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三月, 2007

菲律宾:博客谈论在家自学教育

校对:Leonard 在菲律宾某些博客上出现了有趣的讨论:让孩子在家学习或是送到学校去? A Passerby’s Trail博客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累积了许多在各级学校的教学经验,然而作为一名母亲,我倒希望孩子能够在家学习。我知道这样做会很麻烦,尤其是要从无到有拟定学习课表,但我愿意投入所有时间、精力、创造力及专业,这是为了自己孩子好,所以值得。 另一名菲律宾教育家博客Tito Rolly与A Passerby’s Trail想法一致,并表示科技可为在家学习提供良好平台。 现在科技日新月异,我觉得在家学习已非遥不可及,举例来说,从前我们可能需要买一些百科全书,才能对特定主题有所了解,但如今网络便能满足相同需求。 Tito继续谈论在家学习的好处: 在家学习可让孩子免于上学所带来的危险,例如穿越马路时被车辆辗过、通勤舟车劳顿、绑架、街头霸凌、逃学等,另外,还可减少学杂费支出及不必再面对爱抱怨的老师。(不过就没有台风假可放了)在家学习的孩子只需登入某网站,就能开始学习,这意味着学习将没有国界限制,我们的孩子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学校上课,哈,这真是充满无限可能。 博客Noypetes响应Tito的文章表示,在家学习可能使得同学会成为过去式,若孩子不到学校和其它人混在一起,他们可能无法培养社交技巧。 在家学习固然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我担心这种方式缺乏社交互动,同侪互动对于训练孩子独立自主以及融入社会十分重要,我认为应保留部分基本的教学方法,虽然信息科技及网络足以为师,但仍无法提供同侪之间的密切互动及取代老师的角色。 A Passerby’s Trail有带过大型班级的经验,她早就知道「社交技巧」的重要。她写道: 身为教育者,我相信学校不是唯一培养社交技巧的场域,孩子不需要身边一堆人才能够发展社交能力,有时在团体当中,孩子的社交反应反而不佳,因为我带过大型班级,所以我深谙个中道理。 假如不需待在教室学习,孩子就不会有没安全感、自我意识及紧张等情绪反应。学校是一个让人深感威胁的场所,对部分孩子而言,可能会造成心灵创伤,真令人难过……不过这是事实。 Tito心目中的未来学校期望是: 我对未来学校的愿景是:传统学校在不久的未来将有重大改变,从前我们所认知的学校将从此绝迹,未来的学校虽仍由建筑物构成,不过教室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多间计算机教室,而在教室计算机前面的是老师,学生只需待在家里。教学内容将分为许多单元,因材施教,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由于同侪不需面对面相处,而且学生可自行决定课程进度,所以学习速度较慢的学生不会再因为课业落后而遭同侪讪笑。

(短信)马达加斯加:贸易新机会

印度尼西亚:总统学历要求?/国会议员买电脑?

校对:Justin 在政治圈里,一切事物都有政治意涵,如果任何政策不符合特定政治菁英的利益,就好像有其它政治目的,近来印度尼西亚政治圈与博客圈便出现类似情况,国会议员提案修改宪法,要求各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至少要有学士学位,引发强烈争议与论辩,尤其是因为前总统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可能代表PDI-P政党参选,而她即是大学肄业。 Terkini认为这项提案就是为了阻挡梅嘉娃蒂角逐2009年大选,M. Alfian Alfian在他的长篇分析文章结尾则提到,学士学位不该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必要条件,因为那只会造成另一种型态的贪腐,届时将有无数政治人物想尽办法要取得学位,有些「劣质」大学也很愿意顺应「市场需求」,以「特殊行情及特殊管道」提供证书。Qui est votre也同意此项论点。 支持提案者则主张,如果学士学位已成为地方首长候选人的必要条件,这项要求也该适用于更高位阶的总统候选人身上。 国会议员买电脑? 印度尼西亚国会最近打算拨款,让每位议员都拥有一部笔记型电脑,这项话题重要性虽然不若前者,但更受博客们的注意,至少有160篇文章都在讨论此事。 焦点主要在于电脑价位与是否有其必要,每部笔记型电脑的预算约2100美元,届时国会550名议员全都将人手一台,几乎所有博客都反对这项计划,认为根本毫无必要,Just Ngeblog质疑为何政府总是轻易浪费人民纳税钱?Rahning、Pande Baik、Rihart亦有同感。

