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8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8

30 六月 2008

亚美尼亚:欧洲人权法庭判决电视台胜诉

亚美尼亚A1+电视台断讯六年后,位于法国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欧洲人权法庭”(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终于判决该台胜诉,这家电视台向来以批判当权者闻名,因投标争取电波权失败于2002年4月停播。外界认为该台消失于萤光幕背后有政治因素,因为当时亚美尼亚正准备进入2003年总统大选白热化时期,这场选举后来备受争议。

29 六月 2008

哥斯大黎加:议员悖离党意而退党

哥斯大黎加“公民行动党(PAC)”议员莫拉蕾兹(Andreas Morales)因为宣布退党,近来引发争议,许多人对此决定并不意外,也有人认为她是被迫退党。

哈萨克:生活在个人崇拜中

哈萨克部落格圈本周讨论焦点,起源于数名国会议员提案,将首都名称由阿斯塔纳(Astana),改为长期执政的总统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名字“努苏坦”(Nursultan),以纪念他已在位18年;先前正是这位总统将首都从阿拉木图(Almaty)迁至阿莫拉(Akmola),之后又改名为阿斯塔纳(在哈萨克语即为“首都”之意);纳札巴耶夫也自称为首都的“主要建筑师”,结果整座城市不仅成为他的“玩物”,更充斥着各种暴发户心态的巨大、无用开支。

20 六月 2008

黎巴嫩:美国国务卿突访

美国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于6月16日,无预警突然访问黎巴嫩五小时,她强调美国政府支持新当选的黎巴嫩总统、政府、国会议长与民主制度;2006年以色列与黎巴嫩爆发冲突,造成超过1300人死亡,其中多数为黎国平民,当时赖斯也曾来访。

14 六月 2008

马来西亚:燃料抗争加剧

燃料抗争今天在马来西亚愈演愈烈,在野阵营几天前召集数千人上街,抗议马国政府打算降低补贴、提高价格,反政府团体扬言下月要动员百万民众。

巴西:新官上任能解决亚马逊的问题吗?

首长下台一向是巴西内阁的内政事务,但驰名的雨林保育专家马丽亚.席尔瓦(Marina Silva)从环保部辞职却激起国际间的反应。总统卢拉(Lula)立即宣布替代席尔瓦女士的人选是卡洛斯.明克(Carlos Minc),前里约热内卢州(Rio de Janeiro State)环保首长及巴西绿党的创办人之一。

13 六月 2008

百慕大:如何提升国家形象

百慕大博客圈近来时常讨论,该国总理布朗(Ewart Brown)打算聘请公关公司,希望扭转百慕大的国际形象,因为不论是执政党攻击媒体自由,或是在选制改革与信息自由方面不够透明,都损及该国形象,再加上最近总理终止国会质询时间,更强调未来只要在野党「每次批评或影射政府贪污或不实」,政府都会采取相同作法。

6 六月 2008

乌克兰、俄罗斯:不受欢迎的人

五月十二日,莫斯科市长尤利鲁兹科夫(Yuri Luzhkov)在他呼吁俄罗斯去取得一个乌克兰的黑海海军港,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后,被乌克兰宣告为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

5 六月 2008

牙买加:政府不允许同性恋任职

牙买加总理高汀(Bruce Golding)五月下旬访问英国,并且与英国首相会晤,不过他在5月20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HardTalk节目访问,内容传回加勒比海地区引发争议。

4 六月 2008

巴林:禁孟加拉国人入境

几天前发生一场悲剧,一名巴林人因不愿多付1.3美元给孟加拉国籍技工,故遭到杀害,此事让巴林政府决定暂停核发工作许可给孟加拉国人,部分国会议员亦考虑提案,将国内所有孟加拉国劳工递解出境,最高人数可能达九万人,议员宣称是因为相较于其它族群,孟加拉国人犯下更多「可怕的罪行」。

3 六月 2008

马其顿:与希腊沟通之必要

希腊阻挡马其顿加入欧盟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马其顿国内引发争议,也有愈来愈多报导指出,希腊民族主义暴民攻击马其顿卡车司机,因此,许多马其顿博客希望减少两国间认知上的差距,一方面将有关马其顿的信息传递给希腊人,另一方面也将希腊媒体的讯息分享给马其顿同胞。

2 六月 2008

哈萨克斯坦:政治与牵引机

最近哈萨克斯坦博客在讨论长期关注的政治与经济议题。 Megakhuimyak表示[俄文],「自己无意提出通用全球的结论」: 今日政坛上超过50岁的官员中,八成都是靠自己的力量获得今日的地位,而未满40岁的官员中,八岁都是因身为官员子女或亲戚而谋得一职。 虽然听来讽刺,但可能反映出部分事实,也让政府机关里部分专业人士感到不满,ehot表示: 不知道经济究竟得恶化到什么地方,才有人会想办法阻止政坛「不专业与粗心大意的现象」,开始想办法改善经济效能。 博客也关心国际议题,俄罗斯总统当选人梅德维捷夫(D. Medvedev)就任后,展开首度外交之旅,第一站即为哈萨克斯坦,Epolet对此事有些记录,也希望人们不要过度乐观看待此事: 哈萨克斯坦国内社会认为,梅德维捷夫首度出访便相中哈萨克斯坦,足见两国的特殊关系,不过阿斯塔纳其实是前往中国的中继站,一切比较像是拜北京之赐,况且他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札巴耶夫(N. Nazarbayev)会晤,也并非首次元首级会面,梅德维捷夫在出访前不久,便已与蒙古总统在莫斯科总统府内见面。 哈萨克斯坦的丑闻弊案从未停止,Alim-atenbek提到[俄文]最近在英国皇室的争议事件,安德鲁王子与并不出名的哈萨克斯坦商人达成协议,以一般认为高于市价出售位于英格兰的住处: 我得提醒各位,此事并非前所未见,先前也有三起类似事件,也许安德鲁王子因为没工作,非得出售房屋才行,他也在伦敦的哈萨克斯坦社群内引起讨论,买主Kenes Rakishev拥有SAT控股公司,也是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市市长Imangali Tasmagambetov的亲戚。 哈萨克斯坦博客圈当然也不只有政治与金钱,Lili-blond很难过[俄文]阿拉木图(Almaty)外围的苹果园遭到摧毁,要将土地交给营建公司盖商用屋宅: 我们的农舍位于郊区山坡上,种植满满的苹果树,有人买下这块地,今天牵引机来推倒果树,直接辗过绿树,声响非常可怕,原本的布谷鸟、知了、雉鸡、猫头鹰很快就会消失,很快就会变成城市景象,阁楼不再有花栗鼠来拜访,我明白城市不断增长,但为何要用如此粗暴的方式?市区根本不能住人,郊区很快也会变得一样。 Marlengo对阿斯塔纳生态分享他的看法[俄文]: 草原风与沙尘暴似乎还不够让市政府头痛,政府现在打算清洁所有阿斯塔纳的草坪、房屋与居民,所以购买那些轻巧的小扫街机,底下装着会转动的刷子,将人行道的沙尘扫起来,让人们满身沙子。 文章同时刊登于neweur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