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一月, 2007

29 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的罪与罚

原文: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Kazakhstan作者: Leila Tanayev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博客遭审判 记者托古巴耶夫(Kazis Toguzbayev)常将文章张贴于群体博客KUB,他在1月22日在哈萨克首都遭起诉开庭审判。他在文章中指出总统企图遮掩在野人士的谋杀命案,结果被以利用媒体污辱总统尊严与名誉,遭到违反刑法规定的指控,最后判处两年缓刑。 托古巴耶夫将审判所有资料与判决内容公布在KUB,引发众人激烈论辩此案。 Iwann写道(RUS): 别人若对你有惧,你就毋需对他们感到害怕!…虽然他未入狱实在很可惜,他若身陷大牢,反而就能成为国内追求民主的标的。 Aziat回应(RUS): 你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只要在网路上张贴一些愤怒的情绪性言词,然后等着,等他们找上门来,你再大吼“谋杀者!独裁者!”,你就会被丢入大牢,届时你自然能成为荣耀的民主先驱。 M.Heidegger(RUS): 我不会称此案为一项胜利,不过托古巴耶夫确实为哈萨克言论自由贡献良多。 秘密审判医师 哈萨克南部医院先前传出,87名婴儿遭感染HIV病毒,Shymkent地方法院后来于1月19日开庭审理21名被告,其中18人为医疗工 作者,自本案成案以来已有8名孩童死亡,一名由美国人收养,但大众与媒体均不得旁听审判,被告与受害者姓名亦未公布,哈萨克政治社群的romanil表示:“民主,再见!” Neweurasia的Mira Baktyhova则怀疑,被告最后根本不会遭判刑确定,因为其中部分为高层官员,她认为:“政府告诫媒体不得就此议题打扰法官,法官也不得透过电话等方式批评此事,若有记者对法官提出任何问题,形同媒体对法院施压。”...

26 一月 2007

罗马尼亚:媒体 vs.博客

查维兹计划撒回委内瑞拉一家电视台的广播执照

原文:Chavez Plans to Revoke Station's Broadcast License in Venezuela作者:Luis Carlos Diaz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Los Amigos Invisibles con Patricia [at RCTV], Alfredo Izaguirre F.摄影 查维兹在去年的12月份连任,获得他的第二个六年执政期后不久,宣布不再更新一家有反政府倾向编辑政策的电视台执照。营运52年的RCTV电视台的 播送受到限制,且不得在公共的频谱上播送。这将对RCTV电视台造成实质上的危机。宣布“关闭频道”和“不再更新执 照”是不同的,从这里可以思考政府作为的正当性。 在委内瑞拉的部落格圈,反映着当前的政治分歧,意见分为二派。在委瑞内拉,政治辩论的两造围绕在情绪性的感情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两造提出的论辩似乎都受到政治人物说法的影响。...

21 一月 2007

世界,见见非洲!报导这块大陆的新方式

原文: World, meet Africa! A new way of reporting the continent作者: Rachel Rawlins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阅读主流媒体对非洲的报导时,许多人常感到沮丧,其中有两项原因,一是媒体认为值得报导之事通常令人沮丧;二是非洲其实极为复杂活泼多元,主流媒体却极少涉猎,只用最简化的刻板印象切入报导。 因此今日路透社启用“非洲路透社”新网站,着实令人兴奋,更让人惊喜的是,网站内每个国家页面里都加入了部落格报导。 例如以下这张截自乌干达的网页画面中,在地图右边即有标志着“部落格”的区域,其中列出最近全球之声内关于乌干达的报导,非洲其他五十余国内在这个网站里均有相同版块设计。 路透社为全球之声主要资助者,故十分高兴见到路透社如此运用其中报导,这也反映出新闻媒体愈来愈重视在地真实声音,以提供报导内容的观点、背景与脉络,路透社声明中指出: 启用这个新网站,路透社希望能以更详细、更全面的角度报导非洲事务,在议题与脉络提供更宽广的视野,也深入挖掘各国内部文化,“非洲路透社”网站不仅服务非洲居民,也服务全球关注非洲发展、投资与新闻的读者… 路透社持续将各界观点与评论加入新闻内容,故本站也将透过全球之声的国际部落客网络,加入各国部落格内容于网站之中。 这是很重要的一步,但之后还有漫漫长路,例如奈及利亚和肯亚等国的部落格社群较广大、较活跃,有些地区的报导则比较稀少,而衣索比亚和辛巴威等国政府则仍严格限缩网路表意空间。 我们希望让部落客参与这些计划后,不仅能让许多被遗忘的人们拥有发声平台,更可鼓励他人参加对话,并代替无法自由发声者向当局施压。

