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七月, 2006

印度尼西亚:一天不看电视

翻译: Ahom Kuo 校对:Sweet 我们可以一整天不看电视吗? 印尼的博客们几乎同时贴了一篇写其为纪念7月23日的印尼儿童节而一天不看电视的文章. 其中有很多人对印尼电视节目的质量感到担忧。尤其是从视觉品质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那是对儿童创造力的一种威胁。 比如Banana Talk的Lita Mariana、 Priyadi、 Triaji、 Solyaris和Bocah Cili等许多印尼博客就都呼吁人们停看电视以尊重儿童,并就电视节目可能从多方面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而警告电视台。 这个“一天不看电视”行动是由一个叫Kidia的门户媒体特别为儿童教育发起的。Lita Mariana全力支持这种行动, 作为几个孩子的母亲,Lita对许多电视节目对她孩子将来的行为方式可能造成的影响非常担心. 既然大家都知道,,除非有相应的法律规定,否则这种行动只是纸上谈兵,,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这条评论告诉了我们答案。 Rendy AK说道: 我们不是反对电视本身, 只是因为印尼的电视节目上暴力和垃圾节目太多了。 也不是为了不让电视合法播出, 而是希望孩子们能在他们的节日里得到尊重。...

菲律宾:向世界出口护士

翻译:TRUST 校对: Sweet 今日在菲律宾,最流行的是护理学位。已有超过十万名菲律宾护士出国寻求更佳的工作机会。根据卫生部的资料,全国百分之85的持照护士正在其它国家的医院中服务。 菲律宾成为世界上首要的护士供给国的原因之一是,它培养能说流利英语的技术熟练护士。 马尼拉时报提供该国护理教育完整的背景介绍。 Ang Blog ni Sayote Queen解释她想当护士的理由。这位博客写手展现了菲律宾典型最初向往其它职业但最终修习护理的青少年。 在香港生活的OFW (译按:Oversea Fillipino Worker即菲律宾海外劳工) 则相信金钱并非菲律宾护士想出国工作的唯一原因。 “Second-courser”这个词是代表后来重回校园学习护理的专业人士,包括医师。我的护理学生生活纪录了他作为second-courser时的活动。 Bulatlat专题报道了最近吸引全国目光的护理界丑闻:护理理事会考试泄题、全国护理理事集体辞职、以及其被指控与高等教育委员会串通降低新设护理学院之认可标准。 政府官方澄清,护理考试“并无明显泄题”情事发生。

菲律宾:把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外包

翻译:PipperL 校对:ilya 菲律宾是美国企业在进行“企业流程外包”(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简称 BPO)时的首选。由于提供了不错的经济诱因,电话客服中心的工作被许多年轻的菲律宾毕业生所喜爱。菲律宾的 BPO 产业去年总收入产值高达 11.2 亿美元、聘雇员工超过十一万两千名。由于这里的劳工成本低廉,美国企业因而把一些商业机能迁移到此,例如客服、医疗诊断纪录、软件研发和动画制作等。 现在,菲律宾另外一项著名的“外包”的工作是位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私人保安或是独立契约工作者(也就是佣兵)。一家马尼拉的报纸报道超过三百名菲律宾人已经被私人企业聘雇,主要的任务是保卫美国派驻伊拉克的政府与军方人员、设施和营地。Triple Canopy、Dynacorp 和 Blackwater 是雇用菲律宾佣兵公司的名称。 一位菲律宾记者披露了 Blackwater 公司在菲律宾取得了 25 英亩的前美军基地,进行攸关生死的军事训练之用。 菲律宾记者、同时也是博客写手的 Ellen Tordesillas 访问了一位菲律宾佣兵,询问他作为一名武装工作者,在伊拉克守卫美军设施的这项工作困难之处,以及关于报酬的个人感想。 自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