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博客 來自 七月, 2006

巴基斯坦:blog和时间扭曲

  4 七月 2006

翻译:echoyairs 校对:Portnoy 这周我从未来给你写信。从3周后回来的这个帖子大约会在六月的第二周到达,它实际上是准时到达的。请不要觉得我在用拙劣的藉口拖延,我确实发现了一个网络上的虫洞(worm hole),它能扭曲我未来和过去之间的时间。 我是在喝了3罐红牛、1升可乐和8丸药后偶然发现这个时空通道的。我发现我自己在网络中飞奔,到达了三周之后的未来,现在我就在这里,而这个时刻恰好是你的现在。你现在失去了什么么?很好,我很高兴你和我一起呆在这个时间点。 好了,说正经的。这周我关于巴基斯坦的更新全都是链接,它们是我高效选出来的。(这会是时间旅行的另一个好处,但我离题了) Fountainhead照惯例写了大部分人根本不敢提及的议题;jaded上传了她在西班牙的旅行讲演(一定要接着看下一篇);Windmills的集锦治愈所有的疾病;Suspect Paki在讨论美国的道德(提醒这篇文章为R限制级,儿童和乔治布希需要在成年人的陪同下阅读);Sami Shah(卡拉奇特有的喜剧演员)上传了卡拉奇市政府的当前工作背后的真实原因。Glasshouse上传了有趣的巴基斯坦报纸上的奇闻;我发表了我自己写的新版美国国歌歌词;最后我要强力推荐我的近期图片blog冒险,以假装我身心健康:) 以上的链接是这周巴基斯坦blog的精华。很快我会带来一个精彩的帖子哦。现在我要去实验时间扭曲了(在一个大木槌的帮助下),我会及时地旅行归来,更新GV,你或许不需要看前面的帖子,你可能已经读过它了。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里头,我在我的小说Coca Cola Jazz书中,透过Omoneh这个角色谈到了诸多策略。 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 感谢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许多回响 Alem的多位固定读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回响。 根据Naomi: 你 还记得Mugabe吗?辛巴威的总统?在他1995年的那场演讲中,他说同性恋“猪狗不如”..(…)我还想加上纳米比亚总统Sam Mujoma、甘比亚总统Yahya Jammeh两人快乐地在BBC上宣称的:“(我私人动物园的)动物之中当然没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它们依照自然法则生活”所谓的自然一直都被拿来当成 藉口。 Sami说: 动物没有同性恋?这位总统先生看的动物纪录片看的不够我多,他如果看的够多,他就会发现所有我们人类视为堕落的行为,其他动物都依照着自然法则实践着。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个人部落格,她近来对于无法在工作场所公开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忧愁,一位名为The Specialist的访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进了人际之间的联系: 我透过GVO发现了你的部落格(…)。你对非洲同性恋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极不瞭解)。你说:“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恐惧不同他人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