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争 來自 六月, 2007

26 六月 2007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区域的大学正经历一股安全部队的镇压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进团体,学生联盟的成员,或是独立自主、敢于怀着异议思想或论述的教授们,不是在这几个星期里被逮捕拘禁,就是正听候纪律委员会的判决发落--有些是被指控为对严格的伊斯兰服装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净化学术殿堂,这样的行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语为“民众动员军”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称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这位什叶派精神领袖、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便宣称,需要对全国各地的大学进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后的两年之内,多所大学被迫关闭,许多学生和教授也遭开除。 以下是几位部落客分享他们对于最近这些事件的看法和忧虑: 数名Amir Kabir大学学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学,伊斯兰学生团体--独立学生联盟举行的年度选举中,数名学生因在校园刊物上登载侮辱伊斯兰共和国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学生们说,他们杂志的标志被人窜改,藉此破坏他们的自由学生联盟。 Cityboy谈到Amir Kabir大学越来越常用暴力手段对待学生: 当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这两个伊斯兰学生基进团体的成员,试图进入位于德兰黑的Amir Kabir大学时,受到校园警卫的攻击。 这里是上述事件的录影: 这位部落客写到: 几位该大学的学生,持续地绝食以抗议对那七名学生的逮捕,他们现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监狱;也抗议藉由骚扰、禁止、驱逐和殴打参与行动的学生,来对他们学术行动施压。 可曾记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义者、前任的国会众议员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动的人士,应该想想当年伊斯兰革命里,发动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后果为何。Shirzad写到,许多伊朗的学生和学者遭到开除,并被要求遵守严格的纪律;但几年之后,当权者回过来看检视他们的决策,发现文化革命没有是发挥功效的。 尊重或污辱? Kadivar感到 [Fa]学术殿堂深陷危机,她谈到那些被拘捕的学生。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和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和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10 六月 2007

土耳其:土耳其将走向另一次政变?

土耳其总统大选日益升高的紧张情势,导致了更多的抗议活动。军方甚至发表声明,暗示如果总统候选人Abdullah Gul当选的话,军方可能发动会政变。国家该做些什么?如同许多土耳其部落客所说,坐在电视机旁静观其变,看着这场选战的进行,看着电视上播放着在伊斯坦 堡抗议活动的画面,看着改变到来的征兆。本周的Turkey is Typing的焦点是土耳其人民的等待,等待未来。 选战 Erkan’s Field Diary谈到土耳其总统选战的媒体报导: 不像是高收视率应该发生的时间,但这是不寻常的时刻。在昨晚的媒体大事 BJK-FB derby后,另一件媒体大事紧接着到来:人们在星期五的中午群聚于电视前,观看在土耳其国会中所进行的总统选举实况转播。 根据我所听到的,一开始是参与选举的政党间对于367或184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的技术性合法见解之争。主要的反对党CHP宣称必须至少有367位 国会议员出席才能开始选举,但执政党坚持只要184位出席。他们都以宪法条文为根据,但根据我所了解,后者的说法是正确的。 在土耳其,总统并非由人民投票,而是由国会议员选举产生。而众所周知的,执政党在其政府的作风上有伊斯兰化的倾向,与较为世俗化取向的政党不甚相符。杯葛总统候选人的其中一种方法,是国会议员在第一轮的选举中缺席,让选举的合法性有所争议。Mavi Boncuk告诉我们关于选举争议的法律流程所需耗费的时间资讯: 宪法法庭总长Tülay Tuğcu表示,取消总统选举的申请,只需经过几天法庭的程序,就可以宣布裁决。但在最近的一个声明中,副总长Haşim Kılıç指出,法庭需耗较长的时间以便能让宪法法庭成员能检视情势的细节。 Kılıç表示,根据法律,宪法法庭的成员有权要求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来检视国会的章程以及相关宪法的规则,以决定当时参与总统选举的国会议员人数是否足够。 Talk Turkey向我们说明总统选举的过程以及以对比的方式举了一个绝佳的例子,说明土耳其的选举像什么: 想像最高法院有个职缺。再想像这是总统选举的几个月之前。想像跛脚鸭总统提名替代人选,然后再想像反对党威胁杯葛提名的程序以及要求进行总统选举。原因是,自从上次选举后,土耳其的的政治倾向有利反对党。因此,任何政府职缺应该考虑到下一次选举的结果,从而决定适当人选。 事实上,参议员的选举每六年举行一次,众议员则是每二年一次,而总统每四年选举一次。这被称为制衡。这是游戏规则,如果不是选举的结果在数字上的歧视对执政党不利,这个规则不会改变。 以上的想像情节正在土耳其上演。普选在几个月后就要举行。虽然机率很小,但执政和反对党之间也许会有大量的席次变动。上次的普选距今己有五年的时间。而现任总统的七年任期在5月16号结束...