泰国:期望泼水节减轻霾害

校对:Portnoy   由于苏门答腊岛上居民使用焚地开垦的方式,使邻近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常成为霾害的受害者,在情况最严重的时候,人们甚至会逃往泰国呼吸新鲜空气,但泰国部分地区如今也受到此人为环境灾害波及,泰北的清迈即为受害甚深的一处观光胜地。 来自清迈的Kuhlsrule写道: 霾害自一月初就已出现,但最近情况急剧恶化… 时间从几天拖到几周,几周又拖到几个月…两个礼拜的砍伐焚地对泰北居民造成严重问题,这里在正中午也是灰蒙蒙的一片,灰烟遮蔽天空,人们甚至可以直视太阳,肺部也满是污染物,让人剧烈咳嗽不止,所有户外活动也因此取消,但霾烟似乎没有散去的迹象。 我们只能期待有风雨会来…   Bangkok Recorder提及清迈官员的一项想法: 由于森林大火导致泰国北部省分霾害程度创新高,清迈市官员决定举办泼水节(Songkran),希望能藉此提高空气湿度,增加降雨机率以净化空气。 泼水节是与泰国新年一同举办的传统活动,人们会互相泼水以为庆祝。 为解决霾害问题,Thaizer整理了泰国政府想到的办法: 我目前住在清迈,上个礼拜许多孩童与年长者都出现呼吸道疾病,陆军已出动协助扑灭森林火势,空军也尝试制造人造雨赶走霾烟,但现在还没有成功,不过今天情况似乎有些改善,空气质量几天来终于有了起色,有机会看见蓝天与素帖山(Doi Suthep)的面貌。 稍早Lilian很关心家人情况: 真是太糟了,我的亲友都出现呼吸道疾病、双眼发痒、晕眩与过敏,我今早起床也觉得喉咙痛,都是霾害所致,我女儿问我是不是瓦斯漏气,霾害就是那种味道,看起来像厚重的浓雾,昨天也有班机因此无法降落。 班机停止起降也损及当地观光业,影响许多人的主要生计,Meanderings写道: 有谁会想去看不见景物也无法呼吸的地方观光呢?

言论检查的三月-法国、土耳其和中国对言论自由进行限制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译者:abstract 校对: Portnoy 二周前,法国的部落格,同时也是欧洲主要的公民媒体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对它所称之为逐渐贝卢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国媒体,这样的威胁来自法国内政部长兼保守党揆萨科奇(中文/英文)对言论自由的提案(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义大利前总理,透过媒体的并购及经营成功,向其集团触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队,后来转往政界发展,于2001-2006任义大利总理) 昨天,法国宪法法院通过了萨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该法案是将记者以为的人士拍摄及散布暴力的行为视为违法。在国会的辩论中,政府代表认为此法的用意在打击“巴巴乐”(happy slapping)的行为,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是一种流行的歪风,藉由攻击无辜的被害人,并将攻击的过程以手机拍下,于网路上流传之行为...

柬埔寨:博客推广活动

校对: Leonard 一项名为「个人信息科技活动营」的博客训练计划,自去年酝酿至今,已成功将IT基础技术推广至10所大学,人数超过2千人。 经数月筹备,活动营终于登场,首场在8月21日于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IU)举行,共计有50人报名参加,第二场在Pannasastra University of Cambodia (PUC),参加人数逾400人。 博客倡议人士Mean Lux创造了Clog及Clogger两个新字,意思分别为柬埔寨博客及柬埔寨部落客,去年八月,他策划了一场个人信息科技活动营,课程包含:使用电子邮件和上网,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制作及维护博客。迄今全国约有2千多名大学生参加。 金边(Phnom Penh)是柬埔寨最大、最活跃的城市,许多市民皆谙英语且拥有计算机,网咖也提供上网服务。活动营的筹划人及赞助商表示,他们自信能吸引高学历人士参与。网络供货商CityLink负责活动营所需之技术协助,除了供应教材费用,每一场练习课程均可上网。 博客推广人Mean Lux及另外四位同事 (Kalyan, Virak, Chantra 及 younger Kalyan)所筹办的活动营广受各大学认同及好评,校方同意提供可容纳百人的会议厅及供上网用的桌上型计算机。在暹粒市(Siem Reap)Build Bright大学举办的活动营共吸引200名学生前往参加。 Clogger这个字创于2004年,意为「柬埔寨部落客」,如今此字已广为国内2370名大学生所知。博客在国内蔚为风潮之前,一名柬埔寨部落客已在某些省份着手一连串训练,将个人出版工具的使用方法介绍给有心钻研IT者,教导他们发表意见及想法。...

