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Media & Journalism 來自 六月, 2007

30 六月 2007

巴西: 国家网路政策辩论新一回合

在巴西,能让大众达成共识的议题本来就不多。不过当有人想要干预网路自由时,更会有许多人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政治立场,这也是本周Eduardo Azeredo(最近企图透过阴谋控制巴西网路使用者的国会议员)所遭遇的情况。宪法与司法委员会延后审定他想促成的网路犯罪法案,而来自部落圈的影响力是造成这个结果的重要原因。 Se tinham como objetivo atenuar a polêmica causada pela primeira versão do projeto de lei sobre crimes virtuais, as alterações anunciadas pelo senador...

29 六月 2007

(短信)日本:媒体与政府的距离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职,担任日本放送协会(NHK)经营委员会委员长,引发政府是否干预公营媒体运作的争议,博客Meipong提出这项议题、分析博客圈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并分享她个人的观点。 作者:Hanako Tokita

28 六月 2007

日本: 防冻牙膏和有毒汤玛士

在世界各地—从美国到英国、从巴拿马到越南—中国的产品近期都引起新闻媒体和部落客的关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个星期,当卫生部调查发现含有抗冷剂化学物的消息传出之后,两家日本公司向全国各地的饭店回收成千上万的中国制牙膏。在此同时,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指其涂料的含铅量过高。跟其他地方一样,日本人对中国产品—尤其是中国食品—的恐慌,随着同类案件的曝光而不断增加。 火车头日记里的火车头汤玛士 部落客kyasupaa写道: 中国的产品标准到底怎么搅的? 看来根本就是毫无标准! 现在是甚么都放进去了( ゚Д゚) 这就是他们生产所有东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对中国产品不存戒心的话, 更多的命案将会发生。就像这样:┐( ̄ヘ ̄)┌ 部落客chocoto则写到“火车头汤玛士”的事: 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留意到“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的自愿回收计划,原因是该制品有缺陷。 甚么?中国在搞甚么… 最近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来了。 给孩子玩的玩具,安全问题不应该是最要紧的吗? 这些木制汤玛士“火车头玩具”,已经在市场上广泛流传。 我家里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担心这事情,特地到他们的网页查证了, 是的,我家里的正是有问题的产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儿子解释说:“这轮子的状况不太好,让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来要等到九月才能发还回来。那时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经忘记那送去维修的火车的存在。...

25 六月 2007

伊朗: Gonu飓风灾民,巴勒斯坦危机,石刑暂缓执行

两周前,Gonu飓风袭击了阿曼和伊朗的Sistan及Balouchestan省。伊朗博客报道说,这个贫穷省份的灾民没有得到足够的政府救援,许多人得不到食物、饮水和医疗。他们批评政府的无所作为和媒体的沉默。 飓风灾民和媒体的沉默 Nazi Kavyani写道,数千灾民处于危险之中,而且有很多伊朗人从未听到过有关灾民状况的任何新闻。 该博客说: 35万人正面临着疟疾和霍乱等疾病和灾难。最多仅有30%的人口能获得饮用水。从最近几次地震灾民可怕的情况看来,伊朗的紧急援 助管理一直是一个问题。由于该地区道路被毁或阻塞,即使是缓慢的紧急救援也无法送达。灾难事件的新闻发布,既少且弱;国有的伊朗广播电台和电视台 (IRIB)对灾难的严重程度和广度保持沉默。此刻,发生更严重灾后综合症的可能性,正急剧升高。实际上,很多伊朗境内的人也意识不到这场被掩盖的灾难的 细节和范围。 Razeno 说, 数月前他/她前往 Sistan和 Balouchestan省。博客中说,生活在那里的人尽管他们从伊朗得到的只有贫穷,仍然骄傲的认同自己是伊朗人。该博客说,由于Gonu飓风,30% 的人口得不到水,并且身受各种疾病感染的威胁。该博客进一步举例说,令人惊讶的是,伊朗政府和媒体为拉丁美洲的洪灾进行动员,但迄今为止没有行动起来,为 这个贫困省份的伊朗人提供帮助。 Futurama 请求博客和记者聚焦于这条消息,帮助人们了解这一灾难。他说,人们最需要的首先是食物和水,然后是医疗保健。 伊朗的自然灾害不是伊朗博客圈的唯一话题。一些博客谈到了巴勒斯坦危机。 上帝惊讶,垂死的民主 Haminjori说,上帝一定对巴勒斯坦哈马斯和法塔赫最近爆发的战争感到惊讶。该博客说,他们的主要目的一定是战争本身……现在他们无法与以色列作战,他们只能自相残杀。 Jomhour说,一周内有100名哈马斯和法塔赫成员丧生——不是被”占领军”——而是被巴勒斯坦人杀死。该博客报道,一群哈马斯成员围绕着一名法塔赫成员的尸体跳舞。对此,伊斯兰共和国电视台保持沉默。 Mohmmad Ali Abtahi,...

