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五月, 2007

8 五月 2007

苏丹:达佛之美、和平谈判、麻烦的约会

校对:Leonard 对许多人而言,达佛是恐怖、死亡与绝望的同义词,但以下内容将会发现,虽然苦难处处,其实达佛是一块美丽的土地。 Precious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目前在苏丹的非政府组织工作,我们先从她提供的几张精彩照片开始: 上周,我待的那间非政府组织打算派员前往达佛的信息分部,虽然我不是信息部门员工,但我仍毛遂自荐,因为我一直很想看看苏丹各地,如达佛、Juba、Kassala及Kadugly。 不幸的是,我妈不让我去,我哀求了好几个小时,仍然没用,我实在很失望! 过几天,我跟同事们说了这件事,其中一名同事便拿了几张相片给我看,是他上次去Kadugly和Abu Jebaiha拍的…… 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也有一张达佛的照片。 她还在博客上谈论有关非洲的电影,电影「血钻石」中,李奥纳多狄卡皮欧(Leonardo Di Caprio)形容非洲是「上帝遗弃的大陆」,她特别对此台词做了评论: 李奥纳多在电影中不断重复说着,非洲是上帝遗弃的大陆,不过我却将之称为人们遗弃的大陆,上帝不但没有遗弃非洲,反而紧紧拥抱着非洲,并赏赐这块大陆许多礼物,但愚蠢的人们为了一己之私并未加以珍惜。 侨居坦尚尼亚的苏丹人Nomadic Thoughts发表一篇关于苏丹社会对男女约会带来的麻烦,内容精采有趣: 在苏丹,约会这档事远比政治麻烦,一旦有人发现妳与异性「约会」,那瞬间即为永恒,即使未来当了曾祖母,人们仍然会记得妳所有前男友的名字,另外为避免显得太随便,三不五时,妳还得草草结束约会,而就算是在约会时,还得牢记身边女性友人给妳的约会「忠告」,唯恐踰越了既有且为大众所接受的社会规范。 Luol Deng是苏丹南部的丁卡人(Dinka),目前在美国NBA为芝加哥公牛队效力,Black Kush在博客文章中用他来吸引网友注意: 4月24日周二,Luol Deng以26分、8篮板、6助攻、2抄截及1火锅的表现,带领公牛队以107比89大败热火队。 Aperadosini发表一篇关于自由意志&预定论的有趣文章: ……命运操控人生,这理论似乎没什么道理,若人生早已安排好,就表示毫无自由意志可言,至高无上的祂已控制所有的意志,我的另一个争论是,神是否已经决定谁将会上天堂或下地狱?若祂早知如此,当初何必造人?...

