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十二月, 2007

柬埔寨:僧侣联署无法递交

Flickr用户Jinja张贴柬埔寨警察对付僧侣的照片。 柬埔寨人权推广暨捍卫联盟还有更多相关图片。 僧侣当时在抗议越南今年稍早逮捕一名柬埔寨僧侣Tim Sakhorn,根据互联网上的联署书,该名僧侣于6月30日遭柬埔寨政府逮捕,罪名为「损害越柬两国关系之行为」,僧侣不仅遭到免职,事后行踪也下落不明;八月间越南政府宣布,Tim Sakhorn再度因破坏越南团结活动而被捕。 抗议僧侣也宣称越南过往占领柬埔寨国土,要求越南归还,但当一行人前往越南大使馆递交联署书时,却与警方爆发冲突。 海内外博客均对此事有所评论,例如: 1. 僧侣街头抗争。 2. 警员持续对上僧侣。 (两篇均来自Details are Sketchy博客) 3. 归还柬埔寨僧侣事件 (来自buddh•ism ad•junkt博客Erik W. Davis) (感谢John Weeks提供超级链接)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对:nairobi

台湾:“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台湾的政党恶斗却仍占据了媒体版面,执政党与在野党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时,却对许多弱势族群的人权不屑一顾。接下来几天,全球之声将陆续报导数则重要的人权新闻,首先带来的是两年一度的移驻劳工大游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动联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诉求 在劳动力全球化的影响之下,来自东南亚的移驻劳工已成为台湾重要的劳动力,在台湾从事辛苦、危险、肮脏产业的移工已高达36万余人。但在政治、经济多方的压迫之下,移工的人权依然处在社会边缘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湾移工联盟(MENT)发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的移工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许多社运团体也到场声援;游行队伍走过最繁华的台北东区,呼喊着五国语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们能注意到,在这号称人权立国的台湾,有一群人连休假这种最卑微的权利都没有。 相片由坏嘴巴提供。 在台湾,从事家庭帮佣及看护工作的移驻劳工已有16万人,却被排除在劳动基准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费都没有保障。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志工陈秀莲和FoolFitz分别叙述了两段被雇主剥削、却得不到法律保护,最后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陈秀莲更详细地解释了移工对台湾弱势家庭的贡献: 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外籍家庭类劳工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台湾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雇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 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台湾人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台湾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台湾其实撑起了两 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雇用她们的台湾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台湾社会福利漏洞,替台 湾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雇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 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性/别人权和新移民团体也前来声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湾政府却将照顾弱势者的责任全部丢给外籍看护工。MENT表示,内政部对被照顾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时数的居家照顾,俗称“喘息服务”;却规定“聘有外劳”者不得申请居家服务,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经济上的困难,无法让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残的局面。MENT要求内政部回复聘有外佣的身心障碍者应有的居家照护,并提出下列五项诉求: 家庭类劳工的劳动条件应有法令保障 废除私人仲介,强制国对国直接聘雇 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取消聘雇年限 保障移工团结权 相片由苦劳网提供。 两位做着轮椅的雇主也到场声援他们的看护,并在台上与移工们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 而Benla对此写下他的感想: 坐在轮椅上的是两位身体不方便的朋友,他们是雇主,但,支持移工们要有休假的权利。我不晓得有多少台湾的朋友会有同样的想法,但,我相信许多雇主可能并不知道规范家庭看护工的法令并不合理,因为,雇主自己对劳动法令恐怕也是相当陌生。 …...

日本:米其林指南登陆

11月22日,广受各界讨论的东京米其林指南上市,在日本,只要结合法国与美食准没错,在上市前后,这本由法国轮胎公司米其林出版的餐厅及旅馆指南,果然深受日本媒体注目而获大幅报导,自然也成为日本博客的焦点话题。 Flickr用户pict_u_re拍摄照片。 博客gen认为: 我只随意浏览朋友手边这本已热卖一空的东京米其林指南,我只去过其中少数几家餐厅(大概是五至七家一星级餐厅),相较于纽约和巴黎餐厅数各约两万家,大东京地区竟有逾十六万家餐厅,想到就十分惊人。 许多人都在讨论评鉴结果是否合理,也有人认为,为什么是由非日本企业来决定东京美食标准,而又有多少最佳餐厅只能凭邀请函进入,故没有进入评审范围,不过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东京米其林指南餐厅全列表在网站上,不过只有店名,评论内容等再版买纸本书才看得到。 再者,这本指南也引发某些争议,批评者认为用西方品味与标准衡量日本传统餐厅,无法得到正确结果,ko-ji指出,指南只评鉴东京部分地区,而且评鉴标准也不明。 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但就我翻阅看来,东京23个行政区之中,指南内只报导了9个区,台东区与中野区有诸多悠久知名的餐厅都未获评鉴,让我更想知道这群外国人的评审准则何在。 Flickr用户eprouveze拍摄照片。 有些博客以讽刺口吻看待整件事,这位博客表示: 为什么大家要小题大作?老实说,我觉得人们太大惊小怪了,我不认为法国人能够评论日本美食,不过大概可以建立东京法国餐厅的质量标准吧。 许多博客也认为这本指南太过势利,也对日本饮食文化在其中并未彰显感到失望,saturday_interlude便表示: 就算巷内小餐馆不是高级食肆或高档法国餐厅,也能享受到三星级的体验,因为小餐馆里不仅有美味饮食,还有老板娘的温暖笑容。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User:nairobi

