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十二月, 2007

14 十二月 2007

马来西亚:印度裔群众要求平权

马来西亚印度裔人士数周前穿越车阵、封锁的道路与关闭的火车站,在首都吉隆坡举行示威抗议,要求获得平等人权。 警方封锁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道路与两座火车站,对“印度人权行动组织”的游行队伍严阵以待,使用催泪瓦斯与掺有化学物质的水柱驱离群众,成功将抗议民众分散区隔在吉隆坡各处,有些人被赶到安邦路区(Jalang Ampang),靠近印度教圣地黑风洞(Batu Caves)著名的双子星大楼也在不远处,抗议群众自早上七点三十分便在双子星大楼附近集结,据报导指出,直至晚间十一点,警方都还在黑风洞入口处驱散群 众。 照片由lastham 提供。 Jelas.info的博客记录自己在安邦路区遭遇催泪瓦斯攻击的亲身经验: 我很靠近最前端,从来没遇过催泪瓦斯,让我措手不及,我的天啊,感觉有够痛,我以为自己要窒息了,我只能慢慢随逃窜的群众步行离开,我不确定后头当时有没有警员在追打我们。 由于群众分布的区域太广,各方对于游行人数估计差异颇大,英国广播公司在高级专员公署外采访,认为超过5000人参加;美联社报导人数破万,《亚洲时报》估计超过两万人,网路新闻网站Malaysiakini认为有三万人。 《新海峡时报》报导,共有136名抗议群众面临起诉,三名“印度人权行动组织”人士在抗议前三天,便已因煽动叛乱罪名被捕,等抗议隔天便无罪释放。 “印度人权行动组织”并未获得政府发出游行许可,但仍提交一份备忘录,要求英国政府拿出四兆美元,补偿1967年马来西亚独立之前被英国送至马来西亚工作的印度民众,抗议群众抨击马国法律歧视国内庞大坦米尔族群,马来西亚今日印度裔族群超过二百万,由于政府采行的配额制度独厚马来人,使印度裔人民难以取得营商执照、物产与高等教育机会。许多抗争群众高举英国伊莉莎白女王与印度圣雄甘地的照片。 (图说)驻守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警员 抗议者也认为,他们希望获得马来西亚印度国大党的注意,S. Samy Vellu自1979年便领导该党至今,对于该党长期无力提升马国印度裔族群的地位,许多群众感到十分失望。 Color Blind的博客Ronnie Liu指出,抗议者高喊要Samy Vellu下台: 马来西亚国大党党魁S Samy Vellu必须立即下台,这似乎是今日三万抗议民众的共同心声,我遇到每位印度同胞都意见相同,Samy Vellu先生,你听见人民的心声了吗? Disquiet博客兼全国人权学会主席Malik...

7 十二月 2007

苏丹:当死亡变得稀松平常

对大多数的人而言,眼见一个人的死亡可以是个重创的经验。然而,当你身处其中很长一段时间后,这样的事就会变成日常小事,没什么大不了。这就是SudaneseReturnee 领悟到的。他在欧洲待了几年的时间,再重回Juba-苏丹南部的一座城市-见证了廿多年的血腥战火。 多年来,我从不知道为什么会老是想着我可能会死于横祸。在Juba,人们谈论死亡和悲剧,大概比欧洲人谈到天气还要频繁。 …两天前,就在Juba,发生了一件实在令我目瞪口呆的事。那晚的夜空下,我和几个朋友坐在家门口。 …然后一阵似是痛苦、似是困惑、又或惊骇的尖叫声划破宁静。 …一场意外事故。他的头完全变形了。看来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的当时,他就死了。我听到有人说,又是一件意外身亡事故。 …他看起来绝对是死了,但还是有人跪在他身边,检查他的脉搏,接着不带任何情绪地宣布“aaah, deintaaha!”(啊哈,这个完了!) …他们是同母兄弟!…人群在夜色中逐渐散去。对大多数的他们而言,这不过是Juba的另一天。但对我和我母亲而言,这却是难以忘怀的一天。 SudaneseReturnee仍然觉得很难过。他想找Dr. KonyoKonyo聊聊,但在诊所遍寻不获他。可能是因为Dr. KonyoKonyo忙着在博客上发表关于南苏丹的健康议题应设优先顺序的文章: 你如何决定哪个问题应该优先处理?当南苏丹政府(Goss, Govenment of South Sudan)上任,他们承诺会尽快完成百废待兴的建设,像是兴建医院、诊所、卫生中心、重建旧有的医院。现在所有的州都完成健康调查了,然后呢? 很遗憾,大多数的承诺都落空了。在健康议题上,我们需要知道轻重缓急。 Drima, The Sudanese Thinker在博客中提到一个孩子如何在一场暗杀未遂的事件里被利用: 目击者表示,一位群众里的陌生男子把一个爆炸装置交给那个孩子,要这个孩子往前拿到Kodi站的讲台上。但这孩子还没走到讲台,东西就爆炸了! 他也刊登苏丹总统Omar al-Bashir最近在义大利拜访教宗的照片。...

