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沙特阿拉伯:妇女为男性权益而战

沙特阿拉伯妇女再度登上了头版头条。在这个连开车都不被允许的保守国家,这群妇女们挺身而出,为被控涉及恐怖行动而遭逮捕的丈夫及亲人们争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游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妇女及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外举行示威游行。他们要求政府对他们的丈夫们作公平公开的审判,停止严刑拷打,并将他们调回当地监狱。一名曾停止撰写博客颇长一段时间的博客Fouad al-Farhan,公开了这个故事。 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别具意义,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沙特阿拉伯的妇女举行公开抗议示威游行。我怀疑主流媒体会具体报导这起事件,但让这件事传播到全世界的博客及公开论坛却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博客去签下你的姓名,支持这群妇女,并请尽力帮忙宣传这项消息。 勇敢地静坐抗议 来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话要说。Ghareeb Al Aber形容这是场“勇敢的”静坐抗议,他补充道: 一些沙特阿拉伯的博客,都刊登了这起2007年7月16日的头条新闻。十五名沙特阿拉伯妇女带着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前抗议,要求以下这些条件: 为她们的丈夫及儿子举行公开的审判。 给予她们委任辩护律师的权力。 停止严刑拷打。 监控监狱-让法官来掌管这些监狱。 将这些犯人调回Qassim。 我相信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规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吁政府应执行这些妇女的请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特阿拉伯的媒体能拿出勇气,就算只是一点也好,追查这起事件。 历史性的一天 公开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认为这次的抗议事件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他提到:...

28 十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物价大幅波动

备受争议的国会选举结束后,哈萨克斯坦物价旋即大幅波动,总统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执政长达17年,他所领导的政党“祖国光明党”(Nur Otan)在竞选期间主打社会经济政绩,并承诺带给每位人民更好的生活,让该党赢得国会所有席次;但胜选后国内货币币值重贬,不仅使胜选光芒黯淡许多,也让政见支票立刻跳票。 Xxrock检视[RUS]有关社经局势的官方报告,所得结论并不乐观,政府化解危机的方式似乎令人失望。 10月10日,农产品价格较去年提高10.4%。 10月15日,贸易部长奥拉巴柯夫(Galym Orazbakov)表示物价已停止上扬,政府也完全掌控情况。 10月16日,蔬菜油与糖类价物翻涨二至三倍,蛋、猪肉、通心粉、蔬菜价格也齐扬。 哈萨克斯坦第二大城Karaganda居民对通货膨胀失控非常震惊,这可能也是企业垄断者的阴谋所致,居住于当地的Gulnaz指出[RUS]:“现在根本不可能买到糖、盐与面粉,所有产品都抢购一空,物价持续提高,才使需求稍稍降低,当地电视频道播出小道消息,却毫无官方根据,也无地方政府证实,但已让外币买卖大增,政府似乎并不在乎人民。” Nemtschin回想起[RUS]八零年代末至九零年代的“大赤字时期”:“历经过苏联时期的民众应该投资伏特加,至少过往伏特加是通用货币,可以用来换取民生物资与服务。” 从前哈萨克斯坦政府不断吹嘘总体经济景气良好,国际专业组织也常意见一致,这次物价危机也影响了国际评价,金融分析机构标准普尔(S&P)调降哈萨克斯坦的信用评等,指称该国外债累累,且出现波动迹象;Ben则对政府有意买回国际企业投资哈萨克斯坦公司的股份有所评论:“股份回购必将造成纳税人极大负担,再加上目前预算吃紧,此举恐怕并非解决问题的可行之道。” 由于哈萨克斯坦的GDP成长率高于许多已开发国家,故当地出现食粮短缺与股市震荡现象令人感到异常,但外界必须记住的是,该国的GDP成长完全归因于大量出口石油和金属,以及国际原物料价格高涨所致,Steve LeVine长期关注哈萨克斯坦石油业,并指出关于Kashagan庞大油田的争议之中,出现愈来愈多资源民族主义的情绪,在斡旋妥协之下,企业团同意提高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油田持有比例。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讯)巴巴多斯,多米尼克:记者被告

「泰晤士報 刊載了一篇文章,質疑首相以區區政治人物的薪水,名下怎麼能擁有價值數百萬元的不動產?」巴巴多斯自由報指出,一位多米尼克報社編輯,因為質疑官員財產的來源,而被該國首相所控告。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23 十月 2007

(短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治中的音乐

“如果宗教是平民的吗啡,那么音乐想必是群众的安非他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博客Shivonne Du Barry,观察了当地在选举时,使用本土音乐拉抬选情的奇景后,做出了如此评论。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巴基斯坦:前總理返國爆炸事件

