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七月, 2007

(短信)日本:右翼份子的心理

  16 七月 2007

博客Niphonese提到,有些日本人赴欧洲求学,回国后便加入右翼民族主义团体[JA]:「这些日本人在欧洲受到歧视,便开始认为:『西方人总是强调人权尔尔,好似西方没有歧视情况一样,但各地根本是半斤八两,那么就算做个歧视他人的日本人又怎么样?』」

菲律宾: 英语教育辩论

  15 七月 2007

上个月,一群教育家、学者和个人团体在最高法院发起一项请愿,质疑政府要求学校以英文作为教学上使用之语言。这在主流媒体上引起了激烈的辩论,当然,在部落格圈里,也辩论著在菲律宾的学校教育中,该用何种语言才是最适当的。 Wow Manila提供了总统葛洛莉亚˙艾洛育 (Gloria Arroyo)所提, 关于学校主要教授语言这项争议的备忘录作为背景资料 2003年5月17日,统统艾洛育公布第210号行政命令-“确立加强英语作为教育系统第二语言之政策”。教育单位需遵循的要点如下: (译注,菲律宾教育制度为6-4-4制,也就是6年(6岁起)第一级的小学教育;第二级中学教育(12-15岁);第三级学位制高等教育(16-19岁) 在所有级次的教育系统中,从一年级起,英语需被教授为第二语言; 英文、数学及科学至少从第三级教育起,须以英文教学; 在第二级教育的所有公共教育机构中,英语须受使用为主要的教学语言。 参与请愿的Patricia Licuanan诉求大众更广泛地了解影响菲律宾教育的问题: 这不只是英文,这是整个教育系统。英文的退化必须放在整个倾斜的菲律宾教育的脉络下来理解。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不只是纯粹英文退 化,也是数学和科学退化,以及整体的倾斜破坏菲律宾语和菲律宾人的竞争力。确实,过度的重视英语会分散我们对其它重大问题的注意力,相反地,整体教育的提 升也会提高英文的程度。 Tugot赞成总统的此项行政命令,Blackshama的部落格也参与了这项关于语言的辩论。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同意请愿者的论点。Filipina soul 对这项议题表达了二个观点,而她的文章聚集了激烈的讨论。 Philippine Schools Online回顾过去的语言议题的提案,提到现正立法倾向在学校使用英语。My Philippine Life 深入检视菲律宾的语言政策。 一定要读 Manuel L. Quezon III的部落格,他上传了适切的文章、新闻报导、意见以及分享他对于菲律宾“语言战争”的观点。 大概大部份清晰明瞭提倡采用英文作为学校教学用语言的部落格文章来自菲律宾评论 (Philippine Commentary)。他的观点如下所举例: 重点是,我认为英语是菲律宾文化遗产不可或缺、不能分离且最重要的部份-理智的教育和历史上的遗产,根深柢固的部份。拒絶英语或 将之视为“外国的”是一种扭曲的自我嫌恶,某些人希望我们全都变成国族主义者(nationalism)。他们实际上所传播的,是一种浪漫的“原住民运 动”(aboriginalism),作为一个更现代和左派份子议题的掩饰...几近百分之百主要的科学研究论文以英文发表,即使是非以英文为母语者,不 只在电脑,在物理、数学、生物、化学、药学以及其它的自然科学(hard science)。即使英语使菲律宾的国族主义者为感到厌恶以及激起愤怒的意识形态,它依旧无可避免的成为这个时代的世界语言。 (译注:台湾的人类学家谢世忠对“原住民运动”(aboriginalism)的定义为“一种某一国家或地区内之原先被征服土著后裔的政治、社会地位与权利的要求,以及对自己文化、族群在认同的运动”。) 菲律宾没有国界(Philippines Without Borders )谈到为什么需要精通英语这种语言? 因为每个人都试着做同样的事。现在世界上大概有接近4亿人以是英语作为母语,使得英语成为次于中文和西班牙语之后第三大语言...我们不该三心二意的在接受这项政策之上,它将恢后英语的在菲律宾社会的重要性。 Seek...

