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 2006

報導 關於 播客 來自 十一月, 2006

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消失了

原文:Ethiopia's bloggers disappear again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一大群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上,这是七个月来的第二次。 当网路使用者透过衣索比亚电信公司的拨接服务,试着想要登入所有设在热门Blogspot平台上的部落格时,发现统统都连不上。 有一小部份的反政府部落格架在Nazret.com的平台上–包括Urael与EthioBlog两个–也依然没办法连上(这几个部落格从五月起在衣索比亚境内就无法登入)。 一些部落客很快就找到批判的目标: 政府试图全面审查进出衣索比亚的资讯,是为了尽可能让人民保持无知与不觉。 衣索比亚政治在衣索比亚政府又封锁部落格!!该篇文章中说。 像是Seminawork这类部落格在衣索比亚再次被封锁一点也不稀奇。令人沮丧的是,政府当局会以谎言带过记者的发问,而记者将会对封锁部落格这件事轻描淡写。小备忘录:他们被封锁了。就这样,这一点都不“奇妙” Addis Calling在衣索比亚网站被封锁一文中这么说。 显然地,对Seminawork来说这件事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他只是简单地在他谈上周末的衣索比亚大路跑的文章后加上了一段附注,上头写着: 附注: 衣索比亚所有支持民主的网站现在都被封锁了。三个月前才解封的部落格现在又被封锁了,包括这个部落格。 Markmedia在他的文章 衣索比亚政府封锁部落客 中注意到部落格的消失: …有非常多的衣索比亚部落格被封锁。我在Addis这里没有办法连上任何一个设在国际性部落格服务上的部落格。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同时也是企图阻挡衣索比亚资讯流通,阻碍公民知情权利的手段。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Don't Eat My Buchela!上有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新部落格的作者是“衣索比亚裔美国人,住在中国大连的家乡”。 她在 资讯高速公路…请临时改道!一文中描述了她对中国无所不在的网路审查感到沮丧。她还提到另一个对比: 我当时正在google上搜寻Injera的食谱,而有好几个我想看的网页都出不来。最有趣的是,所有在衣索比亚被封锁的政治网页在这里也都看不到。自从我到这来以后我一直试着想跟上那些讨论。我不知道有些关于衣索比亚的内容也被封锁。我知道衣索比亚电信请中国专家来帮忙,封锁那些不希望被公众看见的政治网站…或许中国负责这些业务的专家把他们的服务延伸到了衣索比亚政府,在中国跟在衣索比亚同时封锁了这些网站? 衣索比亚的blogspot部落格第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前是五月的时候(请见GV的报导,这里跟这里)。三个月之后重新出现,但是这周又消失了。 衣索比亚政府跟垄断的衣索比亚电讯公司否认与此有任何关联。

坦尚尼亚: 部落客虚拟会议

原文:Tanzanian bloggers’ virtual conference 作者:Ndesanjo Macha 译者:Leonard 坦尚尼亚部落客于11月18日首次举办虚拟会议,主要讨论如何让部落格效能更强、影响层面更大,多数部落客认为部落格可以做为工具,提供批判性对话与社会发展的空间,而且为让公民媒体革命在坦尚尼亚扎根,部落格圈必须领导社会设定目标与愿景。 部落格在坦尚尼亚愈来愈热门,虚拟会议也顺势举行,此次会议筹办时充份利用线上工具,例如使用Doodle进行投票,以决定活动日期及时间;使用维基页面推举会议主持者、思索会议议题与讨论相关事务;使用IRC@Work建立会议频道#blogubongo,登入方式则张贴于维基页面与部落格,会员部落格则做为讨论空间与宣传管道。 坦尚尼亚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ajira⟫刊出有关会议之报导,另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wananchi⟫亦有专题报导,指会议是虚拟合作民主的典范,也是坦尚尼亚公民媒体兴起的象征,之后⟪Mwananchi⟫周日版另有专题报导讨论虚拟会议结果。 部分部落客因为不明理由在登入时出现问题,有些帐号会自动登出,有些则完全无法登入,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在会议进行时,一方面要带领讨论,另一方面还得同时协助无法登入的部落客,也有许多面临类似情况的部落客在Jikomboe的留言区聚集讨论。 创立HabariTanzania、Jambo Forum与Blog Tanzania的当地知名电脑迷Mike Mushi亦出席会议,其中Blog Tanzania亦为部落格平台,他与本地部落客社群互动密切,在问题出现后,他很快便建立另一频道Jambo Tanzania,让部落客能藉此重新导向会议网站#blogubongo,他亦在Jikomboe的留言区刊出登入步骤,成功解决了登入问题,可惜当时已有些部落客放弃登入。 这场会议历时两小时,以架构较松散的方式进行,主持人要确保与会者讨论不会离题,并适时提醒时间与议程,讨论主题则是在举行前一天由主持人公告,根据先前维基页面内的选项热门程度决定。 与会者在投票后决定,将11月18日订为坦尚尼亚全国部落格日,以纪念虚拟会议举行日期,未来每年这天都会有不同主题活动,也会颁发部落格奖,奖项形式还未决定,不过希望是个实质且具有文化意义的物品,部分参加者提议奖项包括马孔达部族雕刻或当地新写实主义的Tingatinga艺术。 所有与会者都同意,应该试图将部落格内容让无网路者看见,例如部落客应与主流媒体建立良好关系,当地部分报纸也开始不定时刊登源自部落格的文章。 当时点名三份报纸为坦尚尼亚部落格圈之友:《Majira》;《Mwananchi》;与《Tanzania Daima》;,部落客将会持续努力,希望未来三份报纸都会定期刊载来自于部落格的有趣内容。 由于广播电台在坦尚尼亚影响力很大,两位与会者也自愿负责与国内第一名的Clouds FM电台联系,当地电台时常有读早报及评论单元,为听众整理当天重要及趣味新闻,部落客希望未来电台也能将部落格列入评论范围;颇受欢迎的新闻网站HabariTanzania也将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更新消息:HabariTanzania已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也包括GVO) 因为坦尚尼亚网路普及率低,故若能让部落格内容出现在广播电台等大众媒体,就已让与会者感到相当兴奋,网路在坦尚尼亚只限于都会区,而且国内电力现在采配额制,故上网费用相当昂贵,多数与会者也认为应举办小型工作坊,让资深编辑与记者瞭解部落格内容丰富、原创与实用,并鼓励他们多多利用。 至于部格客道德问题方面,会议上也同意需要更多时间思考与论辩,因为议题本身相当敏感,不过为了建立信任、尊重与落实社会责任,部落格的确需要基本的道德规范。 未来各方若在道德议题上达成共识,便会根据CyberJournalist.net所起草的“杜笃玛宣言”(Dodoma Declaration)进行修订,这项道德原则是今年稍早部落客于坦尚尼亚首都杜笃玛举行非正式会议时所撰。 人们也同意部格格社群应建立正式组织架构、遴选领导人、设立清晰目标与愿景,除了架设网站与网路团体外,也不排除未来在坦尚尼亚成立实体单位。 由于会议时间有限,与会者来不及讨论组织架构细节,如领导人、投票方式、任期、组织官方名称、目标等,因此先成立临时委员会,透过部落客投票决定各项议题的先后次序。 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荷兰的Da’ Mija、加拿大的Jeff Msangi、美国的Ndesanjo Macha与坦尚尼亚的Ramadhani Msangi,未来运作过程将尽量保持透明与广泛参与。

