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Women & Gender 來自 八月, 2007

22 八月 2007

伊朗:美国部落客在「打倒美国」的土地上

View from Iran 一直是很吸引我的一个部落格。这位在伊朗的美国部落客在down with America 书写她的日常经验。这位美国部落客Tori Egherman现在已离开伊朗。她和她的丈夫最近刚出版一本关于他们四年来居住在伊朗经验的图文集。我和她谈到她的部落格、书以及在伊朗的真实及虚拟生活。 问: 请介绍你自己、你的部落格及书 过去四年,我住伊朗时我发现我需要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认同。线上,我化身为书写部落格 View from Iran 和Mideast Youth美 国部落客 Esther Herman。对其他人来说,我还是Tori Egherman。我的丈夫和我在德黑兰住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在那里我们为日复一日的议题挣扎着,经营小生意的问题和更认识他的家人(他长大后的时间都在 荷兰和美国,在我们到德黑兰之前,他已经有22年没有见到大多数的家人。) 我们的部落格一开始只是和家人和朋友沟通的方式,然后很快的变成一个较为公共的论坛。我们的书,<<伊朗:从这里的观点>>是一本文集以及我和Kamran 在伊朗的期间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诉说着我们在伊朗经验的故事和呈现难以想像的伊朗。Kamran和我对伊朗日常生活的公众观点感兴趣。许多书处理了历史上的伊朗、伊朗之美以及种族的伊朗。我们的书则是关注日复一日的伊朗。(点击这里可以看到本书的Flash介绍)。 “一个陌生人在德黑兰” 问:作为一个美国人,居住在以“打倒美国”作为国家口号的伊朗有什么感想?...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庆贺艾伦强斯顿获释

本周我们将以Taghreed Abeaed这位女士的悲剧故事开始,她死于加萨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边境。Dew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位31岁的巴勒斯坦妇人在滞留于埃及境内与加萨边境超过20天后过世。这位贫穷的妇人(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为癌症所苦,由于加萨缺乏适当的医疗技术,而前往埃及就医。她的双亲及家人诉诸舆论力量,才能将她的遗体带回,举办庄严的葬礼。 超过六千名滞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过摄氏四十度的酷热气候之下等着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些人手头上根本没有多的钱,一位巴勒斯坦父亲只好卖掉他 为孩子买的礼物去支付住宿的费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钱,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时间,或是到处游荡找寻合适的地方闭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几个小时也好。 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来说,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萨,这是令人苦恼、恐惧和痛苦。 但本周有一则来自加萨的好消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很快的有许多文章关于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为武装伊斯兰 (Army of Islam)人质的艾伦强斯顿终于获释。在他遭绑架的期间,加萨的街头发起了各式的请愿活动。巴勒斯坦的记者也为他发起许多请愿活动。在此事件中让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耻。就连小孩也知道绑架记者向世人传达出的加萨讯息破坏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谈论事件发生的原因、细节、后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伦获释说声恭喜。首先,因为他是我们的访客,他是在加萨从事采访工作的记者。其次,他得到释放将有助修正在他遭绑架后,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绘的错误丑陋形象。 在加萨的Dew也感到高兴: 今早醒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总算,在115天的绑架之后。艾伦强斯顿重获自由 :)…“我很高兴被释放了”是他对媒体所讲的第一句话。这个可怜人不抱持一点他会被释放的希望… 我刚看到艾伦离开加萨返回英国的新闻,他说他要放个长假,之后可能考虑再回到加萨…我个人不觉得他会再回来 ;)… 释放艾伦背后进行的协商细节尚未公布,也许稍后会公布,但重要的是艾伦的脸上如今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见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伦,你的梦想最终会实现…保重和再见 部落客们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 (Meanwhile...

