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播客

哈萨克斯坦:媒体战争

  17 十一月 2007

在哈萨克,Rakhat Aliyev 事件 持续延烧,这位出任过大使又是前任总统女婿的政客,继续用违法监听高层交谈的录音带等见不得人的东西来勒索政府当局。于此同时,一堆哈萨克网站被封锁了。“网站被封锁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部落客mantrov 说。 weathercock,一位出生于哈萨克,现居于澳洲的部落客,“对旧苏联国家,尤其是哈萨克的言论自由限制有一种病态的反应”,于是他许下承诺要把所有被禁掉的kompromat出版物*重新上架,“只为他们独特的本质”。“哪里还能再找出另一个国家,其高官们的对话像1930年代美国帮派份子一样的?”他强调。 译注:kompromat 是宣传方法中,灰色宣传的一种,是由竞争关系中某一方,以未经证实、半真半假讯息混淆视听,为打击对手而发出的讯息,特别强调破坏对手的名誉。 因政府不快而封锁网站还不是哈萨克政府神经质动作的最后一招 – 上周,几家独立报纸被警方和制服人员侵入搜索,明显地试图要妨碍报纸的发行。结果,其中几家报社遭印刷厂拒绝而导致无法印行。不久后,这些报纸总编辑和新闻部长 Yertysbayev 进行了一场会面。 sarimov 说,这场会面的目的是要缓和冲突的局面 – 当局并不想要搞出惹怒媒体的丑闻,更不愿公开政府和总统见不得人的资料。“部长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停止报导 Aliyev 爆料事件,合作的印刷厂就不会出任何状况。这真是彻底的二分法。”sarimov 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然而,这些报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只能接受这样子的条件 – mahno-mactep 称这协议为“下流的和平条约”。同时,Joshua Foust 提供了中亚地区大众新闻圈里最近让人恐慌的重大事件概要,他列出了过去几年新闻记者被谋杀的事件。 [所有的连结,除了最后一个连结之外,都连到俄文的文章]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nairobi

古巴: 美国新国会与对古巴政策

  25 十二月 2006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译者:Leonard 校对:scchiang 美国上个月期中选举结果出炉,让民主党重掌国会多数,这项改变会影响美国对古巴政策的未来,但部落圈里却未多所讨论,部分民主党及共和党议员均支持解除对古巴的运输及旅游禁令,前加勒比海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于美国记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国对古巴政策短期内若要出现大幅转变,仍与民主共和两党在国内选举的结果紧密相关,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国人团体影响力仍大,也依然大力游说。 不过无论是美国政治人物、国际社会及卡勒比海国家,都希望美国与古巴回归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于11月24日贴出一篇文章,明确谈到美国期中选举结果,以及如果美国对古政策会有改变,可能会有哪些[ES]: 我已读过数篇文章,有关于美国民主占国会多数后,对古巴政策的可能转变,听起来还不错,我也每天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振作,别让佛罗里达州南部少数人影响他们的外交政策。 古巴裔美国迈阿密记者阿玛戈(Armando Armengol)在部落格Cuaderno de Cuba[ES]中,自12月21日起陆续张贴许多新鲜的观点,他引述古巴国会议长的谈话,认为美国对古巴政策是个优先次序问题[ES]: …古巴国会议长阿拉工(Ricardo Alarcón)谈到美国对古巴政策时,认为未来改变机会不太乐观,因为还有伊拉克战争问题在前,只要阿拉伯国家情势持续恶化,卡斯楚之弟劳尔(Raúl Castro)持续准备接班,华府对古巴策略就不会有太大变化。 阿玛戈也分析美国两大党可能采取的策略,也认为国会新生态和过去相比不一定较有利: 就选举考量而言,民主党可能即将进入地雷区,不仅无法突显共和党政府无力制定政策带动古巴转型民主,最后还可能得背负败责,眼前态度看似对民主党有利,但他们除了继续担任在野党,未来也得为立法错误负责。 另一篇文章中,阿玛戈更深入探讨阿拉工的言论[ES],并思索阿拉工和劳尔对美态度为何反差如此大: (阿拉工对美国的负面和悲观)态度与劳尔似乎反差很大,劳尔已两度表达愿意与美国对话。