19 一月 2007

巴西博客谈查维兹(委瑞内拉总统),卢拉(巴西总统)及以南方共同市场宣言

原文: Brazillian Blogs on Chávez, Lula and the Mercosur Summit作者: Jose Murilo Junior译者: abstract校对: Leonard 大部份南美洲国家的总统聚集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南方共同市场领袖会议,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再次引人注目。自从他宣布取消RCTV的电视执照以及将电信与能源公司国有化后,当地的博客早已大量撰文讨论。在里约举行的这项会议是绝佳舞台,让拉丁美洲领袖面对面会谈时讨论这些议题,而博客可以经由媒体的报导追踪后续。查维兹和巴西总统卢拉的谜样关系也是一项众说纷纭的话题。 那巴西呢?面对查维兹违反经济自由主义、政治自由及合约精神,卢拉政府将如何回应?该插手还是收手?从政治观点来看,这与意识形态有关。卢拉一方面发展责任政治,卢拉和他的人民另一方面也希望查维兹的社会主义进展能够进步,从而扩至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甚至是阿根廷,阿根廷总统布基纳向来是委内瑞拉的盟友,但前提是…无损巴西的利益,也不会损害巴西在南美洲的领导权。从经济观点来看,查维兹是一个很好的夥伴。巴西出口到委内瑞拉超过十亿美元,法国和英国身为两个巴西主要商务夥伴从2006年1月到11月的出口总值是33亿美元,所以,对委瑞内拉的出口值不算少。委内瑞拉在查维兹领导下,己成为巴西商品、劳务以及承包商天堂。ENQUANTO ISSO… – Comentando a Noticia 有些人认为,卢拉似乎对玻利维亚总统厚颜无礼的态度感到困扰,悲观者确定卢拉因玻国态度转变而不胜其扰(译注:拉丁美洲在2006年的大选中,共选出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及厄瓜多四个左派政权)。虽然相对于态度强硬猛烈的查维兹,美国在仍相信卢拉还算善良,但美国政府也对于卢拉的转向感到矛盾。全都是胡说。查维兹只是卢拉的外交方程式中的一个元素。尽管疯狂、滔滔不绝、不负责任如查维兹,可能为卢拉带来麻烦,但查维兹对卢拉仍具工具性价值,两人并非一正一反。理由很简单,即经济相对规模大小不同,纵然查维兹为拉美左派领袖,委内瑞拉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拉丁美洲的领导者。As patacoadas do...

18 一月 2007

博客圈谈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恃强欺弱以及种族歧视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围绕在英国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种族歧视的话题,最近显然占据博客圈的讨论。老大哥是英国公共广播系统之下的电视台第四频道的节目。不论老大哥之屋里头的言论是否真的涉及种族歧视,个事件已经引起印度和英国的博客圈在各自的脉络之下,谈论种族歧视的议题,以及他们自己身为印度人或是英国人的经验。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个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热烈讨论著 “心胸狭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着非常活跃的讨论,其中一个回响写道: 事实是,电视上的确有种族歧视。亚裔社群(仅此一次)团结致提出讉责。 让我有一天变得歇斯底里超过漠不关心 部落客讨论这算是种族歧视或只是纯粹的恃强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严肃地回到原点问道,为什么这位印度女星会出现在这个节目。而现在更多讨论是关注第四频道如何回应这个议题,以及老大哥之屋里的室友如何对待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谈到种族歧视的指控。他们(指室友)的行为絶对是愚蠢无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实上,接受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种,使得种族问题内酝在这整件事里头。好比说今天新闻上有人这么说: “如果他们取笑的是一个法国女孩的腔调,这些人不会被称为种族歧视,不是吗?” Bollywood Press谈到希尔帕.谢蒂(Shilpa...

