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Kazakhstan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中亚记者们在爱与冲突中的庇护所

“我感觉不到国界,我虽然驻扎在吉尔吉斯斯坦,但是我报道的是整个中亚。”

中亚水战的预兆:九张吉尔吉斯静谧而深刻的照片

全世界现今仍有7亿8千万人面临缺乏饮用水的问题。其中中亚地区水资源不足的情况,不仅将当地居民暴露在缺水与卫生条件不佳的威胁之下,居民越界争水的冲突更严重影响了当地生态,使得中亚地区政治气氛紧绷,更可能让「中亚水战」一发不可收拾。

哈萨克斯坦首次女同志婚礼

这是一场真正的婚礼。有豪华轿车。有好友宾客。有香槟。有致词。你们可能会问,“但法律呢?”你们看,爱并不承认法律。这就是为什么婚礼举行了。然而,这未经[国家登记]。同性婚姻[在哈萨克]并不合法。

乌兹别克斯坦:毫无用处的拉丁字母

LiveJournal用户a_volosevich认为[俄],乌兹别克斯坦过去二十年来进行的字母拉丁化改革,正面临失败。 新的书写字母并没有创造外语知识,乌兹别克斯坦改用拉丁字母近二十年来,这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除此之外,相较于拉丁化后的乌兹别克斯坦语,俄语的需求量更大。 这位博客认为,对哈萨克斯坦来说这可能会是个警讯。哈萨克斯坦也正准备停用西里尔字母,改用拉丁字母。 校对者:Soup

哈萨克斯坦改用拉丁字母

历经多年来的激烈辩论,哈萨克斯坦终于决定在西元2025年改用拉丁字母,停用西里尔字母(即一般所称之斯拉夫字母)。字母书写系统看来仍是哈萨克斯坦意见极为分歧的争议(举例而言,可参见此部落格里的数百则留言[俄])。Michael Hancock-Parmer在Registan.net写道: 有人认为拉丁字母化,会不利于哈萨克斯坦公民更加了解自身过去与当前处境如何形成的努力,我对此持保留意见。 校对者:Portnoy

哈萨克斯坦:语言本土化的争议

2011 年八月初,哈萨克斯坦文化部草拟了一项法案,修正国内的语言政策。观察家很快将此归类为试图进一步减少俄语使用率的举动。根据哈萨克斯坦宪法,俄语和哈萨克斯坦语拥有同样地位。

哈萨克斯坦:網絡设国界

前几个礼拜开始,哈萨克斯坦网友上网时,会发现一个特别的现象:最近只要键入网址Google.kz后,就会自动导向 翻译成哈萨克斯坦文版的主页Google.com。

哈萨克斯坦:国安会地方办公室遭自杀炸弹袭击

2011年5月17日,一名自杀炸弹客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地方重镇阿克托贝(Aktobe)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入口引爆炸弹,四人在爆炸中受伤。

哈萨克:博客对于宗教的议论

哈萨克政府没有明确的宗教政策,因此使得哈萨克人觉得可以拥有自己的信仰和宗教观是理所当然的事。现在的哈萨克就和二十年前一样,每个人身边都可以听到关于此类议题多样而不同的意见,

哈萨克斯坦:对选举意兴阑珊

哈萨克斯坦历经伴随新年假期的政治争议(请见先前报导),二月已回归平静。 政府最近宣布将提早举行总统大选,社会却不太兴奋,在野阵营将抵制投票,其他候选人软弱无力,现任总统已执政逾20年,笃定将连任成功。

日本:哈萨克最后的日本战俘

Richard Orange与Ikuru Kuwajima在日本次文化研究中心的博客上,描述了“一位日本战俘在二战结束之后滞留苏联”的故事。

哈萨克: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高峰会回响

自2000年代中期开始,哈萨克就亟欲领导这片大陆上最大型支持民主的国际组织: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因为哈萨克不良的人权纪录,他们的申请遭到一些会员国的批评。

關於我們的Kazakhstan 哈萨克斯坦相關報導

Қазақста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