阿拉伯:一位在多伦多的阿拉伯人以及阿拉伯文化

  11 十二月 2006

原文:Arabisc: An Arab in Toronto and Arabs and Civilisation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部落客 依米拉提  奥萨玛(Emirati Osama),目前居住在北美洲,一块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小布希执政下进入的土地。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机会进到这块领土。几年前,当我在国外念书持学生签证要来美国拜访亲戚时,因为911 攻击事件,美国海关打了我回票。在那场攻击事件之后,所有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从此被打入美国的黑名单。从那天起,我发誓只要这个国家还是被那个狂人(小布 希)统治着,自己再也不踏上这块土地。”他如此说道。 然而,因为一次商业旅程,他来到了多伦多。在这里他开始享受多元化的社会体制并开始学习适应这里寒冷的冬天。 “因为曾经在欧洲生活超过五年,我还以为自己早已经适应了寒冷气候.直到来加拿大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冷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很高兴自己能够早些来到这里适应这里的天气,因为在出发前我早已听说这里可以冷到零下20度!”他补充了几句。 从一趟加拿大之旅,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一场在埃及的部落客聚会。在这里姗席丹(Shannseddeen)纪录了非常个人却贴近真实的 观察:“遭透的道路以及糟糕的清真寺女用祈祷室”。 依据提示,要到达地点,姗席丹和另一位部落客必须先搭乘地铁再转乘巴士。 “当我们一下地铁后,如潮水般的人群几乎把所有我们可能搭乘的巴士给占住了。一如往常般,没有等到情况好转,我们选择步行–为了维持我们的尊严”她解释道。 但这也不是一趟愉快的步行,她这么形容:”这条路甚至连车子都不应该走在上面” 在途中,她们在一间清真寺停下来祈祷,但即使是在这里的女用祈祷室也没有赢得她们的青睐。 “我们决定要到附近的一间清真寺祈祷,不幸的是,那个地方由内弥漫出的可怕气味将我仅存的一点力气也给用尽了。而在这里的女用祈祷室则是完全的被忽略了–小到令人怀疑是否为了装饰这座清真寺而存在的”她如此说道。 于此同时,突尼西亚的部落客 默汉.麻旺.马达(Mohanned Marwan Maddah) 写下了自己对今日阿拉伯人的深刻见解,并对他们提出自己的建议。 依照马达的说法, 阿拉伯人分成以下几种类型:想像自己还活在过去光辉年代的人们 /对自身背景加以否定的人 / 全然西化的人们 (当然,这些只是少数) 他写到: “那些还活在过去的人们,他们似乎忘了所谓阿拉伯人的光辉老早就不存在了。他们说着关于阿拉伯文明的辉煌年 代好像那是现在的事情一样。对于这些人我只能说:我们都自豪于我们丰富的历史文化曾经为过去那个遭黑暗吞噬的世界带来光芒。但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如今 处在一个悲惨的现况中。如果我们不思改变,可以预见的只是一个更为悲惨的未来罢了。回想过往当然是一件好事。 因为没有过去就没有现在,当然也就没办法期待未来…而同样重要的就是从过去我们已学到的教训作为建立美好未来的基础” 在评论完所有类型的人们后,马达将特别的赞扬留给那些默默努力工作的人们。 “在所有类型的人们当中,默默努力耕耘的这群人该算是最少的了。这些人相信唯有透过勤奋和研究可以将阿拉伯人 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他们不计代价的努力付出证明了阿拉伯人能力的优秀。我们所有的希望都系在这群人手上,而我们的未来则须依靠在他们的肩膀。对于这些人我 要说:让我们手牵手 心连心 建立一个美丽的未来,我们最终将达致我们的理想,愿阿拉祝福”。他如此说道。 我们最后来到了约旦。塔拉辛(Talasim)每天都张贴了许多好玩的连结图片。今天则是一幅广告图片,写道”待售:...

