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6

報導 來自 综合报道 來自 八月, 2006

越南: 河内的第一家肯德基

译者:TRUST 校者: Portnoy 越南神网站的部落客前往河内的第一家肯德基 ,发现它吸引了许多人。“越南街上有那么多价格合理的食物,以及不错的泰国料理、印度料理可选择,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喜欢吃速食”

萨尔瓦多: 帮派问题

译者 : TRUST校者 : Portnoy 受到两个年轻男生死于居家附近帮派之下 的刺激,Tim Muth写了一系列共四篇让人难以忘怀的文章,有关萨尔瓦多与中美洲的帮派问题。把它列印出来,或者周末再回来看,就是别错过了。(Parts 1, 2, 3, and 4) [译按: Tim Muth这几篇文章写得真好,很感人,有时间真的一定要看!]

中国:我的未来不是梦

译者:TRUST 亚洲媒体论坛(Asia Media Forum)介绍了一部电视肥皂剧“我的未来不是梦 (四川)”,其目标观众是以作小生意为梦想的乡村移工。这部戏是由电视台、国际劳工组织(ILO)、开创与改善自己的生意(Start and Improve Your Own Business, SIYB)计画、以及中国的劳工与社会安全部。

美洲:吃在美国

翻译: TRUST 对于美国的肥胖问题,Martin Varsavsky说,他与妻子发现了一个合理外食的撇步 : “我们发现,如果你点一份前菜、主菜、与甜点,然后两个人分着吃每道食物,这样食物量就会正好,厨师也不会觉得被伤感情。”

伊朗:足球和政府统治

翻译:Sweet 国会议员Dr. Emad Afrough说我们的国家政府就象我们的足球管理者。两者都是感性有余而缺少理性的批评。

哥斯达黎加:网络和社会等级

翻译:Sweet 在一篇题为“信息就是力量”的文中,Cristian Cambronero指出哥斯达黎加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二个月内”,哥斯达黎加“42%网民为人口中最富有的5%”。

南韩:网际暴力

原文链接:South Korea: cyber violence 作者:Oi wan Lam 翻译:dreamf 校对: Robert Koehler在他的Marmot's Hole中,讨论到关于南韩网际暴力(cyberviolence)的现象。 IHT网站上,曾经当过记者的Choe Sang-hun在韩国不幸的网民社群与政府移向管制网际暴力一文中提到: 政 府官员指出,即使南韩拥有全世界发展最好的网路社群,但“网际暴力”的问题已经到达另人震惊的地步。韩国网路安全委员会(Korea Internet Safety Commission)接到的申诉案件从2003年的1万8031件,一直增加到去年的4万2643件,2年内竟成长了超过2倍,而女性的申诉案件大多属 于性骚扰。 一名16岁的女学生遭指控告发一位教师滥用资源,致使她的照片 与侮辱她的言语在学校网站曝光,这名女学生随后逃离学校;一名女歌手为“她曾经是个男人”的谣言所苦;同时为歌手和漫画家的Twist Kim,被爆出色情网站以他的名字大肆扩张,好像是他创造了那些网站一样,这些消息导致电视台的唾弃,Twist Kim也陷入严重的崩溃危机。 在...

中国:囚犯

翻译: TRUST 王宁介绍目前三位在中国遭受审判的人 :昝爱宗,因报导地方政府压迫基督教会而遭逮捕的记者;程翔,被指控为台湾间谍的记者;陈光诚,盲人人权运动者。

玻利维亚:Bloomberg与玻利维亚的天然气

译者: TRUST Jim Shultz 承认,记者与部落客偶尔会犯错 ,但是 Bloomberg News 这家媒体的报导却为玻利维亚五月一日的“国有化”命令,创造出该国政府对外国能源公司“没收财产”的错误公共形象。这篇文章已在留言栏中引起有趣的对话。

伊朗:那里没有上帝?

翻译:Sweet 活跃的博客作者Mohammad Masih 是一个想要殉教的人,他谈到自己试图去黎巴嫩的亲身经历。他说,想象一下,当你可以拥有去大马士革的票或可以穿越边境时,一个问题浮现在你脑海里:彼处是否失去了上帝的眷顾?这个念头在心里越发清晰,而你既没法证明也不能否认它。这就是为什么最后你转身返回。

伊朗:一部流行电影

翻译:Sweet Rooznamenegar No谈论到伊朗票房收入最高的电影:《放火》。这位博客说,在本片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有钱人在富豪小区里开着香车,弃掷他们碰都没碰过的餐点,或任意破坏房内装饰而毫不顾及其价。他解释说人们对严肃的读物或电影再也没兴趣了,大家想要的是在几个小时内娱乐放松,忘掉他们的经济问题。

斯里兰卡:正在升级的暴力冲突

翻译:Sweet Focus Lanka的Jayadeva Uyangoda分析了现在在斯里兰卡军队和LTTE间逐步升级的暴力冲突。政府指责LTTE最近屠杀无辜平民,LTTE则否认自己与此有关。他对解决国家民族政治武装冲突的建议包括建立一个国际认可的委员会以研究应对L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