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六月, 2007

台湾: 五日节

(Judie的照片) 五日节是端午节的另一个别称,因为是在农历五月五日。 五日节的许多习俗也有不同的解释,比较传统的教科书解释是说要纪念诗人屈原,可是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认为这些习俗其实是从更早的民俗流传下来的,有些(插艾草喝雄黄酒)是为了避免夏日的疾病,有些则是祭水鬼、水神(划龙舟)。 不管如何,人们对龙舟比赛和吃粽子要有兴趣的多了。 五日节这天台湾有许多龙舟比赛,最老的应该是在宜兰礁溪二龙村,这里的龙舟比赛跟其他地方都不同,两个村各一个队伍,没有裁判也没有时间限制,两队一直比到有其中一队认输为止!二龙村龙舟赛的另一个特征是站着划船。 虽然台湾有许多龙舟比赛,也有一些来自不同国家的队伍,大部分的龙舟都是以玻璃纤维做的,台湾现在只有基隆河岸的三角渡还有师傅手工制作龙舟了。 除了去划龙舟或是看人家划龙舟,也可以玩玩立鸡蛋的游戏。等到立完鸡蛋,就可以来吃粽子了。 台湾虽然不大,可是有许多不同种的粽子。北台湾的粽子作法是先把糯米和料炒过,用竹叶包起来再蒸。南部粽子的作法则是把糯米和其他料包在竹 叶里用水煮透。客家人有另一种粽子,是先把糯米磨成米浆,之后水分收干揉成粄团,加进其他的料之后包起来炊。另外还有包着红豆泥的硷粽,是冷了沾着糖或是 蜂蜜吃的。Smart-apple整理介绍不同的粽子的作法. Arkun则贡献婶婶48秒包一个粽子的绝技。 当大家在吃粽子的时候,还喜欢抬杠。在Yogurt家: 大 家伙各吃着喜爱的粽子,配着茶喝着可乐又是一番抬杠。妈妈说:“水煮粽子,肉和米的味道都跑到水里,整颗粽子都失甜了。”嫂嫂说:“喔!才不会!把糯米炒 的油腻腻,多不健康啊”这时候素来疼老婆的大哥忽然说:“不要比了!怎么说人家她们南部粽才是正 统!”大家狐疑的看着吃着满口北粽,心满意足在享受美味的大哥,不明白超有坚持的他怎么会为美色放弃美食?没想到他慢条斯理的说:“具历史记载,屈原吃的 就是南部粽。”“啊~~为 什么?”“道理很简单啊!屈原吃的不就是抛入水里粽子吗?所以怎么说人家南部粽放进水煮是历史传下来的,当然是正统啰!”他吞下他爱吃的粽子后说:“我们 北部粽是放在岸上祭拜,还没丢到水里的粽子,屈原吃的才是端午节的王道。所以,王道归她们,但是我跟屈原不一样,不喜欢在水里吃粽子,我还是喜欢吃这种还 没下水拜屈原的这种。”大家恍然大悟的哄堂大笑,又是一个有趣的端午节!

缅甸: 给翁山苏姬的生日祝福

6月19日是缅甸在野党领袖翁山苏姬(Daw Aung San Suu Kyi)62岁生日,当周许多缅甸部落客不但替她庆生并献上祝福。 翁山苏姬是缅甸知名民主运动领袖,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殊荣,但多年来,政府将她软禁,只能在家庆生;各界人士每年不断呼吁缅甸当局释放翁山苏 姬,但始终徒劳无功,年复一年,她为了国家信念备尝艰辛,想到就令人心痛,她不仅受人景仰,其不屈不挠的精神更深植在许多缅甸青年心中。 翁山苏姬(感谢Stephen Brookes提供图片) 许多部落客写下诗、散文以及衷心祝福,以示他们诚挚的支持。 以下为部份作品清单: 诗类: 出污泥而不染,作者Dr. Maung Maung Nyo 苏阿姨的生日,作者May Nyane  玛西之声,作者Nay Phone Latt 诗一/诗二,作者Thandar 2007年6月19日,作者Tesla 祝福: 62岁生日,作者Generation96...