台湾:200位部落客的联合行动

东帝汶再陷动乱

校对: Leonard 国际维和部队四处追缉叛军首领瑞纳多(Alfredo Reinado),东帝汶因此再度陷入动乱。瑞纳多是前宪兵领袖,因涉嫌去年五月的一起暴力冲突而遭拘留,去年八月,他便伙同手下越狱成功。双方冲突始于首都狄力(Dili)南方山区(叛军据点),叛军势力与国际维和部队昨夜正面交锋,狄力因而遭受波及。 Tumbleweed in Asia部落格版主长期居住在东帝汶,最近离开了当地,并写了关于东帝汶最近动乱的文章。 眼见东帝汶动乱再起,就好比一块豆腐斜放在盘子中,缓缓向下滑落,原先豆腐本身的水分使得滑落速度缓慢,但昨夜豆腐竟重重摔落地上,粉身碎骨,再也没有用了。 一位化名为Dili-gence的狄力市民,以文字记录自身经历: 我醒来的时候大概是凌晨3点45分,当时相当疲倦,后来听到明显的枪声,接下来的半小时,大概听到5到10次枪声,然后一阵寂静后,直升机就开火了。 第二天早上,当地外籍人士为了弄清楚枪声的事,疯狂拨打电话询问相关单位,而当地人也被昨夜的事件吓坏了。外籍人士亟欲了解究竟发生何事,电话线路几乎快烧起来了。 过去经验中,四方谣言及民众的不确定感曾酿成动乱,Tumbleweed部落格版主对她在东帝汶的朋友感到相当忧心。 那时候,我听闻狄力已沦为一座死城,民众潜伏城中,躲躲藏藏,由于当时信息流通几近瘫痪,城内自然谣言四起。当时OZ广播公司报导指出已有四位民众遇害,但没人晓得消息是否可信,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朋友身陷动乱,我在第一世界舒适的房间里如坐针毡。 澳洲维和部队事后证实,四位民众确实在双方交火中丧生。Dili-gence实时更新最新消息,并且提供狄力市民建议。 若目前你仍进出自由,最好趁早囤积粮食,未来数日情况可能不太稳定。

加纳:独立五十年的几个观点

原文链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译:子谦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一样,加纳人使用英语,不仅是作为通用语言,而是作为官方语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语言以及方言都还要强势,全国各处都是讲英文。因此,有些加纳的(年青)人可能在说起本土话的时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内。 Ghanablogs.com的Maximus从自己身上就体现到英语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对我加纳人的身份。为什么?因为我的英语比我的母语(特维语 Twi)好,我的英语读写能力都比我的母语强。很悲哀是罢。你还要知道另一个丢脸的秘密的吗?我出生并成长于大阿克拉地区(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却不会格语(Ga)是的,你没有看错。不要担心,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归咎于教育系统和其他人,可是第一个应该责备的该是我自己:我应该在上语文课时更专注些。 另一个沟通的挑战来自那可恶的、很差劲的、领导全国的移动通信服务供应商Areeba。对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写道: 有趣的是,Areeba继续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几年前的宣传和营销投资已经取得回报:Areeba就是最酷最时尚的电讯 服务。 加上网内通话比网外通话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为所有人的必然之选,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们拥有最差的网络却无意改善,反而专注于为了令服务更显 “吸引”而赞助娱乐活动和加入更多的宣传。 他认为,尽管Areeba有他们的问题,另一家服务供应商Kasapa的市场份额却少得可怜。虽然拥有最好的技术(CDMA),因为手机外形“丑陋”,他们迟迟不能赶上Areeba的市场占有率! 同时,随着愈来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周年纪念(译注:加纳于1957建国,今年是建国50周年),可以期待会有许多庆祝活动,加纳的部落客纷纷发表意见。Emmanu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