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九月, 2006

阿富汗:在战争与和平之间

原文链接:Afghanistan: Between War and Peace 作者:Farid Pouya翻译:scchiang校稿:Portnoy 阿富汗战士谈论有关这个国家的安全问题。这位部落客说大部分阿富汗人的日常生活是正常的,但是在南部及西部的一些省份,人们的生活--尤其是那些为政府及外国机构工作的人们--不是非常平静。他们感觉不到安全,而且他们正身处敌人的威胁之下。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24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今天的文章多半充满着各种揭露。找出隐藏在伊拉克暴力危机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伊拉克政府这些天来到哪里去了…对于教宗批评伊斯兰言论的第一手反应…拯救败坏国度的方法…如果犹太人跟穆斯林真的能和平相处…为什么有位部落客对美国士兵极为愤怒,如果你读完这篇,会见到很不得了的揭露。 一开始,我要热切欢迎新的伊拉克部落客Marshmallow26,她的部落格名称伊拉克玫瑰就跟她的的文章一样甜美。为什么叫做伊拉克玫瑰呢?Marshmallow这么解释: 我来自伊拉克,而尽管伊拉克人正经历战争以及悲伤;在战场中依旧有盛开的玫瑰,这些玫瑰就是伊拉克人民:拥抱着希望、和平、英雄、以及爱。伊拉克万岁! 如果你这礼拜只看一篇blog,就看这篇: Konfused Kids写下他个人的悲剧。他把那天称为6/11。在六月十一号那天,Kid在伊拉克的暴力攻击中失去了他的好友。他写到: 我的四名好朋友,在六月十一号星期日,被Karada街上的巨大双重炸弹杀死了。没错,四个人,数数…也就是,如果你能认得出他们的尸体的话。永远不会回来了–你能想像吗?因为你们都待在舒适的空调房间里,坐在摇椅上,吸着百事可乐或是Kool-Aid、或是任何你们想要喝的饮料,因为你们的儿女可以安安全全地上大学,你们的配偶睡在远离我这里数百万英里远的卧室,我很想提供你们机会,让你们也来体会看看身处伊拉克的无间地狱有多么疯狂,不论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人。我希望我能塞满剩下的文章…他们都是再好不过的好人。其中两位,我最好的朋友,一位是什叶派;另一位是逊尼派,还有一位则是天主教徒 –这个团结一心的例子再过几百万年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伪善的、虚假的、麻痹我们的电视广告上。 而他回溯了四人中的三位在现场死去的痛苦故事,以及第四个人又是怎么挣扎求生了五天,并且描述了爆炸时的情景。Kid的结论是: 我很抱歉,但是没有一个神智健全的人能够生活在这里…我们伊拉克人太习于在泥巴地上被踹、被拖着走,我们甚至无法理解我们是怎么让自己堕入这个无底深渊。但是,当你环伺周遭的世界,而且再也无法承受任何一点的时候..(…)今天的伊拉克人是诡异且不健全的生物–迷惑、总是偏执、充满着不信任以及仇恨。 这周的政治 有些时候你恰巧看见一个能够稍稍厘清这个疯狂世界的句子。这是一段Konfused Kids他部落格上的某篇回响的回应,他简要地总结了整个伊拉克的暴力情况。 很清楚,看来你对于伊拉克内部的权力争夺只有肤浅的知识,事实的复杂远超过你能想像的。你说的对,暴力大多是贪婪的伊拉克人犯下的,但是这些伊拉克人扮演的是伊朗、美国、或基地组织的前锋部队。伊拉克是世界战争的战场。 在大部分其他的城市里,警察保护学校让家长稍微放心了点。但是巴格达没有那么好。Zappy解释道: [伊拉克的教育部长]的确说过今年教育部的施政要旨就是“学童反恐”,他打算派伊拉克国家警备队以及警察来守卫学校,这让他们成为再好不过的狙击目标…我好奇他的小孩上哪间学校?当然不在伊拉克内。愚蠢的声明引来了更多注意;请远离我们的孩子。...