24 六月 2007

埃及: 博客获释、50博客被禁案、博客抨击报章和其它

埃及本周综合报道:大法老王回归、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上周被捕的部落客获释、电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后是法庭审判封闭 50个部落客和网站案。 大法老王回归: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关系已经离开了部落圈好一段时间。他是以英语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在这篇文章里大法老王发表了一段录影,揭示警署中对平民滥用暴力的情况。埃及部落客正在发起一场反暴力运动,发布在警署里录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则录影使得一警务人员面临审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时的判决出炉。大法老王,欢迎你回来,别再休笔了! 部落客对报章感到不满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对埃及其中一份独立日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颇具公信力的报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认为它的表现差强人意。Arabawy说道: “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独立报的Al-Masry Al-Youm,如今读起来却像个恶梦,(她)越来越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认为Al-Masry Al-Youm的编辑政策极富争议性,还认为部落格的新闻都是捏造的。这些情况从前并非如此。他又写道,最近还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获释: Manfe部落客 报导说,上周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现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写了一封谢函,感谢所有对他表示过支持的人。 在Manfe的专访里,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议会选举当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后,他出于好奇拿着照相机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违规行为。 他拍到工作人员替选民填写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进入投票站投票。在他离开的时候,他说,一名警员把他拦住了,因为有工作人员说他拍下他们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说:“我被埃及警察绑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3 六月 2007

玻利维亚:报社亦加入博客圈

尽管玻利维亚部落圈近来快速成长,但国内报社多数还没准备好采用这项互动式科技,不过于圣克鲁斯发行的日报El Deber最近终于踏入部落格世界,目前在网站首页明显处可见到三个新站,部落格社群网站Blogs de Bolivia[ES]赞扬这项新计划。 新部落格包括由Zarco写作的“蜘蛛”(La Araña [ES]),这位自称是足球迷的作者未来书写主题也不离球场动态,最近一篇文章提到“花园里的狗”,这个用语是形容“自己不吃,也不准别人吃”的心态,他认为这与玻利维亚足球界面临的情况相似,有些人总是抱怨,又处处阻挡别人成功。 由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撰写的部落格“Calixto el Desafortunado [ES]”里,则采用玻利维亚部落圈颇受欢迎的文学叙事手法,其中一篇文章在回应读者的不满与批评: 人们指称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永不可能找到理想女子,因为他的理想不可能实现:女子不可能美如春日朝露、甜如糖尿病者之汗,也不可能同时如逃犯之影随侍在侧,所以他终究只是个隐士,镇日想着遗失的美好。 可是作者认为,朋友,要追寻理想的爱,挫败难免,可是一般人便会因惧于挫败而放弃。 另一个部落格则是由报社记者José Andrés Sánchez主持的“El Pais de las...

伊朗: 瑞典博客眼中的伊朗

译注:因为原文对照片说明只简短摘录原作者部落格的文章,为便于读者理解,我在翻译时也加入了原作部落格的说明,所以本篇的译文与英文原文有些许不同 瑞典部落客Jonathan Lundqvist几个月前造访伊朗,并在Global Voices 的专访中分享了他的经验。Jonathan 在他的部落格发表了许多关于伊朗出版品审查、日常生活、传统和现代性的照片。同时他也不忘了展现伊朗之美。这里的七张照片胜过了千言万语: 前二张照片展示了伊朗出版品审查的一瞥。Jonathan说Nashravaran是主管所有国外进口印刷出版品审查的机构。Nashravaran 也会操审查杂志之后,于不适当的内容上贴上标签。很令人惊讶的是有人的工作是整天坐在那儿,拿着一只大大的签字笔把不适当的内容遮掩起来。 第三张照片,是伊朗的情侣得跑到很远的地方约会,才能保有隐私。 伊朗约会的型态。男孩和女孩坐在蜿蜒的河边,享受他们不受干扰的谈话时间。山里像隐秘的天堂一样,有时候你甚至可以看到不穿戴头巾的女孩! 第四张照片,展示了当西方品牌遇上东方服装时,会变得如何。 Jonathan解释道:“我看到这位在北德黑兰一家运动服装店工作的女孩。她头巾上的品牌标志,激起了我的好奇”。PUMA并未生产头巾,但要求员工必须穿载头巾作为制服的一部份。 (译者补充自原作部落格上的一段说明:) 员工身为自己品牌的最佳代言人,这个女孩和另一个朋友自己把品牌的标志绣在头巾上。很明显的是这张照片展示了波斯和西方冲击 (波斯语 Gharbzadegi Weststruckness) 竞争文化间的二元性。金发,有一点过份的化妆,以及西方品牌的标志,明显可见地出现在要求女性端庄的宗教象征上。对全球化来说,这意谓着什么? 最后四张照片分别展示电子商场、德黑兰的一个美丽公园 (译注: Park-e Laleh 是一个位于市中心的美丽公园,距离德黑兰大学不远,公园的中央有个湖,远处的山清晰可见)、摄于伊斯法罕,令人赞叹的桥 (译注: Esfahan,伊朗的第三大城市,这座很壮观的Sio-Se-Pol桥建于1602年,比五月花号驶往新大陆建立另一个帝国早了二十年,长300公尺,有33个拱形)、以及有着波斯书道(译注:Persian...

