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四月, 2007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与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对: Leonard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博客圈热烈讨论。费斯(Fez)约有1百万人口,是摩洛哥最精华的城镇,当地还有一座历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学──Qarouyine大学,然而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变迁及发展,费斯居民似乎被遗忘了。 居住在费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博客Everything Morocco上写道:「在公元2007年的今日,费斯的贫民窟称号,可说是名符其实,当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强餬口维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质疑费斯的城市独特性,并表示:「表面上费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颗宝石,但该城吸引观光客的特色在哪里?」(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别发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与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驳纽约时报报导,且鼓励美国当地读者到费斯亲身体验。 Morocco Time博客Liosliath也不赞成将费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称号,并表示:『除了主要观光景点之外,该国仍有许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22 四月 2007

伊朗:被囚教师、核能典礼及英国海军士兵

上个月伊朗人欢庆新年,同时深思回顾过去十二个月以来,政府是进步或者完全没有;一个月后,这些相同的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核武危机、经济问题与人权议题;当局上周举行一场核能典礼,同时有多名教师被逮捕,伊朗的博客圈正讨论着所有这些议题,并且没有遗忘英国海军士兵风波的后续演变。 在教室与监牢之间的教师们 在许多城市包括德黑兰及哈玛丹,教师们为诉求提高薪资已开始在三四月进行和平示威活动。 感谢一位优秀的相片博客Kosoof,我们能见到这些三月在德黑兰的示威活动之一的种种照片。 根据一个报导有关教师议题的博客”粉笔与心情”(Chalk and Heart),大约四十名教师于四月被捕并遭当局指控计划罢课及示威,根据省政府说法,多数教师都已获得释放。 博客补充说三名在国会示威中遭逮捕的教师被移送到德黑兰的艾文监狱。 对当局声称在德黑兰被逮捕的教师因为筹划罢课与组织抗争,不配称为教师,该名博客感到讶异。 教师联合会博客已公布被捕教师姓名,并补充教育部长可能会被国会传唤且因这次的事件遭弹劾。 博客ZaneIran于星期天与星期一写到:鉴于展现团结,许多在哈玛丹的教师拒绝到校。据博客指出:星期一当天,学校处于半关闭状态。 总统的眼泪与实际的挑战 Jomhour质问阿玛迪内贾:如何能在核能典礼上宣布为工业目的而开启核浓缩时,喜极而泣? 他提醒读者:同一时间45名教师因要求更好的工作条件于德黑兰入狱,女性社运人士身陷囹圉,类似的新闻层出不穷;但尽管有这些坏消息,总统依旧由于核子发展获得感动。 前任副总统穆罕默德·阿里·阿塔西(Mohammad Ali Abtahi)说: 在去年的盛大典礼后,谈判代表在核浓缩这点上已发现一种与世界各国合作的方式,这两种针对伊朗的方案尚未核准;在今年核能典礼再次于昨天举行后,我们的合作国变的更认真了而我国将幸免于更多即将来临的危机。在这场国力展现的大成功典礼后,我们应当解决我国的国际问题而不是变的骄傲自大;假如能做到,则幸福将散布于所有必须遭受制裁问题的伊朗人之中,虽然伊朗的历史充斥着机会的丧失。 更多关于英国海军士兵的消息 博客1984写到:海上危机引起油价剧烈上涨为伊朗政府赚得1.67亿美元,这场危机最重要的结果是伊朗在石油市场的改变与价值,许多人怀疑现在是否会实施制裁。 Azarmeher提到伊朗的政治囚犯一定比英国遭暂时拘留的海军士兵更为煎熬。 过去28年被迫做出电视自白的伊朗异议份子,在他们上电视以前已身处地狱之中;七十多岁的伊朗记者Siamak Pourzand在电视出席前比这些据信年轻且训练有素的健康海兵更加抗拒,正因为Pourzand减重的一览无遗使得人人知晓他做了什么。