马来西亚:印度裔群众要求平权

马来西亚印度裔人士数周前穿越车阵、封锁的道路与关闭的火车站,在首都吉隆坡举行示威抗议,要求获得平等人权。 警方封锁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道路与两座火车站,对“印度人权行动组织”的游行队伍严阵以待,使用催泪瓦斯与掺有化学物质的水柱驱离群众,成功将抗议民众分散区隔在吉隆坡各处,有些人被赶到安邦路区(Jalang Ampang),靠近印度教圣地黑风洞(Batu Caves)著名的双子星大楼也在不远处,抗议群众自早上七点三十分便在双子星大楼附近集结,据报导指出,直至晚间十一点,警方都还在黑风洞入口处驱散群 众。 照片由lastham 提供。 Jelas.info的博客记录自己在安邦路区遭遇催泪瓦斯攻击的亲身经验: 我很靠近最前端,从来没遇过催泪瓦斯,让我措手不及,我的天啊,感觉有够痛,我以为自己要窒息了,我只能慢慢随逃窜的群众步行离开,我不确定后头当时有没有警员在追打我们。 由于群众分布的区域太广,各方对于游行人数估计差异颇大,英国广播公司在高级专员公署外采访,认为超过5000人参加;美联社报导人数破万,《亚洲时报》估计超过两万人,网路新闻网站Malaysiakini认为有三万人。 《新海峡时报》报导,共有136名抗议群众面临起诉,三名“印度人权行动组织”人士在抗议前三天,便已因煽动叛乱罪名被捕,等抗议隔天便无罪释放。 “印度人权行动组织”并未获得政府发出游行许可,但仍提交一份备忘录,要求英国政府拿出四兆美元,补偿1967年马来西亚独立之前被英国送至马来西亚工作的印度民众,抗议群众抨击马国法律歧视国内庞大坦米尔族群,马来西亚今日印度裔族群超过二百万,由于政府采行的配额制度独厚马来人,使印度裔人民难以取得营商执照、物产与高等教育机会。许多抗争群众高举英国伊莉莎白女王与印度圣雄甘地的照片。 (图说)驻守英国高级专员公署附近的警员 抗议者也认为,他们希望获得马来西亚印度国大党的注意,S. Samy Vellu自1979年便领导该党至今,对于该党长期无力提升马国印度裔族群的地位,许多群众感到十分失望。 Color Blind的博客Ronnie Liu指出,抗议者高喊要Samy Vellu下台: 马来西亚国大党党魁S Samy Vellu必须立即下台,这似乎是今日三万抗议民众的共同心声,我遇到每位印度同胞都意见相同,Samy Vellu先生,你听见人民的心声了吗? Disquiet博客兼全国人权学会主席Malik...

