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国际关系 來自 十月, 2007

29 十月 2007

伊朗:对俄罗斯的不平之鸣

好几名伊朗博客共同关注着俄罗斯,认为它只想分给伊朗里海资源的一小部份。在苏联垮台之前,伊朗曾经能够开采里海资源达50%。 五个里海沿海国家领导人-亚塞拜然、哈萨克、伊朗、俄罗斯与土库曼-在10月16日星期二于德黑兰召开里海高峰会。五个国家对如何分配海中资源没能达成贡识,包含能够产制鱼子酱的鲟鱼渔产、天然气及最重要的石油。 插图来自Badban Blog Mohammad Moeeni发表[Fa]了一张插图比较普亭与前苏维埃联邦的独裁领导人斯大林(Joseph Stalin)。这名博客以“普亭闪开”做为该篇文章的标题。他谈到伊朗与前苏联及俄罗斯帝国的冲突。博客表示伊朗因为这些冲突在过去二百年来已经失去了部份的领土。 对于当前局势,他写道: 俄罗斯找到了不同的藉口以延迟普谢尔(Bushehr)核电厂的建造或从中获取新的利益。俄罗斯不声明是否参与其中。谈到里海的法律定位,俄罗斯的立场与伊朗利益相冲突。做为一个伊朗人,即使人微言轻,我仍有权利说,普亭闪开。 Yek Yaghyi(意为反判者)表示179年前俄罗斯利用Turkmencay协定欺骗伊朗,使伊朗失去了部份领土与里海的航行权。该名博客质疑是否又有一个Turkmencay协定在等着我们?他表示仅管普亭(Vladimir Putin)在摄影机前对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微笑,但他并不相信伊朗,也不支持伊朗政府。谁能说明狼与羊的友谊是怎么回事? Kaghz Pareh(意为一张纸)表示[Fa]为了获得俄罗斯在核能议题上的支持,伊朗政府已经出卖了伊朗。该名博客宣称下一代将承受今日所发生之事的苦果。 Razeno说[Fa],俄罗斯只想让伊朗拥有11%的里海资源。他认为伊朗政府给了俄罗斯太多好处,以获得该国对伊朗核能政策那“微弱”的支持。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译者:Atlantis 校对:FoolFitz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2 十月 2007

埃及:我对博客写作的不同感想

你一直在博客上谈论你的生活以及个人细节。然后才发现原来你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读你的博客。现在你发现你的私生活曝露在大家面前,你觉得你还会像从前想的一样自由吗? 埃及博客Mohamed El Tohamy (又称2-Hamy)在本篇讨论这个议题,并写下他对博客写作的新感想: 在写博客一阵子之后,我发觉要成为一个成功博客最简单的方式是写作有关政治的主题。对博客不熟悉的人一想到博客就会联想到政治。 但我还是偏好写作我个人的生活和朋友。不过一直到我的博客越来越热门后,我才发现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读我的博客。这也让我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地写作。我 开始感到不自在,而希望我是个没人注意的无名小卒。我开始觉得我说过的每件事都会被用来评断或对付我。我更有个奇怪的感觉,觉得身边可能出现我不认识但是 却一直读着我文章的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像这种感觉:有个人知道你的每件事,但你对他/她却一无所知。我无法克制地想继续写博客;但我却再也无法像从 前那样自由自在地写作。 原文作者:Tarek Amr 校对:julys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8 十月 2007