18 四月 2007

吉尔吉斯斯坦:抗争每年重演

校对:Justin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ev)两年前遭罢黜下台,这场所谓的「郁金香革命」,带领这个多山小国进入政治开放新时代。 现任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曾承诺要促进经济成长、打击贪腐等,但诺言均未实现,在野势力因此不时便发动街头抗争活动,全球之声过去在这一篇与这一篇内均曾报导。 最近首都比斯凯克又出现了抗争,前总理库洛夫(Felix Kulov)表示: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当然是宪法改革与提前总统大选,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但巴奇耶夫的支持者显然不乐见此事发生,他们决心用尽一切手段维护既有权力。 若要大略了解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氛围,可以看看2006年neweurasia网站上,CXW曾写过一篇文章,令人遗憾的是从发文当时到现在,我看不出当地有任何改变: 对于过错该怪罪谁,每个人都自有一套理论,许多人说一切都是前总统阿卡耶夫的错,好似现在的掌权者过往与他毫无往来一样,我们的诉求很清楚:重新启用工厂!立刻进行宪政改革!吸引更多外资!抗争! 好几个博客也在追踪比斯凯克目前抗议活动的情况: Registan.net的Teo Kaye现居于比斯凯克,带着他的相机与漫画图片记录一切,他便提供首都广场上最新事件发展,注意到街上出现反巴奇耶夫的涂鸦,先前也对政局提出分析: 巴奇耶夫不太可能在压力下辞职,但很可能像过去一样,草率进行宪政改革,关键当然在于巴奇耶夫与库洛夫能否达成共识与协议,另一项关键则是政治人物能否控制得住广大抗争群众。 吉尔吉斯斯坦还有多位博客都进行现场报导,例如morrire[RU]的博客提供相片,在野人士Edil Baisalov也有博客LJ[RU],另一网站「吉尔吉斯斯坦报告」虽然最近无更新,不过也提供不错的背景回顾。 在neweurasia网站的吉尔吉斯斯坦页面上,Tolkun和Mirsulzhan都提出他们对现势的观点,两人都质疑在野势力的动机,也怀疑上街抗议群众其实是受雇的走路工,Mirsulzhan指出: 在野人士已证明他们无力组织大型抗争,群众睡在军用帐篷里,也抱怨没有东西可吃。 他还提到: 两名来自卡拉巴提(Kara-Balty)的年轻女孩在首都广场说:「若巴奇耶夫未响应抗争群众要求,首都将陷入动荡…」,其中一人还表示,有个不认识的人答应她,每参与一天抗议就给她27美元。 居住于欧许(Osh)的Tolkun表示,目前抗争并未扩散至其它城市,他认为现在是政府居上风: 总结今天的活动,我觉得政府现在是以一比零的分数领先,在野人士反而因此失去了部分支持者,人们不满现状,又感到挫折,不过这只是刚开始,还不能太早下结论,我们等着看看明天会如何发展。 在博客「罗伯兹报告」里,Sean Roberts也很关心情况,他希望抗争不要出现暴力,但由于过去结盟的库洛夫与巴奇耶夫今日严重对立,让他感到很担心。

17 四月 2007

(短信)瑞典电视台未平衡报导遭投诉

瑞典国营STV电视网去年播放一段长达四小时的节目,内容为祝贺古巴总统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八十大寿,博客「革命之子」后来注意到,「瑞典广播委员会接获19件投诉案,该单位最后认为,这段『主题之夜』节目并未符合电视制作的政治平衡原则」。

15 四月 2007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短信)巴林:还在家国一体时代吗?

部落客Chanad Bahraini嘲笑媒体赞扬巴林的「单一家族精神」,并张贴有关警民冲突的照片,他指出:「所谓的『单一家族精神』,似乎即巴林所有土地与资源皆为单一家族的资产,如果人们拒绝做这个家族的忠仆,就得准备面对『麻烦』」,而麻烦就是指某张照片里,镇暴警察站在镇暴车上,背后还有催泪瓦斯烟雾弥漫。

