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国际关系 來自 八月, 2007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庆祝记者节

尽管有许多记者遭到拘补以及报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这天庆祝记者节。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说道:“记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质是相同的:告知”。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这些“先知”当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健康状况不佳,也无法和律师接触。 许多部落客和记者分享他们对记者节的看法,以及记者所面临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发表了一张几乎没有听众的礼堂照片,当时伊朗总统内贾德原本要为记者发表演说。这位部落客说[Fa/波斯语],总统后来取消了这场演说,据指出是因为空荡荡的礼堂;他也指出演说的时间点并不恰当,因为许多记者还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语,“新进记者”之意)描述了记者在伊朗的工作情况,以及他们多么地草木皆兵。这位部落客说道[Fa],: 我想写,但我担心我所写的会被当局视为有冒犯之意。我说了我不是写关于政治、Orange或是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写关于科技和科学而已。他们(指当局)说要小心,不要批评伊朗电信的私有化、行动电话的过滤或是科学教育,除此之外写什么都可以。当我为我的文章选 择了一个标题,我得要注意这个标题是否会激怒当局。如果我想发表一张照片,我应该要遮掩照片中外国女性的脖子,为照片加上裙子或裤子以遮盖她的腿…当我访 问某个人,我应该问受访者的个人生活以确认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槟…为了这些原因,记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对你的生活有所计划,而且, 当你的报刊遭查禁而被迫关闭,你无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应该要小心不要出国参加研讨会/记者会,因为会被控间谍罪。 双重标准 Akbar Montakhabi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报工作,他对记者节感到心烦,他说[Fa]: 为什么你传简讯向我们祝贺记者节?也许因为这个国家大部份的独立记者处于失业的状态?为什么现在独立报刊只要犯一小点错,就将之以严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们应该把记者节从我们的议题中省略,因为记者一点也不受到尊重。 这位部落客过去为25家报刊工作,他说在伊朗的司法部门有着双重标准,因为在官方报刊被视为“小错误”的,在改革报刊则被指为意图颠覆政府。...

12 八月 2007

苏丹:部落客凭吊政治先烈

本周苏丹部落格圈有两项重要议题:一为已故政界人物,苏丹前任副总统加朗(JohnGarang)博士,再来则是苏丹政府接受联合国决议,同意维和部队进驻达尔福尔。 Sudanese Returnee在部落格中称许加朗博士: 已故加朗博士也许是苏丹史上最伟大的政坛人士,他笃信基督,来自苏丹南部的丁卡族(Dinka),对苏丹社会问题有不同见解,自有一套真知灼见。 Black Kush也在个人文章 中称许加朗博士: 前任副总统加朗博士是一名自由斗士,两年前搭乘直升机于苏丹南部丛林失事,不幸身亡,当时苏丹民众点蜡烛、献花圈以纪念加朗博士,并发动支持苏丹和平计划,但当初和平的愿望正逐渐走向绝望。 Black Kush另外发表一篇文章,内容关于近日苏丹接受联合国决议,同意维和部队进驻达尔福尔: 苏丹成功发动外交政变,终于同意联合部队进驻达尔福尔。联合国非洲联盟达尔福尔任务团(UNAMID)将接管达尔福尔维和任务:此任务团将以非洲联盟为主要武力,不受联合国第七宪章所辖,不要求叛军解除武装,不以制裁作为威胁。电台广播说,此次联合国第1769号决议文是经过通盘考量决定。 Kizzie如实描绘出苏丹民众的自卑情结: 我们不断自轻,讨厌自己,盼望成为他者,认为他人比自己优越,自己较次等,我们必须将自己从精神奴役解放! 苏丹女孩总希望能有白皙皮肤,梦想嫁入豪门,她们觉得白就是美(他国女性亦如此!) Kizzie的另一篇文章则指出阿拉伯世界对达尔福尔报导严重不足,文中提及的阿拉伯人Nabil Kassem,拍了一部达尔福尔纪录片,名为马背上的圣战士。 The Sudanese Thinker则运用SWOT分析,粗略审视苏丹。 一名苏丹南部医生Konyokonyo写出当地酗酒问题: 数天前,我隔壁邻居被发现陈尸家中,死者友人表示他夜夜酗酒,上周又有另一个家伙被送进我的诊所,病入膏肓,检查结果发现有肝衰竭迹象,他也长期酗酒。 类似的故事不断在祖巴(Juba)镇上演,结局也都大同小异,例如多人被发现陈尸树底,而如今情势愈趋严重,但镇民明瞭当地酗酒问题严重,但并未思考解决之道。不幸的是,民众竟开始在上班时间,就在办公室里喝了起来。 最后,旅居阿曼的苏丹人Amjad再度发表了一篇电影评论: 昨晚我终于有机会跟朋友一起看电影版辛普森家庭。 …总之,电影很好看,但如果你还没看过,我会建议等到DVD发行后再租来看,尽管电影值得一看,但还没好看到非得上电影院不可。...

8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伊朗: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国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为题,撰写了他的学士论文。在这篇专访中,他和我们分享了对伊朗部落格的意见。他同时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这个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们对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问:请简介你自己并告诉我们关于你对部落格的兴趣以及你对伊朗部落格感兴趣的地方? 我对部落格的兴趣是有点意外。我一直对科技很感兴趣,特别是网路。网路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它是一个革命性的发明,对人类文明有惊人的影响。 在大学时,我决定将毕业论文结合自身对科技的兴趣、以及科技对社会之影响,主要的研究范围为殖民以及后殖民的非西方历史。我的指导老师,是一位对19世纪伊朗和中东历史的专家,他建议我深入调查近来很活跃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关文献。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我对伊朗社会和文化的兴趣。我上了波斯语课程,也开始以自已的网摘部落格追踪连结伊朗部落格圈。 从我缴交论文后的一年多,我继续的透过新闻、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间累积的其它来源,追踪伊朗的消息。我积极地期待将我的部落格研究扩大至包括其它国家和区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议题(像是接近性、进步性等等),我维持着对伊朗部落格圈的热忱。 从计程车文化到核子危机 问:你认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们不能在大众媒体找到的伊朗印象吗?能举个例子吗? 我肯定地认为,特别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个平易近人的另类观点,而通常和在美国的传统媒体所提供给我们的,有相当大的歧异。对我而言,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贡献。 注:Weblogestan为一网路俚语,表示波斯语部落圈“国度”。以上解释引自这里。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观点。这观点奇妙的混合他们世界的亲密和陌生,提供了一个比传统媒体更为复杂、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图像。 事实是,我接触到的这群人给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从伊朗的“计程车言谈”的观点(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学习计程车文化的复杂或是从Mr. Behi学习到关于日常街头生活,都给了我对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那是传统媒体所遗漏的故事。每天关于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机的报导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牵连(伊朗和伊拉克二国毗邻,从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到近来的两伊合作)建立了对伊朗的错误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构(deconstruct)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发展中”(developing)国家的内部,可否近用网路之间的数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构着伊朗的网际社会(cyber-society)的观点和意见氛围。 在2005伊朗总统大选前的几周几个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难预测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会胜出。明显地,这些部落客的观点实质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这个被部落格所引出的惊讶/震撼/否定,说明了特别的群体在广大的伊朗人口里是如何的特别。 科技和现代化的意识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