作者: Aparna Ray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2006年以伊拉克前总统海珊绞死的大新闻告终,行刑画面透过网路流出,让许多人不满海珊死前遭到羞辱,孟加拉博客圈也是批评炮声隆隆,许多博客感到愤怒,竟然选择在重要的伊斯兰宰牲节第一天行刑,影片更是火上添油,尽管死刑是由伊拉克政府执行,众多部落客依然指控美国参与其中,并谴责绞刑不该存在。 Ali除了评论行刑影片,也表示人民的怒火蔓延到伊拉克街道上,他更认为美国总统对伊拉克政策失败,才造成无可计数的伤亡。 Anrinya与Abu Saleh表示,与其说海珊是在公平审判下受死,不如说这是一场谋杀,Saleh也觉得美国决定的处决日期对穆斯林整体是项警讯,他在文章中抨击美国进攻伊拉克,呼吁穆斯林团结抵抗外侮。 Fajle Ilahi亦怀疑行刑日期背后有阴谋,他也藉机反思伊拉克在后海珊时代的动乱情况,怪罪美英联军为安抚犹太裔与反伊斯兰游说团体,便出兵毁了一个伊斯兰国家,他也反...

6 一月 2007

侯賽因的幽灵

原文: The Ghost of Saddam Hussain作者: Salam Adil译者: dreamf校对: Portnoy 巴西漫画家 Latuff描绘舆论对处决海珊的反动 对于侯賽因遭处决,每个人,以及,他们的,阿姨,似乎都写了自己的加上其他人对侯賽因遭到处决的看法。 不过我们现在需要一些分析,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粗浅的整理,希望能呈现伊拉克博客的意见,不用多说,这篇文章是有立场,但我这篇文章的读者能将自己的意见张贴在下面的回应区中,但是首先… 如果你还没看过其他文章,请先看这里。 Baghdad Connect针对这项处决与死刑,做出极精彩的分析。 如果你想知道侯賽因处决过程中,没有呈现在CNN影片里的情形,请到直接将这些纪录放上博客的Riverbend那儿去观赏,她将影片中侯賽因和目击者之间的屈辱言谈自己翻译了出来,并加上个人意见: 作为世界上最进步的国家之一,美国竟未协助重建伊拉克,他们没有帮忙建立一部像样的宪法,不过倒的确对私设的法庭和私刑相当友善—一项会以美国在伊拉克最大的成就而留名青史的私刑。所以,接下来轮到谁?谁来为因开战、家园遭占据而牺牲的数十万受害者负责、被处决? Konfused Kid也将伊拉克内战的情形独特的描绘了出来,他讲述了他一位朋友的故事,他的这名朋友在宗教派系杀手的扫荡中存活下来,才得以说出这个故事,必读。 继续展示意见 如果有人回顾博客如何报导消灭Zarqawi事件(译 按:扎卡维,藏匿于伊拉克的恐怖组织领导人,在一次美军与伊拉克的联合空袭中遭炸死),并与侯賽因遭处决的方式比较,会相当惊讶。在该事件中人们彷佛只有一 种情绪,就是喜悦。这次的情绪反应显然有很大的落差,一边是政治博客,另一边则是其他人,在Iraq...

3 一月 2007

阿富汗低语者:喀布尔快递,再五年,缺乏合法性

校稿:PipperL Dialogue 3 谈到一部印度电影Kabul Express,这部电影未在阿富汗上映前,已经引起阿富汗人的议论纷纷。这位部落客说,根据他在这部电影所听到的,对于Hazara 这个族裔有许多负面的评论。例如那些人像塔利班一样的暴力或是他们都是嗜杀成性的人。他认为这部电影危害了阿富汗的国家团结。 Afghan Warrior写道国际社会应承诺再给予阿富汗人5年的支持。这位部落客说: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被施舍的个案。阿富汗人是个有自尊的民族,想在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然而现在我们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需要加强训 练阿富汗军队,如此阿富汗人才能接管这场战争。我 们需要足够的支援以击败塔利班。我们不缺勇敢的阿富汗人-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勇敢的阿富汗人可以战胜塔 利班。此刻,塔利班不够强大到引发内战,所以他们进行恐怖攻击,杀害无辜的人民。如果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可以很快的击败敌人。然而,若国际社会放弃 我们,阿富汗将回到内战的状态。我们不想成为第三世界的一员。我们需要自由社会至少再五年的支援。 Askar Gu Rai 谈到阿富汗政府脆弱的合法性。这个部落客写道: 现在大众变得对国家越来越灰心…国会议员庆祝着议会成立周年纪念日,却不是和他们的选民或一般大众一起,而是向那些赞助国和他们的代 表报告…虽然我瞭解到这些赞助者的重要性,以及阿富汗人不可能没有他们的事实,他们对国会表现的满意也不需要混淆成在成立国会的动机是为了那一方。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整体,这些国家参与在阿富汗之中。

