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八月, 2007

8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伊朗: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

Christian Alexander是一位美国的部落客,他以伊朗部落格为题,撰写了他的学士论文。在这篇专访中,他和我们分享了对伊朗部落格的意见。他同时也是Sounds Iranian部落格的撰稿人,在这个部落格中,一些研究者交流他们对伊朗部落格研究的想法。 问:请简介你自己并告诉我们关于你对部落格的兴趣以及你对伊朗部落格感兴趣的地方? 我对部落格的兴趣是有点意外。我一直对科技很感兴趣,特别是网路。网路定义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它是一个革命性的发明,对人类文明有惊人的影响。 在大学时,我决定将毕业论文结合自身对科技的兴趣、以及科技对社会之影响,主要的研究范围为殖民以及后殖民的非西方历史。我的指导老师,是一位对19世纪伊朗和中东历史的专家,他建议我深入调查近来很活跃的伊朗部落格。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研究伊朗的部落格以及其相关文献。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我对伊朗社会和文化的兴趣。我上了波斯语课程,也开始以自已的网摘部落格追踪连结伊朗部落格圈。 从我缴交论文后的一年多,我继续的透过新闻、部落格,以及在我研究期间累积的其它来源,追踪伊朗的消息。我积极地期待将我的部落格研究扩大至包括其它国家和区域,以分享伊朗研究的议题(像是接近性、进步性等等),我维持着对伊朗部落格圈的热忱。 从计程车文化到核子危机 问:你认为伊朗部落格可以提供我们不能在大众媒体找到的伊朗印象吗?能举个例子吗? 我肯定地认为,特别在伊朗,部落格提供了一个平易近人的另类观点,而通常和在美国的传统媒体所提供给我们的,有相当大的歧异。对我而言,这是伊朗部落格斯坦(Weblogestan)做出最重要的贡献。 注:Weblogestan为一网路俚语,表示波斯语部落圈“国度”。以上解释引自这里。 在我的研究中,最有趣及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是伊朗部落格圈的观点。这观点奇妙的混合他们世界的亲密和陌生,提供了一个比传统媒体更为复杂、微妙且有同理心的伊朗图像。 事实是,我接触到的这群人给我重要的活力感(empowerment)。从伊朗的“计程车言谈”的观点( View From Iran's “Taxi Talk”)学习计程车文化的复杂或是从Mr. Behi学习到关于日常街头生活,都给了我对伊朗社会中心的一瞥,那是传统媒体所遗漏的故事。每天关于伊朗-美美的核子危机的报导以及伊朗人在伊拉克的牵连(伊朗和伊拉克二国毗邻,从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到近来的两伊合作)建立了对伊朗的错误印象,而部落格的作用是要解构(deconstruct)这些印象。  但伊朗的部落格圈反映的是少部份的人口。如同在其它的“发展中”(developing)国家的内部,可否近用网路之间的数位落差(digital divide),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构着伊朗的网际社会(cyber-society)的观点和意见氛围。 在2005伊朗总统大选前的几周几个月看伊朗的英文部落格,很难预测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中文/英文)会胜出。明显地,这些部落客的观点实质上和大部份的伊朗人是不一致的。这个被部落格所引出的惊讶/震撼/否定,说明了特别的群体在广大的伊朗人口里是如何的特别。 科技和现代化的意识型态...

7 八月 2007

(短信)吉尔吉斯斯坦: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

「吉尔吉斯斯坦报告」指出,政府为款待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成员国元首,兴建的礼宾房终于完工,花费许多纳税人上缴的血汗钱;Mirsulzhan Namazaliev则列出清单,看看政府为确保高峰会顺利进行,究竟颁布哪些奇怪又荒谬的规定。 作者:Ben Paarmann

5 八月 2007

(短信)肯尼亚:政党令人民失望

Emily论及肯尼亚的政党政治:「关键在于,肯尼亚政坛内究竟有无政党根基?答案显然否定,原因包括:第一,低识字率与众多贫民是民主一大诅咒,让政党政治无法在肯尼亚生根。」 作者:Ndesanjo Macha

伊朗:数百博客支持入狱学生

伊朗博客最近发起一项活动,提醒人们近几个月来,共有多名大学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狱中,他们希望号召无数博客将名称改为「八月五日」,依据伊朗历法则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属表示,学生年龄都是二十出头,遭遇了生理与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语污辱、用电缆殴打等,他们被指控的最严重罪名为侮辱国家最高领导人及煽动舆论。 2007年8月5日 根据14mordad博客,这个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宪政革命101周年,但伊朗民众仍在争取民主,学运人士也仍难逃牢狱之灾。 为支持与纪念这些同伴兼博客,当地一群博客决定更改博客名称,在当天更名为「8月5日:支持入狱学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纵然各位不是伊朗博客,我们也欢迎一同参与,若要加入,请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据该博客指出,之后几天已有397名博客响应。 支持计划的Hamid City张贴入狱学生与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议[Fa]每个人都号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纵然宪政革命已过101年,今日监狱里仍有许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认为[Fa],我们应多写有关于正义、民主及入狱学生的文章,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沙漠深处的烛光。 Ganji呼吁众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记者Akbar Ganji发表公开信,要求大众支持入狱学生,Kamangir写道: 知名政治运动成员Akbar Ganji曾入狱五年,他写了封致伊朗大众的公开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入狱学生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