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War & Conflict 战争和冲突 來自 八月, 2007

29 八月 2007

苏丹会永远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吗?

随着苏丹博客圈持续地成长,我们观察到愈来愈多的活动、并且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请允许我带领你进入最近的对话。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苏丹博客,正在苏丹度过他的假期。他写了一篇文章 表达他对于此地人们开车习惯的鄙视: 在苏丹的人们开车就像他们百年前骑着骆驼和驴子一样。完全没有什么交通规则。十字路口的优先级由人们的胆识所决定。就算有看到红绿灯,也是设计不良,如果你照着号志行进,那么你一定会撞车。说得更清楚一点,想象两个对向的灯号,一个是给直行的,一个是给左转的,两个同时都是绿灯。所以如果你要左转或是回转,你就要留意对向来的车子。因为对他们而言,也是绿灯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苏丹博客,叫作 SudanEase,谈到最近苏丹所发生的洪灾: 今年苏丹的八月雨季对于苏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场灾难。政府在一些不显著的议题上耗尽了他们的资源,例如新货币的设置(译注:苏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后改用 SDG 作为唯一的官方货币,之前是使用SDP,详情可见这里的相关说明)。由于只有少少的资源,并且孤独地面临着此一困境,这个国家没办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无助、且遭受到严重批评的政府只能被迫视而不见。直至目前为止,有67,731栋房子毁于大雨,其中31,540栋损坏无法修复。 Kizzie 对于分割苏丹有个随想: 大概四年之后,苏丹将不会是非洲最大的国家。 Daana 觉得这让人感到哀伤: 我刚刚读到 Kizzie 的随想,让我感到哀伤。那真的是我们朝向的未来吗? 真的完全没有希望吗? 连一点点也没有吗? 我想我们从未给这个国家一个生存的机会。从大不列颠殖民地的分割为二政策施行开始,从彼此合作转为互相对抗。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想要给这个国家一个机会? 在庆祝他的博客一周年庆之后,Black Kush 告诉我们一个消息,关于Sami El-Hajj...

25 八月 2007

巴基斯坦:部落客讨论在伊斯兰堡的炸弹攻击

上个月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一场声援被停止职权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示威游行中,遭到自杀炸弹攻击,造成至少10人死亡。在军队向红色清真寺发动攻击之后(中文/英文),巴国的部落客一直密切关注政治的发展。Metroblogging Islamabad在爆炸发生的数分钟内,发布了这样的讯息: 这一连串的暴力事件,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上星期红色清真寺一案所造成的余震之一。 All Things Pakistan提供了一些照片(注意:这些是在爆炸现场拍摄的照片),虽然报导本身并没有太多说明,其后的回响讨论到了爆炸案及穆沙拉夫(Musharraf)政府: 那自杀炸弹案件就在离我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发生,爆炸的威力非常强,阳台那一侧的窗户都被震破,还把锁住的木门吹走了呢!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是因为它发生在通往伊斯兰堡法院路上的两栋建筑或广场之间。新闻上说目前已有20人死亡,以及相同数目的人受伤。 回响中有人提到,这是否为有人不满穆沙拉夫政权而酿出的悲剧,但其他人不同意。有一则留言指出,为什么此事不只是巴基斯坦的家务事: 这些家伙是对世界毫不关心的恐怖份子,他们心中没有目标,斗争即是他们的目标。这是一群多年来被关在红色清真寺围墙中被教 育出来 的蠢蛋;刚开始,武装斗争就是他们一贯的技俩,但当他们看到伊拉克的自杀炸弹攻击所带来的胜利,炸弹背心成了他们的新武器。他们只想计划更多抗争,并相信 能为他们的信仰征服世界。 The Pakistani Spectator则写巴基斯坦一般民众,以及无力保护民众的政府。他指出,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人民的代表来统领国家。 The Canvas谈到电视播放了来自爆炸现场的照片,并提议以如下的方法来降低暴力事件的发生: 面对如此的局势,政府当局这几天应该禁止人民举行像这样的公开游行,以免成为自杀恐怖份子的目标,这是基本常识。首席大法官的支持者应当瞭解,这个国家正 遭遇纷乱的局势,面临盘据在瓦齐里斯坦地区恐怖份子的严重威胁,他们已经宣称将杰出的领袖及政治家当成炸弹客的攻击目标。随着红色清真寺事 件的发展,伊斯兰堡是最近被他们发现的地方。 在媒体部门工作的Rockestani,则讨论到该地区媒体发表的声明,以及上周的四起自杀炸弹攻击。他对国际媒体报导红色清真寺事件的情形提出了有意思的见解: 被布卡*包裹的女子们挥舞棍棒的镜头,让红色清真寺攫获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在这里,一般女性提升自己力量的唯一方法是透过 激进主 义,它似乎在社会上的某一面向里,让女性得到了权力。这是可以理解的,当女性处在如此被边缘化的身份及位阶,激进主义意外地可以让政府及威权者注意到他 们。假如是你不会这么做吗?...

