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三月, 2007

29 三月 2007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关联

校对: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博客分享许多关于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问题。 酒精 Onne Parl告诉我们为什么酒类去年秋天会从市场上消失。这位博客说: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指出,酒类去年秋天从市场上消失之因有二种说法。有人说,伊斯兰政府对于酒类易得性的关注。另一种说法是关于钱的问题。从价钱低廉来看,显然过去酒类免课税。当政府开始对酒类征税,商家不愿支付。于是,酒类就从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来。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诉说着关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以及阿富汗妇女的处境。他写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无故殴打他们的妻子,只为向家人展示他的权力和愤怒。当他想殴打妻子时,就立刻动手。许多父母将女儿嫁给六、七十岁的有钱人。坎达哈有个小新娘四岁出嫁,但这惊人故事只是数千案例之一而已。许多父母将女儿当作物品一样贩卖,也不管女儿的去向以及将来是否会发生什么。大约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结婚年龄16岁之前就结婚,而大约60-80%是被迫结婚。 Safrang说着几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说: 在国际妇女节来临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运自塔利班垮台后并未明显改善,无论是媒体报导,或是联合国、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及许多组织的报告也一致认为如此,家暴、强迫结婚、缺乏适当的医疗服务(以及立即照护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担忧。 人道无国界 由于伊朗的IT专家及博客Jadi,我们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发起活动,抗议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们可以在此看到许多抗议活动的照片,其中一张标语写着「人道无国界」,另一个标语写着「当不公不义变成法律,反抗即为责任」。

尼泊尔:对互联网断线的怒吼

校对:Justin 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最近决定,要在上下午各断线一小时,对当地博客显然不是好消息,这些企业家以这项行动表达抗议,谴责毛派份子殴打旅馆老板事件,博客一方面抨击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互联网断线而怒,虽然后来服务商在白天恢复联机,尼泊尔博客还是有许多意见不得不发表。 My Sansar得知断线原因后写道: 今日下午四点起互联网便已断线,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表示,一小时断线行动是企业家团结抗议的表现,这是国内首度由服务商主动断线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锐文字批评断线是愚蠢决定,要求业者应补偿消费者,并应承诺未来绝不重演。 到底是谁认为断线是「必要行动」?我们不需要另一位贾南德拉(Gyanendra Shah)来剥夺人民的互联网权力,(贾南德拉为毛派领袖,去年二月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时,曾断绝尼泊尔全国互联网一个星期),我们拒绝再因任何借口让信息与通讯瘫痪,绝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为断线而无法进行重要工作,后来得知断线是服务商人为造成,他简直无法置信: 身为用户,我都定期付费,为什么他们的行动要把用户拖下水?…这种抗争行动真是可耻。 The Radiant Star同样抗议互联网断线,强调任何一方都未从断线中获益: 难道他们这样不算侵害消费者权力吗?签约时就已说过,除非出现人为无法抗拒因素,服务商都应提供24小时互联网联机… 我们一起来谴责此次事件! 直到服务商决定结束抗议之前,每日两小时断线还是会无限期继续下去。

24 三月 2007

埃及:抗议宪法修正案/被捕博客获释

校对: Leonard 三名埃及博客及多名抗议人士因在开罗(Cairo)集会抗议宪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过目前和其它抗争者一样已获释放。 埃及博客兼记者Hossam El Hamalawy写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凯法雅运动(Kefaya)情势后,被捕的21名人士于今晚6点30分左右获得释放。」 根据前往营救抗议人士的人权律师团指出:「本来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获释,但警员刻意拖延时间,推托表示正在等候国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将其中两名组织高层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处置,藉此拖延时间,幸好一些抗议人士聚集在警局门口,以静坐方式施加压力,并且在律师的游说之下,事情并未发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绝食方式抗议,一直持续到获释为止。」 「大约晚间6点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议人士)谈话,他当时相当雀跃,并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为此事件已是人权团体、博客及媒体的注目焦点」 遭到居留的博客分别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狱中遭受的折磨,图文并茂。 El Hamalawy表示,他们正在酝酿明天的抗议活动。 El Hamalawy写道:「国军呼吁抗议人士一同加入在野党国会议员在国会门口发起的静坐活动,时间是星期三下午3点,他们要抗议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独裁手段通过宪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经有反对党国会议员走出国会,加入抗议行列,包括无党籍及在野党在内约100名国会议员,以退席的方式让议事停摆。」 另一位博客Alaa...

