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 在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29 四月 2007

伊朗:不分男女老幼的妇运

校对:Leonard 伊朗女权运动者已发起许多活动,如「百万联署要求修改歧视法运动」,并组织和平的反歧视活动,其中部份女性遭逮捕并被送进监狱数天至数周不等,伊朗女性持续奋斗追求公平与自由,感谢一位摄影博客Kosoof,我们能从过去两年的照片中,发现女权运动的重要时刻,在此挑选五张照片来显现「抗争不分男女老幼」,我们见到年长与年轻的男女参与示威游行,同时也见到女警镇压女权运动者。

28 四月 2007

伊朗:专访Digital Kalashinkov

校对: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这个博客中,我们发现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着当地的社会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较了以德黑兰的商店橱窗为题的一些照片,从中观察到,就连在伊朗首都商店橱窗中的人体模型也超现实地包裹着头巾。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博客 我是来自德黑兰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开始写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博客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几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摄。所谓的摄影风格乃是集中官方媒体不感兴趣报导的主题和事件。我选择Digital Kalaeshinkov作为博客的名称是因为我经常感觉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Kalaeshinkov,俗称 AK-47步枪)作射击。射击、打猎和摄影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特别是在伊朗,摄影师经常面临危险。 当然,AK-47步枪是红军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请别认为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真的不喜欢他们,且我自己的政治倾向偏右。 对记者而言,博客的附加价值是什么 当记者在自己的博客写作,由于他们成为自己媒体的所有者,会察觉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响。和阅听人直接无中介的接触、述说被边缘化的新闻和新闻没有说出的故事、有机会去捍卫自己的观点,这些附加价值使得记者乐于编写自己的博客。换句话说,正如同深深吸进一口充满自由的感觉。 你如何看待伊朗博客近年来的发展 博客逐渐的稳固其作为新闻和分析来源的地位。因特网在伊朗不再只被视为一种娱乐的工具,网络中的特殊观点也越来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博客在伊朗不时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发出的影响力。一些政治领导人像是内贾德(Ahmadinejad,现任总统)察觉到人们对官方媒体的厌倦,于是转往博客去找寻机会。一些博客,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总统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博客Webneveshteha俨然己成为一个政治信息的来源。 当我们进到你的博客时听到军队进行曲的声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总统海珊在1980年对伊朗发动攻击,随之展开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我出生在战争开打的二天前。对我这个世代的人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成为一件怀旧且永存于记忆中的事件。我的兴趣之一是关心战争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面向,这些战争像是两伊战争,越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你所听到的是德国的军队进行曲,在两伊战争我军胜利时电台上经常播放。这只是怀旧的感觉而已,别把它看的太严肃。 博客在我们的社会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博客是伊朗最自由的媒体,在社会中有它们自的的位置。博客一直的在扩展它的范围...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认为博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渐渐的发现成为这种新兴媒体一部份的重要性。当然,博客及博客也有着许多敌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我认为,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客讨论着同样一个议题,这样一来,博客们关注的焦点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沟通。如果世界倾听博客发出的声音,那会是很棒的一件事。博客圈有着一个非常有趣且复杂的特性,而这可以成为21世纪重要变化的来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构成要素之一。

26 四月 2007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

24 四月 2007

亚美尼亚:暗杀与爆炸案频传

校对:mountaineer 亚美尼亚近来几乎失控,爆炸案、枪击案与暗杀事件接连发生。   根据Kornelij Glas[RU]的报导,亲总统的「亚美尼亚繁荣党」两间办公室在4月12日遭爆炸攻击,该党也积极参与5月12日国会选举,爆炸地点位于首都埃里温的Zeytun区与Avan区,之后其它博客也迅速跟进详尽报导,包括Oneworld Multimedia与Hyelog,Oneworld Multimedia的Soon Onnik Krikoryan随后提供爆炸地点的照片与评论: 几乎所有首都人民都将矛头指向执政的共和党,不过也有少数人认为此次是假爆炸案,要让人相信两党之间裂痕甚深,也可能是亚美尼亚繁荣党自行制造爆案,但是如我所言,多数人觉得这是共和党所为,执政党则全盘否认。 博客们在思考究竟暗杀行动会到什么程度,Armenia Blog将今日的亚美尼亚对比80年前的芝加哥,并引用ArmeniaNow的资料,列出近来受注目的暗杀事件: 4月9日发生Gyumri市市长的暗杀行动,造成三死三伤,这是过去一年以来,第八次受瞩目的公共攻击事件,而至今只有两人遭到逮捕,也没有人遭判刑定谳。 JLiving notes[RU]写到针对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攻击事件,Hakob Hakobyan (Choit) 的座车在午夜遭枪击,Sousanna Haroutyunyan的竞选办公室也遭纵火。 Kornelij Glas[RU]在他第七份竞选文宣里指出,在亚美尼亚,「Kalashnikov(AK)枪枝已成为最热门的竞选工具」。 这些数据相当可怕,几乎让今年选举成为亚美尼亚自1991年独立以来,最危险的一段时间,…而且官方公告的竞选时间从4月8日才刚开始! 相片由E-channel提供,经许可后使用。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与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对: Leonard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博客圈热烈讨论。费斯(Fez)约有1百万人口,是摩洛哥最精华的城镇,当地还有一座历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学──Qarouyine大学,然而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变迁及发展,费斯居民似乎被遗忘了。 居住在费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博客Everything Morocco上写道:「在公元2007年的今日,费斯的贫民窟称号,可说是名符其实,当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强餬口维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质疑费斯的城市独特性,并表示:「表面上费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颗宝石,但该城吸引观光客的特色在哪里?」(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别发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与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驳纽约时报报导,且鼓励美国当地读者到费斯亲身体验。 Morocco Time博客Liosliath也不赞成将费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称号,并表示:『除了主要观光景点之外,该国仍有许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22 四月 2007

