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六月, 2006

维德角:北约的战争游戏

原文链接:Cape Verde: NATO war games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Concoction 报导了北约组织在维德角进行的战争游戏....“矛盾就在于七千名的北约组织军队‘攻击假的恐怖组织基地,在虚假的石油战争中与暴徒、分离派系纠缠…’因为非洲根本没有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北约的小孩子非得玩起战争游戏?”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摄影博客

原文链接:Photoblogging Sarajevo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molitaire 校对:Sweet 萨拉热窝一座经过修复的建筑,图片作者Seesaw/Quod/Zdenka Seesaw(即Quod, 即Zdenka)在巴尔干剪刀写作有关巴尔干各国的博客已有一年半之久。 这是她与摄影缘分的由来:    在萨拉热窝出生,在萨拉热窝经历战争,在萨拉热窝生活。现已退休。一月份买了佳能A75,发现恋上摄影。 Seesaw的萨拉热窝照片可以在萨拉热窝图片博客(来自萨拉热窝的照片,通常难得一见)和Flickr看到。 Yamika_Gulag也在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上写作关于巴尔干半岛的博客。他在Flickr的推荐书上这样描述Seesaw的照片:       Quod的萨拉热窝照片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照片!它们有种可爱而节制的品质。我同样欣赏她贴的波黑老明信片,叙述着往昔烟云。

阿富汗:一个美国士兵的看法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Afghanistan: An American Soldier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在阿富汗的美国士兵AfghaniDan 讲述了他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和种种体验。这名博客写手写道:“统治者那筑篱重重的花园让你清楚地知道,阿富汗同其他任何地方一样,政客们的生活非同一般。粉红墙外的人们也许在尘土中挣扎,但对墙内的人而言,生活是美好的。

以色列:园篱下的生活

  14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Life over the fence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Morris2039 校稿:Sweet 一位耶路撒冷的吉普赛人问他巴勒斯坦的朋友是否可以参加她女儿的婚礼,那位朋友说:“我会的,假如我不在监狱的话。”他告诉我,在她女儿婚礼的前一天,他得去法庭接受审问。 为什么会这样? 他邀请了两位年约六旬的朋友到他家做事。这两位朋友与他相识已久,常在他家做手工活。但不幸的是,隔离墙筑起后,他的朋友不像他是个围墙内的耶路撒冷居民,而是身处隔离墙外、被认为是加萨走廊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依法律,除非经过许可,不然他再也不能邀请他认识一辈子的朋友们到家里,即使只是喝杯咖啡.。 好了,他和朋友被检查他们身份证的警察逮到了,他可能因此被判六个月的监禁(就算这些“入侵者“完全没有前科)。 他不想问老朋友是否得到许可,他只想如从前一般邀请他们过来。他的邻居和他一样。因为,这个隔离墙,把原本统一的城镇分成了两半……

朝鲜:准备试射飞弹

  13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North Korea: Missile test coming 作者:John Kennedy 翻译:Portnoy“恭喜了,朝鲜!”Robert J. Koehler在The Marmot's Hole回应了朝鲜即将试射能够击中美国的飞弹传闻,“很快你就有能力确保美国将南韩变成戒严孤岛,而你们依旧不能靠钸过活”。

巴勒斯坦的一周:海滩上的悲剧

  13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This Week In Palestinian Blogs: Tragedy at The Beach 作者:Russia: The Mennonites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这周发生的悲剧和由此带来的震撼紧紧地抓住了巴勒斯坦博客写手们的心。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导致妇女和儿童在内多名平民的死亡,因此有人称它为“血色星期五”。  当时巴勒斯坦人正在加沙的一个海滩上堆砌沙堡,享受家庭的欢乐,然而以色列的炮击打破了这一天的宁静。博客写手和人权活动家Mona El-Farra,用一个在此事件中丧失了双亲和三个兄弟的小女孩的故事,很好地描述了这个场面。    Moi贴了一段从袭击后的新闻报道中摘录的视频,他难过至极地说:    “我无法让她的声音从我脑海中消失。当她开始意识到躺在她面前的父亲已经死去,她的尖叫声穿透我的身体和灵魂,‘Yaaaaaaa’的意思是‘爸——爸——’,但她父亲已然不在。她的母亲已然不在。她的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了。”       视频也打动了其它的巴勒斯坦博客写手,Haitham Sabbah就是其中一个。他说:“看到这些以及巴勒斯坦电视台和Aljazeera上的报道时,我和妻子、我的孩子们,都忍不住哭了。”       和博客写手Al-Falasteenyia 以及此刻正远离家乡的加沙居民Laila El-Haddad 一样,Khaled Nazzal 无法克制自己的无力感。他说:“我们打电话给我阿姨,她在加沙北部的al-Awda医院工作。她现在处于歇斯底里状态,而她是个平时极少失态的人。”    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巴勒斯坦的这一周发生了骤变。在本周的早些时候,Amal Amireh 还在想着Judeo-Arab 音乐的传承问题,并对其有些有趣的想法,然而最近的这件事情,让一切都变了样。  世界杯开幕时Moi写了一个有趣的剧本:《世界杯上,我们听天由命》,它描述了巴勒斯坦国家队为了参加世界杯而组队和训练时遇到的种种困难。与此同时,May at KabobFest谈到了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对看世界杯转播的订阅费太高,而一致表示愤怒。 Ohoud 很高兴地得知拉马拉市的一家餐馆制造了世上最大的Tabouleh.(巨型阿拉伯传统盆菜),该市由此创造了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  在其它地方,国际运动组织(ISM)举办他们一年一度的、七八月时举行的“自由·夏季·运动”活动。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一些试图阻止他们的诽谤性攻击。但不管怎么样,这只是激励了他们去完成非暴力反抗的任务。