18 三月 2007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

15 三月 2007

尼泊尔:特莱地区动荡与过渡政府

校对: Justin 尼泊尔南部平原特莱地区的争议至今未解,「特莱人权论坛」曾在当地南部发起最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机会与社会地位,近来又再度开始发动罢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认为,取消2月7日抗议活动是一大错误,当天由于政府同意制宪会议内将有49%的代表来自特莱地区,于是临时取消抗争计划。 决定取消2月7日特莱抗议真是大错特错,该组织根本没有明确诉求,他们当下应坚持要求内政部长辞职并组成调查委员会,否则就要持续罢工,但最佳时机现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张抗争行动要持续下去,直到政府答应并落实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评媒体对此事报导不足,另一方面谴责某位少数团体领袖反对罢工。 特莱罢工事件不仅失去了时机与动力,也招致阻碍交通运输与商务往来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对罢工的情况。 特莱人权论坛虽发出各地罢工令,但当地多个地区都未跟进,不过东部仍有部分地区受罢工影响。 毛派由叛乱团体转型为政党组织,目前准备加入政府运作,尼泊尔部落客十分关注这项议题动态,他们相信毛派进入政府是和平进程一大进步,也会让新尼泊尔的梦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认为过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忧虑毛派可能持续使用暴力: 我强烈主张过渡政府应尽速成立,但毛派份子应先发表声明,公告他们将停止所有暴力活动,包括妨碍其它政党运作,毛派也不该再持武器公然示众。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内,描述他与毛派最高领袖普拉昌达见面的过程,内容好像电影一般,当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尔运作的情形。 Hamro...

14 三月 2007

Iran:女性权利运动者被捕、教师走上街头以及战争低语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PipperL 在星期天举行的伊朗妇女和平抗议活动遭到警方以暴力镇压,并有超过32名参与者,包括多位记者与部落客,遭到逮捕。由于 Kosoof 的帮助,你可以看到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们提供了发生的事件细节、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这次抗议活动举行的原因。 镇压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简要地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50名女权运动者在德黑兰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击那些自当天8点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兰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众。这些群众目的是为了抗议近来政府对女权运动的压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权运动者。警方使用武力驱散群众,并逮捕了至少21名抗议者。 Nooshin...

12 三月 2007

秘鲁:海滩上的种族主义

译者: Shanta 校对: Leonard   人们总说去工作并无过错,亦即我们不应对任何一种工作感到羞耻。这听来合理,却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许多秘鲁人离开故乡到海外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却经常做着比过去更糟糕的工作。也许因为没有认识的人目赌他们所受的苦,能够稍减从事低于自我能力之工作所产生的难堪与自尊丧失。但有时留在秘鲁国内,人们也得在受歧视与边缘化的状态下工作。 现在利马(译注1)与邻近的观光景点正值盛夏。六零年代以前,最知名的海滩是密拉弗洛雷思(Miraflores)、巴朗哥(Barranco)、绰里约(Chorrillos)以及恩孔(Ancón)(译注2) 一带最偏远的海滩。最近几年开始,热门的海滩景点转向南方。在首都南端海岸线的众多海滩之中,利马富人将喜爱的区域称为「亚洲」(Asia),在此地渡暑的人也舍弃西班牙语,以英语发音做为惯称。这个海滩实施严格的会员制度,并以服务绝佳闻名。实际上,这个海滩已经转型为一个具备现代化与全球化条件的小城,自外于同样也在夏日使用海滩的小镇。 但是,近年来,「亚洲」也因为对「家庭雇佣」(domestic employees)或「家户雇佣」(household employees)的歧视与边缘化举措而出名,这也是雇主家庭称呼这些劳工的方式。举例而言,这些劳工白天严禁进入海滩,得等到傍晚六点之后,他们才能进入这些区域。许多人认为这显然是不平等情况,并可归结为种族主义的议题。 为此,由不同的机构与个人所组成的「人权之国家协调者」的「反种族主义办公室」(译注3),发起了一个部落格以公告一项称为「大胆的雇工」活动,以此,一群人身着女佣的服装,于白天平和地进入被禁止的海滩并于其中浸浴。在「有关大胆的雇工活动之问答」可以取得更多的信息。此活动成功地于上周日举行,并以短片与照片记录下来。舆论也有关于此活动的反响。 几个部落客(blogger)响应了此主题并于活动前后张贴有关的讯息。 我邻居的狗…很爱叫 –「大胆的雇工」活动 秘鲁设计 – 有关「大胆的雇工」的活动海报 新闻地带 – 一个大胆的活动 敌对的月亮:在电缆、梦想、水泥与皮肤之间 – 对抗地主的大胆雇工 20073.14版...