21 六月 2007

专访瑞典博客-Jonathan Lundqvist眼中的伊朗

瑞典籍的博客Jonathan Lundqvist最近造访伊朗,并在他的博客上和我们分享了此行的经验。藉由阅读他博客上的文章,我们发现了许多关于伊朗有趣的事,像是西方的杂志在伊朗如何受到审查:  问:请跟我们谈谈你有关伊朗的论文及此次伊朗之行 答:我到伊朗进行我的硕士论文,研究伊朗的博客。这个计划是由推广民主的瑞典国际合作研究机构所资助。我在伊朗待了六个星期左右。 简单的说,这篇论文(今年秋天,经过同侪审查后将发表)是关于伊朗的博客是否、以及如何协助伊朗迈向民主。首先,我藉由重新定义一般认为的政治活动概念,调整它以适用于伊朗的现况。其次是将这个概念和西方的民主化理论做连结。 我访问了12位博客,谈到他们参与博客圈这样一个公共领域的动机-有些访谈以英文进行,有些则经由翻译以波斯语进行。 问:现实的伊朗和从媒体报导而来的形象之间有什么不同吗? 答:有很大的不同!虽然伊朗在地理上很接近欧洲,但媒体所描绘的伊朗,是一个完全异于现实的世界。主流媒体依照简化、易于入口的好人/坏人二分法,尽其所能的将伊朗极端化。我们都知道 — 这不是真实的伊朗,但当你到了伊朗,你会知道这种讯息充斥在媒体之中。我发现当地人对西方文化感兴趣,也以开放的心态对待。这和西方媒体所呈现的简化形象非常的不同。是的,他们有官方的反美壁画。但在此同时,年轻人也穿着印有美国国旗的上衣。 另一个有趣的观点,是很多伊朗人收看西方的卫星频道电视节目,并且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是如何被描绘的。他们无法辨认出(译注:西方媒体描绘的)自己。在我访谈的人之中,最常发生的事之一,就是告诉我:「回到瑞典,请告诉他们真实的伊朗,告诉他们真实的伊朗是如何!」 和世界各地一样,我相信伊朗是有狂热份子。但我所谈话的对象之中 — 某些在商店里短暂碰到,某些在博物馆或是一起喝茶或咖啡 — 都不是拿着枪疯狂的真主党(Hezbollahs)人。这才是真实的伊朗。也许有些原因让人害怕伊朗政府,但不要害怕伊朗人民。 问:谈谈你在伊朗网咖的经验?人们怎样对付网络过滤机制? 答:网咖是和人们接触的好地方,我在花了好些时间待在那里。我感觉到大部份的人知道逃避过滤机制的方式。很多人对网络代理以及更安全的因特网匿名通信系统 (Tor onion router)(译注:之所以称为 onion/洋葱 routing,乃是因为这个结构类似洋葱,使用者只能看到表皮,但是要一窥核心,就得一层又一层的拨开。)感到兴趣。博客之间最大的恐惧,是被当局(通常是非常独断地)加进过滤名单中,因而被有效地摒除在读者的拥抱之外。 所以,就某方面来说,因为大部份人知道当他们想要存取某些特定的网站时,该如何逃避过滤机制,所以过滤审查的机制对那些想要说些什么的人而言,冲击大于那些只想要听的人。 有趣的是,我发现德黑兰某些图书馆的计算机网络,并没有受到过滤审查的机制的影响。我不敢在这些计算机上确认能否进入某些网站(很明显,在此我指的不是色情网站),但图书馆的计算机可以进入那些通常被滤掉的政治博客。显然我不能真的去问图书馆员,看是因为技术上的疏失,或是刻意不加以过滤。那天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

