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四月, 2007

(短信)日本:为何不用支票?

「日本法律博客」的Joe试图解释,为何日本和许多国家不同,人们鲜少使用支票:「日本有关付款的法律制度完备,一如美国或欧洲国家,但如果一生都住在日本,除非要支付海外帐款,很可能永远都不会用到支票。」 --- (译注)原文的Joe认为,日本人少有支票之因有二:第一,人们已习惯使用银行间汇款的制度,第二,犯罪率低,让民众安心随身携带大笔现钞,而不担心遭抢。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

(短信)泰国:要求让电影自由

博客「泰国自由反审查联盟」(Freedom Against Censorship Thailand)呼吁立法机关与政府,应该让泰国电影不再受审查单位的箝制:「我们要求立法机关下令,将电影列入大众媒体范畴,让这个产业不再受政府干预与限制,其它如广播、电视和报纸等大众媒体早已自由开放许多。」

台湾:交通建设究竟是在建设什么?

在一篇关于户外休闲的文章「保存的美学」中,李奥帕多教授写着,「所谓发展休闲旅游,并非将道路建到风景优美的地方,而是让人的心灵能敏感地感受到自然的美好。 」 台湾的总面积大约36000平方公里,山林就占了百分之三十。中央山脉由南到北彻底阻隔了台湾的东边和西边,不但阻挡了来自太平洋的台风,也阻挡了来自西方的入侵者。自从台湾被中国和日本殖民之后,东西方的交通对于地区发展、政府控制、以及对自然资源的搜刮就非常重要。 自从1871年牡丹社事件后,中国清朝政府就开始「开山抚番」的政策。不过1895年中日战争之后,台湾成为日本殖民地,换成日本在台湾建西部铁路、北回公路、花东线铁路等等。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国民党来台湾,也陆续建了三条横贯公路以及南北回铁路,整个台湾有一个环状的铁路网。 最近这一阵子,台湾人讨论三个重要的交通建设:高铁(已完成)、北宜快速道路(已完成)、以及还未敲板定案的苏花高。 台湾之前的经济发展主要是在西岸平原,所以长久以来一直有压力要求加强东西两边的交通。而现在,人们不只要公路,还要快速道路或是高速火车,如此一来不管从台湾的那个角落都可以当天来回其它任何地方。 黑猫说,台湾交通变得更快速便利后,心中的那张台湾地图似乎也跟着缩小不少。 Chieftain也说,我以后应该会经常使用高铁吧,以我所处地区来看,坐高铁是比搭飞机更好的选择。而且搭飞机的话,要从松山出来,我倒不如在火车站出来还比较省钱、方便一些。 感谢现代科技,我们的梦想才有机会实现。举例来说,台湾的雪山隧道(长度为世界第五)可能在工程难度上是名列前茅,因为要贯穿台湾北部最大的山脉:雪山,这条隧道花了十五年完工,十三个人员因公去世(七名泰国人六名台湾人,另有三名台湾人员重伤,根据荣光电子报),以及一台全断面挖掘机(整个被破坏)。Discover频道有一集节目就在讲雪山隧道的故事:人类创造的奇迹:雪山隧道。 Wisely说,「在以往开车,大概要花费约两个半小时,而现今只要40分钟便可到达。这个对满多在台北工作的人,或是想到宜兰去观光游憩的外县市游客来说,真的相当地方便。毕竟对于离乡在外工作的我们,这条高速公路还是充满的便利性!我在未来购车之后,可以更常回宜兰探望父母,也不需要配合火车的时间通勤。」 赤子童心说,「要是讲”人定胜天”太武断了。这似乎小看了天地自然的力量。但是人所展现的智慧毅力以及坚忍不拔,造就了雪山隧道的诞生。」 虽然很多人快乐地拥抱便捷的交通,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开始质疑建筑道路的必要性,尤其当工程对环境影响很显著的时候。 当雪山隧道在施工时,有许多在地层当中的水流失了,在当时严重增加工程的困难度。隧道开始使用后,还是有水一直流失。国工局的报告指出:目前由南洞口监测总涌水量约600 l/sec 以下(36 m3/min)…此与日本石井政次与佐久间文彦(1973,1977)对日本全国主要铁路隧道(273个案例)之长期涌水量所做的调查分析结果,统计出长期涌水量与隧道长度之关系图相比较,可发现雪山隧道单位长度之涌水量并无特别。而根据中央大学黄俊鸿所主持的报告,隧道涌水对水库进流量无明显之影响。即使如此,人们还是忧心隧道的开挖是否会造成水资源的短缺。 刘克襄说,「大量流失的地下水,到底从何而来。失去这些水后,包括大尾山在内,周遭山林是否仍能跟过去一样,足以积蓄丰富的水源。整个微区域的雨量,能否经年正常。这些或那些不可预测的严重结果,以目前的科学知识,都没有人敢挂保证,未来恐怕也难有明确的答案。」 Momoge讨论这些工程计划案背后的心态:如果公共工程的思维是站在发展工商那一面,就会有苏花高,改天还会有花东高。站在自然那一面,就不会有苏花高,而是强化现有交通,避免进一步破坏,甚至想办法复原以往的破坏。现在苏花高提出来了,表示「政府就是这样想」,这很糟糕,因为「内部已经定案了」,不过还没盖,还有扭转的可能。 一封花莲孩子的公开信:过去的开发建设或许让我们经济起飞,但也让我们经历了许多大自然回报的惨痛代价,更何况要以高速公路带动经济的方式已经过于老旧,也有许多实例证明高速公路不等于经济发展;另外一些人认为花莲需要方便的交通,但我们认为高速公路绝对不是唯一的方式,科技进步,有更多元的方式可以 增加来到花莲的便捷性,别让大公路主义贯彻整个台湾。最重要的,苏花高这样的建设具有不可恢复性,当开工后,所造成的破坏将无法弥补回来,纵使再厉害的生态工法,还是要开隧道、建马路,没有人可以预估对土地造成多大的伤害。 当许多人加入反苏花高的联署时,Yenwen 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人权、环保意识逐渐抬头,很多人开始支持公益议题,或许他们觉得支持这些议题才是正义、有道德、人民素质提升的表现,但我不禁要问: 当你在联署这些公益议题时,对于他们的论述,你有能力辨别真伪吗? 你了解政府的政策吗? 台湾是否已先进到,足以接受「文化、环保高于经济发展」?...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菲律宾:网路对选举的影响何在?