5 五月 2007

北印度:阿萨姆省恐怖主义与孟加拉国非法移民

过去两周以来北印度部落圈有不少活动,随政治或其它选举季节到来,我们很难忽视这些选举和接下来的活动,所以Rachna创作出一首关于选举的诗作,描述一个小村子的环境将会如何改变,Eswami也不遗余力地在Hillary and Presidentship表达他的想法。选举并非总是一片政治景像,它也有它丑陋的一面,例如来自比哈尔(Bihar)的恐怖份子涉杀阿萨姆省的劳工,就只因为这些劳工不是当地人,根据这些恐怖份子的说法,阿萨姆省只属于阿萨姆本地人,任何外来者不许进入。那些恐怖份子的论点在于,阿萨姆省是印度压制下的独立地区,就像已有长久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一样。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份子长期受印度西方意图侵占此地的国家资助,进而杀害所有不认同他们狂热信仰的人。 阿萨姆省还有另一个浮上台面的问题,Jitu写道,这些问题或许起源于行政区的划分(译注1),因为这些地区的居民认为自己、和居住地的利益优于国家,这样的思考被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LFA)(译注2)的恐怖份子广为散播与推波助澜,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的领导者目前正在安全的孟加拉国天堂,而他的军队正在阿萨姆省施行高压统治。印度政治领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与他们的票仓共存,这些选票的来源包括非法穿越边境的孟加拉国移民,这些孟加拉国移民随后定居于阿萨姆省或外围邦区,当地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再灌输这些非法移民错误的认同与文件,据此宣称这些非法移民也是印度公民,再利用他们的选票来组构政府。 就像Himanshu所说,印度政府直到现在都在对付伊斯兰恐怖份子,不过从现在开始,印度还得对付基督教恐怖份子,因为这些恐怖份子开始在印度东方各邦扩张地盘,Srijan Shilpi同时也在思索阿萨姆议题的解决方案,不过所有答案都是资助恐怖主义,不管是由敌国、还是由当地政客资助。至于Bangluroo地区(过去的班加洛)的商店与汽车被焚毁(译注3)这件事会被如何称呼,这是一起伊斯兰追随者所发起的行动,而这些追随者应该是反对处决海珊。 任何有点概念的人应该都能看出,这些行动者只不过是藉由这些焚毁市民财产等反社会手段,企图创造出难以挽回的无政府状态,不过Srijan Shilpi从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的几条判决中带来好消息,司法部通过一项法案,未来如果没有通过司法部审核,邦议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将无效。过去若一部法案在议会中通过,宪法赋予邦议会能够直接实施该法案的权利,但议会却通过许多不公平、也令人不悦的法律,人们只能接受,没人能挑战议员们。 让我们将目光移离政治,印度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投资,不论是公司股票、不动产或其它有利可图的途径,所以记住,Jitu很慷慨地告诉所有人两个能投资不动产、保证回收的地方,包括罗马尼亚的德古拉古堡(译注4),和一个名为西兰公国(Sealand)(译注5)的岛国,如果你想要的话,;)。 另一件我确认很多印度人(尤其是说北印度与的人)所愤慨的事情就是,当他们互相交谈时,即使对方熟知北印度于,他们却还是得说英文,这种事常见于高消费的餐厅与旅馆等地。但我很高兴能于上周在康诺特广场的一间咖啡厅中,看到「我们很乐意和你用北印度语交谈」这个标语。Eswami介绍了一个能将音乐从老旧录音带转换为MP3格式的新玩意,让大家方便在计算机或MP3随身听上收听;Unmukt也不落人后地引介了一个让许多博客感到惊讶的想法-比起使用其它操作系统的人,Linux使用者比较性感与感性,我相信很多Windows和麦金塔使用者会以「这个说法显然毫无根据」来加以驳斥,;)。 2006北印度博客大奖才刚落幕,如今Tarakash团队将开始筹划今年的活动,这回他们打算加入「最佳北印度语博客」的奖项,他们将每两个月选出以北印度语写作的最佳博客,这群人现在确实很气派地推广这个活动,这个小诱因无疑能鼓励更多人写作博客,并让现有的北印度博客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在此向Tarakash团队致敬。 就在阿周那(Arjun)从天堂取得神圣武器下凡后,GK Awadhiya讲述的《摩诃婆罗多传说》依旧持续着,故事正进行到般度家族长子坚战(Pandav Yudhishtra)拯救了他堂哥(同时也是敌人)难敌(Duryodhana)的生命(译注6)。 译注1:历经英国殖民等时期,加上境内种族、宗教多元,印度行政区规划有其历史因素,详细介绍请见这里,各邦情形可见这里。 译注2: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创立于1979年,为阿萨姆省的分离武装份子,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3:班加洛(Bangalore)被称为印度的硅谷,过去人们称此地为Bangalooru,印度政府在募集外资时而改名为班加洛,这个政策也引发印度国内讨论,甚至有人批评此举只是为了「方便让西方人发音」,班加洛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4:德古拉(Dracula)真有其人,不过爱尔兰作家Bram...

