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香港:网路超连结和线上性爱对话,有罪!!

作者:Oiwan Lam 校对:abstract 香港政府一边鼓励每个家庭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又一边努力的严格审核有关性的资讯。当然,性与生育不是完全的有关联,但是我们怎么可能在无性行为的状况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会很快的要提倡试管婴儿吧。 最近被审查是违反规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讨论区贴上色情图片的连结。法院最后判定被告违反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罚缓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担心这件案子: 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这样的事情以法律的强制力带进法院处理。很明显的,有人向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TELA)抱怨,但是他们却可能允许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张贴在讨论区,那,为什么警方要专抓这个个案? 事实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会先以长期的实行来获取结果,但却时常会想藉由将一些很小看似无罪却又好像在危险边缘的案子带进法院,看法院的反应。这样的执行 方式,让我很担忧,我觉得这样对使用者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没有被警告怎样会触法(你不可以只说”因为妳张贴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该”),而且对于提供 者而言这也是件麻烦的事。我还记得几年前,当我还是ISP协会的主席时,TELA告诉我他们对于那些连结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使内容是有关孩童情色。这规定 是何时变的?! 如果一个能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电讯管理局COIAO所定义的“文章”的网路文章,那它可以成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发他人张贴“罪 恶”的先例吗? 我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判定网路连结是不对的,因为连结点会连结到哪里并不是被使用这个连结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连结点后方的内容是随时都可以变更的。 这样将会使得搜寻引擎,或其他的网路架设公司,甚至ISP都会被严重的牵连。香港政府希望他们对网路连结从现在起就开始实行自我审核? 搜寻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个惹上麻烦的。这个案子将会对香港的电信公共建设(包括我们的法律基础建设)及主张要有资讯自由的信誉,造成严重的负面结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吗?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气,而且说他自己一定早已经犯了法了: 看到这样的报导,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没有搞错”,香港几时变了大陆?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过了法?...

28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察遭控侵害媒体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指称,马尔代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队”戕害媒体自由,几周以前,一具浮尸冲上首都马列海边,让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该国警员的虐囚技俩几乎已成暴政范本,死者Hussain Salah虽已入土,但先前尸体解剖与否也曾引发许多争议,相关抗议事件中,警员也曾逮捕记者,更突显警察漠视媒体自由。 然而马尔代夫政府却大肆宣传2007年世界媒体自由日,相较于政府素行不良显得格外讽刺,当天政府举办研讨会,但结果却尴尬收场,例如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发表演说时,支持在野阵营的记者退席以示抗议,场外亦有一小群女性运动人士抗争遭警方制止,不仅夺走民众的标语看板,并扬言逮捕以威胁群众离去。 多次抗议期间,记者不断遭警方骚扰与逮捕,除此之外,司法体系亦迫害媒体自由,当地最受欢迎的在野媒体日报中,便有编辑面临起诉,可能遭判刑入狱;另一名记者Fahala Saeed则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已在狱中,当时Saeed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时,警员趁他不在场搜查衣物,据说找到毒品在其中,但显然是遭构陷。 漫画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车日报》(Minivan Daily,或译《独立日报》)上陈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论煽动暴力,遭判刑六个月,最近才服刑期满出狱。 多个团体于本月访问马尔代夫,包括“第19条”(ARTICLE 19)、国际记者协会、无国界记者组织、南亚媒体委员会、国际媒体支持团体等,他们联名于今年世界媒体自由日发表公开信,关切马尔代夫媒体自由现况。

