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bor 劳工 來自 十一月, 2007

23 十一月 2007

伊朗:博客变回政治犯

近几周来,伊朗政府进一步的对人权及公民社会运动者施压。这些运动者中,包括了前大学教授,联合阵线以及学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捕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造访了他们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处决弃置于Khavaran乱葬岗的亲友。示威者持续对这新一波的压迫展开抗争。博客们分享了关于这些事件的新闻和想法。 人权运动者遭到锁定 看来伊朗政府主动地锁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权运动的人士。 人权报导学生会(SCHRR)的博客指出[Fa],该会的成员,也是人权运动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过45天,被单独的监禁在北德黑兰恶名昭彰的政治犯监狱Evin prison的209区。她的母亲说:「我的女儿每天都处在巨大压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联系。在她的囚室没有电视,连阅读的权利都被都被剥夺。」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为她的行动而入狱了一个月。 SCHRR说[Fa],还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动者,像是同时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还在监狱中。 在近几周(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维权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记者,也是政治犯权利保护协会的会长。Kosoof说[Fa],近来有许多行动者被捕入狱。他也发布了一些博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摄的照片。 劳工运动者入狱 Kaargar [Fa] 对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交车驾驶联合会领导人入狱的行为 做出谴责。这位博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并认为这样的判决攻击劳工运动。他说,遭判刑的二位是为争取劳工的基本权利,并未做出违法之事。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发起了要求释放Masour Osanloo的活动。ITF的网站邀请浏览者一同联署,敦促内贾德总统采取行动,确保二人安全并立即释放他们。 释放Sohrab Rasaghi致力于报导有关被拘捕的公民社会活动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博客发布了许多这位前大学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绍则节录自前线(Front...

3 十一月 2007

日本:在富庶国土上饿死

最近有则关于一个人因无法获得福利支助而饿死的新闻,多亏他在日记中纪录下生命最后几天而让这则新闻受到注目,也激起许多日本博客反省国内福利政策的广义内涵。 博客SkyTeam连结饿死事件与执政党自民党的政策: 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与糖尿病。这就像拒绝给病人一张床一样,是自民党“美丽日本”政策与因而“抵抗势力互斗”的结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觉得这跟福利计划有关系,但是我听说这个地区对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严苛的。大众媒体应该涵盖这议题,但是…报纸中没有任何有关的消息。 当然会有接受福利的人过着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们最终可获得的赖以维生的东西,我想就太超过了。 同时,博客Sen讨论北九州政府对福利支助政策特别严苛: 福利系统难道不是最终凭藉的安全网吗?在北九州市,被半强迫退出福利计划的人根本没有受到照顾,只有死了才会被发现。 对于日本国民与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请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谓的“北九州风格”是指试图以配额来减少申请福利支助的数量,这让我震惊。 博客Masami分析一篇有关九周当地福利政策的报告,对几段关键段落作摘要与评论: 很明显地,最近每年市议会中关于福利行政的预算,会计相关的决策是来自且经过常任委员会讨论。“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经由代表市民的议会通过。换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观察到: 如果你有看报告末尾所附的调查(第47页之后),所谓“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阅读时,我感受到市民对于不诚实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愤怒。 最后,博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来,询问当前政策会将日本带往何处: 但是,此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有种感觉,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常发生。 每个人都会生病与失业,所以若没有生活保障或亲戚,那么这种事就会发生。 显然有人即使有钱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切断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