俄罗斯:对叶尔钦逝世的看法

校对:Leonard 俄罗斯第一位民选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 于今天(4月23日)逝世于莫斯科,享年76岁。 死讯公布后,俄罗斯博客圈中涌进从「愿他安息」到「咒骂」的大量响应。 以下只是从LiveJournal用户dolboeb (Anton Nossik)所写文章回应中,所摘录出的一小部份: aristo_big:十年前,这则新闻应该会让我很高兴 emailya:真可怜!不管他被如何责难,每个人因他的政策而得到了自由 aristo_big:然而...他们有了一个「真正的继承者」,忘掉自由的继承人:)(意指现任总统普丁, Vladimir Putin,他曾是苏联时代秘密警察头子) […] emailya:叶尔钦是个有趣的人,当他取笑他自己的时候,他才不在乎别的。普丁就很吓人,而且抹去了笑声和打油诗。然后你可以看到这样一来的结果 daunit:是的,我们只得到了政治混乱而不是自由。人们不需动手在极权主义废墟中打造无政府状态,因为一切会自然生成,这些年来,我们不清楚人们是如何将某人误认为另一人。九零年代我们的自由在恶棍手下,现在自由在官僚和警察手中;很可惜叶尔钦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因为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注1)、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h)和1998年的经济危机入狱 […] lapkis:愿他安息 mr_quietest:愿他安息 […] kashtan123:这个国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理解叶尔钦所成就的。他埋葬了苏联帝国,埋葬了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者阵营,埋葬了苏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4 五月 2007

(短讯)乌克兰:在野党向总统妥协

Mark MacKinnon提及乌克兰最新政治发展:「政治对立目前已停歇,总统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在这场持久战中击败对手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总理),上个月政府爆发贿赂丑闻后,尤申科决定解散国会重新选举,引发两人与双方阵营间的冲突,不过两人已达成协议,今日宣布将于不久后举行国会大选。」

3 五月 2007

(短信)巴哈马:在野党胜选

巴哈马5月2日举行大选,在等待结果公布时,博客「巴哈马博学者」抛出了定期政党轮替的想法:「我国无论是政治人物、公务员或负责法治的司法体系,都像白蚁一样,会侵蚀我国根基,所以让他们乖乖听话的最好办法,就是每五年让政府落败一次」。Nicolette Bethel则更新消息:执政党败选。

(短信)埃及:释放莫南行动

正当各国在庆祝世界媒体自由日,埃及记者兼博客莫南(Abdel Monem Mahmoud)却仍在狱中,因为他先前报导政府虐囚,并谴责政府将平民送往军法法庭审判,于是遭到囚禁。 全球各地有些博客与社运人士因此发起释放莫南行动,他们在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不能放任埃及政府压制莫南的声音,我们必须让埃及政府明白,当他们把一名部落客丢入大牢,非但无法扼杀他的声音,反而让声音更大!」

1 五月 2007

孟加拉国:两大党党魁遭政治流放

校对: Leonard 孟加拉国两名重要女性政治人物遭当局政治流放,引起孟加拉国博客圈热烈注意。 过去数十年来,Sheikh Hasina Wazed 及 Begum Khaleda Zia一直是孟加拉国政坛的核心人物。两位政治女强人在国内激起两种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国内因此出现嫌隙,造成国家分裂。孟加拉国国民党(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与人民联盟(Awami League)为国内两大政党,近来相互恶斗及对立,使孟加拉国陷入混乱。今年元月11日,孟加拉国由军队支持成立看守政府并宣布戒严。看守政府上台后,局势已获控制,贪腐政客纷纷琅珰入狱,政治活动也全部喊停。 临时军政府目前为稳定政局,似乎有意按照孟加拉国古王朝传统,将Hasina与Khaleda流放海外。 The 3rd world view与Rumi有更多关于Sheikh Hasina不得入境及Khaleda Zia被驱逐出境的详情。 在The Bangladesh poet of Impropriety博客上,可以见到孟加拉国最新政治情势发展,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