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一月, 2007

马来西亚:众网站联手支持博客

马来西亚:马国南部遭遇第二波洪祸

原文链结:Malaysia: Second wave hit Southern Malaysia 作者:SK Thew 翻译:rungheng 校对:Portnoy 在马来西亚庆祝2007年新年到来后的几天,马来西亚南方的柔佛州因连续的大雨导致第二波洪水的冲击。 youtube用户debbieseraphina从后车窗所拍摄到的洪水影片 直至今日,马来西亚其中一家主要报纸The Star日报的简讯服务警告报导了在柔佛州遭遇洪水冲击的受害者,隔夜的数量已远超过两倍,达50,172人分别在208个救灾中心。在首府新山附近的区域则受到最严重的冲击,已超过20,000人被疏散 总理Abdullah Ahmad Badawi保证政府会提供洪水受害者协助,并承诺额外发放给每一个受灾家庭500令吉(美金142.245)。一个扶植村庄计划已经成立,目的是协助洪水受灾者,马来西亚人也呼吁各界慷慨捐献。 部落客xpyre在影响最深的地区哥打丁宜受困,直到当局清理出一个出口,并允许恢复交通,他才得以离开。部落客Linken Lim也被困在受到洪水影响的区域,写了一篇文章谈这不断重复发生的状况,并也透过发表了另一位部落客Marina Mahathir需要公众捐助的消息。 Mom's日报因洪水而感到悲伤,并且解释了为什么许多非营利组织(NGOs)及团体在惨剧发生的此时此刻,还在那推广自然哺育,以确保婴儿的生存。甚至一向幽默的Rojks日报也特别表彰kukujiao.com,因为他实际奉献自己,去帮助洪水受害者。马来西亚需要更多的像他这样的撒马利亚人! 同时,马来西亚红十字会(MCRS)正在向大众发起募款活动,包括了私人机构、企业、组织等,希望募得到大笔的募款,协助马来西亚红十字会基金,以提供那些遭受洪水祸害的人民财务和心理上的协助。 所有的现金捐献将可以在纳税时获得抵免,可以捐给: “马来西亚红十字会组织”或马来西亚银行A/C No-5144...

寻人启事:在柬埔寨失踪的Eddie Gibson

原文链结:Missing in Cambodia: Eddie Gibson 作者:Tharum Bun 翻译:rungheng 校对:Portnoy 在2004年10月,19岁的Eddie Gibson在从泰国前往柬埔寨的途中失踪了。直至今日还没有人知到这位英国的旅人(背包客)在哪里。他的双亲目前在柬埔寨,提供了奖赏给任何有Eddie Gibson消息的人。 他在10月24日最后一封给妈妈, Jo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了他正在东萨西克斯郡,准备要回家。但当他的家人去机场接他时,却没看见Eddie Gibson,该班飞机为11月1日从曼谷起飞。 两年后,他的母亲仍旧渴望着任何关于她挚爱的儿子的消息。“我认为柬埔寨人知道他在哪,而且我仍然相信在那国家里有人知道Eddie发生了什么事,”她在网站上写了许多这位神秘失踪的前里兹大学生的相关讯息。 他的双亲,Mike和Jo,已经设置了一个网站Eddie Gibson Missing in Cambodia以提供必需资讯给协助搜寻的当地官方、私家侦探和英国警方。 图说:失踪的英国国民Eddie Gibson的寻人启事海报已分派到柬埔寨各地。 摄影:Sopheak 以谷美尔语写作的柬埔寨部落客Sopheak,详述这则新闻:...

菲律宾的自由媒体屡遭攻击

校对: Portnoy 自马可仕独裁政权于1986年倾覆后,外界都认为菲律宾的媒体自由在全球名列前茅,但近年来不少团体都注意到,该国媒体屡屡遭到攻击,许多地方记者遭杀害,政府去年也强制关闭报社近一周,第一家庭更频频骚扰记者,上法院控告媒体记者诽谤。 Pinoy Press引述记者的联合声明,指控第一先生滥用诽谤诉讼: “我们深切忧心第一先生麦克.艾洛优提出诽谤告诉的用意,并不是为了获得合理赔偿,而是利用诽谤罪污辱菲律宾 媒体,我们都知道, 诽谤罪是否成立,取决于犯行者是否存有恶意,但艾洛优先生却蔑视该项基本原则,滥用诽谤官司恫吓媒体、使媒体噤声。艾洛优先生试图让媒体相信,任何批判第 一先生或不利其活动的报导皆属诽谤,但他实则阻断民众对公共事务知的权利。” Freedom Watch详述记者如何反击: “第一先生总共控告45名编辑、专栏作家、编辑与发行人诽谤,其中逾半数被告决定联合起来,集体反控第一先 生,这是菲律宾史上首例,这是一场民事诉讼,原告指控司法过程对他们所造成精神与物质损失,并要求第一先生赔偿,他们指陈诽谤官司不仅让自己夜夜难以成 眠,更造成媒体界的寒蝉效应。”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另报导,律师接受记者委托控告第一先生后,接到了死亡威胁。 一群记者发动连署,要求诽谤除罪化: 艾洛优先生提出的诉讼案件数创下历史新高,也反映出菲律宾权贵人士如何滥用诽谤法,阻止媒体运用其民主权力,妨碍媒体挖掘 公共事务背后的真相、保障人民知的权利。我们应趁此绝佳机会,将如此过时法律除罪化,因为该法无力保护无辜民众,反而替有罪者遮掩犯行,我们要求国会立即 着手废止诽谤法,并将诽谤除罪化,才能强化我国摇摇欲坠、坐困愁城的民主制度。 Bryanton Post论及国际间有报导指出,2006年是“过去十多年来,媒体处境最艰困的一年”,Inside PCIJ也提供有关菲律宾媒体境遇报导的超连结:...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体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