委内瑞拉: 12/3大选日

  2 十二月 2006

原文: Venezuelan 3D 作者: Iria Puyosa 译者: Leonard 12月3日将是委内瑞拉政治新里程碑,民众将投票选出下一位总统,虽然候选人超过十位,但实际上主要竞争者有二,一为社会民主党的罗萨雷斯(Manuel Rosales),一为现任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经过八年任期后,查维兹希望选民再让他执政六年。 这也是委内瑞拉史上社会意见最分歧的选举,包括大众媒体与新闻节目都加入这场选战,各有明显不同立场,许多国营媒体均为查维兹竞选连任宣传,而多数民营媒体对罗萨雷斯报道篇幅较大。 虽然多数民调结果显示查维兹将胜选,但也有少数民调认为罗萨雷斯将在最后一刻扭转胜败,各家民调数字相去甚远,有些认为查维兹与第二名的差距达25%,有些则显示罗萨雷斯的当选得票率将领先查维兹10%,没有人能确知12月3日当晚会发生何事,传言与玩笑指无论何者败选,都会宣称选举不公或引发暴力事件。 由于局势诡谲不明,委内瑞拉博客组织总统大选的公民报道网络,所有关于本次选举的内容都统整于“Elecciones 3D”的栏目下。 参与Elecciones 3D的部落客包括朝野双方支持者,以及对政治有所怀疑者,不过他们目标相同,都真心追求对委内瑞拉最好的出路,其中关于政治立场、民调、新闻论辩无数,亦有参与选战的亲身经历。 Maléfica述说他在首都卡拉卡斯选前最后一天所见: 昨天我看到支持政府的团体拿着海报在Parque Central商业区造势,罗萨雷斯的支持者刚好从远处走来,高喊着选举口号与查维兹的支持者对抗,然后他们又往下一个地点前进。 (…) 我也看到所谓的“选战旅游团”,一群瘦巴巴的白人美国佬跟着查维兹的支持者前进,其中有些人也穿着红色T裇,我的朋友说他们是拥有委内瑞拉身份证的合格选民,我倒想上前问问他们,说不定这些人连本地菜肴hallaca是什么都不知道。 投票所在选前几天陆续成立,几位博客写手将参与投开票作业等选举事务,这些工作是从已登记的选民手册中随机抽取而来,他们已开始报道相关过程。 Crónicas的Zeitan提到由于政府派来的主席未出现,让他成为某个投票所的主席,他也描述了收到选票时的异常现象,例如封条、投票规则、印泥遗失的情况,不过军方派来参与选举作业的人员保证,选举日当天一定会提供印泥,除此之外并未发现其他问题。 Zeitan还表示: 我所在的投票所似乎都是反对党人士在处理相关事务,没看到任何来自查维兹阵营的人,中央选委会人员也没出现,只有负责修护投票机的人来了。 Kareta也有类似经验,因为官方指派的出席未出现,让她成为某个投票所的主席,遗失的物品也与Zeitan所在的投票所相同,这似乎是个普遍的问题,因为其他不同省分的投票所亦传出同样消息。 因为愈来愈多博客作者参与Elections 3D计划,使相关文章在博客圈里增加迅速,许多人对于公民媒体经验感到很兴奋,Enigma ExPress在一篇情感宣言里,称Elections 3D体验就像是进入一块“暂时自治区”。 究竟Periodismo de Paz以及To2Blog.com/elecciones3D概念是什么?这是个资讯网络,是种政府原本禁止的活动,是种委内瑞拉网络社群的同步运动,我们在这一刻成为一体,但没有任何承诺或效期的限制,各位要了解,我们在此刻与未来48小时将拥有权力,而且比电视、广播与其他媒体的权力更大。

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消失了

原文:Ethiopia's bloggers disappear again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一大群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上,这是七个月来的第二次。 当网路使用者透过衣索比亚电信公司的拨接服务,试着想要登入所有设在热门Blogspot平台上的部落格时,发现统统都连不上。 有一小部份的反政府部落格架在Nazret.com的平台上–包括Urael与EthioBlog两个–也依然没办法连上(这几个部落格从五月起在衣索比亚境内就无法登入)。 一些部落客很快就找到批判的目标: 政府试图全面审查进出衣索比亚的资讯,是为了尽可能让人民保持无知与不觉。 衣索比亚政治在衣索比亚政府又封锁部落格!!该篇文章中说。 像是Seminawork这类部落格在衣索比亚再次被封锁一点也不稀奇。令人沮丧的是,政府当局会以谎言带过记者的发问,而记者将会对封锁部落格这件事轻描淡写。小备忘录:他们被封锁了。就这样,这一点都不“奇妙” Addis Calling在衣索比亚网站被封锁一文中这么说。 显然地,对Seminawork来说这件事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他只是简单地在他谈上周末的衣索比亚大路跑的文章后加上了一段附注,上头写着: 附注: 衣索比亚所有支持民主的网站现在都被封锁了。三个月前才解封的部落格现在又被封锁了,包括这个部落格。 Markmedia在他的文章 衣索比亚政府封锁部落客 中注意到部落格的消失: …有非常多的衣索比亚部落格被封锁。我在Addis这里没有办法连上任何一个设在国际性部落格服务上的部落格。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同时也是企图阻挡衣索比亚资讯流通,阻碍公民知情权利的手段。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Don't Eat My Buchela!上有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新部落格的作者是“衣索比亚裔美国人,住在中国大连的家乡”。 她在 资讯高速公路…请临时改道!一文中描述了她对中国无所不在的网路审查感到沮丧。她还提到另一个对比: 我当时正在google上搜寻Injera的食谱,而有好几个我想看的网页都出不来。最有趣的是,所有在衣索比亚被封锁的政治网页在这里也都看不到。自从我到这来以后我一直试着想跟上那些讨论。我不知道有些关于衣索比亚的内容也被封锁。我知道衣索比亚电信请中国专家来帮忙,封锁那些不希望被公众看见的政治网站…或许中国负责这些业务的专家把他们的服务延伸到了衣索比亚政府,在中国跟在衣索比亚同时封锁了这些网站? 衣索比亚的blogspot部落格第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前是五月的时候(请见GV的报导,这里跟这里)。三个月之后重新出现,但是这周又消失了。 衣索比亚政府跟垄断的衣索比亚电讯公司否认与此有任何关联。