17 一月 2007

孟加拉: 紧急状态下,博客取代媒体

原文: Bangladesh: State of emergency, bloggers as information source作者: Rezwan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孟加拉最近历经巨变,上周四晚间,总统阿梅德(Iajuddin Ahmed)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辞去过渡政府领导人职务,这也是在野联盟最主要的抗争诉求;除此之外,阿梅德也将1月22日的大选延后举行,据说这项决定背后充满各方势力斧凿痕迹,Drishtipat Blog快速整理了紧急状态宣布前的各项事件。 军队占领街头,并在晚上十一时至清晨五时实施宵禁,禁止孟加拉十多家民营电视频道报导新闻,官方也建议平面媒体,不要刊登任何批评政府行动的言论,由于孟加拉网路普及率不到1%,全国陷入资讯真空状态,人们不断希望透过各种管道得知国内局势。 博客则负起收集资讯的任务,并发表对于相关事件的看法,英国《卫报》新闻博客认为,孟加拉博客是这场政治黑夜中的明灯,让世界透过网路瞭解当地情况。 隔天政府解除宵禁与媒体禁令,先前宣布禁令的总统顾问因引发争议也丢了官位,政府逮捕涉嫌贪污的前任与现任官员,广受民众赞扬。 有些人认为,如果不是这么临时与意外,孟加拉民众可能反而会欢迎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因为这至少能使罢工与交通封锁情况暂时消失,不过现在人们最担心的是,这纸命令剥夺民众所有基本权力,并让行政机关地位高于法律,政府可藉此控制、干扰与阻挡新闻讯息,使资讯无法透过邮政、广播、电讯、电报、传真、网路与电话传递,且任何人在紧急状态期间若批评政府,都可能面临严重刑罚,甚至遭判处死刑。 有些博客开玩笑说,他们现在只能写写性生活或三餐内容,以免谈论政治会惹来麻烦,不过其实部落客并未因此停下批评时政之笔。 Serious Golmal的Sid想问: 究竟是孟加拉的民主制度失败?还是政治人物使孟加拉民主溃败? 总统已指派新过渡政府领导人与五名顾问,并获得在野势力与一般大众背书,人们则期待很快能举行公平、公开、公正的选举。 还有些人在论辩:政府是否以紧急状态之名,行戒严之实?而总统是否无法完全掌控军队,纵然此事为真,有了泰国无血腥政变的前例,孟加拉人民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并不反对由军方稳定局势,这可能也是孟加拉能在选后回归民主的唯一机会。

10 一月 2007

博客谈伊朗政府致力于强制博客及网站注册

原文:Bloggers on the Iran government's efforts to enforce registration of blogs and web sites 作者:Hamid Tehrani 翻译:abstract 校对:Portnoy 伊朗的文化及伊斯兰指导部正试图跟随中国政府的脚步管制博客和网站。博客和网站的所有者被要求在 二个月内注册他们的博客和网站。在注册的同时,个人资讯,包括了姓名,身份证号及电话号码也必需登记。博客强烈反对,并且大肆嘲笑该法案,伊朗政府不 久后也发现,要求数以万计的博客进行注册是不可能的事。伊朗政府宣布,要求网站(包括部落格)注册的规定不适用于次网域。这表示大多数的博客不需要注 册,但某些拥有自己网域的博客仍适用新的法律。 让我们来看看一些博客如何回应这个法律: Nikabang是一位出名的漫画家,博客和记者,他以一幅漫画总结了许多人对此新法的感受。图中的波斯语的意思是:“你的许可或执照呢?” Cyrusonline提供了过去一年网路过滤和审核如何渐趋严厉化的历程表。这位博客表示政府要求我们在这个网站上注册自己的身份和隐私资讯,但看起来这个网站的主机位在美国。这个部落客接着说,所有伊朗人的个人资讯将被外国掌握(Fa)。...

菲律宾的自由媒体屡遭攻击

校对: Portnoy 自马可仕独裁政权于1986年倾覆后,外界都认为菲律宾的媒体自由在全球名列前茅,但近年来不少团体都注意到,该国媒体屡屡遭到攻击,许多地方记者遭杀害,政府去年也强制关闭报社近一周,第一家庭更频频骚扰记者,上法院控告媒体记者诽谤。 Pinoy Press引述记者的联合声明,指控第一先生滥用诽谤诉讼: “我们深切忧心第一先生麦克.艾洛优提出诽谤告诉的用意,并不是为了获得合理赔偿,而是利用诽谤罪污辱菲律宾 媒体,我们都知道, 诽谤罪是否成立,取决于犯行者是否存有恶意,但艾洛优先生却蔑视该项基本原则,滥用诽谤官司恫吓媒体、使媒体噤声。艾洛优先生试图让媒体相信,任何批判第 一先生或不利其活动的报导皆属诽谤,但他实则阻断民众对公共事务知的权利。” Freedom Watch详述记者如何反击: “第一先生总共控告45名编辑、专栏作家、编辑与发行人诽谤,其中逾半数被告决定联合起来,集体反控第一先 生,这是菲律宾史上首例,这是一场民事诉讼,原告指控司法过程对他们所造成精神与物质损失,并要求第一先生赔偿,他们指陈诽谤官司不仅让自己夜夜难以成 眠,更造成媒体界的寒蝉效应。”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另报导,律师接受记者委托控告第一先生后,接到了死亡威胁。 一群记者发动连署,要求诽谤除罪化: 艾洛优先生提出的诉讼案件数创下历史新高,也反映出菲律宾权贵人士如何滥用诽谤法,阻止媒体运用其民主权力,妨碍媒体挖掘 公共事务背后的真相、保障人民知的权利。我们应趁此绝佳机会,将如此过时法律除罪化,因为该法无力保护无辜民众,反而替有罪者遮掩犯行,我们要求国会立即 着手废止诽谤法,并将诽谤除罪化,才能强化我国摇摇欲坠、坐困愁城的民主制度。 Bryanton Post论及国际间有报导指出,2006年是“过去十多年来,媒体处境最艰困的一年”,Inside PCIJ也提供有关菲律宾媒体境遇报导的超连结:...

