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Kyrgyzstan 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关闭美军基地

吉尔吉斯总统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ev)宣布将关闭美国的空军基地。围绕着空军基地的政治阴谋从巴基耶夫当选吉尔吉斯总统时就开始了。每次总统前往莫斯科之前,关闭基地的问题都会被提出来[英文],但今年二月的行程成为一个关键。

吉尔吉斯斯坦:波音坠毁照片

吉尔吉斯:哀悼文坛大家辞世

Chingiz Aitmatov于6月10日辞世,享年79岁,吉尔吉斯因此失去极为著名的人物,他也是苏联时代重要作家,《Jamila》与《The Day Last More than 100 Days》至今仍是笔者钟爱作品,他著作等身,未来还能够长久挖掘。

吉尔吉斯斯坦:受够抗争了吗?

吉尔吉斯斯坦正热烈讨论,政府打算将3月24日列为国定假日,以纪念2005年的人民起义行动,劳动法也将修改,将3月24日订名为人民革命日,不过吉尔吉斯斯坦博客圈的反应以负面居多:

吉尔吉斯斯坦:国会选举的回响

对于2007年12月吉尔吉斯斯坦国会选举结果及各党席次分配,引发人权份子、国际组织领导人及外国政府诸多讨论与批评。 他们指出,选举期间有各种弊病发生,诸多选举人名册不实、地方选委会主席与成员受到压力、载运大批大学生前往投票、乡村地区大规模贿选等

吉尔吉斯:知名大学成为国会焦点

过去一个礼拜,吉尔吉斯部落客间的一项热门话题便是中亚美利坚大学(AUCA)的情况,如该校网站所言,这个学校以“贡献心力于民主价值、个人自由与创新精神”闻名于世,对于当地教育也扮演重要角色,站稳中亚学术界领导地位。

吉尔吉斯斯坦:政党争权时刻

过去几周在吉尔吉斯斯坦有些政治事件,让当地博客之间出现揣测、讨论与争议,自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宣布解散国会与内阁总辞后,国会大选预计于12月16日举行,此次约有五十个政党参与其中。 Edil Baisalov提及,由代总理Almazbek Atambaev领导的社会民主党于11月10日时,已于芭蕾暨歌剧院举行了第八届党员大会,并已宣布政党名单,代总理更宣示将确保大选公平透明: 身为党主席,我将尽力确保选举自由公平,因为若不公平划分选区,会影响选举前后的国家团结,历经一场革命就够了,不需要第二次。 而在AKIpress的论坛上,Aibek1961对于上述发言留下相当幽默的回应: 自由选举对我国算是新体验,但如果选举宜的自由公平,社民党就要败选了。 亲总统的政党Ak-Zhol约 一个月前才刚成立,也已举行党大会及宣布政党名单,候选名单人选包括宪法法庭主席Cholpon Baekova、政府书记Adahan Madumarove及五名前国会议员,但博客相当不满前国会议员Kabai Karabekov立场丕变,他在四月罢工时极力反对政府,现在却加入亲政府政党,例如bored表示: Karabekov丢脸到极点!我觉得意外,也很失望。 Yad态度则较为务实: 其实一点都不需要意外,我比较意外他之前竟能伪装为在野人士这么久。 前总理Felix Kulov现在是Ar Namys党的党主席,因为司法单位正调查该党党代表,故尚未公布政党名单,Kulov在AKIpress的记者会上表示: 若12月16日国会选举出现大规模造假现象,再加上食品价格不断高涨,明年春天肯定很不好过。 原文作者:Asel 校对:FoolFitz

(短讯)乌兹别克斯坦:记者遭到杀害

据Libertad 报导,一名乌兹别克斯坦记者Alisher Saipov,10月24日在吉尔吉斯的奥什(Osh)遭到杀害。他原本工作于邻近的吉尔吉斯斯坦,撰写当地乌兹别克族裔的报导。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吉尔吉斯斯坦:伊斯兰化的威胁

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名义上的穆斯林国家,它有段有趣的关于伊斯兰的历史:在18世纪伊斯兰教传入游牧的吉尔吉斯斯坦之前,横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河谷(Ferghana Valley)实行更为传统形式的伊斯兰教(译注)。在苏维埃时期,宗教被推向社会的边缘。但自从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后,在大部份在南方的乡村地区,伊斯兰教看似有些许复兴。 译注:根据历史的记载,中国唐朝玄宗天宝年间向中亚发展的挫败,是于西元751年,与现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什叶教派发生的怛罗斯战役。战役地点约在文中所提横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河谷。于是在西元第8世纪,伊斯兰教的势力扩展至中亚,当地也改宗伊斯兰教。 朝觐(Hajj)者从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奥什(Osh)出发前往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Mecca)朝圣。照片取自flickr的使用者teokaye 上周,吉尔吉斯斯坦博客们对该国的伊斯兰化感到担忧。这场辩论来自是跨部门委员会的决定,允许穆斯林女性的护照照片可以穿戴头巾(hijabs)。 委员会的决定是基于“伊斯兰律法禁止女性在陌生男性面前,不加以遮掩其头部和耳朵”的声明。伊斯兰议员们引述的说法是:“我们在通过边境检查时感到不愉快。机场人员要求我们当众拿下头巾,而不是引领我们到一个特别的检查室,由女性人员执行检查。” 然而,许多吉尔吉斯斯坦的博客关切这项决定及其背后含意。 Elena Skochilo(LiveJournal 使用者 morrire)是一位知名博客,她引述新闻且说道: Frontbek 的女儿(daughter of Frontbek)似乎很顽固。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 Elena指出,Frontbek 的女儿,也就是Jamal Frontbek Kyzy,她是女性进步公众联盟Mutakallim的主席;这个伊斯兰组织为此头巾立法的发起者之一,已联合了4万名支持者。 为新闻网站neweurasia写作的 Mirsulzhan补充说: 像Mutakallim这类组织,以及其它青年运动组织像Jangyryk,是由阿拉伯世界所资助。 另一位博客,同时也是知名政治评论人Alan Kubatiev(LJ 使用者...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涨,人民怨

