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二月, 2007

26 二月 2007

塞内加尔选举: 总统瓦德又将连任?

原文: Senegal Elections: Towards Anotehr Wade Term? 作者: Alice Backer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报纸头条“塞内加尔要让自由回来”。R-Nesto摄。 昨天是塞内加尔选举日,约一个月前开始,社会上便爆发暴力冲突,多数当地部落客希望现任总统、社民党主席瓦德(Abdoulaye Wade)落选,现年80岁的瓦德自2000年就任至今。此次共有15位总统候选人,有些代表政党出征,有些则由联盟背书[FR],但从最新民调看来,瓦德还是会续任总统。 还有第二轮选举吗? 部落格“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向来猛烈批评瓦德,目前感到相当悲观: 除了Ousmane Tanor Dieng与Idrissa...

23 二月 2007

阿拉伯: 摩洛哥的盲人要战了

校稿:ilya 一群在摩洛哥的盲人们计划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示威。 部落客Dar Lakbira说他们计划在2月7日穿着寿衣游行,以引起大众对他们困境的注意,并要求更多社会福利上的权益及支持,这些困境包括没有保障工作权 – 尽管法律明白地写着需优先保障摩洛哥残疾人士的工作权。 Dar Lakbira并表达他对阿拉伯监狱内情况的同情,他认为那里所受的苦如同在他国家那些被践踏的地区 Dar Lakbira写到:“每每在上班途经这些街道,当看到全是盲人们在部会(他是摩洛哥社会发展部门的国务卿)外露营,我总是因为羞耻而低着 头..这真的是会将心撕裂的人道惨剧,无论他们是否四肢健全,他们(应享)的权利却屡屡遭拒,这被践踏的社群是 社会悲剧。” Dar Lakbira接着使我们对这场抗争有更深入的瞭解,盲人们计划藉着立法赢得对他们有保障的权利 Dar Lakbira写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大增,盲人们决定藉着买白寿衣履行他们所谓如同集体殉教。散布于拉巴特的一项声明,他们将会于2月7日 抗议政府边缘化盲人们的利害与需求到极点的政策,那让他们感觉很心灰丧志。抗议活动将筹画表达他们拒绝这项针对雇用盲人的歧视性政策,即使优先权合法地给 予其优先权。 他们依旧会游行以反对镇压和平的示威活动。他们同时呼吁全体社会大众(指的是我们)声援他们的困境。 他们提供一支声援热线-拨号到012110131。这是为帮助我们盲人同胞的另一种呐吼,即使藉着一通电话,也至少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20 二月 2007

伊斯兰革命运动周年纪念与伊朗博客

校对:Portnoy 随着2月11日伊朗伊斯兰革命(英文/中文)28周年纪念日的到来,许多伊朗的部落客已开始着手写下他们关于伊斯兰革命的感觉、经验和意见。有些人额手称庆,有些人则是感到后悔。让我们来看看一些说法: 前副总统以及改革派政治人物Mohmmad Ali Abtahi说伊斯兰革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Fa],”它以花朵取代了子弹”。他补充说,人民的团结成就了革命。Abtahi说人民对于对于当前执政当局的反感并不能减少革命的价值。 在ViewfromIran,我们会读到关于革命的另一个观点。这个部落客写道: 我当时对于革命是感到高兴的。我和国内其他上百万年轻男女一样,曾在年轻时候到街上欢庆革命和大声反美,现在却感到有种背叛和心力交瘁。现在那些朝着相同的事物高称叫嚣的年轻人会从当年的我们学到些什么吗?他们会像我们一样吗?感到懊悔?无所适从? Omid66解释这场革命为何会发生[Fa].。他写道: 藉由观赏拉丁美洲革命的电影,整个国家变的情绪化,变得贪心,想着可以得到免费的水电供应...当国内的知识份子支持宗教领袖、烧毁银行和公共场所...然后我们这就是这场革命为什么会发生的原因。 FM Sokhan是一名作家及部落客,他说革命后28年,我们这些说真话的作家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而使用笔名[Fa]。这位部落客补充说,他们的笔就是武器,而文字代替了炸弹。 Maryam Shabani写道:人们说这场革命的目的是唤醒“真正的伊斯兰价值”,但年复一年,我们看见伊斯兰价值被湮没在伪善和迷信之下[Fa]。她补充道:“人们说革命为伊朗人民带来光荣,但越来越多的人被压在沉重的经济问题和贪穷之下”。 以上是本周的伊朗回顾。很快的我们会在下一次回顾再见

17 二月 2007

智利:移动三条冰河

原文: Pascua Lama, Chile: Moving Three Glaciers 作者: Rosario Lizana 译者: Justin 校对: Leonard 你是否能想像为了开采金、银矿,移动三条覆盖在全球最干燥沙漠的冰河吗?你是否会同意立法,准许民间采矿公司拥有两国边境的经济权?以下故事是帕斯瓜拉玛矿场(Pascua Lama)的悲歌。 为了让各位对此议题有清楚概念,博客fcadia[ES]仔细解释了前因后果。 帕斯瓜拉玛矿场位于智利及阿根廷高海拔山区,北至智利的第三区(third region,即为阿塔加玛沙漠地带),南及阿根廷的圣胡安省(San Juan),该矿场为两国共同拥有,目前由巴瑞克金矿公司(Barrick Gold)暂时管理,该公司将初步投资14.5亿美元,探测并开采藏于千年冰河下的金矿,这些冰河是全球最干燥沙漠之水源。 若要在这地方发展矿场工程,民间企业必须要透过立法程序,以取得超越双方国家法之特殊权力,因此巴瑞克金矿公司先前就拟定相关法律条文,并在1997年由阿根廷总统曼宁(Carlos Menem)以及智利总统福雷(Eduardo Frei)批准通过。矿工协议书(miner agreement)使帕斯瓜拉玛矿场拥有重要策略地位,故若此矿场工程顺利进行,将来任何一家跨国公司都能效法此例,开挖智利及阿根廷边境的天然资源。...

