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13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八月, 2013

中印半岛艺术计划

“中印半岛计划”的参加者需提供艺术作品,来回答“中印半岛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低空飞行中 日本该何去何从

有感于日本经济与社会气氛低落,Dr. Kei网志的文章,希望提供一个发现希望的踏脚台,并找回人们对活着的感觉。

巨人,黑客,妖精:当神话与网络世界相遇

在线世界与神话世界有许多超出你遇期的共同点,许多在网络时代出现的角色都与传统故事用来传递给听众的故事架构相似。

照片集:菲律宾首都水灾破纪录

潭美台风袭击菲律宾,造成马尼拉及邻近省份严重水患。超过五十万人受到影响。

台湾:占领内政部

超过两万人在8月18日于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举行“今天拆政府”的晚会,他们除了抗议最近发生的 苗栗大埔房屋强征案之外,也抗议不公平的土地征收法。在晚会结束之后,有大约五千人翻墙进入内政部进行静坐抗议。静坐抗议持续20小时后结束。 环境报导的独立记者朱淑娟在个人脸书上报导: 这段期间内政部长李鸿源并未到场回应修改土地征收条例的诉求。但发新闻稿指土征条例并无修改必要。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荣宣布,立法院下会期开议前,会提出民间版的土征条例修正案。

视频:越南2013同志大游行

不久后,越南就会考虑提起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但是,越南的LGBT议题是否已经充分讨论过了呢?

对中国电影来说 日本入侵的题材永不停歇

中國娛樂產業拍攝許多關於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入侵中國的電影,這個現象已經漸漸被人們關注,因為據傳一位電視劇的臨時演員史忠鵬(Shi Zhongpeng)在一年內已經演超過200次日本士兵,更在一天之中因為不同的節目「死去」多達八次,在中國引起廣大迴響。

新加坡的媒体与审查

在新加坡一家重要报社担任副编辑三年后,Mark Fenn说明新加坡如何执行审查: 报纸的控制,除了公然行使,也透过更为精妙的手段。同时,自我审查无所不在。 对记者来说,在很后面的阶段,因为“新闻人物”或是某政府机关想更改发言或头条的用字,而得修改报导内容的情形并不罕见。

越南如何控制新闻界

Asia Sentinel刊登了一篇Pham Doan Trang写的文章,内容谈及越南记者的处境: 新闻记者证制度用来控制记者,是非常高端且精密的方法。没有证件,就没有管道。没有记者证,记者别想会见高层官员、也别想在政府机关采访,或是报导官方的记者会。 国家不需要除掉记者以控制媒体,因为基本上,持有新闻记者证的越南记者,根本不允许从事值得国家动手除掉他的工作。

中国红军监控之手伸向学生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3年3月25日] 根据南都日报报导:在中国南方的广东省,地方政府嘉许广东白云学院,其“优秀地”监控学生在网络上的的活动及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