玻利维亚:伊朗总统来访

编者注:本文收集来自玻利维亚与伊朗博客的反应,其中伊朗部分信息收集由全球之声波斯文编辑Hamid Tehrani协助。 玻利维亚政府前几天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短暂访问,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也与他签署多项协议,由于两国过去鲜有往来,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此事大感意外。协议内容主要涉反能源业与农业投资,不过细节尚未决定,莫拉列斯强调协议与核事务无关,或许是刻意撇清这方面的关系,也让人想起莫拉列斯接受喜剧脱口秀Daily Show访问时强调:「别把我算进邪恶轴心国」。 玻国民众很想厘清两国情况究竟如何,当伊朗总统抵达机场时,博客Palabras Libres的Mario Duran前往拍摄现场情况,却马上受到安全人员的关切,还爆发口角[ES]: 我手持数位相机,站在连结机场与首都市中心的英雄大道7公里处,开始四处拍照,…我沿着县界走,只看到一面玻利维亚国旗在风中飘扬,转个弯接近机场出口处,我看见人们手持标语、伊朗国旗,以及象征玻利维亚原住民的三色旗,以手工制作的标语写着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我一开始拍照便听见有人大叫:「那个拍照男子是谁?」,很快便有个人上前,一把抓住我的皮外套,另一双手要抢我的相机,他质问我:「你在干嘛?你以为你是谁?」,我似乎一定得出示身分才行。 Mario Duran表明为博客「La Constituyente」写稿后,安全人员便允许他继续摄影,才有现在博客上刊登的照片集,这次访问前后似乎都非常敏感,博客也开始分析签署协议与伊朗总统来访背后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希望一切不要只是为了激怒美国,Voz Boliviana认为此事背后还有另一国介入[ES],不过也想问:「为什么选伊朗?」 其实这也不是秘密,玻利维亚之所以与会伊朗接触,当然是因为政治上与外交上和委内瑞拉结盟,此事也证明外交政策能如何影响到一国政府,我国总统不过是跟随外交走势,并且加入了挑衅美国的行列。 其它人则更加怀疑玻利维亚即将卷进伊朗核争议与世界的冲突中,Willy Andres指出[ES]: 我希望与伊朗的协议对我们影响不会太大,我听闻有些人认为协议「就是让人相信这一切与核事务有关,因为无论是核反应堆所需的铀或是『重水』,玻利维亚全都有」。 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伊朗文化并不熟稔,也对伊朗代表团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MABB的Miguel Buitrago写道: 在野党当然是持怀疑态度,他们质疑玻利维亚如此公开与伊朗建立外交关系,究竟获得什么利益?部分人士更特别指出,阿曼尼内贾德一方面赞扬两国女性,另一方面却禁止女性出席所有伊朗官员在场的活动或酒会,简直是自相矛盾。 伊朗民众对于两国的新协议也有话要说。 Ayandeh MA提及,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结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争议演说后,前往玻利维亚,没有人清楚此行目的为何[fa],而玻利维亚在野党则警告政府不要邀请伊朗总统前来,因为一方面伊朗政局并不稳定,且阿曼尼内贾德访问可能有损玻国利益。Ayandeh MA还指出,伊朗总统已承诺要提供十亿美元给玻利维亚政府,连同之前给委内瑞拉和中国的优惠,金额已很庞大,伊朗希望藉此减少联合国对伊朗核计划的制裁带来的冲击。...

3 十月 2007

中国:博客力挺缅甸僧侣

近日缅甸政府血腥镇压数万在仰光街头要求结束军政府统治的僧侣和民众。对此,中国当局的外交态度依旧不明朗。然而不少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博客已经就某些”中国问题专家”自以为是的评论作出了反击,探讨了“番红花革命”背后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国民主运动的状况。 周三早上,中国博客开始关注当地持续的抗议和接踵而来的镇压;与此同时,在牛博网(一个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国记者博客的独立门户网站),Don Ma 发表了对此事件系列报导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样的政府,一样的老掉牙〉,回应“当地抗议是受到一小撮国内和国外敌人的煽动”这一说法。 一位读者回应道:“所有的专制政府都想得一个样」;“李洪志?”,另一个读者半开玩笑地接着说。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时,发表的另一篇关于缅甸军政府镇压僧侣的后续报导,则没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网博客、历史学家傅国涌在周三午间发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时撰写,描述昂山素季的 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道德指引,同时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牵涉其中的人(遭软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读者写道:“昂山素季……丧失理想的中国何时才能有这种‘圣徒’般的人物?”另一位应道:“为何不期待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寻“缅甸”时,发现两段手机拍摄的最新影片,纪录仰光街头的状况;后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张贴。 周四中午,其他的博客们开始行动了。新闻门户网站网易的编辑温云超,从《人民日报》转载了两张图片:“反独裁的两张照片。” “9月23日,缅甸仰光,大约2万名僧侣和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军事独裁。人民网的报导称这场运动是“反对军事独裁”。 以下是一些评论: 我们物价上涨的时候…… 跟着和尚们走 已经开枪了 震撼,感动!啥也不说了…… 〈钱烈宪要发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来看可以理解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时也是新京报记者的moogee,在周四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内容是一篇缅甸日报社论的翻译。其文批评了抗议活动,指责这种行为是一种小范围的谣言散播,及少数人被西方反动势力煽动的结果,他们教唆鼓动人们触犯宪法并攻击政府、军队和整个社会,最终目标是导致全国的混乱。此社论还谈到政府同样也希望结束腐败,提升民主,并且认为事实上是这些抗议政府的非法组织在阻挠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