19 八月 2007

哥伦比亚:麦德林城,从绑票危城到文艺复兴之都

第一集“发声”播客节目开拔至孟加拉,介绍当地的Nari Jibon中心,节目中几名来自首都达卡(Dhaka)年轻女子,在该中心一起利用网路会话练习自我表达。这周节目型态有所改变,内容分为上下两集。 节目第一部分中,我们将介绍哥伦比亚大城麦德林(Medellín)的过往今昔及人事,内容包括其动乱历史、当今脆弱的和平局面,以及数学家出身的麦德林市长。日前麦德林市长打算在该市最贫困的地区建造一座大型现代图书馆。 接着,节目第二部份将着眼HiperBarrio计划,多名参与计划的麦德林部落客,在该市山区教导青年劳工使用公民媒体的工具。   麦德林介绍(MP3) [22:14m]: 立即播放 | 以弹跳视窗播放 | 下载   麦德林介绍(AAC) [22:13m]: 隐藏播放器 | 以弹跳视窗播放 | 下载 今天的播客节目邀请以下人物: Hector Aristizabal,InaginAction电影集团董事长。 Adam Isacson,华府国际政策中心(Center...

巴勒斯坦:人民庆贺艾伦强斯顿获释

本周我们将以Taghreed Abeaed这位女士的悲剧故事开始,她死于加萨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边境。Dew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位31岁的巴勒斯坦妇人在滞留于埃及境内与加萨边境超过20天后过世。这位贫穷的妇人(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为癌症所苦,由于加萨缺乏适当的医疗技术,而前往埃及就医。她的双亲及家人诉诸舆论力量,才能将她的遗体带回,举办庄严的葬礼。 超过六千名滞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过摄氏四十度的酷热气候之下等着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些人手头上根本没有多的钱,一位巴勒斯坦父亲只好卖掉他 为孩子买的礼物去支付住宿的费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钱,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时间,或是到处游荡找寻合适的地方闭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几个小时也好。 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来说,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萨,这是令人苦恼、恐惧和痛苦。 但本周有一则来自加萨的好消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很快的有许多文章关于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为武装伊斯兰 (Army of Islam)人质的艾伦强斯顿终于获释。在他遭绑架的期间,加萨的街头发起了各式的请愿活动。巴勒斯坦的记者也为他发起许多请愿活动。在此事件中让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耻。就连小孩也知道绑架记者向世人传达出的加萨讯息破坏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谈论事件发生的原因、细节、后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伦获释说声恭喜。首先,因为他是我们的访客,他是在加萨从事采访工作的记者。其次,他得到释放将有助修正在他遭绑架后,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绘的错误丑陋形象。 在加萨的Dew也感到高兴: 今早醒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总算,在115天的绑架之后。艾伦强斯顿重获自由 :)…“我很高兴被释放了”是他对媒体所讲的第一句话。这个可怜人不抱持一点他会被释放的希望… 我刚看到艾伦离开加萨返回英国的新闻,他说他要放个长假,之后可能考虑再回到加萨…我个人不觉得他会再回来 ;)… 释放艾伦背后进行的协商细节尚未公布,也许稍后会公布,但重要的是艾伦的脸上如今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见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伦,你的梦想最终会实现…保重和再见 部落客们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 (Meanwhile...