2 一月 2007

罗马尼亚:唱颂歌

原文:Romania: Singing Carol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对罗马尼亚的记忆:我在ONESTI的最后一天,一大群学生到教员办公室向老师们献唱圣诞节颂歌。此前我对他们的精心准备毫无所知,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美好记忆。:)- L-plate big cheese这么说。 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在2007年元月1日成为欧盟的最新成员。 这是Flickr用户L-plate big cheese在他的罗马尼亚相簿中替罗马尼亚写的介绍: 在这片土地上似乎什么都有,但上世纪和本世纪的发展情况似乎让其中大多数显得黯然失色。这并不意味着罗马尼亚已经毁坏;事实恰恰相反。她的历史地景结合了古老与近代,朝着地平线不断扩散开来。

黎巴嫩: 侯賽因与黎巴嫩政治

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后一周并不只是欢庆假日而已,还有反政府的抗争、伊拉克前领导人侯賽因的绞刑,以及中东的政治局势。我们先从非政治的事件开始吧。 Dove's Eyes View 关注环境问题,她认为,布希政府最明显的疏失,就是无视于全球暖化的危险,尽管布希政府计划保护北极熊,她指出,这代表着布希政府从无视气候变迁的后果,到承认这个现象的转折。 Layal也表达了一个拒绝离开黎巴嫩的黎国年轻人心声,尽管现今黎巴嫩政治动荡、而她的高中与大学同学都旅居海外。 侯賽因的绞刑也让许多还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来的言论只是评论这个议题意见的样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强烈的批判语气评论侯賽因的绞刑,他批评了美军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计划”(Operation Iraqi Freedom)与布希政权在中东的政策: 在周六晨曦暗杀侯賽因这整起事件是毫无正义的,它甚至无法使这位独裁者感受到正义:在光天化日、毫无畏惧、不被质疑的环境 下,执行 一项广为人知的处决。因为处决者已经很难从被处决者身上,分辨出他们自己到底和被处决者有什么不同,不只是因为他们的脸孔被面罩掩盖住,更是因为他们处决 的动机和未来的计划。同时,这项处决也只不过是近两年前美国剧本中一个场景的实现,成为布希政权为了战略、在伊拉克能顺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个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态度评论侯賽因的绞刑: 侯賽因被处决会被世人牢记,但不是因为海珊所犯过的罪行与他对伊拉克人民施行过的暴政,而是因为这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实行的肮脏政治手段… 侯賽因被审判不代表尊严与正义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个中东国家领袖不服从美国,就可能会有这种下场的例子… Dr. Victorino以此理解侯賽因遭处决的含意,也就是必须听从以色列官员的指示,Marxist from Lebanon也加入批评处决侯賽因的时机与方式。而一如中东政治局势,黎巴嫩当地政治领域的议题也成为一些部落格讨论的对象。 [ j...