17 八月 2007

黎巴嫩:新教令废止伊斯兰教传统罪刑

黎巴嫩部落格圈的讨论话题五花八门,从规范女性如何与黎巴嫩男性应对、到Lamia的姓名涵义,最后还提到黎巴嫩什叶派最高领袖颁布教令(fatwa),废除可憎的家庭名誉罪(honor killings)。 如何与黎巴嫩男性应对 今天第一篇文章的主题是男女关系。部落客Lebanon Reporter在贝鲁特(Beirut)得知,原来黎巴嫩女性得学习一套规范,以瞭解与黎拉嫩男性的相处之道,避免造成男性误会: 在贝鲁特眼目所及的街头女子似乎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不过她们并非自大傲慢,而是必须装成趾高气昂,若不表现出那种公主般不可一世的样子,她们行事所往将处处受阻,甚至让男性误会,想入非非。 讨厌的无聊男子前来搭讪时,妳该如何是好? 面露厌恶。挑着眉毛、一脸怀疑、哈欠连连,尽量善用脸部表情向对方表达:“你很白目”。 装忙。假装阅读,或表示妳一定得立刻穿过人潮汹涌的街道,告诉他妳在等男朋友之类的,但千万别说妳已婚,无聊男子会误以为妳想趁老公不在时,跟眼前这位陌生男子来点刺激的。 置之不理。“妳叫什么名字?”、“你是哪里人?”这些问题似乎无关痛痒,不过妳一旦回答了,就很难脱身。 把周遭当作妳的地盘,表现怡然自信,不要和男子四目相交。 千万不要面带笑容。 艺术与神话 Einmal-Ist-Keinmal 在部落格放了一幅“Lamia”半裸的美丽画作,Lamia是阿拉伯世界常见的名字,这名部落客分别说明Lamia在希腊神话及阿拉伯世界所代表的寓意,两种解释截然不同: 希腊神话:Lamia是一名心怀恨意,满脑子想复仇的母亲,亲生骨肉夭折后,藉由吃掉别人小孩以达心理平衡。 阿拉伯语:Lamia意指有着美丽暗色双唇的女孩;美妙樱桃小嘴;暗黑坚硬的利矛;粗壮茂盛的树木。 宗教信仰 文末,Human Province写了一篇文章,内容有关黎巴嫩什叶派最高领袖Grand Ayatollah Fadlallah所颁布的教令,该教令废除了家庭名誉罪。家庭名誉罪乃是专用以惩戒(处决)不当性行为及举止的女性,由家人及亲戚亲自行刑。 黎巴嫩什叶派最高领袖周四颁布教令,宣布废止家庭名誉罪,这项处决不当性行为女性的回教传统十分“可憎”。 黎巴嫩什叶派最高领袖颁布教令,甚至出面谴责回教传统,此种情况十分罕见,其办公室声明表示,颁布教令是因家庭名誉罪近来致死人数上升。 网路上还有更多有趣的部落格文章,请随时密切注意!...

苏丹:在“后伊斯兰”时期对抗爱滋

来自突尼西亚Djerba的部落客Zizou,在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卫生爱滋防治部工作。苏丹不像北边的邻居--埃及,愈来愈能够接受现代观念的苏丹,已经进入了“后伊斯兰”时代。 Zizou提供了一个一张照片作为证据:他的一位同事围着面纱(Niqab),读着一篇关于俄国同志的学术论文。 “我同事对弱势族群很有兴趣,尤其是同性恋者。她甚至进行了一项研究,共访问超过100位男女同志,同时她仍戴着面纱。”。 如果要说明苏丹的“后伊斯兰”时期,再也没有比这个女孩更好的例子了。当北方的阿拉伯邻居们仍越来越陶醉于伊斯兰政治的时候,苏丹已经走过了它的伊斯兰时期。没有人想念那段时期。对我周遭的人们来说,那段时期没有带来任何东西,只有不好的回忆。 当时苏丹人相信伊斯兰教条的施行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灵丹,但这项政策的施行结果令许多人失望,而且许多人的生活却变得比以往更差。多年来,大多数苏丹人对开放的风潮十分欢迎。 Zizou很快地指出,尽管某些地方抱持自由主义,苏丹社会仍然是非常保守的,而这使得爱滋防治计划遇到挑战。他说:“开放,没问题!但不能太多…你不可能从倡导禁欲一下子跳到推行保险套。” 但是他从余烬中的闪闪火光得到希望,就像他那戴着面纱的同事。这位同事还说,如果苏丹通过了法国风格的法律,她就再也不戴面纱。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译者:heee 校对:FoolFitz

伊朗:女性部落客成为言论过滤的目标

Mehdi Mohseni's blog Jomhour [Fa]在伊朗是一个举足轻重的社会与政治议题之消息来源,若想瞭解伊朗的部落格圈,绝对不可以错过它。这个部落格每天约有1000名的读者造访。 问:你可以介绍自己和你的部落格吗? 我的名字是Mehdi Mohseni,在1979年出生于Qom。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也算是个独立记者。我从2002年开始部落格的书写。 问:你是伊朗西南部的人,可以跟我们谈谈当地的部落客吗?我指的是那种专门写些自己家乡事的部落客。 你也知道,部落格是种没有疆界的媒体,部落客可以在伊朗的任何地方写作,而且拥有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读者。我想的确有些人会在部落格上提供他们家乡或当地的资讯,但一般来说这类专注于当地讯息的部落格写作比较不会受到注目。 女性站上火线 问:网路过滤机制对伊朗部落客造成了什么问题?骇客们有惹出任何麻烦吗? 就跟其他人一样,部落客在伊朗也遭遇了各种困难。许多伊朗网站,特别是政治类的,都已经被过滤了。近两年来,言论过滤、审查的情况越来越 严重,尤其女性所写的部落格;如果你是个女人,部落格就有被过滤的风险,无论是何种内容。此外,改革派和民族主义者所开设的政治性网站、部落格,也是过滤 的目标。但受过滤机制打击最严重的还是积极参与社会运动如学运、工运和女权运动人士的部落格。 而对部落客来说,骇客称不上是麻烦,目前只有官方的网站遭到入侵过。对一般人而言,缓慢、高价、低品质的网路连线速率等科技问题,才是较大的麻烦。 超越想像 问:你对近几年伊朗部落格革命如何评价? 虽然不能给出严谨的科学分析,但我想我可以说说自己的主观看法。我认为社会上的人们拥有很多压力,而部落格是一个抒发己见的好管道,也许这就是为何有这么多女人和女孩写部落格的原因。最近也有不少中年人士,开始利用来说出自己的意见。 问:你如何看待部落格对社会的影响? 在日益严格的审查制度以及新闻媒体的缺席之下,虽然我们不能尽信从网路上得到的讯息,但部落格确实成就了某些超越想像的事。部落客能够引发社会对一个议题的关注,并迫使政府做出回应。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Julys