13 八月 2007

塔吉克斯坦:一切以发展优先

Asel的整理报导指出,吉尔吉斯斯坦最近物价上扬,其实塔吉克斯坦情况亦然,政府试图管控物价,但目前局面尚未出现转机,根据官方报告,农产品价格成长是人为所致,有可能是本地市场操控者刻意所为,也可能归因于管理不当,首都杜尚别的市长下令拔除市场领导人士的职位,但仍无法解决问题。 或许Andrea Dall’ Olio解释得最清楚,让大家知道究竟民营企业现在的情况与问题何在,他除了提及塔吉克斯坦的经营环境,也引述最近国际金融公司发表的报告:“2006年中小企业眼中的塔吉克斯坦营商环境”,根据此份报告,在塔吉克斯坦营商非常复杂,税赋、许可制度、外贸程序都让中小企业代表面临极大挑战,他希望未来很快能有所转变。 国际援助者的角色攸关塔吉克斯坦发展,但他们所提供的资源却常分配失当,导致最后未达目标,CIPE Development部落格的Anna Nadgrodkiewicz提供几项建议给援助者,她认为国际援助者与当地负责落实计划的非政府组织打交道时,以下三件事需铭记在心: 需保持弹性,让当地组织能因地制宜,规画适合的策略与计划。 双方必须维持夥伴与合作关系。 强调与年轻人共事。 若资源运用得当,将带来极出色的成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Mervyn Fletcher便提及很好的范例,英国非政府组织“儿童人权中心”在杜尚别推动的Firdavsi计划中,便提供社区服务计划给年轻受刑人,并避免他们未来重蹈覆辙。 Beyond the River部落格的Ian提供连结,包括各种有关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斯坦边界议题的文章,跨国毒品走私已成为两国一大主要议题,他认为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与美国协助阿富汗斯坦制定的毒品政策无效。 Vino连结到Henry有关当地宗教改革的文章,虽然他认为法律限制人民的宗教自由,但他也指出,法律背后并非全无来由,过往政治伊斯兰确实对塔吉克影响巨大,实施新法后,至少让政府能够限缩政治伊斯兰。 还有另一项重要消息,Steveie Wonder的部落格连结到一篇报导,指称联合国驻塔吉克斯坦和平办公室(UNTOP)在15年的运作后关闭,终于完成任务,也为当地和平贡献良多。 最后,塔吉克斯坦近来出现新交通工具[RUS],中国制小巴士今日在塔吉克随处可见,虽然厂牌各异,但当地民众统称为Tangem,这是在中国肥皂剧里的护士名字,最近在塔吉克极为热门。 小巴士在中国售价3000美元,但出口至塔吉克便增至5000美元,现在杜尚别市内无轨电车票价10美分、公车14美分、本地小巴20美分、Tangem乘车要价35美分。 原文作者:Vadim 校对:FoolFitz

12 八月 2007

苏丹:部落客凭吊政治先烈

本周苏丹部落格圈有两项重要议题:一为已故政界人物,苏丹前任副总统加朗(JohnGarang)博士,再来则是苏丹政府接受联合国决议,同意维和部队进驻达尔福尔。 Sudanese Returnee在部落格中称许加朗博士: 已故加朗博士也许是苏丹史上最伟大的政坛人士,他笃信基督,来自苏丹南部的丁卡族(Dinka),对苏丹社会问题有不同见解,自有一套真知灼见。 Black Kush也在个人文章 中称许加朗博士: 前任副总统加朗博士是一名自由斗士,两年前搭乘直升机于苏丹南部丛林失事,不幸身亡,当时苏丹民众点蜡烛、献花圈以纪念加朗博士,并发动支持苏丹和平计划,但当初和平的愿望正逐渐走向绝望。 Black Kush另外发表一篇文章,内容关于近日苏丹接受联合国决议,同意维和部队进驻达尔福尔: 苏丹成功发动外交政变,终于同意联合部队进驻达尔福尔。联合国非洲联盟达尔福尔任务团(UNAMID)将接管达尔福尔维和任务:此任务团将以非洲联盟为主要武力,不受联合国第七宪章所辖,不要求叛军解除武装,不以制裁作为威胁。电台广播说,此次联合国第1769号决议文是经过通盘考量决定。 Kizzie如实描绘出苏丹民众的自卑情结: 我们不断自轻,讨厌自己,盼望成为他者,认为他人比自己优越,自己较次等,我们必须将自己从精神奴役解放! 苏丹女孩总希望能有白皙皮肤,梦想嫁入豪门,她们觉得白就是美(他国女性亦如此!) Kizzie的另一篇文章则指出阿拉伯世界对达尔福尔报导严重不足,文中提及的阿拉伯人Nabil Kassem,拍了一部达尔福尔纪录片,名为马背上的圣战士。 The Sudanese Thinker则运用SWOT分析,粗略审视苏丹。 一名苏丹南部医生Konyokonyo写出当地酗酒问题: 数天前,我隔壁邻居被发现陈尸家中,死者友人表示他夜夜酗酒,上周又有另一个家伙被送进我的诊所,病入膏肓,检查结果发现有肝衰竭迹象,他也长期酗酒。 类似的故事不断在祖巴(Juba)镇上演,结局也都大同小异,例如多人被发现陈尸树底,而如今情势愈趋严重,但镇民明瞭当地酗酒问题严重,但并未思考解决之道。不幸的是,民众竟开始在上班时间,就在办公室里喝了起来。 最后,旅居阿曼的苏丹人Amjad再度发表了一篇电影评论: 昨晚我终于有机会跟朋友一起看电影版辛普森家庭。 …总之,电影很好看,但如果你还没看过,我会建议等到DVD发行后再租来看,尽管电影值得一看,但还没好看到非得上电影院不可。...