10 二月 2007

阿拉伯:包着穆斯林头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亚引起争议

原文:Arabisc: Hijab-clad Doll Under Fire in Tunisia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这是身着穆斯林妇女头巾(Hijab)的芺拉(Fulla, 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种茉莉花,是叙利亚“新男孩”玩具设计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从堕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来。 这个芭比身着穆斯林头巾(Hijab)以及伊斯兰服饰-有着长袖的长袍。她对许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长而言如同恩赐般,因为他们乐见他们的孩子玩着符合社会传统和宗教责任的娃娃。但在此时,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对于突尼西亚当局不乐见此一娃娃,并以一些证据不足的理由将这些娃娃从商店里没收,写下他的厌恶: 芺拉是几年前由玩具公司从著名的芭比改良而来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来就是阿拉伯模样,或是更明确的说,是海湾阿拉伯模样,身着海湾阿拉伯世界的人们惯常穿着的服饰(译注:海湾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乌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乌地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见Wiki的介绍)。 娃娃的制造商确保娃娃娃穿着穆斯林妇女的头巾以及没有遮住脸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亚当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义为理由,迳行查禁和没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书包)。有一位记者说,他担心小朋友提着印有芺拉照片的书包将会遭到逮捕或讯问。 (译注:依照区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装也有不同。Hijab是从阿拉伯文而来,意指头巾,,在西方社会最常见的一种,是包裹住头和颈部,但不遮掩脸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属沙乌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脸部和身体,但露出眼睛;后者常见于阿富汗,在眼部则有网状开孔。在服装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长袍以及符合 头型包裹至颈部的头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称海湾阿拉伯型式,长袍以及一条长方型的头巾围住头部,头巾的下摆则固定或围绕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头巾常见于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头,手,肩膀,但露出整个脸部;chador是伊朗妇女出外穿着从头长及脚踝的一种罩袍。而突尼西亚当局则鼓励妇女依照当地传统衣着庄重即可不必穿着头巾。更多关于Hijab的资料以及穆斯林妇女为何要穿着Hijab,可参考WIKI以及BBC的介绍) 在埃及,同时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网路上书写亵渎伊斯兰和造成教派冲突而逮捕,他在1月25号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岁的Suleiman由于他在网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亵渎伊斯兰以和诽谤埃及总统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夥伴Wa7da...

9 二月 2007

玻利维亚: 线上冲突

原文:Bolivia: A Conflict Online作者:Eduardo Avila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Estota拍下了这段发生在Cochabamba市里民主青年团成员冲破警方防线,并且最终与古柯叶农民发生冲突的影片。 因为这场发生在Cochabamba市里伴随着两条人命与百名伤者的冲突事件,2007年1月11日事发的这一天,人们已经开始称呼它作”黑色一月”。 博客Carlos Gustavo Machiado Salas在他的博客Guccio's(西语)上问道,去年十月发生在矿城Huanuni市里 另一场更为血腥的市民冲突,”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十月”早被人们拿去称呼发生在2003年十月那场最终导致Gonzalo Sanchez de Lozada下台的暴动事件,另外,”黑色二月”也早就成为2003年2月冲突事件的代号了。”2007年黑色一月” 跟其他早先发生在玻利维亚流血事件的不同之处,在于现在是一个即时录像技术(数位相机/数位摄影机)成熟以及市民参与记录兴盛的年代。Miguel Centellas是一位少数在自己的博客(Ciao!)上纪录发生在2003年10月冲突事件的 部落客,同时也因为接受Fulbright 奖学金(1.)赞助的缘 故,Miguel开始在La Paz进行观察。Miguel日覆一日的纪录那些住在封锁线后的市民因冲突发生受所带来生活的不便,这些文章到了现在都成了研究该事件最珍贵的资料。自始至终,就是靠着这些非专业新闻写作者的努力,让我们得以拂开朦胧的表象并直探事件真相的核心。 让我们快转到2007年1月,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玻利维亚人开始懂的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上传到Flickr或YouTube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观点。 Miskifotitos是最早将集会与游行的照片放到网路上的Flickr用户。但是他发现即使为自己的照片打上清楚的个人辩视标签,这些照片还是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出现在许多部落格上。另一位替地方报纸Los Tiempos工作的巴西裔新闻摄影师,Jimena...

7 二月 2007

巴林的一日:捉放政治运动人士

原文: A Day in Bahrain: Political Activists Arrested and Released作者: Amira Al Hussaini译者: Leonard校对: scchiang 巴林夹在沙乌地阿拉伯与伊朗之间,肯定认为得搅动国内政坛局势,才能与两个大国抗衡,逊尼派与什叶派争斗显然不够刺激,双方互不信任的态度一定得要浮上台面才行,而摊牌之日就是这一天。 根据巴林人权中心的消息,该组织主席卡瓦贾(Abdul Hadi Al Khawaja)与政治运动人士穆夏玛(Hassan Mushaima)于巴林时间清晨六时遭逮捕,蒙面武装份子将两人从睡梦中押走,送交检察官侦讯。 两人皆为哈克运动成员,是由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所 分裂出的组织,而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则是巴林最大政治团体,由于巴林政府立法禁止国内组成政党,故原来各“政党”均改称“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