13 四月 2007

乌克兰:下注尤申科

校对:Portnoy 3月31日,数万名民众参加乌克兰首都基辅两场大型集会,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与政治盟友带着人民前往欧洲广场,抗议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国会;尤申科的支持者则群聚在独立广场,大声支持总统的强硬决定。 4月1日,基辅一切平静无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并指控亚努科维奇夺权,执政联盟则决定违抗总统意志,国会隔天仍正常运作。 人们都在揣测,目前情况将会如何发展下去,而预计于5月27日举行的国会大选又是否如期举行。不过乌克兰民众似乎早已习惯这种未知,毕竟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总统与总理会否达成协议,就算最终协议是成真还是破裂,人民也不会太意外。 乌克兰记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关下注在总统身上的风险: 政治算计 我有些政治预测能力,不过在下赌注时,我不会参加国会是否将解散的赌局,因为尤申科是个难以预言的人物,我无法分析影响他做决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会输。 有趣的是,国内确实有相关赌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热门新闻网站Ukrainska Pravda论坛中,三位成员因尤申科的顽强决定而赢得10美元,还有两人获得20美元,押注总统不会解散国会者赔了40美元。 类似赌注,但有点不太一样,在Ukrainska Pravda论坛里还进行了一场民调[UKR],询问读者是否支持总统,154名参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们要支持他,让他对我们失信,又在复活节前夕撤回决定? Kram:是的,但就连在昨天,我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决定! Matroskin:否,难道这是他当总统两年来,第一次坚定的决定吗? unika便对国会重新选举有些质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满月出现后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她认为满月只会让心理疾病者更加严重,不过她也严肃地表示: 他们可以再举办十次选举,但结果都会是双方平分秋色,无论人们乐观或悲观都明白这种情况,所以为何还要花这些钱、麻烦人们离开工作岗位、让政府瘫痪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为,例如skylump写道[RUS]: 万岁,我好高兴,尤申科终于跨出有尊严的一步,我依然乐见国会解散,因为我们要教教这些菁英什么是民主,不管是欧洲过去的断头台或是乌克兰过去的钉刑,都已不符合时代潮流,现在我们要让他们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选举中让菁英们破产,至少得让他们懂得一些事情。

12 四月 2007

伊朗:另个角度探看英军人质事件

校对:Portnoy 伊朗军队于3月23日于波斯湾逮捕15名英国海军,这起英伊海上危机也成为国际媒体焦点,英国与伊拉克政府均表示,英军当时是在伊拉克海域执行日常船只管控工作,不过伊朗政府认为英军已越界进入该国海域。 自伊朗电视台播出一段画面,其中一名英军Faye Turney头戴面纱,并读出一封道歉信,为违法进入伊朗海域致歉,这场危机也因此进入另一个层次,各位可从这里的相片追踪事态发展。 有些人以漫画记录此次事件,许多人则用文字书写,还有些人的作法极具创意。 道歉画面似曾相识 博客Haji Kensigton[Fa]论及这封道歉信中对战争的批评,他质疑,哪位英国人会相信,自己的同胞在军中服役近十年,到伊拉克作战也近四年,却会在短短六天内由衷改变对战争的看法? 他也语带讽刺地表示,让真主党学生团体处决这些海军,可能还比强迫海军写下道歉信人道一些,他在文章结尾仍然讽刺地说,请处决海军,再叫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自己写道歉信。 Azarmehr提醒我们: 自1979年伊斯兰政权在伊朗执政后,我们便已习惯在国营电视频道里,看到异议份子、反对党或在政府失宠者为自己所犯的「罪刑」致歉,由于太过频繁,一般伊朗民众已不相信这些画面,我对这位英国女兵自愿写信、自愿戴上头纱这件事也持同样的不信任 伊朗得付出庞大代价 Jomhour[Fa]认为,伊朗外交与政治似乎已受喜好冒险的军方人士把持,也觉得此事必已获总统允许,他还提到少数真主党学生团体在外交部的游行,学生们要求伊朗与英国断绝外交关系,并将这几名英军送交审判: 伊朗安全人员常镇压女权人士、教师或劳工的和平游行,但对这些学生却毫无动作,人们说这些学生的主张实在太过激进,连倾向基本教义派的Fars新闻频道都未播出。 Omid Memarian[Fa]表示,他不知道这起事件为何发生,但西方媒体的报导只会让许多声音认为伊朗不该当绊脚石,必须被好好控制。他也指出,许多人将此次经过与1979年的美国人质危机相较,当时伊朗政府挟持美国外交人员长达444天。 是阴谋,还是失去理智? Karriz[Fa]则提到网络社群最喜爱的阴谋论,他说有些人认为,这可能是英军为展开军事行动,故意设下的陷阱,英国平常会要求联合国谴责伊朗吗?他也指出,43%的英国民众支持以军事行动救出被捕英军。 Mr. Behi表示,各国政府都不期待对方能接受自己的说法,伊朗长期为了边界位置与伊拉克及科威特争执不休,他也认为无论是英国与伊朗政府皆不够理性。 是间谍吗? Shahrah Edalat[Fa]指出,英国一直对伊朗怀有敌意,也质疑为何前任改革派政府几年前决定重启英国驻伊朗大使馆,Edalat指称英国外交人员时常成为间谍,故现任革命政府应结束两国外交关系。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