15 八月 2007

马尔代夫:恋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对马尔代夫国内儿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频繁,政府却缺乏处理此项议题的实际行动,让当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愤怒。 近来新闻报导指出,四名强暴犯在法院获得轻判,因为法官认定被害人遭强暴当时并未高声尖叫,等于同意加害人侵犯,这几个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 岛屿继续其恶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数学老师在个别教学时对她性骚扰,然而校方却刻意淡化处理此事,政府更允许该名外籍教师于调查开始前出 境。 还有一起事件里,离岛Goidhoo有数名女孩指控当地的伊玛目(Imam,伊斯兰教长),指称他在教授可兰经教义时猥亵她们,然后经过短暂调查后,该名伊玛目却又能重回原社区。 部落格“马尔代夫卫生”在此有些讨论: 一样的事情又来了,他们从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这次法官竟认为,这名12岁小女孩“同意”与天杀的强暴犯发生性关系,她没有喊叫不等于同意,这真是他╳的荒谬,我很火大,12岁小女孩一定是吓得无法出声。 他认为马尔代夫政府选择沉默,以罔顾生命的方式处理孩童性侵害议题。 Jaa的部落格里抨击法官竟认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浏览过马尔代夫最近的新闻,其中最让我愤怒者,莫过于4名持斧男子轮暴一名12岁女孩的官司判决。 部落格“马尔代夫今日”有篇文章题为“恋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顾当地儿童性侵害历史,并认为政府向来未彰显正义,总是纵容恋童癖者。 他也批评马尔代夫独裁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处理相关问题态度软弱。 马尔代夫身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缔约国,但国内儿童人权记录奇差,总统加尧姆不仅公开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间,也未曾制定任何保护孩童免于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国内恋童癖者犯案事件屡见不鲜。 今年所公布的调查结果,便突显出儿童性侵害在马尔代夫有多么严重,根据报告指出,现年15岁至49岁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体或性侵害; 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岁前曾遭性侵害,由于调查对象仅限女性,社工人员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若将两性都列入统计,马尔代夫可能会在南 亚或甚全球儿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对调查结果,马尔代夫负责保护儿童人权的部长迪迪(Aishath...

6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虽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讨论的话题一如往常的还是以政治为主,我决定本周改变关注的焦点。本周的主题不是政府、加萨和父权,而是总结处理一个不同类型的题材-女性的主题。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轻女孩遭到强暴后产子的故事,随之引起全国对于伊斯兰妇女的头巾(hijab )作为保护, 可以预防此类的犯罪(有篇叙述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这里看到)。阿拉伯女性进步之声(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讨论这个案件: 强暴和以头巾遮掩之间有什么关联? 喔,从父权的逻辑来看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女孩或女人遭到强暴,那是因为她的撩拨。她没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这是她的错。所以,一名遭强暴的七岁女孩是如此的应受讉责。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该被讉责,因为他们让自己的女儿如此暴露,所以引诱男人强暴她。 根据这个逻辑,案件中的女孩应该遮掩以保护男人不致受到引诱,而那个强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当强暴者施暴于小至一岁的女孩。我们也应该遮掩那些诱惑男人的女性吗?强暴者施暴于男人和男孩,我们为什么不也遮掩那些诱惑者? 让我们遮掩起整个世界以防强暴者受到诱惑。遮掩起树、遮掩起海,别忘了空气,因为所有都可以是感觉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危险的。 部落客的的回响引发了在以伊斯兰妇女服装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强暴的讨论。Qwaider قويدر 评论: 从这个角度看来,我欣赏约旦政府的法律将强暴未成年者(无论性别)的罪犯处以死刑。我认为这样强烈的后果,应该能对抑止性侵害产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应: 在美国,成年人对成年人的强暴、以及成年人对青少年的强暴(法定的强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决定,而由于这些案件几乎总是由陪审团判决,死刑是否能抑止强暴犯罪的发生还不是很明确。在美国,我所居住的乔治亚州(Georgia)研究显 示,预谋以及冲动暴力犯罪,明显地不能以罪刑的轻重来抑止(包括死刑),因为这些犯罪者预期自己的行为不会被发现或逮补。 〈养育Yousuf,不插电:巴勒斯坦母亲日记〉(Ra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