坦尚尼亚: 部落客虚拟会议

原文:Tanzanian bloggers’ virtual conference 作者:Ndesanjo Macha 译者:Leonard 坦尚尼亚部落客于11月18日首次举办虚拟会议,主要讨论如何让部落格效能更强、影响层面更大,多数部落客认为部落格可以做为工具,提供批判性对话与社会发展的空间,而且为让公民媒体革命在坦尚尼亚扎根,部落格圈必须领导社会设定目标与愿景。 部落格在坦尚尼亚愈来愈热门,虚拟会议也顺势举行,此次会议筹办时充份利用线上工具,例如使用Doodle进行投票,以决定活动日期及时间;使用维基页面推举会议主持者、思索会议议题与讨论相关事务;使用IRC@Work建立会议频道#blogubongo,登入方式则张贴于维基页面与部落格,会员部落格则做为讨论空间与宣传管道。 坦尚尼亚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ajira⟫刊出有关会议之报导,另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wananchi⟫亦有专题报导,指会议是虚拟合作民主的典范,也是坦尚尼亚公民媒体兴起的象征,之后⟪Mwananchi⟫周日版另有专题报导讨论虚拟会议结果。 部分部落客因为不明理由在登入时出现问题,有些帐号会自动登出,有些则完全无法登入,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在会议进行时,一方面要带领讨论,另一方面还得同时协助无法登入的部落客,也有许多面临类似情况的部落客在Jikomboe的留言区聚集讨论。 创立HabariTanzania、Jambo Forum与Blog Tanzania的当地知名电脑迷Mike Mushi亦出席会议,其中Blog Tanzania亦为部落格平台,他与本地部落客社群互动密切,在问题出现后,他很快便建立另一频道Jambo Tanzania,让部落客能藉此重新导向会议网站#blogubongo,他亦在Jikomboe的留言区刊出登入步骤,成功解决了登入问题,可惜当时已有些部落客放弃登入。 这场会议历时两小时,以架构较松散的方式进行,主持人要确保与会者讨论不会离题,并适时提醒时间与议程,讨论主题则是在举行前一天由主持人公告,根据先前维基页面内的选项热门程度决定。 与会者在投票后决定,将11月18日订为坦尚尼亚全国部落格日,以纪念虚拟会议举行日期,未来每年这天都会有不同主题活动,也会颁发部落格奖,奖项形式还未决定,不过希望是个实质且具有文化意义的物品,部分参加者提议奖项包括马孔达部族雕刻或当地新写实主义的Tingatinga艺术。 所有与会者都同意,应该试图将部落格内容让无网路者看见,例如部落客应与主流媒体建立良好关系,当地部分报纸也开始不定时刊登源自部落格的文章。 当时点名三份报纸为坦尚尼亚部落格圈之友:《Majira》;《Mwananchi》;与《Tanzania Daima》;,部落客将会持续努力,希望未来三份报纸都会定期刊载来自于部落格的有趣内容。 由于广播电台在坦尚尼亚影响力很大,两位与会者也自愿负责与国内第一名的Clouds FM电台联系,当地电台时常有读早报及评论单元,为听众整理当天重要及趣味新闻,部落客希望未来电台也能将部落格列入评论范围;颇受欢迎的新闻网站HabariTanzania也将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更新消息:HabariTanzania已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也包括GVO) 因为坦尚尼亚网路普及率低,故若能让部落格内容出现在广播电台等大众媒体,就已让与会者感到相当兴奋,网路在坦尚尼亚只限于都会区,而且国内电力现在采配额制,故上网费用相当昂贵,多数与会者也认为应举办小型工作坊,让资深编辑与记者瞭解部落格内容丰富、原创与实用,并鼓励他们多多利用。 至于部格客道德问题方面,会议上也同意需要更多时间思考与论辩,因为议题本身相当敏感,不过为了建立信任、尊重与落实社会责任,部落格的确需要基本的道德规范。 未来各方若在道德议题上达成共识,便会根据CyberJournalist.net所起草的“杜笃玛宣言”(Dodoma Declaration)进行修订,这项道德原则是今年稍早部落客于坦尚尼亚首都杜笃玛举行非正式会议时所撰。 人们也同意部格格社群应建立正式组织架构、遴选领导人、设立清晰目标与愿景,除了架设网站与网路团体外,也不排除未来在坦尚尼亚成立实体单位。 由于会议时间有限,与会者来不及讨论组织架构细节,如领导人、投票方式、任期、组织官方名称、目标等,因此先成立临时委员会,透过部落客投票决定各项议题的先后次序。 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荷兰的Da’ Mija、加拿大的Jeff Msangi、美国的Ndesanjo Macha与坦尚尼亚的Ramadhani Msangi,未来运作过程将尽量保持透明与广泛参与。