新加坡的线上生活

  25 十一月 2006

原文:Online Life in Singapor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yourpapa 校对:Portnoy 在新加坡,便捷的频宽加上对于线上科技操作的熟练使得人们得以尝试各种新开发的科技潮流。每几个月,我们就可以看到新加坡的部落客登上在Technorati(一种专门用来搜寻部落格的引擎)里的最高点击率,此外,在以新加坡人为主的社群会员人数也常常多过其他更大城市所组成的社群。因此,一款由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s)所完成的3-D网路虚拟世界(线上游戏):”第二生活”(Second Life 以下简称SL),很快的成了许多新加坡人新的居所。蕊娜兹(Rinaz), 一位来自新加坡的SL居民张贴了以下这段影片介绍她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新家。 凯文(Kevin)在他的部落格里(theory.isthereason)写了一篇文章:介绍第二生活(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ife) 回应了这篇在新加坡的部落格联播站:Tomorrow.sg 里头关于林登实验室主持人(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访问新加坡的文章(a post about Linden Lab's CTO visiting Singapore)。 我个人将这些网路虚拟实境视作为”新网路”(New Web)的一种. 感谢所有SL玩家持续的付出,SL世界不断变化且多元的特质在我看来是目前所有多人虚拟实境(multi-user virtual environment MUVE)例子中最特出的。SL的实用性已经开始与现实生活中多种领域结合:教育、研究(如社会学 心理学)、商业等等。当然SL并不是最终极的答案,正如同马赛克(Mosaic第一个可以显示图片的游览器)刚出现时所为我们带来对于体验图像网路的意 义,SF则是为我们开启了实质网路社交空间的新页,而这个领域在未来还有许多值得挑战的空间。 在凡顿(Vantan)部落格里纪录了首次新加坡的玩家在SF世界里的聚会,同时也张贴了些活动照片。 在这个月初,一个在新加坡的青少年因为占用了邻居的无线网路频宽而遭到起诉。在新加坡,由于不设防的无线网路节点相当普及,人们便理所当然的登录到电脑所搜寻到的无线网路上,珍 安洁拉在Tomorrow.sg上开始了这项讨论。 因为在无线网路一开始启用的时候,共享网路节点就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你甚至可以在等公车的时候利用无线 网路上网,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使用他人的无线网路节点根本就没啥大不了的。但现在迫害开始了,什么事情构成了”侵犯”?你又要怎 么证明它? 在izreloaded上有篇文章回应了这件事情,内容中要求无线网路节点拥有者封锁自己的节点。 我们现在知道了如果我们未经他人同意占用他人无线网路频宽,我们有可能被警察抓走。但因为使用他人无线网路而换来三年的牢狱?这太荒谬了!我不认为需要在这件事上立法规范,而惩罚也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则。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教育。那些拥有私人无线网路的人们应该要知道设定使用者登入权限的重要性,很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可以封锁除了自己 以外的使用者登入到自己无线网路上,或者,不知道该如何设定。因此,当他们发现自己的频宽被他人占用后便感到愤恨不平,而在这个例子里,这个人最后报了 警。 在新加坡某些特定区域的居民不需要用邻近住户的无线网路来降低自己的开销,因为新加坡政府正推动在两年的时间内,提供免费无线上网的服务。

亚美尼亚:垃圾电视

  10 十一月 2006

Martuni or Bust!!! 说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是一堆无法宽赦的垃圾。 ———————————- 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和彩虹有的拼耶!!!! 哇靠!国情大不同啊~~

關於我們的播客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