6 十二月 2007

韩国: 三星丑闻

韩国三星(Samsung)公司近来一连串的丑闻,包括行贿基金、贿赂检察官和政府官员、及三星总裁李健熙(Lee Kun Hee)和其助理以非法方式帮助李健熙儿子接管三星,不仅震惊了整个韩国社会,也似乎影响了即将到来的总统选情。三组总统候选人都同意寻求特别检察官对贿 选案及其他三星的错误行为展开调查。南韩保守党--大国党(GNP, Grand National Party),也期望调查2002年三星以“恭贺”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赢得总统大选名义所捐赠的钱。 一位南韩网民试图探讨三星究竟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三星行贿丑闻事件引起极大的争议。但假如“今天的丑闻事件主角不是三星呢”?那么我相信那间公司的总裁早已被传唤。接受三 星行贿的检察官可能以为那并不算是行贿,并藉口说并无酬金。他们似乎认为“不承认或不拿现金”就是不接受行贿。然而,行贿应该包括部门领据、高品质的酒、 给官夫人的名牌商品等等。要根除社会中行贿的陋习(像是对记者行贿),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因此更别说是像三星这样大宗的行贿案件,没有人知道要花掉多少 时间解决,也许永远都无法根除。 三星的金钱势力凌驾国家主权之上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问题出在三星和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之间的关系,公民究竟能够知道多少?他们又究竟拥有多大影响力?三星控制着“蓝宫”*。我们不知道三星掌权实际情况,但我确信三星确实 以多种方式控制着“蓝宫”,且它的影响力远比那些检察官都来得大。卢武铉(Roh Moo-hyun)他对财阀有着严格的控管政策,但实际上那些政策早已渐失效力,“蓝宫”召开的科技会议,总是受到三星经济研究组织的支持。正如财阀所 言,政治权力是有限的,但金钱却能拥有无限的权力。 译按:蓝宫(Blue House)又称青瓦台,为南韩总统府 道德伦理成为最大讨论议题 我的一位朋友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讨厌三星”。他认为三星这样一个在全球市场以手机及半导体被认可的科技大厂,本来就需要进行那些政治上的游说行动。而且现在那些批评三星的声音根本就是投机主义。 其实,这根本无关我们喜不喜欢三星。人们常对喜恶和对错两者感到困惑。而三星的丑闻乃是关乎对错,而非我们对它的喜恶。 揭开这一连串丑闻的律师金勇哲(Kim Yong-chul,三星集团前法律事务负责人)所抱持的原则,是在三星总裁李健熙和他儿子李夏勇以非法方式运作三星,以取得私人利益的累积。并且为了掩盖这些非法行为,而对政府官员行贿。...

5 十二月 2007

哥伦比亚:公开的影片显示沈默的人质

在上周逮捕了三名哥伦比亚革命军 FARC这个恐怖集团的间谍之后,发现了证明生还者的影带与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质照片。谣传这些影带正准备送交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avez),作为一周半之前已经暂停的人道换囚和谈的部分条件。 影片与照片内 容包含了人质们描述了生活环境、如集中营般的监狱,另外一些人质则把握这次机会表达他们对家庭及孩子们的爱与关切。之中引起最多讨论的影片,是前总统候选 人Ingrid Betancourt所录下的画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绑架,影片中,她静坐着直视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双眼证明这是一支录影带而不是一个静止的画 面。虽然一语未发,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双臂以及沈默,对许多人而言,那些肢体语言却传达了相当多的讯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许没有在那五十五秒钟长的影带中发言,但是她写了一封长信给她的家人。信件的内容已刊载在El Tiempo的报纸、网站,且转译至一个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极大的愤慨。在这封内容广泛的信件中,她试图把过去的岁月塞进痛苦的牢笼,同时她也表达了对孩子们、前夫以及母亲的爱。 长久以来,我们就像是专门搞砸派对的不受欢迎者。身为人质,我们不是一个 “政治正确”的议题。政府当局必须对游击队表达强硬立场同时免于牺牲一些无辜的生命,这种说法让他们听起来似乎会比较好过一些。面对这种状态,保持静默吧。只有时间能够敞开心胸与提振勇气。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营里,不被视为重要到值得释出影带以及信件的人质们,则表现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沈默。他们的家人仍在期待着一丝生命的迹象,期待着是否还有任何权利去寄望被俘的亲人们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们,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们对人质事件的回应,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这事件中不放过任何可占便宜的机会,籍以支持他们的个人议题。 我们透过远距离看到却也无能为力的那些骚动怪异的脸孔,他们被各式各样的政治人物–始于Uribe and Chave–透过选举而利用。(Piedad...

