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nguage 语言 來自 四月, 2007

26 四月 2007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