柬埔寨:外援屡遭批评

国际媒体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与外援单位的会议,在本周大力抨击这个犹如年度仪式的会面:洪森再度承诺整肃政府内部贪腐情况,以争取更多援款,而国际援助团体竟然在毫无质疑的情况下,便让洪森愿望成真,完全不顾外界近来对柬埔寨政府的种种指控,包括非法伐木与严重侵害人权等证据俱在。 异议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经济学人》杂志报导,指出洪森表示无论其他国家政府如何要求改变,柬埔寨都能转而仰赖中国这个援助大国: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单位别要求太多,中国随时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无任何但书,Mr Illes感叹,未来几年内,柬埔寨也将开始拥有大笔石油收益,届时西方的影响力将再度萎缩。 《时代》杂志亦有文章批评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单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样成为焦点: 未来可能的石油与天然气利益将改变柬埔寨的农业经济,也将削弱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两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龙(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发现石油,若油气确定于2010年开始生产运作,柬埔寨将首度有机会能摆脱仰赖外援的窘境。可是从奈及利亚等国的经验来看,国内只有极少数人 因石油而富,其余民众仍相当贫困,而且这项新的收入出现后,西方世界更难以透过援助要求柬国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认为这些援助国只是藉给钱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认为国际援助在柬埔寨根本无关助人,而是为了政治。 这一切行为说来讽刺,都只是为了自我,富国拿钱给贫国以满足成就感,钱最后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贪腐官员与相熟的企业口袋里,富国完全不在乎,他们以为给钱就解决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来对政治都三缄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这两个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续提出一针见血的评论。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对:Justin

(短信)日本:媒体与政府的距离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职,担任日本放送协会(NHK)经营委员会委员长,引发政府是否干预公营媒体运作的争议,博客Meipong提出这项议题、分析博客圈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并分享她个人的观点。 作者:Hanako Tokita

日本: 防冻牙膏和有毒汤玛士

在世界各地—从美国到英国、从巴拿马到越南—中国的产品近期都引起新闻媒体和部落客的关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个星期,当卫生部调查发现含有抗冷剂化学物的消息传出之后,两家日本公司向全国各地的饭店回收成千上万的中国制牙膏。在此同时,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指其涂料的含铅量过高。跟其他地方一样,日本人对中国产品—尤其是中国食品—的恐慌,随着同类案件的曝光而不断增加。 火车头日记里的火车头汤玛士 部落客kyasupaa写道: 中国的产品标准到底怎么搅的? 看来根本就是毫无标准! 现在是甚么都放进去了( ゚Д゚) 这就是他们生产所有东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对中国产品不存戒心的话, 更多的命案将会发生。就像这样:┐( ̄ヘ ̄)┌ 部落客chocoto则写到“火车头汤玛士”的事: 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留意到“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的自愿回收计划,原因是该制品有缺陷。 甚么?中国在搞甚么… 最近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来了。 给孩子玩的玩具,安全问题不应该是最要紧的吗? 这些木制汤玛士“火车头玩具”,已经在市场上广泛流传。 我家里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担心这事情,特地到他们的网页查证了, 是的,我家里的正是有问题的产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儿子解释说:“这轮子的状况不太好,让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来要等到九月才能发还回来。那时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经忘记那送去维修的火车的存在。...

哥斯达黎加: 与台湾决裂,并与中国建交

哥斯达黎加总统奥斯卡阿里亚斯(Oscar Arias)于6月8日宣布中断与台湾长期以来的外交关系,并已与中国建交。由于将长达六十年的外交关系弃之在后,此举已产生众多批评及支持的意见。立法人士,部落客,报章媒体等,均已表达他们的意见。 哥斯达黎加藉着承认台湾(主权),所获得的利益为何? 有人说金钱是问题的答案。多年来,台湾以赠礼、优惠贷款及捐款等,与拉丁美洲国家维持紧密的关系。很难说哥国或任何其它与台湾维持关系的24个国家是由于 道德原因(而建交)。也不该因为哥国在此关系中是为了自我利益而非道德信仰,而被说成是忘恩负义。 一些哥国部落格陈述了他们的意见,多数人反对此决定。如同 La Suiza Centroamericana [西班牙文] 所说的: 不用拐弯说话,说实在的,我们已坚决且明确地进入一个堕落外交的时代。我们从未与台湾建立良好的关系,这起因于关系建立在恩惠之上,而非共同的基本价值。 人们可能会问,到底哥斯达黎加与台湾的关系是健康的,抑或仅止于自身利益。即使两国间有着像是民主、言论自由等共同价值,但这些价值(对外交而言)是否真的重要? Juan Carlos Hidalgo [西班牙文] 写道: 我认为政府决定切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完全是轻率且非常有伤害性的。哥斯达黎加一向是个“致力于”促进人权及自由的国家,与一个东亚地区少数坚定民主的国家断交,并与镇压式政权、侵犯基本公民自由的中国建交,如何能有正当性? 也有其他部落客完全支持此决定,像是Fusil de Chispas [西班牙文]写道: 商业大门为中国的扩张经济而开启。我相信此举有更多潜在利益,而非情感上的损失。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当问及谈判为何隐密进行时,总统奥斯卡阿里亚斯(Oscar...