韩国: 大学入学考试

大学入学考试于11月结束。每年的考试总会伴随数条新闻事件。绝不会被漏掉的是考生因考试结果而放弃生命的新闻。这样的新闻总是产生对当前教育体系的意见与怨言。 在大邱,有一位女学生自杀。这个女孩子在去年考上一所当地的学院,但是她多读一年以求能上汉城的学校。据悉她是对考试结果不够好而感到失望。 学阀社群又杀了一个人…大学评比越来越受重视,学阀们与汉城的学院的价值就越来越重要。这意味着对乡间学院的贬抑。因此,大家都不想选择位于乡间的高等教育。 有篇报导说,毕业自乡间学院的毕业生中,六成以上曾有受歧视的经验。他们计划要转到比较好的学校、准备考研究所、或出国,也就决定多留一年。而放弃这些选择的学生则全心准备政府机关考试。 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因为不能去他们想去的地方读书而死呢?参加入学考试代表跨进阶级区分的阶段,也因此每年接连发生死亡事件…人们因为考试而放弃他们的生命。 2006年大考前不久发生几起自杀事件。当然也有死于考试之后的学生。还有2005年那件自杀案。这些案件跟学生的个性有关吗?…根据某拯救孩子的组织于2006年的研究,有38.5%的学生由于入学考试的压力而损害了健康。经历过忧郁与心理问题的有32%。将近 45.6%的学生曾想休学。感到绝望与失去意志力的有64.9%。曾有过自杀冲动的学生有20.2%,而尝试过的有5%。 一个因为期中考结果而自我了断的学生留下了遗言,「我很难过期中考搞砸了。妈妈、爸爸,对不起。」 我们不能为了在中等与高等教育中建立竞争力,而将痛苦赋予孩子身上。大多数不在一流大学中的大学生带着心理情结。这些整体性的状况产生私人学费的痛楚与无效率的社会。 有位网民以日本恐怖电影《死亡笔记》来与之相比。 每年入学考试之后没多久就会有一连串的考生自杀。我一贴上《大考的终止、幸福的开始?一起来征服野蛮学阀吧!》,就听到让人伤心的新闻。那位自杀的学生想进一流大学想了三年,他担心自己的分数不够好。 每年的考生自杀。 就算我们改变教育政策、换了教育部长,问题一点也不能解决。似乎不再有人关心少数一两个死亡个案。入学考试与其中的悲惨状况、学阀、大学评比…怪兽般的一流大学,叫年轻的生命们去崇拜他们,而没有人胆敢除掉他们…只能不停叹息… 来自SKY的死亡笔记今年再度上演!这次你们将杀掉多少人呢? 译按:三所南韩的著名大学,首尔国立大学(SNU)、高丽大学(KU)、延世大学(YU)。这个广为南韩社会所使用的缩写,隐含着双关的意味。 一名经历大学入学考试的学生写下她的感受。 入学考试已成为事实。今天我可以查成绩。今天不会跟昨天有太大差别的。我了解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也对我的分数感到失望。但我才是要度过最痛苦时光的人啊。老实说,我不相信我的分数,而且每天都想跳楼。当我听到我最好去读乡间大学拿奖学金时,就想吐。从考试隔天到昨天,我都在忍着要大叫的欲望。 绝望时期结束了。 …我们就别再追悔了,别再。考完试之后的恶梦。又拿到考卷、然后听到「剩下十分钟」的提醒,我不想再作这种让我的心冰冷的梦了…。 什么是学校、老师、学生、与教育的意义? 「学校铃声响着,响着,响着。让我们一起来。老师正在等着我们…」 这是熟悉的儿歌,但我的耳朵却未对它感到熟悉。悲哀的入学考试竞争,我们怎么解决呢? 今年开始有一场对竞争性入学考试的抗议活动,网民们也鼓励大家参与这个运动,以同时改变韩国主要城市中的教育。 打垮入学考试。大学平等运动总部在11月24日组织的抗议活动,将会加入越来越多城市。 请大家都来!...

韩国: 三星丑闻

韩国三星(Samsung)公司近来一连串的丑闻,包括行贿基金、贿赂检察官和政府官员、及三星总裁李健熙(Lee Kun Hee)和其助理以非法方式帮助李健熙儿子接管三星,不仅震惊了整个韩国社会,也似乎影响了即将到来的总统选情。三组总统候选人都同意寻求特别检察官对贿 选案及其他三星的错误行为展开调查。南韩保守党--大国党(GNP, Grand National Party),也期望调查2002年三星以“恭贺”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赢得总统大选名义所捐赠的钱。 一位南韩网民试图探讨三星究竟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三星行贿丑闻事件引起极大的争议。但假如“今天的丑闻事件主角不是三星呢”?那么我相信那间公司的总裁早已被传唤。接受三 星行贿的检察官可能以为那并不算是行贿,并藉口说并无酬金。他们似乎认为“不承认或不拿现金”就是不接受行贿。然而,行贿应该包括部门领据、高品质的酒、 给官夫人的名牌商品等等。要根除社会中行贿的陋习(像是对记者行贿),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因此更别说是像三星这样大宗的行贿案件,没有人知道要花掉多少 时间解决,也许永远都无法根除。 三星的金钱势力凌驾国家主权之上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问题出在三星和现行总统卢武铉(Roh Moo-hyun)之间的关系,公民究竟能够知道多少?他们又究竟拥有多大影响力?三星控制着“蓝宫”*。我们不知道三星掌权实际情况,但我确信三星确实 以多种方式控制着“蓝宫”,且它的影响力远比那些检察官都来得大。卢武铉(Roh Moo-hyun)他对财阀有着严格的控管政策,但实际上那些政策早已渐失效力,“蓝宫”召开的科技会议,总是受到三星经济研究组织的支持。正如财阀所 言,政治权力是有限的,但金钱却能拥有无限的权力。 译按:蓝宫(Blue House)又称青瓦台,为南韩总统府 道德伦理成为最大讨论议题 我的一位朋友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讨厌三星”。他认为三星这样一个在全球市场以手机及半导体被认可的科技大厂,本来就需要进行那些政治上的游说行动。而且现在那些批评三星的声音根本就是投机主义。 其实,这根本无关我们喜不喜欢三星。人们常对喜恶和对错两者感到困惑。而三星的丑闻乃是关乎对错,而非我们对它的喜恶。 揭开这一连串丑闻的律师金勇哲(Kim Yong-chul,三星集团前法律事务负责人)所抱持的原则,是在三星总裁李健熙和他儿子李夏勇以非法方式运作三星,以取得私人利益的累积。并且为了掩盖这些非法行为,而对政府官员行贿。...

