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nguage 语言 來自 五月, 2007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7 五月 2007

危地马拉:作家以博客为转机

校对:Justin 危地马拉民众喜欢买啤酒和杂志,而不愿意买书;除了西班牙语,社会上还有好几种语言同时流通;很多人都是文盲;这些都是本地作家所面临的挑战。危地马拉的书籍不是免税品,孩童很少读书,连指定教材都无意阅读,更何况是以文学做为未来职业。多数作者在危地马拉难以出书,要因此赚到钱更难,作家通常也是有书写习惯的记者、分析员、工程师等,很少人从事全职写作,而且多数作家在本地都没没无闻。 不过许多作家后来发现,透过博客,他们有机会表达看法、分享作品,并提高民众对诗歌及短篇故事的兴趣。 其中又以诗歌为相关博客先锋,Bicicleta[ES]的Pablo Bromo自2005年开始经营博客,其它书写博客的作家包括Marré v. Marré[ES]的Alejandro Marré、revolver[ES]的Alan Mills、Palabras Mayores的Gerardo Sandoval、Tercer Perfil[ES]的Arnoldo Gálvez等。小说家Ronald Flores甚至买下了自己名字的网址[ES],甚中不只有小说作品,还有文学批评、杂感与外国书籍评论。 在博客Buscando a Syd[ES]中,每周四都能读到危地马拉成功青年作家Maurice Echeverría的专栏。 Claudia Navas除了经营博客Ordinaria Locura[ES],也活跃于集体博客Panoptico Literario[ES];Wingston González[ES]在个人博客ALFILER[ES]之外,也刚启动一项名为LIBROS MINIMOS[ES]的计划,结合评论与电子书,让许多作家兼博客能分享自己的作品,也能在附属博客里相互评论。 重点在于,人们运用博客技术与空间推广文化,不仅吸引年轻读者,也能将自己的想法向全世界发声,他们至少都曾出版一本着作,也曾获多项文学奖与书奖,利用部落圈散播作品、开放所有人批评指教,也在危地马拉建构自由新文化,并透过博客让世界知道他们心中的话。

5 五月 2007

北印度:阿萨姆省恐怖主义与孟加拉国非法移民

过去两周以来北印度部落圈有不少活动,随政治或其它选举季节到来,我们很难忽视这些选举和接下来的活动,所以Rachna创作出一首关于选举的诗作,描述一个小村子的环境将会如何改变,Eswami也不遗余力地在Hillary and Presidentship表达他的想法。选举并非总是一片政治景像,它也有它丑陋的一面,例如来自比哈尔(Bihar)的恐怖份子涉杀阿萨姆省的劳工,就只因为这些劳工不是当地人,根据这些恐怖份子的说法,阿萨姆省只属于阿萨姆本地人,任何外来者不许进入。那些恐怖份子的论点在于,阿萨姆省是印度压制下的独立地区,就像已有长久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一样。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份子长期受印度西方意图侵占此地的国家资助,进而杀害所有不认同他们狂热信仰的人。 阿萨姆省还有另一个浮上台面的问题,Jitu写道,这些问题或许起源于行政区的划分(译注1),因为这些地区的居民认为自己、和居住地的利益优于国家,这样的思考被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LFA)(译注2)的恐怖份子广为散播与推波助澜,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的领导者目前正在安全的孟加拉国天堂,而他的军队正在阿萨姆省施行高压统治。印度政治领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与他们的票仓共存,这些选票的来源包括非法穿越边境的孟加拉国移民,这些孟加拉国移民随后定居于阿萨姆省或外围邦区,当地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再灌输这些非法移民错误的认同与文件,据此宣称这些非法移民也是印度公民,再利用他们的选票来组构政府。 就像Himanshu所说,印度政府直到现在都在对付伊斯兰恐怖份子,不过从现在开始,印度还得对付基督教恐怖份子,因为这些恐怖份子开始在印度东方各邦扩张地盘,Srijan Shilpi同时也在思索阿萨姆议题的解决方案,不过所有答案都是资助恐怖主义,不管是由敌国、还是由当地政客资助。至于Bangluroo地区(过去的班加洛)的商店与汽车被焚毁(译注3)这件事会被如何称呼,这是一起伊斯兰追随者所发起的行动,而这些追随者应该是反对处决海珊。 任何有点概念的人应该都能看出,这些行动者只不过是藉由这些焚毁市民财产等反社会手段,企图创造出难以挽回的无政府状态,不过Srijan Shilpi从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的几条判决中带来好消息,司法部通过一项法案,未来如果没有通过司法部审核,邦议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将无效。过去若一部法案在议会中通过,宪法赋予邦议会能够直接实施该法案的权利,但议会却通过许多不公平、也令人不悦的法律,人们只能接受,没人能挑战议员们。 让我们将目光移离政治,印度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投资,不论是公司股票、不动产或其它有利可图的途径,所以记住,Jitu很慷慨地告诉所有人两个能投资不动产、保证回收的地方,包括罗马尼亚的德古拉古堡(译注4),和一个名为西兰公国(Sealand)(译注5)的岛国,如果你想要的话,;)。 另一件我确认很多印度人(尤其是说北印度与的人)所愤慨的事情就是,当他们互相交谈时,即使对方熟知北印度于,他们却还是得说英文,这种事常见于高消费的餐厅与旅馆等地。但我很高兴能于上周在康诺特广场的一间咖啡厅中,看到「我们很乐意和你用北印度语交谈」这个标语。Eswami介绍了一个能将音乐从老旧录音带转换为MP3格式的新玩意,让大家方便在计算机或MP3随身听上收听;Unmukt也不落人后地引介了一个让许多博客感到惊讶的想法-比起使用其它操作系统的人,Linux使用者比较性感与感性,我相信很多Windows和麦金塔使用者会以「这个说法显然毫无根据」来加以驳斥,;)。 2006北印度博客大奖才刚落幕,如今Tarakash团队将开始筹划今年的活动,这回他们打算加入「最佳北印度语博客」的奖项,他们将每两个月选出以北印度语写作的最佳博客,这群人现在确实很气派地推广这个活动,这个小诱因无疑能鼓励更多人写作博客,并让现有的北印度博客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在此向Tarakash团队致敬。 就在阿周那(Arjun)从天堂取得神圣武器下凡后,GK Awadhiya讲述的《摩诃婆罗多传说》依旧持续着,故事正进行到般度家族长子坚战(Pandav Yudhishtra)拯救了他堂哥(同时也是敌人)难敌(Duryodhana)的生命(译注6)。 译注1:历经英国殖民等时期,加上境内种族、宗教多元,印度行政区规划有其历史因素,详细介绍请见这里,各邦情形可见这里。 译注2: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创立于1979年,为阿萨姆省的分离武装份子,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3:班加洛(Bangalore)被称为印度的硅谷,过去人们称此地为Bangalooru,印度政府在募集外资时而改名为班加洛,这个政策也引发印度国内讨论,甚至有人批评此举只是为了「方便让西方人发音」,班加洛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4:德古拉(Dracula)真有其人,不过爱尔兰作家B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