19 六月 2007

伊朗 : 专访丹麦的伊朗博客研究者Caroline Nellemann

丹麦籍的研究者Caroline Nellemann刚完成她的以伊朗博客为题的硕士论文研究,并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参与哈佛法学院的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 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她最近前往伊朗,以便与当地的博客有更多的接触,并且更了解伊朗。在这篇专访中,她跟我们分享了她的想法,照片以及研究经验。 这张照片是拍摄于颁发给各类最佳伊朗博客的活动- The Frogomist Award (Golden Frog)。Caroline带着背包站在第二排右手边。 请向读者自我介绍,告诉我们你所关注的博客写作,特别是伊朗的博客 我刚完成以伊朗博客圈为关注焦点的硕士论文。论文的目的,在检视博客如何成为公共领域的一部份。因为下列的几个理由,伊朗是用来检验此一目的的有趣例子。首先,波斯语博客在伊朗以及海外伊朗人(Iranian Diaspora)之间被非常广泛地阅读。其次,在一个公共讨论受限制的国家,检视博客作为一种另类及较自由的媒体会是有很意思的。当我谈到公共领域,在这个研究的脉络之下,主要指的是新闻。 我从丹麦驻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大使馆得到一笔研究经费,以促进丹麦和伊斯兰世界文代和学术交流为目的,在四月时前往伊朗三周。当我到达伊朗时,我完全被当地的友善和好客的气氛所包围,并且被当地的许多矛盾激起好奇心,像是公共和私人生活之间的对比。 伊朗博客有趣的特色是什么? 博客在伊朗媒体上是怎样的呈现? 可惜的是,我看不懂波斯文。不过我看了一些经过翻译的博客,以及某些以英文书写的伊朗博客。我最开始的信息来源,是透过和伊朗博客讨论他们博客的内容,以及他们书写博客的想法和经验。在伊朗,我也和十位博客见了面。这特别要感谢过程中许多人的帮助,包括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 的Hamid Tehrani。我所见到的博客们在性别和年龄上有着非常不同的轮廓。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关注社会和政治议题,另一些人则较为私人一些。 虽然改革派报纸有专栏讨论最近博客圈在聊什么,但在伊朗的主流媒体上,博客似乎不在他们偏好的主题清单上头。我所访谈的人之中,有人解释说,博客在伊朗的媒体上被描述成富裕年轻人间的一种现象。从这个角度来看,它给人的印象是当局并不对于推广博客这样的媒体感到兴趣。另一方面,现任伊朗总统推出了他自己的博客,以及并办了官方的博客节活动,颁奖给伊朗最佳科技和宗教博客。这样的行动,应该放在伊朗当局持续提升网络过滤的等级,以及没有网络速度超过舞秒128 kb之下来看。令人争议的是,这样对博客及网络的双面取向,反应了伊斯兰国家的传统和现代之间持续的分裂。 ...

12 六月 2007

委内瑞拉: Caracas电视台遭停播,部落客动员讨论,表达赞同或反对立场

电视频道Caracas广播电视台(RCTV)过去五十三年来,一直都享有使用公共电视传输频谱的权力,这是委内瑞拉国内历史最悠久的电视台,而它使用频率的执照将被撤销收回,就像我们之前提过的,委内瑞拉政府决定不再予以换照。 国内的辩论议题持续相同,一边是反对查维兹政府的人,他们认为这一定和该频道一直与查维兹敌对有关,因此查维兹政府才以政治报复手段处罚该 电视台,另一方面,查维兹支持者(Chavistas)赞同政府的措施,因为这项施政“解放”了公共的电视频谱,不再受这个透过宣传战让国家陷入不稳定的 电视台。 在如此极化的情况下,灰色地带受到挤压,最好的作法就是先听听两边的说法。 委内瑞拉部落格目录To2blogs.com设立了一个RCTV特区,收集所有谈论这项主题的委内瑞拉部落格文章,这告诉我们对委内瑞拉部落圈来说,这项政府行动有多么重要,因为就本质而言,整个过程是另一个政治对抗的机会,许多人甚至为了这项议题特别开设部落格,不论是认同政府措施的(RCTV from the inside),或是持反对立场的(I am with RCTV)。 到目前为止,光在To2blogs.com站上就有超过两千篇关于这起冲突的文章,意见相当丰富。 没有广播信号的频道就是一个关闭的频道吗? 用精确一点的政治语言来说,“频道不予换照”代表它不能以公共频谱传输,而公共频谱正是频道的经济支柱,观众也不能再看到这个频道,所以事实上频道不会关闭,只是被限制只能以缆线传输资讯,但因为委内瑞拉国内也没有数位电视科技,所以也没必要继续讨论下去。 言论自由,公共或是私人 在每个部落格内的内部辩论,如Slave to the PC(西班牙语)内有超过两百篇评论,都聚焦于这项侵犯私有频道的措施是否代表违反言论自由。 Kira Kariakin评论道: Para mí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