中国:我们的人在澳大利亚?

陆克文(Kevin Rudd),这位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赞赏有加的澳大利亚新总理,80年代曾在中国担任外交官,而就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陆克文与霍华德(John Howard)竞选总理之前,胡锦涛主席便邀请他和家人于明年去北京的奥运会。 对于陆克文广泛的中国交际网,中国的博客作者知道些什么呢?11月25日,网易将此条新闻置于头条。 MSN Live Spaces的博客作者黄小雨,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公寓的住处里写了一篇文章,“陆克文的胜利”: 凌晨的时候听说小陆胜了。果然和这里的媒体和民调预计的一样。工党顺利执政。替换了已经执政11年之久的自由党国家执政联盟。 消息公布之后。我们的国内的媒体到是颇为兴奋。新浪网上出了很多的报导。CCTV9也进行了专访。 最感兴趣一点。也就是这个新总理会讲中文。给了中澳关系一个美丽的遐想空间。中国人民包括我们那么多留学生来说自然多了些憧憬。 此人的施政纲领,其中几点我比较感兴趣。一个是优质教育系统的建立和教育经费的增加。不过这个貌似也是09年的计划了。不知道对我有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另外一个是改进网络建设。看看这里的破网络。比国内还落后的512KADSL就知道真的要改改了。 其余的比如医疗和社会保障。签《京都议定书》和伊拉克撤军之类的事情和我们切身关系暂不太强烈。 不过我觉得他获胜的另一个法宝是对手已老。霍华德这个老秃驴每天在大家眼底下晃了11年。大家已经看的厌恶了。 另外我还是觉得无论霍华德继续执政还是小陆上台。对中澳关系的大局来说并无太大影响。只是此人更熟悉中国。亲美的立场也不会改变。且其美中关系中的微妙纽 带的作用变得愈加清晰。早上一上线又看到法国总统启程访华了。而且还带着1000亿的合同意向而去。这个时代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在经过 200年的压迫和斗争之后。一切就如命运之轮一样滚滚而来… 还有一篇文章作者DreamhouseLHH1106也来自于澳大利亚,题目为“谁是陆克文”: 陆克文是Who,这几天是澳洲的大选,各种媒体上都是和大选有关的消息一打开电视整段都是介绍选举的情况当记者问选民对大选的看 法时,多数人都用了boring这个词偶在想既然很多人都觉的boring,电视台还有别的媒体,为什么总是不停的放选举难道是因为好莱钨的编剧罢工,导 致电视台没有美剧放,才拿选举充数昨晚,选举结果出来了工党的陆克文击败了自由党的霍华德,出任了澳洲的新总理陆克文的获胜一方面是因为他提出的福利政策 吸引了选民澳洲这几年经济增长很快,但老百姓除了收入有些增加,福利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提高(其实澳洲的福利已经很好了,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一 点似乎和中国有些像而有着苦难童年的陆克文便大打福利牌,从而吸引了多数选民。 另一方面,他的中国背景又为他吸引了N多的亚洲选民陆克文虽是土生土长的澳洲白人,但他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在大学时,他的专业便是中文和中国历史大学毕业 后,他曾在北京工作过八年不仅如此他的三个孩子均会说中文。 他的小儿子现在在复旦大学深造工党一向比较倾亚洲随着亚裔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增加陆克文自然为获胜...

