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Japan 日本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短信)日本:媒体与政府的距离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职,担任日本放送协会(NHK)经营委员会委员长,引发政府是否干预公营媒体运作的争议,博客Meipong提出这项议题、分析博客圈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并分享她个人的观点。 作者:Hanako Tokita

28 六月 2007

日本: 防冻牙膏和有毒汤玛士

在世界各地—从美国到英国、从巴拿马到越南—中国的产品近期都引起新闻媒体和部落客的关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个星期,当卫生部调查发现含有抗冷剂化学物的消息传出之后,两家日本公司向全国各地的饭店回收成千上万的中国制牙膏。在此同时,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指其涂料的含铅量过高。跟其他地方一样,日本人对中国产品—尤其是中国食品—的恐慌,随着同类案件的曝光而不断增加。 火车头日记里的火车头汤玛士 部落客kyasupaa写道: 中国的产品标准到底怎么搅的? 看来根本就是毫无标准! 现在是甚么都放进去了( ゚Д゚) 这就是他们生产所有东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对中国产品不存戒心的话, 更多的命案将会发生。就像这样:┐( ̄ヘ ̄)┌ 部落客chocoto则写到“火车头汤玛士”的事: 昨天看新闻的时候,留意到“火车头汤玛士”木制玩具的自愿回收计划,原因是该制品有缺陷。 甚么?中国在搞甚么… 最近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来了。 给孩子玩的玩具,安全问题不应该是最要紧的吗? 这些木制汤玛士“火车头玩具”,已经在市场上广泛流传。 我家里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担心这事情,特地到他们的网页查证了, 是的,我家里的正是有问题的产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儿子解释说:“这轮子的状况不太好,让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来要等到九月才能发还回来。那时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经忘记那送去维修的火车的存在。...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和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和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13 六月 2007

日本:爱滋病是同性恋之罪?

日本第一起爱滋病通报案例出现于1985年3月,根据官方数据,此后案例数目便逐年成长,不过一般大众接受爱滋病筛检比例很低,故无法估算确切情况为何。日本政府透过各种活动与宣传,希望控制相关问题,但正如官方资料所示,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资料显示,日本在控制爱滋病传染的成果远不如其他已开发国家,厚生劳动省的爱滋动向委员会于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爱滋病与受 检HIV呈阳性人口创历年新高,调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报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检验出HIV阳性反应,406已感染爱滋病,自统计以来,日 本已有12394件个案,这里可见英文报导与日文报导,个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数为同性恋者。 政府推出的爱滋病检测广告由知名谐星Puppet Muppet担纲演出。 虽然只有少数主流媒体报导这则新闻,许多部落客对此各有不同意见,例如矢仓便怪罪同性恋者在日本散播爱滋病: 真是麻烦,我觉得应该向同志课税,我对男男相爱没有意见,但我不希望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让医疗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类似看法: 情况非常严重,虽然罹患爱滋病现在“已非必死无疑”,但仍无法治愈,而且我听说治疗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当我想到爱滋病在很多同性恋者之间传染,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都认为“世界已近末日”,爱滋病只会让医疗成本提高,我希望他们能够尽量避免感染。 身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则很关心各个部落格上的讨论: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报导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过性交感染爱滋病情况持续增加”,无论是连结到雅虎新闻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志,都大量讨论此事,这些异性恋者对爱滋病了解不足,对同志又很无知,所以出现“他们为何这么喜欢男生?”的反应,我觉得很可笑。但是这种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击,若人们只凭印象,可能会误解HIV感染的途径。 一名HIV检验呈阳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种观点: 厚生劳动省爱滋动向委员会的公告只是数据,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数据决定对抗爱滋病的政策,我觉得便大错特错。 若是认为只要在性行为时戴保险套便不会感染爱滋,或是认为医药可轻易控制爱滋,都是过于轻忽的想法,爱滋病难以预防,使用医药控制爱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难的事。 我认为日本对抗爱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来我们究竟该如何散布有关爱滋病的知识?如何破除人们对爱滋病的歧视?唯有从这两点出发,才能找到预防爱滋病的新方式,这些数据才真正有意义。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Justin

4 六月 2007

日本: 谁是我亲生父亲? 日本的认亲300天黄金期限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Portnoy 五月上旬,日本政府宣布,他们将要颁布一项新的规则,藉以认定在母亲离婚后300天内所生孩子的父亲为谁。紧接在这项新规则颁布后的则是,一群单亲的离婚妇女提起的民事诉讼进而引起国会的争论。 日本于1898年所颁布的民法第二篇第772条规定,于母亲婚姻成立后200天或超过200天后,所生之子女或于母亲婚姻结束后,300天之内所生之子女,被视为系于母亲先前婚姻中所怀之子女。而这代表着,该子女应入其母亲的前夫之户籍或其夫家之户籍, 这项规定使得许多的单亲母亲及其他有涉入的人,感到十分的无奈、苦恼。为了要证明该民子女与前段婚姻的丈夫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前夫必须要出庭作证。但, 许多的单亲母亲并不想与他们的前夫有任何的接触,更不希望他们的孩子被登记于前夫的户籍中。在这样的案例中,子女大多因此没有户籍。 根据司法院粗略的估计,每年大约有3000个孩童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这些没有户籍登记的孩童无法收到如健保及补助金等许多的社会服务,并且也无法被核发护照。 是否遵循政府这项规定的争论,已经在许多的部落格上引起相当的争议。一位不具名的部落客觉得,法律根本没有修改的必要。 如果一位妇女坚持自己的孩子是属于新的丈夫的,那我们就来好好的想想吧! 一位妇女就在她离婚之后(也许是一天之后) 有了新的男朋友,然后怀孕并且再婚。这听起来有可能吗? 很清楚的是,这位妇女早在她离婚前就不忠了。即使不是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一离婚就怀孕了? 我所能想到的只有,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错,这项法律到底哪里错了? 更者,妇女被禁止再婚的期间已从180天缩短至100天了。在三个月内再婚的婚姻,很有可能最后也会以离婚收场,不是吗? 嫁给一个你不是非常了解的对象….如果,他们坚持他们十分了解彼此,那我就不得不怀疑那位妇女的忠贞度。这方面的法律都不够好。事实上,我到觉得应该要更 加的严谨才是,举例来说,如果一位妇女离了婚而且有了小孩,那她就不应该再婚,或是做其他类似的事情。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虐童案,几乎100%的是发生在 已离婚的父母或未婚的情侣所组的家庭中。很清楚的,有了孩子还再婚是有风险的,无辜的孩童被他们所信任的父母亲背叛或虐待。难道这样的情况不是更令人担心 吗? 但在另一方面,Toranekojiji 写到,法律是走在时代的后面,并且请求法律的松绑。 这个决定于母亲离婚后所生之子女父亲为何人的“300 天规则”,是承继了明治时代时,所制定之民法的基本要义,这项规定是基于一般怀孕期间所制定的。然而,即使是在离婚后所怀之子女或是早产等情况,只要是在 离婚300天内所生之子女,皆会被视为前夫的子女。...