吉尔吉斯斯坦面包价格最近突然上涨,引起许多部落客讨论,除了天然气、电力、交通等价格为,面包物价是与民众日常生活最习习相关的经济议题,因为面包是当地人民传统主食,若一条面包过去要价6索姆(som,吉尔吉斯货币,1索姆约等于2.5美分),现在已涨至7索姆。 Advocat将意见表达在Diesel论坛[RUS]中: 在前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任内,面包价格始终平稳,人们现在虽然认为生活改善,但物价也同时走扬,或许涨价也是新政府改善民众生活的指标? Mantank则不认为政府与涨价一事有关: 政府无法抑扬物价,所以这真的不是政府的错。 XnifgRon前几天亲身感受物价变化: 我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馆吃午饭,但今天服务生给的面包却薄得不可思议,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她说是因为涨价所致,我很难过今后得要点三份面包才够。 Mirsulzhan则在newseurasia网站上[KYR]解释为何面包变贵了。 人们也很关心在8月4日至19日的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期间,政府打算限制民众进出首都比斯凯克(Bishkek)。 Asel写的文章指出,所有进入比斯凯克的车辆现在都要受检查,政府也可能会限制进入首都的人数,然而政府却无任何代表能对外发言,告知大众必要讯息,以及解释究竟细节为何。 这项消息为民众带来极大困扰与不便,因为人们无处取得可靠资讯,例如S@ailor便表示: 我跟小巴士驾驶聊过这件事,想瞭解他们知道什么讯息,结果大家都一无所知,现在似乎我们又得等到最后一刻才会接获通知,也会因此遇到麻烦。 最后提件有趣的事,8月1日是吉尔吉斯斯坦现任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的生日,他现年58岁,部落客morrire做了一份小型民调,想知道部落客最想送总统什么礼物,共有30人参与调查,结果如下: 41.4%的人不想送他礼物 37.9%的人选择中国制牵引机 17.2%的人选择羊头 13.8%的人选择面条 10.3%的人选择前往莫斯科的机票 民调详细结果请见此[RUS],礼物很特别吧? 原文作者:Asel 校对:julys

(短信)吉尔吉斯斯坦: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

「吉尔吉斯斯坦报告」指出,政府为款待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成员国元首,兴建的礼宾房终于完工,花费许多纳税人上缴的血汗钱;Mirsulzhan Namazaliev则列出清单,看看政府为确保高峰会顺利进行,究竟颁布哪些奇怪又荒谬的规定。 作者:Ben Paarmann

吉尔吉斯斯坦:民调与国会间谍

国际共和研究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今年五月进行一场全国调查,共访问约1500名18岁以上吉尔吉斯斯坦民众,当地博客有许多关于这份民调的讨论。 根据民调结果,吉尔吉斯斯坦今日面临的重大问题包括失业、经济发展、贪污、政治危机等,民众最关心的议题则包括战争威胁、社会动乱、经济与政治动荡等。 对于民调内部分对国家处境的乐观评价,网路论坛上则出现部分较悲观的感想。 例如IoLa认为[RUS],虽然民调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整体社经地位有所进步与发展,但他认为国家情况严重恶化;Zoltan[RUS]亦不认同部分民调数据: 我怀疑到底是谁认为现在生活比从前好,难道受访民众也包括国会议员吗? 俄国网路报《Novyi Region》[RUS]另执行一项有趣的民调,询问在众多前苏联国家领袖中,究竟谁最性感。 候选的15国元首内,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名列第五,“自由世代(Svobodnoe Plkolenie)”[RUS]网站内有相当特别的群组讨论,Mirshlzhan则在neweurasia[RUS]上公布民调初步结果。 老实说,我觉得我们敬爱的总统巴奇耶夫除了性感之外,没什么好骄傲的事,如果他都称得上性感,那国会议员巴巴诺夫(Omurbek Babanov)该怎么形容? 博客圈讨论话题当然不仅限于民调结果,“和平基金”与《外交政策》杂志每年都会公布“衰败国家指数”(Failed States Index),同样引起博客兴趣,Asel与Shannon分别在neweurasia和nonpon公布排名结果,其中吉尔吉斯斯坦滑落13个名次,跌到第41名,Shannon认为: 另一方面,吉尔吉斯斯坦重挫13名至第41名,几乎每一项评比得分都下滑,所幸幅度很小,吉尔吉斯之所以领先土库曼斯坦,主要原因大概是民众能逃往国外吧。 吉尔吉斯斯坦博客圈时常关注政治时事,过去两周亦不例外,好几个博客都不约而同提到,国会新闻室一名疑似女间谍遭羁押,据传她将机密情报交给中国。 Baisalov认为[RUS],国会内绝对没有任何国家或军事机密,匿名博客则回应[RUS],这可能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苏塔利诺夫(Sutalinov)的宣传手段,因为过去也有类似案例;Naryn Aiyp则评论[RUS],前外交部长Djekshenkulov的声明,主张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即将于八月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斯凯克举行,不该在此刻发布间谍案消息。 作者:Asel 校对:J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