伊朗:被囚教师、核能典礼及英国海军士兵

上个月伊朗人欢庆新年,同时深思回顾过去十二个月以来,政府是进步或者完全没有;一个月后,这些相同的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核武危机、经济问题与人权议题;当局上周举行一场核能典礼,同时有多名教师被逮捕,伊朗的博客圈正讨论着所有这些议题,并且没有遗忘英国海军士兵风波的后续演变。 在教室与监牢之间的教师们 在许多城市包括德黑兰及哈玛丹,教师们为诉求提高薪资已开始在三四月进行和平示威活动。 感谢一位优秀的相片博客Kosoof,我们能见到这些三月在德黑兰的示威活动之一的种种照片。 根据一个报导有关教师议题的博客”粉笔与心情”(Chalk and Heart),大约四十名教师于四月被捕并遭当局指控计划罢课及示威,根据省政府说法,多数教师都已获得释放。 博客补充说三名在国会示威中遭逮捕的教师被移送到德黑兰的艾文监狱。 对当局声称在德黑兰被逮捕的教师因为筹划罢课与组织抗争,不配称为教师,该名博客感到讶异。 教师联合会博客已公布被捕教师姓名,并补充教育部长可能会被国会传唤且因这次的事件遭弹劾。 博客ZaneIran于星期天与星期一写到:鉴于展现团结,许多在哈玛丹的教师拒绝到校。据博客指出:星期一当天,学校处于半关闭状态。 总统的眼泪与实际的挑战 Jomhour质问阿玛迪内贾:如何能在核能典礼上宣布为工业目的而开启核浓缩时,喜极而泣? 他提醒读者:同一时间45名教师因要求更好的工作条件于德黑兰入狱,女性社运人士身陷囹圉,类似的新闻层出不穷;但尽管有这些坏消息,总统依旧由于核子发展获得感动。 前任副总统穆罕默德·阿里·阿塔西(Mohammad Ali Abtahi)说: 在去年的盛大典礼后,谈判代表在核浓缩这点上已发现一种与世界各国合作的方式,这两种针对伊朗的方案尚未核准;在今年核能典礼再次于昨天举行后,我们的合作国变的更认真了而我国将幸免于更多即将来临的危机。在这场国力展现的大成功典礼后,我们应当解决我国的国际问题而不是变的骄傲自大;假如能做到,则幸福将散布于所有必须遭受制裁问题的伊朗人之中,虽然伊朗的历史充斥着机会的丧失。 更多关于英国海军士兵的消息 博客1984写到:海上危机引起油价剧烈上涨为伊朗政府赚得1.67亿美元,这场危机最重要的结果是伊朗在石油市场的改变与价值,许多人怀疑现在是否会实施制裁。 Azarmeher提到伊朗的政治囚犯一定比英国遭暂时拘留的海军士兵更为煎熬。 过去28年被迫做出电视自白的伊朗异议份子,在他们上电视以前已身处地狱之中;七十多岁的伊朗记者Siamak Pourzand在电视出席前比这些据信年轻且训练有素的健康海兵更加抗拒,正因为Pourzand减重的一览无遗使得人人知晓他做了什么。