炸裂!伊拉克博客圈

  8 六月 2006

原文名称:Explo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原文作者:Salam Adil 翻译者:PipperL 校稿者:Portnoy 终于有一些消息是主流媒体和博客一致认同的。今早伊拉克总理宣布“我们已消灭了扎卡维”,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震撼了伊拉克的博客。 Truth About Iraqi’s 是最早揭露这个消息(的博客)之一: 如果这消息为真,地狱等待这位名叫“扎卡维”的人物已经很久了。 不再有对抗什叶派(Shia)、逊尼派( Sunni)或任何人的四小时长演说。 本·拉登的末日到了吗?让我们希望所有这些人渣都被除掉吧。 然而,我希望这不会停止或转移哈迪塞大屠杀(译注:HADITHA MASSACRE,发生在2005/11/19,美国海军陆战队被指在哈迪塞镇屠杀24名伊拉克平民的事件,进一步资料可见wikipedia])的焦点。调查必须继续进行,那些杀害伊拉克平民的人必须被惩处。 Iraq The Model (译注:博客名))也提到此事。Omar十分高兴。至少,他说了下面这句话: 恭喜伊拉克。为了这场胜利,恭喜整个世界。 另外,他还提供了扎卡维身亡时所在小镇的一些背景信息。 高兴之后,还有深入的分析: Riot Starter则有点怀疑: “当我听到这消息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场胜仗来的正是时候,是吧?”对不安于现况的总理来说,这场胜仗的确来的正是时候……而且对所有的政府而言,他(指扎卡维)正好是一只理想的代罪羔羊。但是,如果真有此人,而且有不少手下,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更害怕吗? 如 果真有此人,他的手下仍然幸存,他们一定非常生气,而且计划着要报复,让所有的人受苦。如果他根本不存在……则他的死亡并不会造成什么差别。现在我们的政 府和‘其它的政府’的脸色会变得很差,因为他们不能再把一切都怪罪在‘伊拉克杀戮教派和恐怖的教父’的头上,因为他们已经宣布他的死讯。这件事有好有坏, 他们宣布他的死讯,为的是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好人,只可惜好景不常。” Fatima想得很深: 我的看法如何呢?……伊拉克人已经受苦了数十年,从战争到战争到战争到国际制裁到战争……他们已经累了。他们想要继续生活。国家遭到侵略,让他们很不高兴,然而被侵略之后,国家的安全与和平持续向下沉沦,这让他们更不高兴…… 我可以有把握地说,大多数的伊拉克人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很快乐的,甚至是狂喜的。但也有人疑虑重重。扎卡维并不是单人军团,他有很多手下,他们可以在没有他的情况下继续恐怖活动…… 我不诅咒任何人去死或遭到惩罚,即使是那些伤害我的人。我只希望他们获得指引。我想扎卡维也许以为他能达成好的目标,但是他完全用错了方法。愿主指引我们正确的道路,并容许我们步上正途。 最后,这里有些博客圈里给他的道别语: Hammorabi: 毫无疑问,扎卡维下了十八层地狱。他那肮脏的双手沾了许多无辜孩童、妇女和男子的鲜血。 在纳杰夫(Najaf) 和 喀巴拉(Kerbala) 的圣城现在有许多庆祝的活动正进行着。另一方面,他在当地的同伙,还有他在海外的同盟,例如Al-Jazeera Qatari 电视台和其它阿拉伯激进恐怖暗杀团,则满是伤感和震惊。 扎卡维和他的鹰犬直坠地狱,这是他们这种人所能有的最差结局。 Zappy: 这个杂种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