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十二月, 2006

20 十二月 2006

摩洛哥部落格社群:言论自由、音乐与庆祝

校对:Portnoy 在摩洛哥部落格社群中,上周(2006/12/13-20)有许多不同的焦点话题。 让我先从 Farid 跟他所感兴趣的摩洛哥部落格界一些有趣的数字现况(法文)开始。感谢 Shimon Peres,我接着将介绍 Reda 的发现:懒惰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关系(法文)。 欧盟既是一个伟大的成功、也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为什么?因为欧洲人变得懒惰了:他们没有小孩[…],更多的老年人、更少的年轻人。欧洲有工作,但是没有工作者。在非洲,事情刚好相反。这是为什么他们把穆斯林带到欧洲,以及伊斯兰教传进欧洲的缘故。 Amine,汤姆猫与杰利鼠(Tom and Jerry)的头号粉丝,就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撰写了卡通作者 Joseph Barbera,安享天年以 95 岁于周一过世的传奇的一生(法文)。 一个酸酸的笑容? Nichane 目前正遭受攻击。理由?这个讽刺杂志所出版的封面故事介绍摩洛哥最流行的笑话。结果变成摩洛哥人喜欢嘲笑权力、性与宗教。这跟摩洛哥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全世界的笑话,本来就都是这样。某些笑话跟上帝与先知有关(阿拉伯文),有些是针对 Khorafa(阿拉伯文) 的朝圣者,甚至比丹麦的漫画更糟糕(阿拉伯文)。 摩洛哥的新闻记者与部落客 Mohamed lachyeb,正在请他的观众诅咒...

5 十二月 2006

委内瑞拉: 卡尔卡斯的宁静与公正

原文链接:Tranquility and Justice in Caracas   作  者:David Sasaki   翻  译:欧兔(O2) 委内瑞拉的查维兹(Hugo Chávez)以大约百分之六十的票数再次当选固然是南美洲的一大头条。 一位身在卡尔卡斯的记者在一篇名为“魔术师”(La Maga)的文章里头这样写道: 大选过后 很少人待在城里,许多人在前一晚的庆祝或是哀伤之后都放了一天假。整座城市是静默的。我无法分辨那是喜悦或是悲伤;就只是一种沉默一种伴随着大选过后的宁静,一种有着一年之初的沉静。 孩子们都不必上课。没错,卡尔卡斯是脏乱的(尽管它总是如此),还有许多的烟火碎屑及毁坏的竞选海报,但它是寂静,少了一点喧嚣。真棒! 昨晚我并没有观看结果。我非常地疲累以至于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 昨天我白白做了一天工。今天我看到了第二版,由于技术上的失误,我所写的报导尚未印出,我同事们所写的报导也没刊印在报纸上。我向之前让我整天叨扰的候选人致歉。但愿在迈向二00七年的路上能有一道光。但愿那有着瞭解与途径。最终,但愿,我们的政府不再需要印制这么多的宣传海报,还有在野党能确实地反对政府的此类举动。但愿,我们将建立起井然有序的国家。 另一则部落客们充满兴趣的委内瑞拉故事在这个周末窜起,但很快地就让媒体突如其来关于礼拜天的选举报导所掩盖过去。我们曾经提过一位名为内斯特(Nestor Valecillos)的记者抄袭了吉罗莫(Guillermo Amador)的网志事件。上周五,吉罗莫终于得到那家报社的回应。 几分钟以前,我收到一则来自卡尔卡斯新闻报(El Diario de Caracas)主编卡洛斯(Carlos Romero)的讯息。我昨天早就收到他的通知。告知我他们正在考虑对于抄袭笔者智慧财产的内斯特该有的惩处。我强调我只是在等待内斯特的道歉以及卡尔卡斯新闻报以相同字数与版面撰写成的公开回应。 这封新邮件让我知道卡尔卡斯新闻报决定让内斯特于今天—十二月一日着手撰写。此外,他们容许我有权能选择该篇三千八百字的回应于报中排版的位置。来自内斯特简明且即时的道歉就已经相当足够,而且我也知道内斯特的网志社群并不乐见他遭受辞职的命运。就我个人来说,我只要求他们给予我回应的权利以及与之前遭抄袭文章一样公开的道歉。 无论如何,我知道做下这个决定—藉由回应承认错误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那意味着责任感或者是犯错时所感觉到的羞耻。那表示对于他们所处的出版品里头可刊载的内容与否是困扰着他们的;那很重要。事实上,我不记得有哪个出版品曾经为它所做所为如此负责的并且采取解决策略。对于卡尔卡司新闻报,我很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