10 八月 2007

伊拉克:我们赢~~~啦!!!

(3adma 公告了伊拉克足球队在亚洲杯的胜利)由于是一般咸认处于劣势的伊拉克赢得了亚洲杯,我今天有个关于足球的特别活动。 (Baghdad Connect 建议的伊拉克新国旗) 在几年之前,一名以色列人看到我正在阅读一本有关巴勒斯坦的书,他向我指出既然巴勒斯坦人从未真正成立一支国家篮球队,他们怎能自称为是一个国家?嗯,以他的标准,伊拉克本周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这里有些部落客的文字可以证明… Nabil: 我们将不会遗忘此刻的感受,伊拉克人全体团结一致,他们不是逊尼派、什叶派或库德人,他们都只是伊拉克人。今天我们享受着伟大的时刻,笑声与真正热爱他们国家的伊拉克人喜极而泣的泪声交杂,他们不再在意自己是逊尼派、什叶派还是其他什么派别。… 恭喜伊拉克… 伊拉克万岁… 我们总有一天会迎来和平,我们都能回到自己的家园,并且再次成为团结的伊拉克人:逊尼派就是什叶派,什叶派就是逊尼派;库德人就是阿拉伯人,而阿拉 伯人也是库德人或土库曼人;穆斯林是天主教徒, 天主教徒也是穆斯林。这一天不会让我们等待太久,届时权力的罪恶将被扫除,真正的伊拉克人将会带领这个国家再次走向和平。 伊拉克万岁… Ole’ Ole’ Ole',伊拉克! Elyoum yomak ya iraqi. Neurotic Wife: 巴比伦雄狮赢了!你们应该在那里的,你们应该看看所有人脸上的快乐,你们应该看看所有人脸颊上的泪水,这无疑是伊拉克史上最伟大的时刻之一,为了伟大的伊拉克… 巴比伦雄狮赢了!...