乌克兰:政治事务过量

4月2日,乌克兰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宣布解散国会并提前选举,但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及其盟友则主张总统无此权力,(这里与这里有 先前全球之声的报导)。本周,尤申科将新上任的检察总长皮斯肯(Svyatoslav Piskun)解职,他的立场亦倾向亚努科维奇,内政部长图什柯(Vasyl Tsushko)因此指控总统滥权,镇暴警察则搜索检察总长办公室,尤申科的回应则是将内政部下辖军队改由总统直接指挥,亚努科维奇同样批评总统作为,内 政部则表示将拒绝接受此项命令,引发外界不解,究竟内政部下辖军队的指挥官为何人,隔天尤申科将更多军队调往首都基辅,不过多数在途中便遭代表政府的交警 拦下。 此次冲突极为复杂,结果也尚未浮现,不过有一事可确知,无论这些政治人物究竟是代表何种政治势力,民众都深受政治事务过量(及气候异常炎热)所苦。 当地新闻周刊《Korrespondent》两位记者于5月25日时,在部落格(RUS)上提及乌克兰近来的政治与气候情况,以下为部分内文。 《Korrespondent》总编辑Vitaliy Sych: 我觉得,政治人物所见的现实已与我们毫无交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在电视上所见情形是:国会打算弹劾总统,总统企图开除总理,宪法法庭法官遭指控收取数百万贿款。观众看了之后心想:那又如 何,一切都已失去意义,重要的政治消息那么多,多到已失去所有价值,如果明天电视上播出总理或总统闷死并吃掉三个婴儿,人们的反应也只是:真是有趣啊。 乌克兰政事已变成一出肥皂剧,永远不会下档,对人民生活也不再有任何影响。 本地企业家对此早已心知肚明,过往选举将届,都会使多数重大计划延后一年,但现在人们早已不注意选举,因为选举已成常态,昨天我 读着英语的《基辅邮报》(Kyiv Post),我也曾在那间报社工作,乌克兰从未像今日一般,吸引如此多外资前来,从前大概每个月报上会有一间消息,报导市场上新增某件大型投资案,现在每 周都有五、六则类似新闻,就连国际评等公司的经济预测报告中,乌克兰也已终止跌势。 一般而言,政局不稳会使人感到焦虑,但现在人们一点也不在乎。 一切都结束了,政治已悖离人民生活。 但拜托告诉我一件事,如果我明天出城去烤肉过夜,而政府刚好宣布首都进入紧急状态,他们还会让我回到市区吗? 《Korrespondent》国家版编辑Olga Kryzhanovskaya:...

7 六月 2007

新加坡:缅甸侨民连署拒绝重覆纳税

新加坡的缅甸部落客指出,缅甸民众正在发起“拒绝双重课税连署”活动,最终希望将连署交给新加坡总理。 海外缅甸民众除了得向驻在国缴税之外,还要交税给当地的缅甸大使馆,若不从,大使馆将拒绝提供任何领事服务。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缅甸双重课税政策的背景介绍: 例如居住于日本的缅甸民众,便要将所得的一成上缴缅甸驻东京大使馆,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圆;美国侨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给驻美大使馆,通常金额约为65美元,而且这些侨民都已经向美日两国政府纳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南韩、澳洲的缅甸人面临情况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国,因为英缅两国签署了税赋协定。 这份连署书内指出,尽管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于1999年签定,并于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缅甸民众仍得两边纳税,因此才发起行动,希望获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动与协助。 DTASG团体表示: 在法律专业人士建议下,我们已根据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第26条规定,与新加坡税务单位进行数次沟通与讨论 依据第26条,新加坡税务单位已正式研究此项问题,下一步应与缅甸税务单位进行沟通。 此协议显然对缅甸民众有利,我们也已拥有清楚的策略与行动计划,不仅保护自身权力,更要让此事圆满解决。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与TZA呼吁读者尽量散播连署活动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缅甸劳工能团结,共同参与这项活动,让新加坡总理必须与缅甸政府协商遵循协议。 参与此计划的人们成立了DTASG部落格,从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缅甸劳工都可上网填写连署书,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载及寄送地址。 连署书内请填写姓名与证件(签证、护照)编号,更多活动资讯与必要表格请见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对:Portnoy

4 六月 2007

叙利亚:自由与人权的黑暗一周:回到审查制

作者:Yazan Badran 译者:nausicaa 校对:Portnoy 对叙利亚的自由和人权来说,上星期绝对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跃的律师兼人权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布怀有敌意的讯息与参加非法政治团体”的罪名被判处五年徒刑,接着当权政府对异议份子的打压更形加剧,Dr Kamal Labwani以“破坏国家安全”遭判无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劳动。极为讽刺的是,正当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审判的同时,离国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钟车程的不远处,总统Bashar al-Assad正向新选出的国会议员发表演说,在这场会议上,新科议员们第一次正式行使职权来提名总统进行连任,最后的结果将在这个月不久后的公投决 定。 当我正在写这篇报导的同时,从大马士革(Damascus)传来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处三年徒刑的消息。这两位经验丰富的社运份子遭判处“散布错误讯息、鼓动宗派冲突、削弱国家情感”的罪名。 这是自2001年的“大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来,当权政府对公民自由和社运份子最严重的一次打压。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决下来后,大马士革中央监狱(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发表了公开声明和一封信,叙利亚部落圈里许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转载这封信来替这些诉讼案寻求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