新加坡的线上生活

  25 十一月 2006

原文:Online Life in Singapor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yourpapa 校对:Portnoy 在新加坡,便捷的频宽加上对于线上科技操作的熟练使得人们得以尝试各种新开发的科技潮流。每几个月,我们就可以看到新加坡的部落客登上在Technorati(一种专门用来搜寻部落格的引擎)里的最高点击率,此外,在以新加坡人为主的社群会员人数也常常多过其他更大城市所组成的社群。因此,一款由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s)所完成的3-D网路虚拟世界(线上游戏):”第二生活”(Second Life 以下简称SL),很快的成了许多新加坡人新的居所。蕊娜兹(Rinaz), 一位来自新加坡的SL居民张贴了以下这段影片介绍她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新家。 凯文(Kevin)在他的部落格里(theory.isthereason)写了一篇文章:介绍第二生活(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ife) 回应了这篇在新加坡的部落格联播站:Tomorrow.sg 里头关于林登实验室主持人(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访问新加坡的文章(a post about Linden Lab's CTO visiting Singapore)。 我个人将这些网路虚拟实境视作为”新网路”(New Web)的一种. 感谢所有SL玩家持续的付出,SL世界不断变化且多元的特质在我看来是目前所有多人虚拟实境(multi-user virtual environment MUVE)例子中最特出的。SL的实用性已经开始与现实生活中多种领域结合:教育、研究(如社会学 心理学)、商业等等。当然SL并不是最终极的答案,正如同马赛克(Mosaic第一个可以显示图片的游览器)刚出现时所为我们带来对于体验图像网路的意 义,SF则是为我们开启了实质网路社交空间的新页,而这个领域在未来还有许多值得挑战的空间。 在凡顿(Vantan)部落格里纪录了首次新加坡的玩家在SF世界里的聚会,同时也张贴了些活动照片。 在这个月初,一个在新加坡的青少年因为占用了邻居的无线网路频宽而遭到起诉。在新加坡,由于不设防的无线网路节点相当普及,人们便理所当然的登录到电脑所搜寻到的无线网路上,珍 安洁拉在Tomorrow.sg上开始了这项讨论。 因为在无线网路一开始启用的时候,共享网路节点就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你甚至可以在等公车的时候利用无线 网路上网,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使用他人的无线网路节点根本就没啥大不了的。但现在迫害开始了,什么事情构成了”侵犯”?你又要怎 么证明它? 在izreloaded上有篇文章回应了这件事情,内容中要求无线网路节点拥有者封锁自己的节点。 我们现在知道了如果我们未经他人同意占用他人无线网路频宽,我们有可能被警察抓走。但因为使用他人无线网路而换来三年的牢狱?这太荒谬了!我不认为需要在这件事上立法规范,而惩罚也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则。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教育。那些拥有私人无线网路的人们应该要知道设定使用者登入权限的重要性,很多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可以封锁除了自己 以外的使用者登入到自己无线网路上,或者,不知道该如何设定。因此,当他们发现自己的频宽被他人占用后便感到愤恨不平,而在这个例子里,这个人最后报了 警。 在新加坡某些特定区域的居民不需要用邻近住户的无线网路来降低自己的开销,因为新加坡政府正推动在两年的时间内,提供免费无线上网的服务。

亚美尼亚:垃圾电视

  10 十一月 2006

Martuni or Bust!!! 说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是一堆无法宽赦的垃圾。 ———————————- 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和彩虹有的拼耶!!!! 哇靠!国情大不同啊~~

關於我們的播客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