6 八月 2007

对南韩人在阿富汗遭绑架事件的回响

7月19号,南韩的基督教传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南方的加兹尼(Ghazni)遭到绑架,绑架这23名传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战士。这些人质是在从坎达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尔的巴士上被掳走。塔利班战士要求南韩政府将军对撤出阿富汗,并以被监禁的塔利班战士交换这23名男女人质。南韩其实早已计划 在年底之前要从阿富汗撤军。当南韩的谈判团抵达喀布尔、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进行谈判时,有个问题出现了:即便政府几次的强烈的说服他们避免到那里,这群传 教者为什么一定要到如此危险的地方,他们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强力主张,应该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传教活动: 在在国内外传教活动已经太多了。如果说是个人的传教活动,没有人有权力可以禁止他们的所做所为。但如果这些活动对国家带来危害,它就应该被法律所限制。我们所归属的这个民主国家,不是一个我们单独生活的社会… 不少像Yundream这样的部落客关注教会这将23名年轻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负责任行为。 关于这件在传教活动(或是说志工活动)时所发生的绑架,我看到有些人说“在他们安全获释回家后,我们再讉责他们”。 我想要说的是关于这个观点。我想要谈的是负责人和教会,而不是这些遭绑架的年轻人。 我举个例子,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召集了20位年轻人,以研究动物生活模式为主题,将他们送往非洲的丛林。那里没有指南,也没有人了解这座丛林。 让我们想像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脱离这个团队,我们必须想到发起这不负责任活动的组织。这不是很自然的吗? 教会送这些年轻人没有不良动机。所以我们必须体谅?因为韩国的法律基于主观判定动机而制定?如果动机是对的,过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吗? “不要过份的讉责”?那真的很可笑。任何来自政治、法律以及大众传媒根本不谈论这个话题。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几名年轻人到战地,而没有任何安全设备,且他们正身陷危险之中,这样可以理解吗?但没人谈到这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由于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众传媒和政治人物噤声。只有部落客做出强烈的辩论。 Suya 55批评这样的论点。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那些批评。 一些人甚至说那些遭到绑架的人该死,因为基督教任务的最终目标是殉道。 批评…批评…… 第一次我知道这里对基督教徒没有那么多的同理心。 看来他们比那些暴徒还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环绕过朝鲜半岛。那个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我做这样不必要的麻烦事。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做这样劳累的麻烦事。...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虽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讨论的话题一如往常的还是以政治为主,我决定本周改变关注的焦点。本周的主题不是政府、加萨和父权,而是总结处理一个不同类型的题材-女性的主题。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轻女孩遭到强暴后产子的故事,随之引起全国对于伊斯兰妇女的头巾(hijab )作为保护, 可以预防此类的犯罪(有篇叙述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这里看到)。阿拉伯女性进步之声(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讨论这个案件: 强暴和以头巾遮掩之间有什么关联? 喔,从父权的逻辑来看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女孩或女人遭到强暴,那是因为她的撩拨。她没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这是她的错。所以,一名遭强暴的七岁女孩是如此的应受讉责。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该被讉责,因为他们让自己的女儿如此暴露,所以引诱男人强暴她。 根据这个逻辑,案件中的女孩应该遮掩以保护男人不致受到引诱,而那个强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当强暴者施暴于小至一岁的女孩。我们也应该遮掩那些诱惑男人的女性吗?强暴者施暴于男人和男孩,我们为什么不也遮掩那些诱惑者? 让我们遮掩起整个世界以防强暴者受到诱惑。遮掩起树、遮掩起海,别忘了空气,因为所有都可以是感觉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危险的。 部落客的的回响引发了在以伊斯兰妇女服装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强暴的讨论。Qwaider قويدر 评论: 从这个角度看来,我欣赏约旦政府的法律将强暴未成年者(无论性别)的罪犯处以死刑。我认为这样强烈的后果,应该能对抑止性侵害产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应: 在美国,成年人对成年人的强暴、以及成年人对青少年的强暴(法定的强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决定,而由于这些案件几乎总是由陪审团判决,死刑是否能抑止强暴犯罪的发生还不是很明确。在美国,我所居住的乔治亚州(Georgia)研究显 示,预谋以及冲动暴力犯罪,明显地不能以罪刑的轻重来抑止(包括死刑),因为这些犯罪者预期自己的行为不会被发现或逮补。 〈养育Yousuf,不插电:巴勒斯坦母亲日记〉(Raising...