1 一月 2007

伊朗: 对联合国制裁的反应

校对:Portnoy&Sweet 联合国安理会全体一致通过对伊朗制裁案,以惩伊朗不愿停止浓缩铀计划,伊朗政府则强调将持续国内核子活动。面对制裁决议、政府反应与可能后果,以下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的感想与观点。 Nasime Dasht认为联合国是相当重要的国际组织,所有会员都会遵守所做之决议,他也表示虽然政府强调一切平安无事,但确有许多事发生,而且当局也忽视国家利益[Fa],他写道: 制裁对外来投资相当不利,投资者会纷纷逃离,全球的银行都会拒绝贷款给伊朗人,美国也会试图扩大制裁的影响。 Nasime Dasht也指出,由于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时常口出激进又无根据的言论,让美国更容易说服各国支持制裁案,他也建议为伊朗着想,应让这个无能政府尽早下台,让其他有能力捍卫国家利益者来执政。 伊朗政府宣称安理会已后悔做此决议,Jomhour觉得这不过是当局的宣传手段,以操控国内舆论,他也认为批判政府的政治人物应提出证据,才能与国际社会谈判协商[Fa]。 伊朗改革派前国会议员Ali Mazroi论及政府对核子危机的政策时提到: 伊朗政府已经误判情势,才使事态发展至今,若欧美也误判情势,局势将会非常危险,甚至演变为军事冲突,这种结果对双方皆无益,只会造成大量人员与物资损失。 Ali Mazroi认为艾哈迈迪—内贾德及其支持者充满专制心态,总是批判改革派不应与外界协商,也不允许媒体上出现任何关于核武危机的异议,更让世界以为伊朗全国都赞同发展核子科技是国家应有权利。 他写道,就算现在联合国已决议制裁伊朗,当局仍坚称那只是一张纸,一点也不重要,Ali Mazroi觉得: 伊朗政府忘了联合国当年曾通过598号决议,最终使两伊战争划下句点,…若制裁生效,我国经济将很难过,…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决议通过后,政府才赶快回应与确定立场,人们一定很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 Nedaye emrouz指出, 政府还能如此乐观,是因为一般民众不在制裁范围内[Fa],唯有参与核子计划的人员银行帐户才会遭拒绝往来,决议也只禁止他国出售飞弹及核子相关技术给伊朗。 Hoder写道:西方现在要以莫须有的罪名惩罚伊朗,反映出西方最虚伪的一面,若外界遍寻不找伊朗违背禁止核武扩散条约的蛛丝马迹,联合国安理会究竟是用哪项国际法条制裁伊朗?[Fa] Mahjad表示无论伊朗当局如何装做若无其事,制裁决议肯定会冲击伊朗,银行会与伊朗断绝往来,伊朗将不得不把资金转往南亚国家,西方货品的价格也会提高[Fa]。

波兰的脉动:“过去这一年…”

波兰的部落客正逢佳节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吨的食物之间(两者都是圣诞节必备),有的部落客只写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连写都懒得写。 从那些有持续更新的部落格当中,可发现有许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这种像是某种忧郁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会特别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员显露出的主要症状大概为想要总结,以及评价过去以来的十二个月。 几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是“过去这一年…” 沙龙24(Salon24)的几位部落客(有关Salon24后续的报导会再谈)似乎在比赛谁总结的最好。该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尔(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领域方面的表现让人失望。几次选举过后,我跟数百万波兰人一样,期待能有伟大的复兴。我仰赖卡钦斯基 (Jaroslaw Kaczynski,波兰总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们的政党。然而他们都浪费了大好机会。或许PiS没有众人预测中做得那们糟,他们的确做了些许改革。但他们也把(民粹的)盖尔帝赫(Giertych)纳入了政府。他们纳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亚辛斯基部长跟什么都没做的佛特佳部长。他们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团队立下协议,然后又毁弃,接着又重新立下协议。政治不协调的程度简直无法估计。尽管感谢老天爷,经济方面还不错,我依旧感到失望。这些政客应该努力突破过往僵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远远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并不对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尔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从他的文章里可得知,他过去每年也都这么失望。即使是因为那些什么都没作的政客–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没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说:“但他们保证一切会改善…”;他们每个政客都这么保证的啊!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诺,然后才能当选,接着许选举代表人会按照他所仰赖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这些人绝非一般选民,起码在波兰的制度中不是这样。我过去曾经住在一个国家,在那儿你可以直接投票给特定一位候选人,尽管制度依旧腐败,但是还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每次选举,我都会在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通常已经与这个人熟识了。在我们的体制里,先别提真的去认识选举代表人好了,根本没人敢说自己知道自己的选举代表人的姓名,没人敢说,就是一个都没有。我们的选举制度太差劲了,我在回到波兰之后才这么觉得,所以我不参与,我不投票,因为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像伊格尔先生一样感到失落。 Fragles这次开放了他的网站给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并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个论坛发表的激昂论点: 今年很特别,跟过去十七年来都不同。这是十七年来首次有国会议员宣称波兰的王是耶稣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萨或是计程车。这一切都由一个(像是开玩笑地)叫做法律与正义的政党开始的活动所展开,而这个活动有个很优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论。Puchatek 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