中国: 抵制北京奥运? 他们心怀不轨

  9 七月 2007

从 Mia Farrow 到 François Bayrou 再到美国国会议员,每一则关于抵制北京奥运的新闻或报导都再一次激起中国网民的愤怒。 在一篇被广泛转贴的部落格文章 抵制奥运:注定失败的闹剧中,政治评论家 Wang Chong 把抵制北京奥运的倡导者分成三类。 第一,借着奥运达到个人目的, Wang Chong 相信当 François Bayrou 倡导抵制北京奥运时,有其背后的目的。François Bayrou 想藉着此一话题来获得选举投票上的优势。 第二,来自反华的右翼分子。 像日本的 Shintaro Ishihara。 第三,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右翼小报。例如 RFA 和华盛顿时报。 (译注:RFA: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 任何抵制北京奥运的言行都将注定没有市场,注定失败。 作为回应美国国会抨击中国在达佛的作为, 部落客 Yingzi 写了一篇 达佛问题暴露美国人霸权主义的私心. 这是怎么回事?简直离谱至极啊。这关你们美国人屁事啊。 …尽管言论荒唐,却能反映出他们内心的秘密。 正是因为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国的崛起让他们感到害怕了。 在这次事件中,达尔富尔地区爆发了内战,迫使西方石油公司纷纷撤退,而中国公司却趁机进入获取石油资源的进口。这就让美国人感到不爽和恐惧了。一些美国人心中不满,就要找个机会来发泄咯。 … 其实根本原因就是,美国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而中国却能从中得到发展,美国人眼红了,更重要是美国人害怕我们中国的强大,怕他们的老大地位不保啊。 ShiShao 相信 美国正在玩政治的游戏. 近年,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在不断增大。在之前,存在于非洲的势力主要是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和美国。选现在,西方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已经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利益在非洲的存在。他们于是对中国”另眼相待”了。 … 美国和欧洲固守着”零和”的游戏规则,认为当有一方的利益增大之时,另一方必然会减少。他们认为中国在非洲影响增大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于是极力排挤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其实,这中思想可以休矣。...

台湾:继续划-i-panga na 1001

  8 七月 2007

(照片来自casyc23。船首黑色与红色的圆圈图案代表mata-no-tarara(眼睛)与太阳,用以趋邪招福。) 海浪不断翻开我的记忆,当我失去海洋给我的回忆时,就是我逐渐结束生命的日子。──夏曼.蓝波安《海浪的记忆》 在达悟族的语言当中,「达悟」的意思是「人」。虽然达悟族所生活的兰屿现在是在台湾的领土当中,达悟族的语言和文化是与菲律宾巴丹岛的Ivatan族更为接近。 身为Austronesian的一支,达悟族人擅长于造用以捕鱼的船。这木船不同于独木舟,而是采用许多不同木材拼出来的拼板船,给一两个人坐的小船称为tarara,给十个左右的人坐的称为chinurikuran。 Keep rowing: 兰屿的大船文化,几乎是整个达悟民族从生理生计到心理信仰与宇宙观的集合体。 在现代经济方式的冲击,氏族渔团的青壮劳动力被台湾的资本市场吸纳,老一辈长者无能为力负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 只能看这旧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飞鱼的招鱼仪典时,感叹空荡的港湾而无大船的身影。 2001年时,我们与村里的族人,带着从岛上森林伐取的树材,一起到台中的自然科学博物馆,建造了一艘脱离传统氏族渔团组织的十人大船。 当年我们询问父亲:”可以到台湾造大船吗?makanyou(禁忌)怎么办?”父亲也细询了为何要去台湾造大船的用意……?”给台湾的人看,也让他们了解,大船不只是美丽而已,而是还有我们的智慧与能力!”我们回答。沈思后的父亲给了我们一个说法:”台湾又没有我们的鬼(anito),你 们想那么多做什么?”之后,那一年我们顺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湾展示的文化大船……。就在完工的当时,紧接而来的是:「做好了船,怎么不划呢?」于是,五年 后的今天,我们想与台湾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们将拜访台湾……。 Keep rowing: 船长1016 c m ,宽170 c m,高270 cm 我们的大船取名为: Ipanga na,1001跨越号。 (ipanga na是Tao语里的名词,有跨越、航行之意。) ingana na表示移动,我们要到许多的地方去;而「1001」,只是因为我们的大船超过了10公尺长。 Keep rowing: 由纪录片工作者林建享与兰屿达悟族友人夏曼.夫阿原召集一半兰屿族人、一半台湾人共同建造、历时四个月的兰屿达悟族的「 1001跨越号」,是近百年来兰屿达悟族所打造尺寸最大的拼板舟。 他们计划从兰屿划到台东,从东海岸到台北,最后再由西海岸划回台东。这个旅程总长约1438.6公里,他们计划在35天之内完成,平均来说,每天要划50-60公里。他们的计划是每次12人划,而有两队人马轮替。 刚开始他们希望6/12开始划,但是因为天气的关系就延后了: 老人说,「六月兰屿的天气啊,变幻莫测,好像很难捉摸;为什么不选七月出发呢?七月的天气,海面上像是倒了色拉油那样,选在那样的日子里出发不是比较安心吗?」伴航船的船长周一宗带着海图和气象图来了。19日以前,天气都不稳定。 他们于6/20出发,而现在他们已经平安抵达台东。尽管他们之前已经试划过,他们依然还是需要面对黑潮的挑战。 Keep rowing: 中间的时候,「真的很想拖呢(叫机动船帮忙拖行)」,不是因为洋流太强,是因为太阳太热。 所有的人都没有放弃。 他们下一个计划呢?假如有经费,他们计划划到巴丹岛拜访Ivatan族的人。 作者:I-Fan Lin 校对:mountaineer