5 八月 2007

塔吉克斯坦:社会的各种变化

最近塔吉克斯坦博客与专家很关心新的宗教法草案,他们认为该法将威胁宗教少数团体,穆斯林社群也担心改革方案,忧虑若草案经国会通过实施,国内清真寺数量将会大减,除此之外,新法案也禁止向七岁以下儿童教授宗教教育。 草案内有两套限制,其中一套显然直接针对伊斯兰教而来,另一套则是对付少数宗教族群,关于少数宗教的部份我们可以之后再 谈。然而 此法案处理伊斯兰教的方式却特别直接,包括限制清真寺建筑的数量,在乡村地区,每两万居民才可建一座清真寺,而都会区与首都杜尚别的门槛则分别为三万人与 八万人。 StatGuy表示,未来所有福音传教活动都将完全被禁止,他认为“新法案让登记宗教团体的手续与程序极为困难”。 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第20条也要求,申请人必须于登记申请书后附上大量政府及宗教团体文件。 另一项部落圈所讨论的议题则是印度考虑在塔吉克斯坦成立军事基地,这座位于Aini机场的基地话题已讨论多年,但政府仍不愿释出任何讯息,印度博客认为,印度未来将成为国际强权,故需要在国外设置军事基地,而塔吉克斯坦是个很好的起点,Harsha与朋友论及印度在塔吉克斯坦设立基地的优点。 塔吉克斯坦与中国、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及吉尔吉斯斯坦接壤,与巴基斯坦之间也只有细长的阿富汗领土之隔,印度若与巴基斯坦开战,印度能够从两面夹击,这也是这座空军基地能带给印度的一大优势。 人们也时常讨论塔吉克的毒品问题,Olga提供有关现况的资讯,她对于目前塔吉克斯坦走私毒品的情况描述很清楚。 接续着Olga的文章,David Trilling述说好几名俄国女孩染上毒瘾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在塔吉克斯坦面对这项问题的经验,他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暨公共事务学院(SIPA)的二年级生,正在塔吉克斯坦拍摄有关中亚海洛因贸易的记录片。 女孩遭到虐待、殴打、香菸烫伤、被迫从事不安全性爱,还得逃离警察,因为警察任意逮捕后也强暴她们,在她们的小小房子里,也没有淋浴设备,唯一水源只有前院偶尔有水的水槽,那也是她们的厕所。 Bonnie Boyd指出,塔吉克政府与世界银行正在努力,希望吸引资金投注于棉业,棉业是经济一大支柱,但长期缺乏投资而无法获利,但Bonnie Boyd认为纵然觅得资金,既有问题也难以克服。 棉业没有什么增值空间,轨棉、捆包、仓储等上下游产业亦然… 塔吉克斯坦棉业主要出产中纤棉与长纤棉,长纤棉所制造的纱价值最高,但也代表缺乏加值处理过程所带来的损失更大。 David Trillig也提及塔吉克斯坦警员贪污情事,他曾经试图记录交通警察收贿的经验,交警在发现摄影机即在未收受贿款的情况下离开了。 在首都主要街道上,每隔50至100公尺便有几名戴着丑帽子的警察,每天都在没有违规的情况下随机拦下车辆,随意检查证件后便开始索贿。 原文作者:Vadim 校对:julys

4 八月 2007

摩洛哥:热、热、热!

摩洛哥依然酷热非常,让热浪成为英语博客最热门的话题。气温常常达到摄氏40度,又严重缺乏空调,博客们似乎都深受其苦。在菲斯的外藉博客摩洛哥的Evelyn就为选择适合的衣饰而苦恼。 热,热,热。 连日来都非常炎热,很难找到适当的衣服穿。要清爽又同时不失体面对我来说可真是一大挑战。我绝对相信摩洛哥人对高温有着不同的容忍度…尤其是女士 们,否则 你怎么解释她们竟可以在阔袍外再穿上galaba*大袍,又紧紧地裹着及至颈项的头巾?部份甚至盖上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有些还是全黑色的。我看见她们 就 已经觉得热了! * 又称djellaba或jellaba – 连帽的外袍,摩洛哥男女常穿的服饰。 32n5w的Cory选择以诗歌--应该说是俳句--悲叹热浪迫人。以下是其中几句: 热得掷不出石头 也掷不出种族歧视的侮辱 孩子不再使坏 裙脚线向上升 随温度向上升 那可是脚踝??? 有一个主题却意外地没有博客讨论到,那就是摩洛哥把安全级别提升到最高,根据路透社的说法,这“表示伊斯兰激进份子的攻击已经迫在眉睫”。拉巴特的猫则对此有所保留: 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平静如常,没有甚么事件发生。幸哉。然而,我不禁要引述火星人马文的提问:“炸弹在哪?不是说有一枚威 力惊人的炸弹的吗!”不是说我不 为此欣慰,只是到底发生甚么事了?当局也许是神经过敏了,敏感得要“摩洛哥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明确的用语描述这次恐怖威胁”。一定是。 本周另一个很热 (不是开玩笑 )的话题则是旅行写作。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摩洛哥“隐秘”的文章发布之后,好几个博客都有话要说。来自菲斯的观贴批评该文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