4 十二月 2007

哥伦比亚:国会议员与FARC领导人会晤照

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会晤哥伦比亚革命军(FARC)的成员及哥伦比亚特使团,以期达成一项人道考量的人质交换行动。例如遭到拘禁长达十年之久的前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预期将获得释放以换取哥国政府的特定相对行动。在这次人道换囚和谈过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许多博客作者的网页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这些争议话题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博客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来促进讨论: 这次的人道换囚行动,必须放在哥国政府与FARC恐怖份子的脉络下来理解。哥国人民对这项和谈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认为这项和谈是件好事,因为可以提供FARC一个机会证明他们值得信赖,同时,长期的目标是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正式的政治参与者。另外一些人则谴责此次调停,他们认为 FARC将会利用这次机会打高空,却不实践他们在谈判桌上的承诺。就像他们过去的纪录,已经严重影响数以千计的哥国家庭,徒留许多待解的议题。 调停委员成员之一是反对党的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国总统乌里韦(Álvaro Uribe Velez)遴选担任调停委员一职。在极具争议的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照片集当中,拍到了恐怖组织FARC的领导群,与手持花束、头戴着FARC军帽(贝雷帽)的参议员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参议员则露出一抹浅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与你朋友保持亲密关系,而要与敌人更亲密”一文中指出,将反对党参议员Piedad Córdoba纳入人道换囚和谈的措施是徒劳无功的:不仅仅是目前FARC对换囚行动的姿态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这项人道换囚协议的效力,将仅及于这个叛乱组织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权的成员已经扩展他们的势力范围到委内瑞拉境内,并且在当地建立稳固的根据地。 博客作者Víctor Solano则提到,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照片是被抽离当时的情境而解读的[es],事实上当时她正巧开玩笑地拿了他们其中一位成员的军帽,而且,对于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讶 异。...

伊拉克的“觉醒”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博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博客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2 十二月 2007

黎巴嫩:是否进入紧急状态

黎巴嫩在国会未能选出拉胡德总统的继任者后陷入了政治中空期,在拉胡德总统(Emile Lahoud)任期结束的前几个小时,他命令军队接管全国治安,让几个敌对派系提名新总统,并引发国际社会呼吁黎巴嫩内部保持平静。黎巴嫩博客迅速响应,M Bashir以下描述了目前黎巴嫩处境: …所以基本上目前情况可以摘要如下:在今晚午夜过后,黎巴嫩没有总统、政府内阁(假定毫无合法性争议)将总辞、国会的总统大选投票也延期到11月30日,军队接管全国。 Mustapha更进一步厘清黎巴嫩的情况,他写道: 对于过份渲染拉胡德总统谈话的国外观察家,我有个很重要的厘清,这位即将卸任的总统「并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或颁布戒严法,拉胡德的谈话中,引发困惑的段落如下:「黎巴嫩所面临的威胁使黎巴嫩需要进入紧急状态」,此处拉胡德先生所指的是,他要求军队接管全国治安,然而这只是无谓的重复之举,因为总理Seniora的执政团队早就下令了。如果还有什么好说的话,那就是这位马上要成为前任总统的仁兄没有能力做出任何一点正经事,而黎巴嫩与巴基斯坦、约旦、埃及等军队强烈压迫人民的国家之间的差异,很快就不需要了。 Liliane同时也质疑,现在于黎巴嫩国内发生的事情,是否符合宪法原则,她也补充,世人在这一天见证了「最矛盾的」黎巴嫩,因为以下原因: 1. 包括反对党在内的109位国会议员在中午抵达国会 2. 为了选出一个各方同意的总统,选举日期被延后到11月30日 3. 在会后,各方代表各自透过媒体反击 4. 参与国会的内阁阁员自晚间6点30分起讨论最新情况 5. 拉胡德总统(任期到2007年11月23日晚间11点59分)宣布,2007年11月24日起黎巴嫩进入紧急状态。 6. 内阁基于宪法原则,否决这项宣布,并解释,只有内阁通过、送到国会表决、获得国会多数议员的签名后,才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这是今天8:30的情形) Blacksmith Jade也在这里关注局势。 因为还有其它博客会持续更新,请继续注意黎巴嫩情势。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