台湾:移驻劳工的自我表述--《Voyage 15840》摄影集

Voyage,旅程;15840,是台湾法定的最低工资,但大多数离乡背井的移工们,却常常是多方扣款下的“最高工资”。以这场15840的旅程为名,台湾国际劳工协会(TIWA)集结19位移工的摄影作品,出版了这本摄影集,让以往缺乏发声管道的移工们,透过镜头诠释自己所见的台湾社会。 6月3日的发表会上,除了各团体友情赞助的歌舞表演外,移工摄影师们也一个个上台发表感言。在家乡已有艺术基础的Grace说,她很高兴有 机会向他 人表达自己的感受;身为唯一男性的Gonzalez,先纳闷喜欢摄影的男性怎么那么少,接着充满骄傲的说:“摄影很棒!回家乡后我也会把这本书拿给我的家 人和朋友看!” 影像出处:台湾国际劳工协会 弱势者的自我表述 在台湾,因为文化差异和语言隔阂,一般人对移工总是有很差的刻板印象:黑黑脏脏、吵杂、成群结队,甚至被认为是来抢台湾劳工饭碗。而在媒体中,移工通常都出现在社会新闻,不是很可怜就是很可恶。TIWA总干事、摄影工作坊的召集人吴静如批评:“过去高雄捷运泰劳抗暴、越佣阿梅砍伤雇主等事件发生时,除了事件本身,没有人去问移工:为什么发生这些事、他们在想什么?” 静如表示,“凝视驿乡”便是希望将诠释权还给移工,让这些为台湾各大重要建设付出劳力、甚至生命,却总是被主流媒体和社会大众忽视的劳动者们,透过摄影,正视自己的想法与感受,并让移工和台湾人民“互相看见”。在广播节目“Watch Media”中,主持人benla访问静如时说:“当移工被拍摄时,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当他手拿相机,也许就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在两次各为期半年的工作坊里,除了摄影之外,彼此对作品的讨论,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然而,在受压抑的工作及生活条件下,移工们已经习惯“不要说话”。工作坊苦力群之一的小江表示,在课程中,学员对基础的摄影技术很快就能上手,美学构图也是各凭本事;但最具挑战的,是如何让移工们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影像也好文字也罢,一次又一次我们问学员:你想要说的是什么?你希望如何表达? … 几次课上下来我才慢慢悟到,长时间处于以达到他人要求为行为准则状态下的人,要舒坦在在的说出:“我看到”、“我觉得”或“我认为”、“我想要”竟不是理所当然。 而透过自我凝视和互相讨论,摄影师们逐渐展显了勇气,静如说,不只面对自己的情绪需要勇气,面对被拍摄者,更需要勇气;一开始摄影师们总是远远地拍 摄,到后 来敢于跟被拍摄者讲话,短短时间内有了非常大的跃进。如Vangie便拍摄了卖冰淇淋的阿伯,原本害怕警察的Ellen也鼓起勇气去拍了警车。 静如也强调,每一位移工皆具有不同的身份,她们不只是劳动者,也是母亲、妻子,更是支撑母国经济的英雄;她们的心灵,被沈重的社会挤压得单薄,但讨论和聆听的过程,重新带出了她们身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各个面向。 冲击与感动 以往甚少接触移工议题的akiyama说,她因“凝视驿乡”的宣传海报而被吸引,并分享她在实际参观摄影展之后,受到的冲击与反省: 自己在乘车时,身旁若是坐了一位菲律宾、泰国,还是其他东南亚国家来的移工,是不是总是特别提高了警觉,或是感到莫名的不悦? 若换成是一位欧美地区人士或是日本人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前述的感觉?反而能够有着像平常搭车时一样的平稳心情,即使在你隔壁的那个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本性是个傲慢的混帐? 不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 文化评论者郭力昕在摄影集的序文<她们必须表述自己!>中表示,许多移工来到台湾,工作及生活条件普遍不佳、甚至恶劣,但作品中却不曾见到她们埋怨,仅以平静的语调陈述心情和遭遇,甚至知足地面对。郭力昕说,“做为观者的我们,在这些简单的画面与事实里,只有感到更多的歉咎与心痛。”...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和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和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日本:爱滋病是同性恋之罪?