哥斯达黎加:中国来了

在盛大军礼欢迎[ES]之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哥斯达黎加总统阿里亚斯(Oscar Arias)访问中国,有些人或许觉得这幅画面相当讽刺,Fusil de Chispas博客提供了相关影片与照片。 然而这项新政治与商务关系背后意涵何在?为何哥斯达黎加决定放弃与台湾一甲子的邦谊,转而投向亚洲商务大国,中国的怀抱?News Star博客的Roy Rojas提及这项改变带来的部分利益,部分人士认为,这项转变对哥国好处多多,因为无论在经济力与国际地位上,台湾都无法与中国等量齐观,不过在中美洲地区,哥斯达黎加也是唯一与中国建交的国家[ES]。 自建交之后,哥中两国往来益加频繁,Tiquicia指出,一群中国代表已由姜恩柱率团访问哥斯达黎加四天,其间拜会国会议长Francisco Antonio Pacheco及外交部长Bruno Stagno。 国际间也有博客提及此次重要的访问中国行程,区域博客Nicaragua Hoy[ES]在首页上便写到此事,并张贴阿里亚斯的发言逐字稿,其中指出: 对中国企业而言,哥斯达黎加市场极具吸引力,除了人民教育水准与劳工素质优良之外,未来产品出口至美国,还可能有免课税优惠。 阿里亚斯所指称的免课税优惠,就是最近藉公投通过的与美国自由贸易协定。 访问行程一开始,两国领袖便宣布将签定合约,哥斯达黎加将出口总值1.5亿美元的虾子至中国,之后中国企业也将投资数百万美元至哥国兴建炼油厂,而观察亚太地区的西语系博客Actualidad也提及中国将在哥国投资发展行动电话技术[ES]。 原文作者:Roy Rojas 校对:Portnoy

日本:恶霸与遭受霸凌者

在日本,霸凌是层出不穷的问题,媒体上周期性地报导将警讯水准不断升高。发生于北海道校园的霸凌事件影片被上传到YouTube(之后被撤掉),在2006年年末成为头条。政府于上周公布的调查更加强化恐惧,调查发现,相较于前一年,霸凌案件的数目上升六倍。尽管部分是因为霸凌的定义与测量方法有所改变,这个攀升的数目是:2005年的两万件,到2006年的估计值膨胀到十二万五千件,其中包括六起与霸凌有关的自杀案件。 并非每个人都等闲看待这新闻。蝇量级世界冠军的日本拳击手内藤大助,到学校跟学童演讲叙述他小时候被欺负的经验,以此来对付这个问题。学校也受到压力,要求改变处理霸凌事件的方式。 在泷川高中发生因霸凌所引起的自杀 博客作者tekicho对此问题的敏锐观察: 说起来很敏感,但霸凌是不会消失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即使成年人,就如每个人所知,也有霸凌。 但是,这种霸凌文化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博客作者nano3000xp探索其根源: 霸凌不会消失。它存在已久,而且会自然而然地持续下去,因为它是消减挫折的一种方法。这是人类的天性。在职场、在社会中、以及在学校,每当人们聚在一起形 成团体,辟出一块属于他们的地方,于是人类关系互动的处所于焉诞生。 我曾使用很困难的字眼,但换言之,进行交换处所的诞生,这里人们承认其他人,也受其他人所承认。一旦这个处所固定下来,相对化(排序)就会根据某些标准建 立起来。职场或组织中,这就像位阶。在警方或自卫队中,位阶间的差异是绝对的,只要你身处其中,长官或上司说的话就是绝对。 回顾人类历史,没有一个地方不发生这种相对化,每个社会系统(资本主义跟共产主义)中都存在着某种阶级系统。 在没有真实案例比对之下,容易将现象理论化。在一个留言版上,一位十五岁女孩写下她遭受霸凌的经验,提供了一则案例: 我在学校正遭受霸凌。 我一度去找老师,希望可以让霸淩停止,但似乎得到反效果。 现在情况变得更加可怕。 不论男生或女生,我几乎被所有人言词欺侮。 很痛苦,而且很难受。我考虑退学。 我想去读自由学校(free school),我想转去别的学校。 (如果我没毕业,将会很难找工作…) 如果我开始就业会不会好点呢? 我还没跟父母说过这件事。他们可能会反对,我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我真的很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该怎么做? 一位协助儿童的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工作者,提供另一则霸凌事件的二手描述: 我接到来自一名担心霸凌的三年级学生的Email与电话询问。 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受到霸凌。他们的鞋子被脱掉藏起来,被取了不雅绰号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