韩国: 6月25日.韩战

  3 七月 2007

6月25日那天,是韩战爆发的第57周年纪念日。这天很寂静。和过去比较的话,仅有少许特别活动。韩国的博客们如何看待韩战?他们诉说了这天在过去和现在对他们来说代表什么意义。 Dolstone2002: 在孩提时的每年这个时候,我记得我制作反共标语和海报,并唱首这样的歌“啊,啊,要我们如何忘记当敌人践踏我们的那天。” 现在,我知道我们被教导要那么责怪北韩是因为独裁者为了要保持权势所用的方法和政策。现在,我知道韩战并不只是我方和坏的一方间的对决,也是在世界列强间我们承受和经历的苦。 但是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现在可以有富裕生活是因为那时的人民奉献他们的鲜血和汗水遍及这片土地。我们永难忘怀当他们必须用枪瞄准他们的兄弟姊妹时流的泪水 Musecine: 时间久了,很自然就会忘记。看了看日历,我知道今天是6月25日。我的小学时期是在1980年代中期到后期。正是反共时期。我们在学校看反共电影。我记得那时只是很兴奋的看这吸引人的媒体和电影。比起小学、中学时的歌和其他任何的儿歌,这首6月25日歌还是更强烈地悬绕在我的耳边 啊,啊,要我们如何忘记这天 当我国的敌人践踏过我们 我们用赤手和鲜血,阻止了敌人 那些日子我们愤怒地顿足着地和摇动着我们的身躯 现在我们将回敬当时的敌人 持续不停地追击敌人 一一击溃敌人 现在我们将带给这个国家和我们的兄弟荣耀 我依旧记得第一次学这首歌的时候。二年级时,老师在黑板右边写下这些歌词并把它留在黑板上几天。在那时候,北韩人全是坏人。像 Ddol-i Chang-gun(编者:1980年代中一出非常受欢迎的动画。一个男孩打倒全部的坏北韩人和金日成并从怪兽那救出好人),北韩人都被画成红脸猪头。戏院里,品质很差的萤幕播映着我军的阵亡和人民的眼泪,而背景音乐经常都是这首歌。甚至在那个年纪时,我随着歌词而流泪。就是这首6月25日让我哭泣。 我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作了这首歌。也许是在“打倒共产”的那段时间作的。 这大概是第一首我不想唱也不想再让我的子孙唱的歌。 bklove: 如果不是看到一位部落客的发文,我也没察觉今天是什么日子。韩战57周年纪念日。我记得那强调反共教育的时期。有很多的活动…也许现在是“和平模式”? 和从前比起来,今天的确是个安静的日子。 作者:Hyejin Kim 校对: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