3 一月 2007

俄罗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闻业

Timur Aliev – LJ用户名为timur_aliev ,是平面/线上周刊《车臣社会》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总编辑及战争与和平研究报告机构(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车臣编辑,他参与一个新闻学教育计划,于高加索各地和当地新闻专业人员举办讨论会。在上次造访卡拉恰伊-切尔克斯共和国的首府后,他做出的结论是:“在北高加索,新闻工作实际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们刚举办完讨论会从Cherkessk回来。在离开时差一点遇上麻烦–因为市中心完全被封锁,幸好我们住 在市郊,费了不少工夫从人家后院开车到公车站。然而一行人还是在公车站被警察拦下,带到警局,并被要求写下他们在Cherkessk做了什么。我的记者证 让我免于成为那些警察的帮手,他们只是假装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寻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们安然离开,顺利到家。 讨论会最后实在使人精疲力尽。只有我们二个人主持,那是一个很吃力的任务。 在讨论会之前的圆桌论坛,我提议大家一起来讨论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闻型式是什么-互动的公民新闻、传统资讯式的新闻、后苏维埃新闻,或其它的型式。我接着提议讨论这种型式的新闻是否符合当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该是怎么样才对。 但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提到了他们的“难处”-缺乏对资讯的接近权、新闻检查…等 等。讨论并没有用。我们做出的结论仅仅是:因为对资讯接近权的问题,资讯式的新闻产制有其困难,而因为社会的被动,也几乎没有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那也就 是为什么我们最后认为,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当我们讨论到未来的展望时,其中一名与会者提出,我们应开始 在字里行间隐藏意义(如同他们在苏维埃时代经常做的事)。棒呆了。 总括而言,我们发现北高加索新闻业并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

1 一月 2007

波兰的脉动:“过去这一年…”

波兰的部落客正逢佳节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吨的食物之间(两者都是圣诞节必备),有的部落客只写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连写都懒得写。 从那些有持续更新的部落格当中,可发现有许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这种像是某种忧郁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会特别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员显露出的主要症状大概为想要总结,以及评价过去以来的十二个月。 几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是“过去这一年…” 沙龙24(Salon24)的几位部落客(有关Salon24后续的报导会再谈)似乎在比赛谁总结的最好。该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尔(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领域方面的表现让人失望。几次选举过后,我跟数百万波兰人一样,期待能有伟大的复兴。我仰赖卡钦斯基 (Jaroslaw Kaczynski,波兰总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们的政党。然而他们都浪费了大好机会。或许PiS没有众人预测中做得那们糟,他们的确做了些许改革。但他们也把(民粹的)盖尔帝赫(Giertych)纳入了政府。他们纳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亚辛斯基部长跟什么都没做的佛特佳部长。他们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团队立下协议,然后又毁弃,接着又重新立下协议。政治不协调的程度简直无法估计。尽管感谢老天爷,经济方面还不错,我依旧感到失望。这些政客应该努力突破过往僵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远远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并不对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尔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从他的文章里可得知,他过去每年也都这么失望。即使是因为那些什么都没作的政客–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没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说:“但他们保证一切会改善…”;他们每个政客都这么保证的啊!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诺,然后才能当选,接着许选举代表人会按照他所仰赖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这些人绝非一般选民,起码在波兰的制度中不是这样。我过去曾经住在一个国家,在那儿你可以直接投票给特定一位候选人,尽管制度依旧腐败,但是还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每次选举,我都会在纸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通常已经与这个人熟识了。在我们的体制里,先别提真的去认识选举代表人好了,根本没人敢说自己知道自己的选举代表人的姓名,没人敢说,就是一个都没有。我们的选举制度太差劲了,我在回到波兰之后才这么觉得,所以我不参与,我不投票,因为根本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像伊格尔先生一样感到失落。 Fragles这次开放了他的网站给另一位叫做Matka Kurka的部落客,并且引用了他先前在一个论坛发表的激昂论点: 今年很特别,跟过去十七年来都不同。这是十七年来首次有国会议员宣称波兰的王是耶稣基督。你可以在警察局叫披萨或是计程车。这一切都由一个(像是开玩笑地)叫做法律与正义的政党开始的活动所展开,而这个活动有个很优雅的名字,“言必行,行必果”。 “十七年”是引用自上一次 Jaroslaw Kaczynski 的言论。Puchatek 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