20 五月 2007

叙利亚:为了全体的线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议题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译者:twmax 校对:PipperL 在我上一篇“释放 Kareem 运动所学到的一课” 文章中,我谈到关于参与运动以及为什么一些被捕入狱和被迫害的部落客们和线上作家能够赢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却很难吸引公众的注意。我也讨论了这运动成功或失败背后的逻辑,并与突尼西亚的网路运动议题做了个比较。 在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对于以下清单的注意,这份清单并不佯装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线上作家、和运动分子们,以及他们暗中进行的倡导运动和论点。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在牢中好几年了,有些则是因为他们在网路上所写 的东西,而被控告或骚扰。他们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个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应该保留对于被骚扰的部落客的支持和运动,而放弃其他遭到骚扰和折磨的线上作家。他们都应该得到我们对于保障他们基本人权的支持。为了传播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间的注意,我希望我们可以从其他人的经验中学到一课。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终结沉默且并使其不再发生的决定性重点。 发表关于要求一个更团结的部落格圈,且对这个由Mistral所制作的影片发表评论的突尼西亚部落客,同时也是名行动者的Astrubal如此说道: 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来帮助释放那些仍然被监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来避免这样的危害。不管怎么作,Mistral 说得非常对,怎样都不如一个非常团结的部落格圈所做的来得要有效率。 为了对于以下议题的报导,和 Kareem 议题比较之下的等级差异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发表了些Technorati 的图表,来显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议题的部落格文章发表数(请点开图片看结果)。这些图表说明了必须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为了揭露某些不正义,并确保 对全部被迫害的线上作家们有着公平的支持,不管他们是否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27岁的埃及人 Abd...

17 五月 2007

危地马拉:老校将拆与教师罢工

校对:mountaineer 危地马拉公立学校教师「再度」上街抗议,要求政府「特赦」,别将他们的「罢工行动」列为违法,此次复活节前抗争已是当地教师这一年第二度罢工,他们的诉求并非改善制度或学校,而是争取薪水上调12%,以下是两项情况的对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区,面对当地市长有意拆除城镇内一所小学,一群教师于是自愿无薪工作。 博客兼记者Claudia Navas则提到市政当局决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长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滥用职权,企图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镇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兴建市场,这将限制许多孩童的受教权,也危及全体居民的人权。 博客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论,他描述整个故事后,再与教师抗争事件两相比较。 危地马拉已有太多问题待解决,(我认为)政府有意拆学校建市场根本是麻木。 2. 虽然教师罢工,教育部仍将发给他们配有微软软件的百元计算机,许多博客都在讨论此事: Javier...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3 五月 2007

(短信)埃及:释放莫南行动

正当各国在庆祝世界媒体自由日,埃及记者兼博客莫南(Abdel Monem Mahmoud)却仍在狱中,因为他先前报导政府虐囚,并谴责政府将平民送往军法法庭审判,于是遭到囚禁。 全球各地有些博客与社运人士因此发起释放莫南行动,他们在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不能放任埃及政府压制莫南的声音,我们必须让埃及政府明白,当他们把一名部落客丢入大牢,非但无法扼杀他的声音,反而让声音更大!」

1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方遭质疑虐杀民众

校对:Portnoy 马尔代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为焦点,4月15日早上,民众于首都马列(Male)海边发现一具身上多处伤痕的尸体,经调查证明死者是名为Hussain Solah的年轻男性,死前几天曾遭警方拘留,虽然警方宣称于4月13日便已释放他,但其间都没有人再见到他,他在那几天也未曾与亲友联络。 数千人因此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谋杀案,但抗议群众后来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队殴打,英国前警方监察员则强烈谴责此事。 马尔代夫民主党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殴并逮捕,他获释后便前往海外就医。 死者家属希望能解剖尸体,以验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却企图尽速掩埋尸体,后来警察建议由斯里兰卡专家在马尔代夫进行验尸,但由于国内缺乏相关设备,家属也拒绝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后政府才同意家属要求,将遗体送往他国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尸体外表上看不出明显伤痕,但目击的数百人都否认此种说法,一名关心此案的医师在MaldivesHealth博客上发文指出,最初检查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下葬同意书,坚持应送往医院进一步检查。 事实是,最先检视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报告,坚持应送往IGMH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死者生前受伤情况,面对庞大压力,这位医师的态度相当值得赞扬,这也是正确的决定。 我国医师一方面因未获许可,故并未验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员缺乏相关技术,就像是各位也不会让牙医割盲肠对吧? Maldives Today感叹对此谋杀案,大众反应却相当冷淡,并对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员在狱中杀害后,社会曾因抗议而引发暴动事件,今昔确实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