日本第一起爱滋病通报案例出现于1985年3月,根据官方数据,此后案例数目便逐年成长,不过一般大众接受爱滋病筛检比例很低,故无法估算确切情况为何。日本政府透过各种活动与宣传,希望控制相关问题,但正如官方资料所示,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资料显示,日本在控制爱滋病传染的成果远不如其他已开发国家,厚生劳动省的爱滋动向委员会于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爱滋病与受 检HIV呈阳性人口创历年新高,调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报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检验出HIV阳性反应,406已感染爱滋病,自统计以来,日 本已有12394件个案,这里可见英文报导与日文报导,个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数为同性恋者。 政府推出的爱滋病检测广告由知名谐星Puppet Muppet担纲演出。 虽然只有少数主流媒体报导这则新闻,许多部落客对此各有不同意见,例如矢仓便怪罪同性恋者在日本散播爱滋病: 真是麻烦,我觉得应该向同志课税,我对男男相爱没有意见,但我不希望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让医疗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类似看法: 情况非常严重,虽然罹患爱滋病现在“已非必死无疑”,但仍无法治愈,而且我听说治疗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当我想到爱滋病在很多同性恋者之间传染,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都认为“世界已近末日”,爱滋病只会让医疗成本提高,我希望他们能够尽量避免感染。 身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则很关心各个部落格上的讨论: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报导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过性交感染爱滋病情况持续增加”,无论是连结到雅虎新闻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志,都大量讨论此事,这些异性恋者对爱滋病了解不足,对同志又很无知,所以出现“他们为何这么喜欢男生?”的反应,我觉得很可笑。但是这种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击,若人们只凭印象,可能会误解HIV感染的途径。 一名HIV检验呈阳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种观点: 厚生劳动省爱滋动向委员会的公告只是数据,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数据决定对抗爱滋病的政策,我觉得便大错特错。 若是认为只要在性行为时戴保险套便不会感染爱滋,或是认为医药可轻易控制爱滋,都是过于轻忽的想法,爱滋病难以预防,使用医药控制爱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难的事。 我认为日本对抗爱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来我们究竟该如何散布有关爱滋病的知识?如何破除人们对爱滋病的歧视?唯有从这两点出发,才能找到预防爱滋病的新方式,这些数据才真正有意义。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Justin

(短信)越南:美国不常见种族主义

VietPundit很不满有人认为美国是个种族主义国家:「事实上,美国的种族主义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少,来自越南的我就很清楚:越南人痛恨中国人,中国人无法忍受日本人,日本人看不起韩国人,韩国人憎恶日本人,各位可以自行完成整个循环。」

