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Kazakhstan 哈萨克斯坦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黑帮电影票房长红

哈萨克斯坦第一部纯商业电影--从拍摄、制作到发行没有从国家拿一毛钱,全靠票房收入--上片后引起博客众多讨论回响。影片 Racketeer讲述一位年轻运动员,在1990哈萨克斯坦经济萧条年代,为了赚钱,自大学休学加入黑帮,靠拳头向生意人索钱。 博客Adam Kesher表示这部电影很卖座,在上映前三天几乎一票难求。「我不认为大家只想看本国版的俄罗斯帮派肥皂剧。消费者更希望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国片。他觉得,国内片商并不热衷好好地推销哈萨克斯坦电影,是件憾事。「要支持国片没有其它快捷方式,法国和南韩就是好例子,他们的片商努力营销自家电影,看看人家的成果!如果发行商只支持这类古惑仔电影,文化的扭曲,恐怕不可避免!」 Megakhuimyak则持正面看法:「我还没看这部电影,我可能一点也不喜欢它。但是我赞同它显示的事实。」这部电影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及文化,「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说:有人愿意为国内观众来拍电影,而不是为了讨好国际影展的评审。电影制片不必再去哀求文化部给钱,乐见有电影演员新血轮加入,而不是某些大人物的亲戚依亲带故地霸占位置。」他说。 博客Sarimov 对哈萨克斯坦电影有诸多意见,在看过大家的讨论后,他表示自己意见为:「过去十多年,我分析许多哈萨克斯坦电影,这大多份是我个人式的自省观察。许多影片以乡土为题材。最近五部电影最后的情节都是主角离开了乡下。这是一个警讯,或许艺术创作者看待现实较为感情用事.。田园游牧式影片不是真正的电影而是政令倡导。现在,我们有了新而好的社会题材戏种。」他很乐观的作结。 注:文中所有连结都是俄文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FoolFitz

17 十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媒体战争

在哈萨克,Rakhat Aliyev 事件 持续延烧,这位出任过大使又是前任总统女婿的政客,继续用违法监听高层交谈的录音带等见不得人的东西来勒索政府当局。于此同时,一堆哈萨克网站被封锁了。“网站被封锁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部落客mantrov 说。 weathercock,一位出生于哈萨克,现居于澳洲的部落客,“对旧苏联国家,尤其是哈萨克的言论自由限制有一种病态的反应”,于是他许下承诺要把所有被禁掉的kompromat出版物*重新上架,“只为他们独特的本质”。“哪里还能再找出另一个国家,其高官们的对话像1930年代美国帮派份子一样的?”他强调。 译注:kompromat 是宣传方法中,灰色宣传的一种,是由竞争关系中某一方,以未经证实、半真半假讯息混淆视听,为打击对手而发出的讯息,特别强调破坏对手的名誉。 因政府不快而封锁网站还不是哈萨克政府神经质动作的最后一招 – 上周,几家独立报纸被警方和制服人员侵入搜索,明显地试图要妨碍报纸的发行。结果,其中几家报社遭印刷厂拒绝而导致无法印行。不久后,这些报纸总编辑和新闻部长 Yertysbayev 进行了一场会面。 sarimov 说,这场会面的目的是要缓和冲突的局面 – 当局并不想要搞出惹怒媒体的丑闻,更不愿公开政府和总统见不得人的资料。“部长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停止报导 Aliyev 爆料事件,合作的印刷厂就不会出任何状况。这真是彻底的二分法。”sarimov 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然而,这些报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机会,只能接受这样子的条件 – mahno-mactep 称这协议为“下流的和平条约”。同时,Joshua Foust...

9 十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语言学习低落

一个月之前,Nurgeldy在Neweurasia博客上表示,他们正在哈萨克斯坦北部Kustanai市努力,希望提升当地社会的哈萨克语程度,他的发言在该博客的俄语版与英语版都引发激烈论辩,有些人提及为何都市居民鲜少使用哈萨克语,为什么哈萨克斯坦裔民众的情况亦然。 博客们列举的理由包括:社会在八零年代至九零年代对哈萨克语需求不高、俄语学校与大学系所内的哈萨克语课程品质不佳,都会区年轻人缺乏学习动机、政府推广与授课努力不足。 近来相关讨论继续在哈萨克斯坦俄语族群的LiveJournal社群进行,Miss-crazy证明[RUS]学校的哈萨克语课程水准仍然低落,而且情况还因贪污而恶化,学生只要订阅《友好儿童报》(Druzhnie Rebyata),学校的哈萨克语成绩就能得到“A”。 “义务订阅”只是以人工方式支撑快倒闭的国营报纸,但实际潜藏其中的就是贪腐弊病,而且范围并不限于儿童机构中。 北部地区向来是哈萨克斯坦特色最淡薄的区域,不过居住于当地的俄罗斯裔女孩Slavoyara却表示,她的哈萨克语能力与日俱增,她特别指出[RUS]:“我现在能轻易了解眼前的哈萨克文字,也能自然以哈萨克语思考”,她的表现也赢得同学的尊敬与赞美。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nair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