经过八年自我流亡海外之后,巴基斯坦前总理布托(Benazir Bhutto)终于返国,群聚欢迎者除了数千位支持者之外,还有两名自杀炸弹客,攻击事件造成13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舆论也对此事大感震惊。 政治人物一开始全都谴责自杀攻击,不过到了隔天早上,人们对于背后元凶却有不同看法,包括总统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情报单位、最大党MQM领导人胡山(Altaf Hussain)均受点名,布托更认为是盖达(Al Qaeda)与塔利班(Taliban)组织主使。 社会各界当然也有一套自己的观点。 巴基斯坦博客圈对自杀炸弹事件立即有所回应,“一切巴基斯坦”博客对该事有适当反应;“巴基斯坦目击者”博客则认为巴基斯坦人民党的支持度将会上扬;Ali Eteraz则描述爆炸现场与之后的反应。 “月亮之泪”博客对巴基斯坦政局感到愤怒: 首先,我们受到最勤奋的领导人保护…我刚才是写“领导人”吗?容我调整一下,应该是说,我们受到如树懒般慵懒的政治人物领 导,而且这些领导人物还把自己关在透明防弹箱里,这些胆小鬼躲在人群之后,避免被其他胆小鬼攻击,听起来很矛盾吗?在那种箱子里,连笨蛋都会窒息而死。 ARY频道的政治评论员Shahid Masood博士有篇文章值得注意,宣称布托向他透露,早在布托返回巴基斯坦前,便曾寄信给总统穆夏拉夫,点名三位政治人物应以嫌犯身分进行调查,以免布托返国时遭攻击身亡,而她也将三个姓名姑隐不发。 Zindagi认为首都喀拉蚩市长必须为安全措施不足负责,而Glasshouse则对布托返国之后的情势乐观以对,并在攻击事件发生后为文章补注,提及部分对攻击事件的有趣反应。 人民党大老很快便指称政府秘密情报单位策划攻击事件,由于布托平安返国确实会威胁到穆夏拉夫政权,故这些指控确有其根据,尤其这些秘密机构发动类似攻击的记录众多。 Desicritics与反恐博客均提出谁该为自杀攻击负责的可疑证据;“结语之前”博客认为布托高调行事也必须为攻击事件负起部分责任。 顺便告诉各位,笔者经过八个月出外工作后,也将于11月第一周左右返回巴基斯坦,不过各位不必担心,应该不会有欢迎阵仗等着我。 原文作者:Omer Alvie 校对:FoolFitz

20 十月 2007

(短讯)拉脱维亚:抗争之事

博客「一切拉脱维亚」提及,现任政府任期即将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现抗争群众:「本地外籍人士观察到,大批拉脱维亚民众上街抗议,通常人们得非常愤怒,才会以行动表达,而人民也确实相当愤怒。」

18 十月 2007

(短讯)香港:外国势力的干预

对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共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澳门事务”之言,身为香港立法会委员、以及民主建港协进联盟成员的曾钰成,在他的博客上做出了质疑。他特别指出,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提供资金以成立的“国际事务全国民主协会”香港办事处,积极地为香港各大政党提供各种与竞选和政党发展有关的培训。 原文作者:Oiwan Lam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9 十月 2007

阿富汗: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关于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占领下的北方,这里曾是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所控制的区域,和平、安定并逐渐繁荣起来。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带领我们到塔哈尔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这个位于与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战争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为题的文集,名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来说,这些事比塔利班还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显然地,这些比塔利班(Taliban)还糟的,是当地的武装军事领导人以及他们所选出的议员。 他继续引述一则新闻,关于当地民选的首长Piram...

马达加斯加:选举仍有阴影

马达加斯加总统拉瓦卢马纳纳(Marc Ravalomanana)领导的政党TIM,在上周的国会选举大胜,在127席中赢得106席,不过全国投票率甚低,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只有19.42%。 总统先前提出极具野心的“马达加斯加行动计划”,并于今年四月以公投通过,希望这份蓝图能带领国家脱离贫困,此后总统便以国会代表的旧民意不符合新民意为由,宣布解散国会、提前选举。 亲身参与投开票作业的博客Jentilisa表示,虽然选举过程平和,但其间仍有诸多异常之处。 Jentilisa指出,早在选票送至之前,许多验票单便已有选务人员签名,而且他们还提前离开计票中心,并未监督验票单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增加验票单内容遭窜改的危险。 选务人员盲目相信验票结果,提前离开计票中心,这些验票单若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时,内容可能与先前完全不同,他们应该要在场保护选票。 而且如果选民没有选派代表追踪计票及验票过程,就和计票员与选战观察员一样没有尽责,因为选民的责任并不是投下选票便了结,在我看来,假使各位没有追踪自己选区内的计票结果,就等于消极接受选务人员将任何统计数字交给政府。令我最感意外的是,竟没有任何候选人的委任代表提出任何异议,全都在选票抵达前签下验票单,所以今天我的文章标题为“赞同选举舞弊”,因为每个选区内,从每位选民到每位官员都参与其中。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对:mountain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