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6

7 六月 2006

孟加拉国语的博客世界

原文链接:Bring the world of Bangla Blogs to GV 作者:Aparna Ray 翻译:Portnoy 校对:Sweet 孟加拉国语或孟加利语是当今世上最多人使用的其中一种语言,不仅是孟加拉国的官方语言,也是印度官方语言之一,仅次于北印度语。在印度,孟加拉国语主要的使用范围横跨西孟加拉国和特利普拉两省。 孟加拉国有多种方言,各地说得都不尽相同。举例来说,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所用的孟加拉国语,和印度加尔各答所使用的孟加拉国语就有些微差异。不管怎样,这并不会妨碍人们彼此了解,许多语言上的创意交流更跨越了孟加拉国的边境。有关于这种语言以及其各式方言的细节可以在这里读到。 全球使用孟加拉国语的博客写手尝试以母语进行写作已经好一段时间,一开始在线阅读语写作孟加拉国字母的困难阻挡了他们,但他们没有气馁,部份博客写手开始试着用英文字母来写作孟加拉国文,就像这个例子。 毋需赘言,孟加拉国语博客已经有长足的进展,今天你可以使用一般的英文键盘打出孟加拉国字母,随着许多的浏览器支持Unicode、孟加拉国语软件以及自行唾手可得,越来越多人(印度人和孟加拉国人)开始固定地使用孟加拉国语写作博客。这里有个转换的好例子(同一篇文章里用英文字母和孟加拉国字母各打了一次,方便阅读)。过不久,用英文字母写作的需求降低,因为使用孟加拉国语写作变得更为简单、更为普遍。想知道更多如何读写孟加拉国字母的细节可以看这里。 真正推动孟加拉国语博客的动力其实来自于2005年12月16日的孟加拉国,当时一家位于达卡的挪威软件公司somewherein…推出了一套新的孟加拉国语博客写作平台,请见 somewhereinblog.net。 从某方面来看,这标志着孟加拉国语博客圈真正的诞生了,因为它帮助博客写手建立了活跃、互动的社群,人们可以向外接触,分享他们对多元议题的想法以及感 受。自从这套系统推出之后,有如滔滔江水涌来的文章数、点击数、以及孟加拉国语的博客写手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尽管有些人抱怨该站并不支持Unicode,但是它受欢迎的程度从每日一万两千网页点击数可见一斑,而且自软件发表过后六个月内,已将要突破两百万点击数。 目前像是Blogger或WordPress等平台也可以让写手用孟加拉国语写作博客,因此很快我们就会看见孟加拉国语博客的加速活跃。 从现在起,我们会开始在GVO上报导来自于孟加拉国语博客世界的一些珍贵画面,包括了印度和孟加拉国两国的博客。尽管这里的文章会以中文(注)写作,炼结则会连至以孟加拉国文字写作的博客。为了要能阅读这些博客,你需要一个支持Unicode的浏览器,以及搭配的孟加拉国字型。 孟加拉国博客世界中的话语 让我从一些和信息传播科技有关且令人兴奋的孟加拉国新闻开始吧,Shohag Bhuiyan告诉我们人民多么期盼能够透过海底电缆连接上全球信息高速公路,这个电缆系统已经于2006年5月21日启用了。...

6 六月 2006

白俄罗斯:关于苏联的旧忆

原文地址: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if !vml]–><!–[endif]–> 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贴出了她那带有苏联时期的回忆的装饰照。这是她的原因:    作为一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结果…… 无论在苏联的生活是好是坏…… 我已经决定为我自己记住它。这将包括从那时开始的,关于我自己的记忆以及我的理解和思考方式。 在苏联,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整个青年时期和一部分的成年时光。 而且,我来自一个几乎没从社会主义受到多少益处的家庭——没有免费住房 (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没有一辆摩托车——我说的甚至不是一辆小汽车。我的出生地不是一个省会城市——而是一个距当地中心有20公里远的地方。我的父母出身于农户,他们是教师,不喝酒,不抽烟……” Aneta_spb在前苏联的最西部,即位于白俄罗斯西部的波俄边境度过了她的童年。以下是她对苏联人的信仰的记忆片断——比如小小十月党人和少年先锋队——以及苏联人的日常生活: 复活节总是美好的,它“有助于丰富我的个性”。在这里有两个复活节,而人们两个都庆祝——“俄国的”(东正教的)节日和“波兰的”(天主教的)节日。在“柳树(棕榈)日”人们带着用纸花装饰的柳枝。这些花是用皱纹纸自制的,我真想学会怎么制作它们,但是没有。 面包从商店消失以后,人们开始自己烘焙面包。在复活节,他们邀请你去他们家,以这种面包和夹着罂粟种子的小圆面包招待你。但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妈妈过去常常冲爸爸嚷:“他们都知道怎么去偷,就你不会!” 过去的我也真喜欢波兰女孩。即使是在学校的节假日里(只有小学里才有,之后她们不能再上学),她们也不穿十月党人“白上衣黑下装”的制服——而是穿着她们令人惊艳的彩装,那些衣服上有镶着珠子的闪亮镶边,或只是简单的刺绣……后来我听说,爸爸刚开始在学校教书那阵子,孩子们宣誓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而第二天她们并没戴着红领巾去上学。“但你们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不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是波兰的小孩。”但我不记得这件事。(在我印象里,)当时每个人都戴着红领巾和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十月党人的星星是把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表现成一个小孩。因为弗拉基米尔•列宁是那么地无畏无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就是“列宁”。...

4 六月 2006

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

译者:Sweet 校稿:Portnoy今天是6月4日,天 安 门 事 件的17 周年纪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 9年从3月持续到6月、由北京引发至全国的学生 民主运动的终结。中国共 产 党至今仍不承认,这个通过示威游行和绝食罢课来要求民主政治和罢免贪官污吏的群众事件,是一个和平的学生 抗议活动。 阅读全文请见GVOTW……

2 六月 2006

俄罗斯: 莱蒙诺夫和版权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在漠视著作权法这点上,俄罗斯已经臭名远扬。根据反盗版组织的报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盗版软件、音乐和电影的发源地。中国居于首位。 下列翻译出的讨论(RUS)在谈到盗版问题时含着几分讽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户名为remetalk)是一个获过多项奖项的俄罗斯摄影家,他那些杰出的作品常常出现在各大出版物上。他发现俄罗斯最受争议的政治家之一:爱德华`莱蒙诺夫,俄罗斯共产党的创始人,未经授权在一本书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摄影作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该书书名为“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总统:莱蒙诺夫VS普京”。 这件事的讽刺之处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起诉莱蒙诺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尝试,就象是对黑幕掷出了第一块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认使用过未经授权的软件——而这只是因为,跟其它俄罗斯人一样,他买不起获得授权的产品。 讨论情况如下: Remetalk: 关于这张图被剽窃的情况 <!–[if !vml]–><!–[endif]–> 这是莱蒙诺夫的书的封面。我认为我这张图已经成为一张民族图片。(意为作者不详,可被公众广泛应用) …… 去年夏天,这张图被制成1米*60厘米规格大小、镶着金框的海报,并在莫斯科的书店里出售。我问:人们对它有兴趣吗?店主们回答:它卖得跟面饼一样好! 而共产党员们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胡子,贴在纸板上,粘上小棍子(作为手柄)。在集会时佩上绘有纳粹标记的臂章的人们,把它作为“东正教徒的标语”随身携带。 有人则给了我一个网址,在那上面普京戴着有麦当劳叔叔签名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个对话框:“这个店员没事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