以色列:难怪他们恨我们

原文:Israel: No wonder they hate us作者:Haitham Sabbah翻译:Portnoy校对: 以色列的锡安主义左派份子很会说…但大家都知道他们没那么会作。Shulamit Aloni好几年来都是以色列国会的成员。当她指出黎巴嫩人民受到的不公待遇时,她的声音很大、很清楚,但是从来没有任何实际行动付诸实行。 她现在呼吁展开和平谈话…太棒了!我们正需要这个。但是在和谈之前,我们需要引领向承认哈马斯政府的氛围。以色列至今不承认哈玛斯是巴勒斯坦的民选政府。要是没有哈玛斯的参与,怎么可能有对话?DesertPeace 这么说。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我有时打算放弃了…当我早上因为炸弹声而惊醒。感觉像是有人把我的心夺走,然后又把它塞进我的身体…就像是台电脑…如果你正在用电脑,结果突然关机,你大概会失去你正在处理的档案,但是前一个版本还会留着。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吗?伊拉克部落客 HNK,于美国做的访问。 这篇文章献给来自伊拉克的声音,接下来我会开始写部落格的情况。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上礼拜都花了点时间缅怀那些五年前撞上美国大厦的飞机上的罹难者,伊拉克的部落格圈则在伊拉克的日常生活中体验什么叫做地狱。伊拉克人又怎么看待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HNK又说了… 我只想要问问你们。自从九一一之后,你们有什么感觉?你们觉得痛苦吗?我每天都感到痛苦。只不过是一栋大厦被摧毁…五年前…而你们依然记得这份伤痛,而且被它折磨。嗯,对我来说,可不只是一栋大厦,我整个国家都被摧毁了,而且还被占领。每天有一千个人死亡,你认为我会忘记这些吗?我无法忘记…如果我活到一百岁,或许我会忘记我的名字跟我的国家,但是我不会忘记我现在正遭受的痛苦与折磨。 你或许可以从这首ZZ的诗中得知伊拉克目前的进展。 礼拜五,太阳乍现, 彷佛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天。 称它为“太阳之日”吧, 但那天我们歇息, 让太阳亲吻我们的肌肤。 … 礼拜五,如龙车辆互鸣喇叭 人们相对微笑。 他们聚集在市场, 拥抱、亲吻, 比较菜价。...

以色列:改变中的以色列道德指针

原文:Israel: Altering Israel's Moral Rudder 作者:Haitham Sabbah 翻译:Portnoy 校对: Liza担忧以色列正渐渐迷失该往何处去。她说:“我听到越多以色列在黎巴嫩冲突中的举措,我就越感到害怕与恶心。这世界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政客和军队怎么会如此傲慢?我们的领袖宣称希冀和平,但是我不时怀疑。行动远比话语来得有力,当我们说我们不是与黎巴嫩的人民打仗,但是后来却发现我们的军队可能已经投下超过一千八百枚炸弹(威力相当于一百二十万个微型炸弹),这不禁使我质疑政府的用意。我无法想像任何可能的场景能让这种行为获得正当性,同时也抹煞了任何以色列想要消灭真主党基地的合法性。”

塞尔维亚:联合国代表 Ahtisaari,与 Kosovo、Metohia 的未来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译者:Ilya 校对: 塞尔维亚论坛的网友在联合国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声明之后,感到困惑与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权来处理与决定 Kosovo 与 Metohia(科索伏与美托希雅,接下来都将以 K&M 代表)最后状态的国际谈判。八月八日在维也纳举行的这一回合谈判中,Ahtisaari 宣布塞尔维亚人应该要为米洛塞维奇统治期间在...

卢安达:记住大屠杀

原文:Rwanda: Remembering Genocide 作者:Lulu Kitololo 翻译:Portnoy 校对: Enanga's pov部落格回顾了一本名为《还未叙说的:在卢安达种族屠杀中发现神的存在》,这是一位大屠杀幸存者的亲身经历。以犹太人遭遇大屠杀后不断持续的记忆反思为比较,部落客Rosemary宣称,尽管已经有许多有关卢安达的书,但是永远不嫌多。

巴勒斯坦:天气预报

原文:Palestine: The Weather Report作者:Haitham Sabbah翻译:Portnoy校对: “夏雨”已经在加萨走廊下了两个月以上,而且还在持续。九月二号,以色列占领部队的这阵北方之风横扫了Beit Hanoun的小镇,用了全部的武力,杀害了一位父亲、他的儿子,同时使他两个女儿重伤。看情况,这段时间内低沉的云块已经移往该国别处。看情形,原本针对加萨走廊的风暴已经稍稍转向,开始前往西岸,那儿有很多人被检查哨挡下,其中许多是要赶往医院的怀孕妇女,Cristopher Brown说。

苏丹:安全上的Catch-22

原文:Sudan: Security Catch-22 记者:Lulu Kitololo 译者:TRUST 校者:Portnoy 鉴于联合国安理会同意派遣维和部队进入Darfur,在观察到对于刚果地区的不稳定的危机而渐升的不安与恐惧,Head Heeb讨论一个在两难处境下的国家。 (译按:有关Catch-22这个词的意思,请见wiki [EN] [中文];简言之,是指两难或恶性循环的局面。接触地球村有 对Durfur危机的相关介绍。Head Heeb的文章是说,尽管UNSC已经决议派维和部队,维持今年五月苏丹Darfur地区的内乱停火合约,但是目前UNSC的议案是进入苏丹需要该国政府 同意,问题是,苏丹政权的回应并不友善,加上非洲联合部队将于十月离开,而民兵组织的派系分裂,以及因为过去民兵攻击人道救援者而弱化的国际人权力量,恐 怕会出现一段安全真空期,让Darfur的人道危机再度加剧。相关连结:Darfur Conflict in wiki;纽约时报社论则评论了中国这个UNSC常任理事国之所以一直站在出兵维和的反方,甚至成为苏丹不人道政权的支持力量,是因为中国有7%石油来自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