新加坡:缅甸侨民连署拒绝重覆纳税

新加坡的缅甸部落客指出,缅甸民众正在发起“拒绝双重课税连署”活动,最终希望将连署交给新加坡总理。 海外缅甸民众除了得向驻在国缴税之外,还要交税给当地的缅甸大使馆,若不从,大使馆将拒绝提供任何领事服务。 部落格“Burmalibrary.org”提供缅甸双重课税政策的背景介绍: 例如居住于日本的缅甸民众,便要将所得的一成上缴缅甸驻东京大使馆,每月最低也得交10000日圆;美国侨民每月也得付10%的 所得给驻美大使馆,通常金额约为65美元,而且这些侨民都已经向美日两国政府纳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南韩、澳洲的缅甸人面临情况都相似,唯一的例 外大概只有英国,因为英缅两国签署了税赋协定。 这份连署书内指出,尽管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于1999年签定,并于2001年1月1日生效,新加坡的缅甸民众仍得两边纳税,因此才发起行动,希望获得新加坡政府的行动与协助。 DTASG团体表示: 在法律专业人士建议下,我们已根据星缅双重课税豁免协议第26条规定,与新加坡税务单位进行数次沟通与讨论 依据第26条,新加坡税务单位已正式研究此项问题,下一步应与缅甸税务单位进行沟通。 此协议显然对缅甸民众有利,我们也已拥有清楚的策略与行动计划,不仅保护自身权力,更要让此事圆满解决。 部落客Lin Lat Kyal Sin与TZA呼吁读者尽量散播连署活动消息。 Ka Daung Nyin Thar希望在新加坡的缅甸劳工能团结,共同参与这项活动,让新加坡总理必须与缅甸政府协商遵循协议。 参与此计划的人们成立了DTASG部落格,从5月22日至7月1日,新加坡的缅甸劳工都可上网填写连署书,其中也提供文件下载及寄送地址。 连署书内请填写姓名与证件(签证、护照)编号,更多活动资讯与必要表格请见DTASG部落格。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对:Portnoy

日本: 谁是我亲生父亲? 日本的认亲300天黄金期限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Portnoy 五月上旬,日本政府宣布,他们将要颁布一项新的规则,藉以认定在母亲离婚后300天内所生孩子的父亲为谁。紧接在这项新规则颁布后的则是,一群单亲的离婚妇女提起的民事诉讼进而引起国会的争论。 日本于1898年所颁布的民法第二篇第772条规定,于母亲婚姻成立后200天或超过200天后,所生之子女或于母亲婚姻结束后,300天之内所生之子女,被视为系于母亲先前婚姻中所怀之子女。而这代表着,该子女应入其母亲的前夫之户籍或其夫家之户籍, 这项规定使得许多的单亲母亲及其他有涉入的人,感到十分的无奈、苦恼。为了要证明该民子女与前段婚姻的丈夫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前夫必须要出庭作证。但, 许多的单亲母亲并不想与他们的前夫有任何的接触,更不希望他们的孩子被登记于前夫的户籍中。在这样的案例中,子女大多因此没有户籍。 根据司法院粗略的估计,每年大约有3000个孩童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这些没有户籍登记的孩童无法收到如健保及补助金等许多的社会服务,并且也无法被核发护照。 是否遵循政府这项规定的争论,已经在许多的部落格上引起相当的争议。一位不具名的部落客觉得,法律根本没有修改的必要。 如果一位妇女坚持自己的孩子是属于新的丈夫的,那我们就来好好的想想吧! 一位妇女就在她离婚之后(也许是一天之后) 有了新的男朋友,然后怀孕并且再婚。这听起来有可能吗? 很清楚的是,这位妇女早在她离婚前就不忠了。即使不是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一离婚就怀孕了? 我所能想到的只有,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错,这项法律到底哪里错了? 更者,妇女被禁止再婚的期间已从180天缩短至100天了。在三个月内再婚的婚姻,很有可能最后也会以离婚收场,不是吗? 嫁给一个你不是非常了解的对象….如果,他们坚持他们十分了解彼此,那我就不得不怀疑那位妇女的忠贞度。这方面的法律都不够好。事实上,我到觉得应该要更 加的严谨才是,举例来说,如果一位妇女离了婚而且有了小孩,那她就不应该再婚,或是做其他类似的事情。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虐童案,几乎100%的是发生在 已离婚的父母或未婚的情侣所组的家庭中。很清楚的,有了孩子还再婚是有风险的,无辜的孩童被他们所信任的父母亲背叛或虐待。难道这样的情况不是更令人担心 吗? 但在另一方面,Toranekojiji 写到,法律是走在时代的后面,并且请求法律的松绑。 这个决定于母亲离婚后所生之子女父亲为何人的“300 天规则”,是承继了明治时代时,所制定之民法的基本要义,这项规定是基于一般怀孕期间所制定的。然而,即使是在离婚后所怀之子女或是早产等情况,只要是在 离婚300天内所生之子女,皆会被视为前夫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