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6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八月, 2006

23 八月 2006

黎巴嫩:停火后一周

原文:Lebanon: One Week after the Cease Fire 作者:Moussa Bachir 翻译:Portnoy 校对:也是我 大部分的黎巴嫩部落格依旧在讨论战争以及战争带来的后果。有些人贴了黎巴嫩人试图重新恢复正常生活以及他们努力重建败壁残垣的照片,其他人分析政治以及社会层面的影响以及未来该做些什么,当然也有些人写自己的个人感受。这里有些例子,希望你读的愉快。 Blogging Beirut发表了几张美丽的照片以及数则影片,叙说着人们踏上临时搭起的桥,越过河流,回到自己的村庄。贝鲁特的夜生活再现也是重点之一。Blogging Beirut写了这篇文章谈到Al-Khiam监狱/博物馆被破坏的事情。 Zeina发表了她如何努力地清理吉耶赫(Jiyyeh)发电厂被炸弹攻击后造成的燃油外泄。她也在同篇文章中描述了她对战争的感受: 如处地狱的一个礼拜。 过 去一周时间过的好缓慢,而且好难受,就好像上个月的惨况统统又在这周快转重播了一次,而且自从停火之后,我们动的好慢。上个月,我只想着所有事情赶快结 束…现在,我不知道要从何处开始着手。上个月,我会刻意试着麻醉我自己,因为我害怕地不想去感受任何事…今天,我乞求我的感受赶快回到我身上,因 为要是没有感受,我活不下去。 中东需要什么?又不需要什么?Les Politiques的Sophia写下了一些答案: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是谁在阿拉伯-以色列的冲突间率先展开恐怖主义的?根据愤怒的阿拉伯新闻服务,答案在这。 贝鲁特Beltway的Abu Kais对战争的结果有话想说:...

12 八月 2006

母乳哺喂日与印尼国防部长在blog上提及中东问题

翻译:Fool Fitz校对: benorken 当 公民记者或“庶民”blogger发表他们对目前中东情势,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冲突时,一直都是出于内心的。他们写下任何他们想表达的,不考虑其所可能引发 的冲击。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例如印尼,若担任部长之职,势必就会在想大声说出心声时遭遇困难,在个人言论与部长职务之间如走钢索般举步维艰。也 因此,如果想读懂他在“字里行间”隐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况;身为印尼国防部长,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拥有blog的部长。他从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导国际关系的教授。 他最新张贴的文章是关于从不同角度评论当前中东的冲突,特别是从外交的观点。 对于无能的联合国和态势笨拙的美国,他写道: 如预期中的,联合国在纽约发表了哀求般的外交声明,强调它的无能为力,它无法对主角们采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国国务卿宁可笨拙的期待“数日、而非数周的停火”,但我们可以发现,随着以色列和真主党用飞弹和火箭的相互攻击越来越猛烈,她的话逐渐变少了。 甚至阿拉伯国家中也出现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个国家与政府的领导者,在寻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国的战略态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阐述以色列和真主党都曾在他们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国和伊朗--的背后行动。 这场冲突的根源为何呢? 愤怒、恐惧、深刻的仇恨与偏激的言词,激起了猛烈的敌意;两方结合了个人与群体所受的苦难,让这场武装冲突变得无法控制。 他认为这场战争会比预期中来得久,因为: 真 主党找到一种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广阔而分散的地区巧妙地部属火箭和飞弹,在整场战争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党的人民和军事资源不受损伤,它就可 以忽视停战的呼吁。在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之下,以色列的防卫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战协议,但前提是必须让它感受到真主党的势力已经被摧毁;若没有,则一切免 谈。双方皆不愿被认为对无条件的军力撤减让步。如此冗长的军力耗损战持续着,而停战的外交构想将等到双方达到适宜的军力平衡才会实现。 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回响:...

3 八月 2006

斯里兰卡:正在升级的暴力冲突

伊朗:学生领袖狱中之死和黎巴嫩

校对: Sweet Akbar Mohammadi这位伊朗学生领袖近日因为绝食抗议而死在监狱中。Akbar Mohammadi第一次被捕是在1999年维安警力和德黑兰大学的学生的冲突中。据报道,Mohammadi的父母一到伊朗即遭逮捕。许多博客写手对这则新闻感到十分震惊。人们通过在博上撰文或作图等不同的方式分享着他们的想法与感受。 永恒的自由 Nikahang是漫画家与博客写手中的翘楚。他在自己的博客和Roozonline网站上画了一幅漫画,纪念Mohammadi。 <!–[endif]–> 从Zahra Kazemi到Akbar Mohammadi 好几位博客写手将Akbar Mohammadi的死与Zahra Kazemi的死作比。前者是加拿大籍伊朗人,也是摄影记者,在十分可疑的情况下, 死在牢中。Jomhour提醒我们加拿大籍伊朗摄影师Zahra Kazemi的死与Akbar Mohammadi的死有许多相似点。他说,Mohammadi的尸体未经过任一位家人与律师的同意就下葬了。还有,死者的父母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当局想要避免任何示威抗议行为。当局应该回答为什么他们拒绝独立医师检验Mohammadi的尸体。我们记得亡于狱中的摄影记者Zahra Kazemi是在什么情形下被埋葬的,而我们会以比忘记Zahra Kazemi的死更快的速度忘记Mohammadi的死。 他写道: “Akbar Mohammdi的律师宣称他的死因令人怀疑,并且表示在真相揭露之前,尸体不该下葬。Akbar的父亲比Albar更早逝世,当他也在为抗议被逮捕而绝食时,他说儿子被酷刑折磨过。 ” Hanif Mazroi说如果四年前当局就处罚了谋杀Zahra...

1 八月 2006

黎巴嫩:在第三周的以色列战争中,黎巴嫩的Qana II

翻译:PipperL黎以战争持续成为大多数黎巴嫩部落客的焦点。在这第三周里文章的主题包括经验、期待和对情势的反映。本周的高潮是以色列对Qana一间避难所的轰炸悲剧。这个意外引起许多部落客的愤怒,并反映在他们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达了他的愤怒和悲伤,在下面这张素描中诉说了降临在Qana 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问了个问题:当Qana的孩子死于赖斯催生“新中东“的阵痛,他们会哭叫吗? Pierre Tristam 写了一篇名为《 [http://www.pierretristam.com/Bobst/Archives/CN073006.htm#1 Qana的大屠杀,当”再不会重蹈覆辙“不适用于黎巴嫩人时》 ”的文章,在分析本周发生的大屠杀前,先以十年前在Qana发生的大屠杀事件(同样是由以色列造成)来引起读者的注意。 Victorino医生 对于这起意外的反映 : 今日,在清晨稍早时分,Tzahal 的光荣骑士们驶着闪亮的美国制造、美式配备和美国买单的战斗机越过了 Qana。 周日是天主教异教徒礼拜的日子。 而Qana是这些”奇异的耶酥教仪”的发源地,当时统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爱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愤怒的种子 明日将会长成危险的果实: 你 们这些该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这个机遇之地,你们和你们的继父显得多么空虚。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们都一无所有。你们真的认为这样的轰炸可以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