9 三月 2007

布什出访拉丁美洲,抗争如影随形

美国总统布什这几天访问拉丁美洲,巴西首都圣保罗军警严阵以待,随时阻挡大批抗议群众,巴西摄影部落客Tatiana Cardeal也准备好相机记录一切,上面这张相片的图说写道: 昨日近万人参与了世界女性日与反布什的抗争游行,只因为不到15名抗议者与「无赖」企图瘫痪马路,横躺在汽车前造成混乱,圣保罗军警竟然便朝着群众发射瓦斯弹,造成民众恐慌及受伤。 许多部落格文章都关注布什访问拉丁美洲,Colin Brayton将当地部落格与独立媒体部分文章做了翻译;Erwin Cifuentes在文章布什南行-自巴西开始访问行程中,整理各种相关连结;新闻学教授Marc Cooper也写下向来文句精炼的评论;Leftside迅速写出较为直白的分析,还贴了一张很棒的照片,让人们看到布什下榻的希尔顿饭店前就有贫民窟;Made in Brazil则提到25岁模特儿Junaína Bueno遭逮捕的消息,根据《Brazzil Mag》的报导,「一名可疑警察上前盘查,要求女模将包裹身体的巴西国旗打开,结果发现女模身上只穿着比基尼泳装,于是以裸露猥亵罪名将她逮捕」。 Jose Murilo Junior每周都为我们整理并翻译葡语系部落客的文章,相信也会包括许多有关布什出访及抗争的第一手报导与分析,也相信布什前往乌拉圭后,当地警方也得辛苦加班了。

1 三月 2007

塞内加尔选举: 总统瓦德又将连任?

原文: Senegal Elections: Towards Anotehr Wade Term?作者: Alice Backer译者: Leonard校对:Portnoy 报纸头条“塞内加尔要让自由回来”。R-Nesto摄。 昨天是塞内加尔选举日,约一个月前开始,社会上便爆发暴力冲突,多数当地部落客希望现任总统、社民党主席瓦德(Abdoulaye Wade)落选,现年80岁的瓦德自2000年就任至今。此次共有15位总统候选人,有些代表政党出征,有些则由联盟背书[FR],但从最新民调看来,瓦德还是会续任总统。 还有第二轮选举吗? 部落格“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向来猛烈批评瓦德,目前感到相当悲观: 除了Ousmane Tanor Dieng与Idrissa Seck两位候选人,其他竞选阵营都未发表意见,两人主要质疑执政联盟的得票率,但似乎愈来愈多人都选择接受瓦德胜选,第二轮选举似乎也愈来愈不可能。 这个部落格当然也怀疑选举结果的真实性: 公告结果可信吗?我们怀疑选举过程能否相信,怀疑未投票的选民数,怀疑投票器材屡屡故障,再加上执政党反民主态度,都使人民难以接受选举结果。 Seckasystème则用以下几句话总结整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