20 四月 2007

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哥斯达黎加的不同观点

校稿:abstract 编者备注: Juliana Rincón Parra曾为我们揭露对于哥斯达黎加当局承认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引起的大规模反弹,然而圣荷西当地的Roy Rojas坚持我们也应展现哥斯达黎加国内和其部落圈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的支持,以下文章是由原文为西班牙文所翻译。 过去两年在中美洲及多米尼加共和国,许多政治议论集中在来自美国所提出的自由贸易协议衍生的利与弊;自外于相关国家,哥斯达黎加是唯一未签署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的国家,这是由于少数党的反对并试图绑架立法院及阻扰所有国会进展。 实际上在已签署的国家 – 以尼加拉瓜及萨尔瓦多为例 – 对美国的出口额大幅增加且失业人口并未如同反对人士所警告的上升,使工会不支持与一个如同消费者国家的美国交易的恐惧,难道是此刻哥斯达黎加已经每年出口数百万美元吗? 为何这么多诸如美洲开发银行(I.A.D.B.)与中美洲经济整合银行(BCIE)的经济学者与专家专注在此议题?如工会所坚持的:“其中某些人可能弄错了并宣称想要将我们带入灾难里”,这简直难以置信;我们不可以对一个像美国的广大市场紧闭大门,虽然目前因为我们「加勒比海说法的提议」(译注:由委内瑞拉和古巴所提出的玻利瓦尔替代协议取代美国所提出的 CAFTA )而遭到排除在贸易协议之外,但这计划随时可能被取消,此外我们将会被排除而无法输出我们的农产品、科技产品以及纺织品到一个养育数以千计哥斯达黎加人的市场。 根据经济部提供的数据,国内纺织厂无力与免关税就能输出产品至美国的其它制造业国家竞争而败退,13,000的人也将随之失业,这些离开哥斯达黎加的企业,接着将会在已签署协议地区的其它国家设立;此时在哥斯达黎加的部分地区,纺织部门扶养将近78%的工作者,在2007年自哥斯达黎加的织品输出额相较于前年减少11%,同时在部分中美洲自由贸易协议区域的国家,织品输出额增加了17%,这使我们怀疑是否协议真的无法对我们有帮助。 现在最有争议性的议题之一就是开放电信产业以增加竞争(这不等同于私有化),关于这个主题有许多观点存在,就像Fusil de Chispas经常参考有多个电信服务供给者的其它国家的数据,例如这则布告指引读者阅读一篇来自在线杂志 “机密” 的文章,这则文章指出在哥斯达黎加我们享有低关税,即使我们在全世界每人手机使用排第三。 在2000年时,科斯大黎加的手机服务关税是中美洲最低,比次低的萨尔瓦多还低50%,这是根据尼加拉瓜的南方贝尔公司提供的以服务质量卓称的在线杂志 “机密” 所出版的详尽报导。 因此,假如我们清楚我们不会拥抱私有化,而且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更多的竞争,那么为何恐惧让其它企业提供手机及网络服务呢?假如目前的供货商”ICE”是这地区及几乎世界最便宜的,那么假如其它企业也进来又怎么样呢?竞争造福所有的用户,ICE或许将改善他们的服务而外国的服务供给者将必须以其低价竞争,一个哥斯达黎加青年们的组织...

18 四月 2007

吉尔吉斯斯坦:抗争每年重演

校对:Justin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ev)两年前遭罢黜下台,这场所谓的「郁金香革命」,带领这个多山小国进入政治开放新时代。 现任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曾承诺要促进经济成长、打击贪腐等,但诺言均未实现,在野势力因此不时便发动街头抗争活动,全球之声过去在这一篇与这一篇内均曾报导。 最近首都比斯凯克又出现了抗争,前总理库洛夫(Felix Kulov)表示: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当然是宪法改革与提前总统大选,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但巴奇耶夫的支持者显然不乐见此事发生,他们决心用尽一切手段维护既有权力。 若要大略了解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氛围,可以看看2006年neweurasia网站上,CXW曾写过一篇文章,令人遗憾的是从发文当时到现在,我看不出当地有任何改变: 对于过错该怪罪谁,每个人都自有一套理论,许多人说一切都是前总统阿卡耶夫的错,好似现在的掌权者过往与他毫无往来一样,我们的诉求很清楚:重新启用工厂!立刻进行宪政改革!吸引更多外资!抗争! 好几个博客也在追踪比斯凯克目前抗议活动的情况: Registan.net的Teo Kaye现居于比斯凯克,带着他的相机与漫画图片记录一切,他便提供首都广场上最新事件发展,注意到街上出现反巴奇耶夫的涂鸦,先前也对政局提出分析: 巴奇耶夫不太可能在压力下辞职,但很可能像过去一样,草率进行宪政改革,关键当然在于巴奇耶夫与库洛夫能否达成共识与协议,另一项关键则是政治人物能否控制得住广大抗争群众。 吉尔吉斯斯坦还有多位博客都进行现场报导,例如morrire[RU]的博客提供相片,在野人士Edil Baisalov也有博客LJ[RU],另一网站「吉尔吉斯斯坦报告」虽然最近无更新,不过也提供不错的背景回顾。 在neweurasia网站的吉尔吉斯斯坦页面上,Tolkun和Mirsulzhan都提出他们对现势的观点,两人都质疑在野势力的动机,也怀疑上街抗议群众其实是受雇的走路工,Mirsulzhan指出: 在野人士已证明他们无力组织大型抗争,群众睡在军用帐篷里,也抱怨没有东西可吃。 他还提到: 两名来自卡拉巴提(Kara-Balty)的年轻女孩在首都广场说:「若巴奇耶夫未响应抗争群众要求,首都将陷入动荡…」,其中一人还表示,有个不认识的人答应她,每参与一天抗议就给她27美元。 居住于欧许(Osh)的Tolkun表示,目前抗争并未扩散至其它城市,他认为现在是政府居上风: 总结今天的活动,我觉得政府现在是以一比零的分数领先,在野人士反而因此失去了部分支持者,人们不满现状,又感到挫折,不过这只是刚开始,还不能太早下结论,我们等着看看明天会如何发展。 在博客「罗伯兹报告」里,Sean Roberts也很关心情况,他希望抗争不要出现暴力,但由于过去结盟的库洛夫与巴奇耶夫今日严重对立,让他感到很担心。