原文:Internet and Philippine Elections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Leonard 校对:Portnoy 菲律宾究竟有多少网路用户?各种数据众说纷纭,少则900万,多则3500万,但无论是何者,这个数字都足以说服政治人物,网路宣传确有其重要性与价值,许多候选人为吸引与接触年轻选民,都已使用网路做为竞选舞台。 部落客Inevitable Karma认为,由于网路在菲律宾还不够普及,政治人物仍旧得仰赖主流媒体,许多政治分析家亦有同感,觉得网路宣传无法触及多数菲国选民。 不过在2007年期中选举期间,各候选人仍大量使用网路,希望提高自己当选机会,包括成立个人网路、部落格与Friendster帐号等。(Friendster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社群网站) 若有意得知有关于候选人、政党与其他选举事务的最近消息与资讯,还有多个部落格与网站可供参考,The Pinoy Vote 2007提供候选人网站列表;Philippine Eleksiyon 2007每日报导重要选举消息;Votester邀请部落客撰写选举相关文章,也进行选举网路民调;Inquirer提供参议员候选人的podcast。 有位已入狱的叛军士兵也在角逐参议员,网路宣传便非常必要,这位候选人有个Friendster的部落格,他的朋友也建立了选举宣传部落格,也可以看看Magdalo这个部落格。 部落客Tonyo也连结到一项网路连署,呼吁即刻释放遭囚禁的左派议员。 由于电视广告昂贵,候选人开始利用平价且传播容易的Youtube,代表菲律宾社会弱势边缘族群的团体“Partylist”已在Youtube播放竞选广告。 Cyberbaguioboy便提到一位角逐参选员的独立候选人网路活动: Francis “Kiko” Pangilinan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频道,希望人们能看到他的每日竞选活动,他仿照MTV电视台的制作模式,成立了KTubed的网路“实境节目”,拍摄者形容这就像是网路的实境连续剧,内容即为参选员候选人Kiko...

(短信)马来西亚:博客团结力量大?

(短信)日本与韩国的性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