17 四月 2007

法国:逮捕外来移民,执行不当

校对:Leonard (感谢broyez提供图片) 此篇文章为前文法国当局追捕非法移民的后续报导,部分非法移民已在法国遭到逮捕。随着总统大选逼近,事情快速恶化,闪电逮捕行动接踵而至,许多认为当局执法不当的法国人纷纷起身抗议。以下报导来自the French Association RESF(Reseau Sans Forntieres Education为一法国机构,保障移民学童免遭驱除出境。): 巴黎,2007年3月20日 外来移民遭受压迫与追捕:警方执法失当,民众忍无可忍。巴黎昨天及今晚发生严重暴动,3月19号周一当天,我们亲眼目睹一名女子在Rampal托儿所前被逮捕,过程令人气愤。被捕女子前来接站在托儿所门口的小女孩,警察却对她搜索盘查,丝毫不顾现场其它家长及老师的反对,更不理睬当事人抗议,警察的举止让家长及小孩饱受惊吓。接着警方带走该名女子,而警方未说明前往地点,只留下独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群情激愤的家长们尾随在后,不断对警方提出抗议,最后警方为避免引起暴动,才终于放人。 然而,今晚3月20日周二,类似事件再次在Belleville暴动地区上演,警方在当地来回巡逻多次后,包围了一家咖啡馆(坐落于4间学校的角落,包括Lasalle school多间校区和 Rampal),并逮捕了一名老先生,老先生的两个孙子都在一旁的Piver school 77就读。警方将他关在咖啡馆一个多钟头,后来决定趁学校6点下课之前,将他带回警局。学生家长、老师、无边界学习组织(RESF)激进人士及附近居民均试图阻止警方。不过警方反应迅速,毫不疑迟,不但以武力要求抗议群众解散,并在稍后向群众喷洒催泪瓦斯。在托儿所门口推着婴儿车的家长们受到催泪瓦斯攻击,纷纷躲进Lasalle小学,最终这位老先生还是被带到第2区的警局。稍后暴动持续在Goncourt 及Stalingrad圆形大厅发酵。 警方不仅扩大族群调查,时常踰越法律规范,现在他们更是跨越了代表共和国价值的最后防线-学校,也时常在人口众多的地区逮人。突袭逮捕行动不仅可憎,更使基本人权蒙羞,令人更无法忍受的是,国家机器竟然参与其中。不过警察或许低估了逮捕行动引发的群众怒火,群众已渐渐不再惧怕警方势力,且决心结束一切。去年7月5日及27日,警察总局曾向无边界学习组织承诺,不得在各级学校校园内盘查民众,在逮捕行动当中,我们曾两度呼吁警方遵守承诺,但现今情势令人不禁怀疑,尔后这些承诺是否仍然算数? Blog de primtemps也记述了警方其它恶行,如逮捕数名几内亚人、斯里兰卡人、乍得人及喀麦隆人,其中多人更因此丧生。Blog de primtemps不禁要问,这些疯狂举动何时才会停歇?: 对那些关注「无文件的非法移民」(sans-papiers)的人士而言,要掌握逮捕行动的最新发展,似乎越来越困难,新情况不断发生,数量之多,前所未见,而每一次的暴力羞辱行动都使人权逐渐萎缩。以下为节录: 「Lille是一名几内亚年轻人,在法国学理化,3月15日周四当天因未随身携带身分证明文件,被带往警局,翌日该名年轻人在朋友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离开警局,他白色上衣背面满是脚印,胸前则留有混着口水的斑斑血迹……」...

(短信)瑞典电视台未平衡报导遭投诉

瑞典国营STV电视网去年播放一段长达四小时的节目,内容为祝贺古巴总统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八十大寿,博客「革命之子」后来注意到,「瑞典广播委员会接获19件投诉案,该单位最后认为,这段『主题之夜』节目并未符合电视制作的政治平衡原则」。

15 四月 2007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